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再多等一会
    ,!

    周铭的办公室里一片安静,周铭和利慕斯还有安东尼奥围坐在一起,但所有人都低着头沉默不语,仿佛空气都在这一刻变得凝滞了。???

    在他们面前的小桌上放着一份文件,那是一份来自总统办公室的文件,是五分钟前传真到总务部的,上面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要求国家电信配合市场化的改革,开放通讯线路给墨西哥电信公司。

    “一份来自总统府的政令干涉,居然是要求我们配合市场化的自由改革,这不能不说真是个巨大的讽刺呀!”安东尼奥很无奈的笑道。

    的确,既然是市场化的自由改革,那么按理来说就应该一切按照市场化规律来做的,所有的竞争也应该是交给市场来解决的,怎么能行政命令干预强行让一个公司开放自己的线路给其他公司使用呢?这完全就是不讲道理,只用权势在压人的做法。

    相比安东尼奥的唏嘘,利慕斯要更务实一些,他询问道:“董事长,那我们该怎么办?”

    周铭环视了一圈,见所有人都是一脸的茫然和纠结,于是周铭说:“你们觉得如果我们不接受这份行政命令会有怎样的结果?”

    所有人听着周铭的这句反问都是一愣,随后利慕斯回答:“我想接下来肯定是对国家电信公司进行无休止的调查,甚至检察院和商务部还会起对我们的反垄断调查和诉讼,让法院强行把电信的营业和线路基站这些建筑拆分开,变成两个完全独立的公司。”

    “可是我们并没有做任何垄断的行为,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之前就已经存在的,为什么之前不算垄断而现在就算垄断呢?凭什么就要把国家电信给拆成两个公司呢?”卡洛斯很不服气道。

    “因为垄断与否的界定并不是我们说了算的。”安东尼奥回答他说,“或者说就算我们能证明自己并非是垄断,同时也能让舆论站在我们这边,但只要他们起了反垄断调查,这种无休止的纷争就会消耗我们的精力,毕竟每一次开庭都必须全力以赴,稍有不慎我们就会输掉官司,这样到了最后我们还是不得不妥协。”

    “所以我们现在就不得不听他们的,就要放开我们的通讯线路给他们了对吗?”珍妮丝问。

    对于这个问题,包括利慕斯和安东尼奥在内的所有人都低下了头,虽然没有人回答,但所有人对于答案都是非常明显的,他们别无选择。

    周铭这时做出了选择:“既然大家都没有别的好办法了,那么我们就接受总统府的行政命令吧,毕竟我可不想陪检察院和商务部的家伙打一场旷日持久的反垄断战争。”

    周铭最后还问卡洛斯:“那么墨西哥电信公司的人什么时候过来?”

    卡洛斯看了一眼自己手表上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左右。”

    周铭站起来了:“行动还是很迅的,看来我们也没有别的好选择了,就按照我刚才的决定,我们可以准备迎接墨西哥电信公司的人了。”

    随着周铭最后的决定,这次临时会议就这么结束了,随后他们准备好了另一个接待室,这是准备接待墨西哥电信公司来人使用的,由于时间很近,周铭也直接等在了这里,而当一切准备就绪,卡洛斯立即接到了墨西哥电信公司那边打来的电话。

    “是阿贝托本人。”卡洛斯告诉周铭。

    周铭接过电话,阿贝托对他说:“周铭董事长,我现在已经在去国家电信公司的路上了,我想你一定已经准备好,并且也已经决定是否同意我们使用你们的通讯线路,是否与我们签订合约了对吗?”

    周铭说:“连总统的行政命令都已经被到了国家电信,你觉得我们还有选择吗?”

    “原来你们收到了总统府的行政命令吗?这可太让我感到震惊啦,看来你们在通讯行业中的垄断就连总统先生也看不下去了吗?”阿贝托那边故作震惊道,“所以现在看来我离开国家电信公司真是一个非常正确的选择,或许有一天我还得对周铭董事长你还有利慕斯先生说一声感谢。”

    随后阿贝托又说:“不过那也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周铭董事长你和国家电信公司就请好好准备好等着我到来就好了!”

    说完这句话阿贝托就挂断了电话,这让卡洛斯非常愤怒。

    “这个家伙真是太过分了!董事长您好歹以前也是他的领导,现在离开了国家电信,以为攀上了那边的高枝就可以对您如此不尊敬了吗?真是个小人!”卡洛斯愤愤不平的说,“还让您等他,他都不看看他是什么东西,那只是总统府的行政命令,和他就没有关系!狐假虎威最后的狐狸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周铭则摆摆手表示不管以后什么情况都得以后再说,现在还是耐心等着吧,当然周铭也皱着眉头,因为他还有些不详的预感,觉得阿贝托专程打电话肯定不会只为了显摆一下那么简单。

    事实也的确如此,因为阿贝托在打这通电话的时候并非像他说的已经在路上了,他都没有出门,也可以说没打算出门。

    在罗巴兰大厦靠近顶楼有一间带巨大开放式阳台的办公室,这是作为董事长接待高级客户的场所,这里的地面铺了一层草坪,每天都有人来至少维护两次,以保持草坪的平整和舒适,上面摆着一张桌子,一只白头海雕正在阳台的栏杆上展翅,它爪子上的铁链保证了它不具备任何真正威胁。

    阿贝托和杰弗森就坐在那唯一的桌子旁,桌上放了两杯咖啡,并且还有两名身材高挑的女秘书在帮他们磨煮咖啡。

    见阿贝托放下了电话,杰弗森对他说:“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你居然就在这罗巴兰大厦上面弄出了这样一块地方,简直就像是空中花园一样,看来阿贝托你不愧是一位奇才,把罗巴兰大厦交给你是正确的。”

    阿贝托则说:“杰弗森先生您过誉了,我只是觉得这个阳台应该被利用起来,否则就太可惜了。”

    杰弗森点点头,随后又问:“刚才你给国家电信的那个华夏人打了电话,你觉得他们会同意让你使用他们的线路吗?”

    “连总统府的行政命令都已经下达了,我想他们别无选择。”阿贝托回答。

    “那你决定什么时间过去?”杰弗森又问。

    阿贝托端起桌上的杯子:“我陪杰弗森先生喝完这杯咖啡就可以动身了。”

    杰弗森笑了:“看来阿贝托还是一位非常准时的绅士。”

    阿贝托听出杰弗森话外有话,于是他小心翼翼的问:“先生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不该去国家电信公司,而是要他来这座罗巴兰大厦吗?”

    杰弗森摇摇头然后问他:“阿贝托你觉得如果一位总统,他要是约好了时间去看望一位普通的孤儿院,你觉得应该是要孤儿院定时间,还是要总统来定时间呢?”

    “当然是总统,一个孤儿院凭什么能定这个时间?”阿贝托毫不犹豫的回答。

    随后他恍然大悟:“我想我明白了,先生您的意思是要我来决定这个时间对吗?”

    杰弗森笑着点头说:“那当然,他一个华夏人凭什么能决定你的时间呢?你要知道墨西哥电信是迟早能过国家电信的,所以现在,就让他好好在公司里多等你一会好了,我们先喝咖啡再晒一晒太阳,你可知道在墨西哥城,上午的太阳就像是二十岁的女人一样,是最美好的时刻。”

    阿贝托也笑了:“没错,那么我们就好好享受这最美好的时刻吧,至于那个华夏人,就让他们再多等一会吧,反正他们闲着也是闲着。”

    ……

    杰弗森和阿贝托他们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过去了,周铭和利慕斯安东尼奥他们也就在接待室里等了他们两个多小时。

    “该死的家伙,他是骑蜗牛过来的吗?真是太过分了,刚才打电话说在路上,结果现在却还没到,我想他或许是在路上被某个杀手给杀死了!”安东尼奥很恼火的说,毕竟过去阿贝托只是他负责管理的行政执行官,但现在居然还这么摆架子,让他在这里等了这么长时间,他怎么能不生气。

    利慕斯也说:“这么长时间的确不同寻常,我想我们或许没有再等下去的必要了。”

    周铭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然后说:“现在时间的确太长了,我也明白他们肯定是故意的,但他既然那么想拿架子就让他拿好了,我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了。”

    “董事长您的意思是我们不必再等了?”利慕斯问。

    周铭摇头回答:“当然不是,等还是需要的,因为我觉得既然他们已经这么联系了肯定会来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至于我们,”周铭说,“如果公司里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我们完全可以让总务部把文件都带来这里,我们一边工作一边等。”

    利慕斯和安东尼奥面面相觑,好像也没其他的办法,只能如此了。

    不过一切都是故意,当总务部才拿来他们的文件,下面工作人员就传来了消息称阿贝托和墨西哥电信公司的人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