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鲜花插牛粪
    ,!

    “董事长今天简直太棒啦!我想阿贝托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有这个待遇吧?哈哈!明明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媒体见面,但是那些记者们却根本不按照他的想法来做,反而都把焦点放在了周铭先生您身上,用事实好好告诉了他究竟谁才是主角!毕竟不管是零元购机项目还是线路改造,都是您提出来大新闻嘛!”

    安东尼奥非常兴奋的说着,手舞足蹈,开心的就像个孩子,仿佛今天的事情是他亲手打了阿贝托一巴掌一样。?

    这个时候周铭和安东尼奥已经结束了在墨西哥电信公司揭牌仪式的行程回到国家电信大厦了。

    “董事长我就说您肯定是受到了上帝祝福的人,不管是谁想要和您作对,最终都不会有好下场的!没想到只是随意参加的一次媒体见面会,居然都能碰到您的熟人,这真是太幸运啦!”安东尼奥说,“我相信今天受到的教训,足够让阿贝托他们老实一段时间了。”

    周铭摇摇头,他们这时回到了他的办公室里,周铭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感到有些疲惫,他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他们老实不老实我不知道,不过我却不觉得这是什么好事。”周铭说。

    安东尼奥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显然他并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这个时候珍妮丝突然进来告诉周铭:“董事长,刚才有一位名叫莫妮卡的美联社记者打来电话说要约您见面,并且她还留下了她的电话号码。”

    珍妮丝把自己记下的号码递给周铭,安东尼奥这才想起了什么。

    “董事长,不会这位莫妮卡记者,就是今天之前在媒体见面会上带头帮助您的记者吗?”安东尼奥惊呼,“那么董事长您和她的关系……”

    安东尼奥说到这里很自觉的闭嘴了,显然他自己也明白自己这是多嘴了;珍妮丝则捂着小嘴嘿嘿直笑:“董事长,既然这位莫妮卡记者帮了您那么大的忙,那您一定会给她打电话好好报答她的对吗?”

    周铭狠狠刮了一下珍妮丝的小琼鼻作为回答:“我和莫妮卡记者的关系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这个事情我自有打算的。”

    珍妮丝没好气的瞪了周铭一眼,也皱了皱小琼鼻以示抗议。

    周铭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或许最开始的时候,周铭把珍妮丝拉进公司是带有一些功利的,不过现在他是把对方当妹妹在对待的,当然珍妮丝自己也明白这点,她也很享受有周铭这样一个哥哥,否则要以她的性格根本不可能在一个公司里能待住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珍妮丝见周铭一直是一个人,或许也可以找个女人啥的,虽然隐隐约约的知道周铭是有家室的,但那些上流社会的家伙,谁没几个情人呢?既然那女记者看样子是对周铭有意思的,那为什么不能展一下呢?反正大家不都这么做的吗?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你情我愿的才行。

    随后在商量了一下未来公司的展方向以后,珍妮丝和安东尼奥就先后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周铭看了一眼珍妮丝留下的莫妮卡的电话号码,感到有些头疼。

    ……

    凤梨咖啡酒吧是墨西哥城第三区一家非常著名的酒吧,天知道当初酒吧老板为什么会给酒吧取这个名字,或许只是老板单纯的喜欢吃凤梨喝咖啡吧,不过后来这个名字在第三区这个基本都是外国人的地方,倒是非常受欢迎,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晚上七点,莫妮卡就坐在凤梨咖啡酒吧最显眼的客座,不过由于这个足够坐下十五个人的客座就只有莫妮卡一个人坐在这里,就算不显眼也显眼了,让每一个进来酒吧的人都感到无比惊讶。

    “嘿!你知道那个漂亮的小妞是谁吗?怎么能一个人坐在那里?那可太浪费了,看她那副幽怨的样子那就是空虚寂寞了,要不我们就试试可不可以成为填补她的男人呢?”

    有人对莫妮卡的美貌动了色心,不过这也难怪,毕竟这是在酒吧,一个人独坐的姑娘的确是很扎眼的,更别说还有姿色了。不过说话的人则马上给他的伙伴拦住了:“如果你不想死的话还是不要过去的好。”

    这句提醒让人完全无法理解,随后他又解释:“这个女人已经在这坐了很长时间了,中间不是没有人上去想和她搭讪,但她却没有理会任何人。”

    “难道说今天来酒吧的都是翩翩有礼的绅士吗?她的运气可真好。”

    “这可并不是她的运气好,而是你的眼睛出了问题,只看到了小妞,看不到小妞身边站着的那几个魁梧的保镖。还记得那个经常来这里,号称打架无敌的艾迪吗?他可是空手道烟带的打架能手,平常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但就在刚才,我亲眼看到他被人丢到后面的垃圾桶里去啦!”

    这个消息让人咋舌:“这小妞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保镖吗?那她究竟是什么身份?还有她在这里如此嚣张就没人管吗?”

    “我只听说她是美联社的大牌记者,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至于酒吧老板,只要她能付的起钱,我想酒吧老板根本没有任何赶人的理由,只是我很好奇究竟她这样神秘又美丽的女人,究竟在等什么人,难道会是什么男人吗?哦或许不光是我,今天在这酒吧里的,可能都在等着这个答案。”

    “我想能配上她的,一定会是某个大公司大财团的老板吧,可能待会我们就能看到跑车的引擎轰鸣啦!”

    就在他们谈论的时候,酒吧的大门打开,又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这个年轻人环视了酒吧一圈,最后目光放在了最显眼的莫妮卡身上,然后走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现场响起了一片看戏的嘘声和欢笑:“看啊!又是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估计他也会和之前的那些小心肝一样被拒绝吧,如果运气不好,或者是那位亲爱的小妞心情不好,只怕他会落的和艾迪一个下场啦!尤其他看上去不是印第安人就是华夏人,都是很让人讨厌的家伙……”

    在这些嘲讽声中,那年轻人仍然一步步的向前,根本不受影响。

    “看起来他还是一位不懂西班牙语的白痴吗?连话都不会说也听不懂,居然就敢来酒吧找小妞,这个家伙也不是一般的愚蠢呀!恐怕他的下场会我们预料的要更惨咯!快看快看,那个白痴走过去了,被那些保镖给拦住了,看来接下来我们有好戏看啦!”

    所有人兴奋到尖叫起来,甚至还有很多人吹起了口哨,他们都很期盼能看到更加暴力的画面,毕竟那种感觉会像毒品一样让人上瘾。

    然而最终的结果却狠狠的打了所有人一巴掌,因为最终那个年轻人通过了保镖来到了那个女人的身旁,并且那个女人在看了那个年轻人两眼以后居然主动挽住了他的手臂,最后他们一起离开了酒吧。

    难道这个年轻人就是那个女人一直在等着的男人吗?

    这个问题这一幕让所有人大跌眼镜,不知道有多少人狠狠揪着自己的头高呼着不可能。

    毕竟眼前的一幕实在太颠覆了,原本在他们的预想里,能配得上这种女人的,要么就是像乱世佳人里白瑞德那样的成熟男人形象,要么就是人鬼情未了里萨姆那样的帅气男生,再怎么不济也应该是一位杵着手杖戴着礼帽的名流绅士,不管怎么样都和眼前的人完全不搭边吧。

    那个年轻人看上去很普通嘛,更重要的他还不知道印第安人还是华夏人,不论是什么,都不可能配得上那女人呀!

    什么叫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这就叫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这是凤梨咖啡酒吧内所有人此时心里唯一的想法,也由于这个原因,酒吧内当女人离开以后顿时一片呜呼哀哉,这些人痛哭着就和自己老婆被人给拐走了一样。

    至于之前那个曾嘲笑一定会被丢进垃圾桶的人更是愤愤的摔碎了自己手中的酒杯,大声骂着那个女人根本不长眼睛,这个世界都是骗人的!因为要说这里的人都被打了脸,但他却是被打的最狠的那个。

    毫无疑问,那个年轻人就是周铭了,他在找到莫妮卡以后就直接离开了酒吧,毕竟他是来找人的,又不是刻意来打脸的,更不会知道那些家伙在自己走后居然能呜呼哀哉成那个样子。

    当然后来周铭也问过了莫妮卡,干嘛要那样做?

    莫妮卡的回答让人更无奈了,她说:“因为那样比较显眼,让你只要进来酒吧就能看到我。再说了,我也想看看你究竟会不会来,你要是不来,我可是真会把自己给灌醉的,反正我等的男人也不在乎我。”

    这个答案让周铭很无语,他原以为自己已经很夸张了,没想到这位看起来挺文静的女记者比自己还要能做。

    周铭摇摇头:“好吧,之前的事情怎么样都无所谓了,那么现在我已经来了,并且我也把你带出了酒吧,那么你可以说你找我究竟什么事了吧?”

    面对周铭的问题,莫妮卡这才收起自己脸上的玩笑,认真了起来:“我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陪我去参加一个聚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