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我就是你说的那个周铭
    ,!

    “这位朋友,我刚才对你的客气,那代表的是我不想和你计较的优雅,希望你不要误会成为你可以放肆的资本了。.”

    巴士瑟冷冷的警告着周铭,这一次他身后的人也加入了进来,一个个指着周铭说:“该死印第安的混蛋,你知道你这是在和谁说话吗?你和巴士瑟就像是天上的日月星辰和地上的泥土一样有着巨大的区别,你在和巴士瑟说话的时候应该用上敬语!”

    “一百亿比索?也亏你这个白痴也敢说的出口,你知道一百亿究竟是个什么概念呢?就算给你了,你能带的走吗?还是说你最大只能数到或者想到这个数字了,感情你是不知道还可以有一千亿一万亿这种表述了吗?所以这么看来你就是个弱智嘛!”

    “我就说不能对这种垃圾有任何的客气,就是应该狠狠的伸手抽打他们的脸,否则这些垃圾根本不懂什么叫敬畏!他们就是牛羊奴隶,你越是拿鞭子抽打他们,他们就越老实,否则他们就能跳上天去了!”

    听着他们这你一言我一语的嘲讽,周铭两手一摊:“是巴士瑟先生你要我开价的,现在我已经开了价,你们付不起就直说嘛,说这些干什么呢?真丢人。”

    简单一番话,顿时让巴士瑟他们像被踩了尾巴的狗一样跳起来了,一个个面孔狰狞着怒吼了起来。

    “你这个混蛋你在说什么?什么叫我们付不起?那只是你的胡言乱语,什么一百亿,那要是我们向你索要一万亿十万亿,你会给吗?这种随口乱说的玩意,我们要是会听从你的话来做,那才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还有人向巴士瑟建议:“和这个该死的印第安人在这里废这么多话干什么?要我看我们干脆把他给丢出这座城堡算了,万一要是给莱恩纳爵士看到了,会觉得给他的生日宴会沾上了污点,那才是最糟糕的事情!我们的父亲和莱恩纳爵士是朋友,我们总要为叔叔做点事情的。”

    说着他们就伸手要朝周铭抓去,这时莫妮卡立即挡在了周铭身前,一双妙目瞪着巴士瑟。

    “你们要干什么?这里可是莱恩纳叔叔的生日宴会!”莫妮卡警告他们。

    经莫妮卡这么提醒,巴士瑟这时也反应过来了,于是他也拦住了那些人,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随后对周铭说:“你就打算这么躲在一个女人身后吗?你这个没用的垃圾!”

    周铭走上前来:“我当然没有这个打算,只是我不明白你们现在究竟想怎么样,你们让我开价我已经开了价,你们又付不起钱又不肯滚蛋,莫非你们也只能用一张嘴在这里bb了吗?”

    “你这个印第安杂种你在说什么?”

    巴士瑟突然大吼道,他见引来了周围其他人的关注,在这些目光下他又收敛了一些说:“我想你或许还不明白自己惹了什么麻烦吧,我先向你介绍一下自己的身份好了。”

    巴士瑟说着一股傲气昂然升起:“我名叫巴士瑟,是迪奥家族的继承人,我是美国人,我的家在纽约,我的家族在纽约拥有三家银行,分别在十家电视台和报社有控股,是美联社的股东,我现在来墨西哥不过就只是随便的走走看看,当然我也不介意帮助一下有困难的印第安人。”

    “我知道所有的印第安人在墨西哥国内都过的非常贫困,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哪个部落的,但不管你是哪个部落,我都可以帮助你成为你们部落里最富裕的人,你可以建立一个工厂,让所有部落的人都成为你的员工,不管他们原来是酋长还是什么,但现在都只能成为你的下属,听从你的命令。”

    巴士瑟说:“想想看吧,到了那个时候,金钱权力和女人,不管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有,只要你现在跪下来向我臣服,我就都可以给你。”

    巴士瑟说着还拿出了一张名片递到周铭面前:“我知道我只是这么说或许你并不会相信,那么你看看这个,这是我的名片,哈特科技公司的董事长,这个公司是墨西哥十大创新科技公司之一,曾经制造了墨西哥的第一部手机,我见这个公司很有潜力就买下来了,我想这总能够证明我自己了吧。”

    他身旁的其他人也跟着附和道:“没错,我们巴士瑟先生可不是那些纨绔子弟,他是非常有经济头脑的,不仅在墨西哥比索危机前就预料到了危机的爆,并且还投资其中大赚了一笔,更是在危机过后收购拯救了很多濒临破产的公司,如果你看报纸的话就能知道媒体都称赞他为墨西哥的拯救者!”

    “更重要的是巴士瑟先生他靠的全是自己的本事,不管是之前的比索危机还是后来的收购公司,他的所作所为不知道打了多少经济分析师的脸,可以想象他未来是注定要成为优秀企业家的!所以现在巴士瑟先生是在给你机会,但如果你要是不珍惜的话可就要悔恨终生了。”

    不得不说,巴士瑟还是有些本事的,他并没有毫无章法的大喊大叫,而是威逼利诱,如果要真是一个穷困的印第安人,那肯定会被他说动的,就算是一个有工作和积蓄的印第安人,也会想要更好的,但是很可惜,他遇到的是周铭,那么注定他要失败了。

    “你是白痴吗?我以为你会说什么,原来酝酿了半天就说出这么一堆没用的屁话吗?”周铭说。

    原本巴士瑟在说出了那些话以后是在等着周铭来膜拜的,毕竟这可是没有依靠家里取得的成功,怎么看都是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印第安人,自己只要随便露点财富出来,他还不得马上抱住自己大腿了?他哪里能想到等了半天居然是这么一句没有半点尊敬的嘲讽。

    “或许你的确是有点本事吧,但你所做的这些在我这里还真不够看,所以你还是哪凉快哪待着去吧。”周铭说。

    巴士瑟他们听到这话当时就笑了:“你们听到这个家伙刚才说什么了吗?他居然说我所做的这些还不够看,这口气也真的太大了!”

    其他人也跟着说:“你以为你是谁?居然还敢巴士瑟先生不够看,也不怕话说大了咬掉自己的舌头,就你这个印第安人,恐怕巴士瑟随便丢一点钱出来,就会让你们整个部落像狗一样拼命追逐了吧?”

    “告诉你,在这个墨西哥,所有年轻人里唯一能和巴士瑟先生相提并论的,就只有收购了国家电信的华夏人周铭了,他打败了墨西哥最厉害的商人利慕斯,还对国家电信进行了人事方面的大调整,他是墨西哥最厉害的青年企业家,我们巴士瑟就是第二的!”

    “不过就算是那位周铭先生,也只是比巴士瑟先生厉害了一点点而已,曾经他们还坐在一起畅谈过墨西哥未来经济的走向,这是你做梦都想不到的吧?”

    这些话让周铭哑然,他们见周铭愣神更加趾高气昂起来:“怎么样,怕了吧,那么现在从这里滚蛋还来得及!”

    周铭的确没想到,原本他是准备再反击的,但是现在听他们这样夸自己,他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于是周铭想了一下问:“你们是不是最近都不看报纸的?”

    巴士瑟他们没想到周铭突然问出这么一个没头脑的问题,一个个都很不耐烦的挥手:“什么看不看报纸的?你现在还问这种白痴问题干什么?如果认识到了自己渺小和巴士瑟先生的伟大,就赶紧从这里滚开吧!”

    “咦?这不是国家电信的董事长周铭先生吗?您好我是路桥公司的董事长,非常高兴能在这里见到您。”

    当巴士瑟他们在疯狂嘲讽周铭的时候,突然一声问好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他们看过去,只见是一位戴着眼镜胖胖的中年人走了过来,巴士瑟愣愣的问:“您是克拉克叔叔,是墨西哥的路桥大王,您说周铭先生来了,他在哪里?”

    那中年人有些意外:“不就在你面前吗?你们刚才还交谈了很长时间。”

    周铭也耸了耸肩:“很抱歉,其实刚才我就想说了来着,只是你们一直没给我机会,我就是你们刚才说的那个周铭,国家电信公司的董事长。”

    这番话就像是一记巴掌,重重的打在了巴士瑟他们的脸上,让他们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他们刚才还不断的嘲讽周铭,还说什么周铭第一巴士瑟第二,结果周铭就站在他们面前他们都不知道,就他们这样的还敢自称是优秀企业家,甚至还活什么和周铭坐在一起畅谈未来,这简直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不过这个时候巴士瑟他们还不服气,一个个都在心里骂着:不就是个通讯公司的董事长嘛,神奇什么,克拉克叔叔就是给你面子才过来的,实际在这里你什么都不是!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再一次打了他们的脸。

    当克拉克过来以后,其他人也都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随后和利慕斯齐名的投资公司董事长、唐人银行的行长还有通讯设备生产集团董事长这些他们都要恭敬叫声叔的人,也都纷纷主动过来和周铭打了招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