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 别把自己逼上绝路
    ,!

    (鞠躬感谢纵横的大封推!第二更奉上!)

    关于墨西哥电信租借国家电信通讯线路的整个签约过程只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就结束了。.

    合约一式四份,分别是签约双方各持一份,墨西哥公证处保管一份,还有一份上交总统府进行保管。其实按理来说一般三份就足够了,不过由于这一次签约的背景特殊,因此就加上了总统府的那一份合约了。

    除此之外整个签约过程还有现场录像,录像带由双方和律师各持一份,同时各拷贝一份送交公证处保管,这些都是为了保证签约过程的公正公开和平等自愿的原则,留作证据,以免以后有人毁约。

    最后当一切结束,阿贝托心满意足的拿走了他的那份合约,不过临离开前他停留一下。

    “非常感谢周铭董事长还有国家电信公司的各位曾经的同僚。”阿贝托着重强调了那个曾经,“其实我没有想到今天的事情会这么顺利,至少应该会有点阻碍什么的,毕竟那些通讯线路是国家电信公司花大价钱才建立起来的,怎么也和老婆一样珍贵吧?怎么能随意拿出来和其他人分享呢?这太不可思议啦!”

    阿贝托说到这里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哦我好像说错话了,刚才我说的那些话有些不太合适,但那又能怎样?我就是故意这么说,再见!”

    阿贝托在留下这番话后就带着他的人离开了,十分嚣张和猖狂。

    而在他走后,安东尼奥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郁闷和愤怒的拍案而起:“这简直是太可恶了!阿贝托那个该死的杂种,他简直太嚣张和猖狂了,他最后说的那些话,根本就是故意对我们的侮辱!”

    说到最后,安东尼奥却又十分懊恼的坐下来:“如果是过去他还在国家电信公司里,我自问可以有一千种方法对付他,但是现在我们却拿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安东尼奥的懊恼就像是魔咒一般盘旋在接待室里,让整个房间的气氛都变得阴郁压抑了起来,所有人都低着头,无不感觉自己心里堵的慌,就好像是被人堵着门骂了一通,却又没法还口的憋屈。

    “董事长,”安东尼奥受不了这样的气氛还是他说,“我觉得我们真是不应该准备好合约,或者说我们压根就不应该去准备什么合约,反正这些都是他阿贝托搞出来的事情,就让他们墨西哥电信公司去准备好了,我们只负责给他们的合约提问题就好了,这样就可以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了。”

    不用周铭回答,利慕斯就摇头告诉他说:“拖时间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而且这只会让他们嘲笑我们的懦弱,不敢反抗,只能通过拖这种最无聊的方式进行逃避。”

    还有一点利慕斯没有说,就是阿贝托在马龙派教会的支持下,如果自己这边不管是拒绝还是要无休止的拖下去,他们都有办法逼迫自己签约的,最简单的一招,他们只需要派人去把线路给剪断了,然后再去监管部门那边投诉,自己就不得不低头了。

    正是因为这样,与其让别人摁着自己的头来逼自己签这份合同,倒还不如自己痛快一点的好。

    最后利慕斯看了周铭一眼:“尽管我也不认同我要如此慎重的对待这份合约,但我想董事长肯定有他的想法。”

    随着利慕斯这话,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周铭身上,因为周铭就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面对这些殷切和茫然的目光,周铭笑了笑说:“怎么你们的不满情绪都泄完了吗?”

    只简简单单的一个问题,马上就冲散了房间里的郁闷氛围,包括利慕斯和安东尼奥他们都不好意思起来,的确在阿贝托走后他们的抱怨有些太没有道理了,除了单纯的情绪泄,对事情本身并没有任何帮助。

    可他们却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反而还埋怨周铭是不是有些太过软弱了,现在看来自己是多么的愚蠢,因为周铭显然是已经看透了这一切,故意不说话让他们先把心里那些怨气都泄出去的,否则要带着一肚子的怨气讨论问题,那肯定是越讨论越糟糕的。

    想到这里,不管利慕斯安东尼奥还是卡洛斯瓦伦丁,他们都对周铭产生了无比的敬意。

    对卡洛斯和瓦伦丁来说,他们觉得自己非常幸运,能有幸遇到周铭这样优秀的领袖;而利慕斯和安东尼奥则是感到了羞愧,因为他们刚才都对周铭有过不满,都曾怀疑过周铭能不能解决问题的,现在看来,这分明是他们的心理素质不够硬,扛不住这么大的事情罢了。

    也是在这一刻,利慕斯和安东尼奥才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做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领袖。

    要知道,过去不管利慕斯和安东尼奥也算是各自能独当一面的成功商人和企业管理人,在遇到了问题的时候也是能沉住气来想解决办法的,就像之前利慕斯在和周铭对立的时候,每当会议上他的人被周铭气到跳起来,总是他的沉着冷静能将氛围拉回正轨的。

    在其他人眼里或许只看到了他们的大将之风,但实际上他们不过是背后还有依仗罢了,说白了就是他们不过就是一个慷他人之慨的代理人,安东尼奥出了无法解决的问题可以找董事长和墨西哥政府,利慕斯到了绝境还有马龙派教会可以出来为他收拾局面,那么他们又有什么不能淡定呢?

    可现在周铭却完全不一样了,他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但就在这种情况下,他却依然镇定,并且还能开玩笑,单是这份冷静和自信,就足以让人膜拜了。

    “董事长非常抱歉,我们刚才太失礼了。”利慕斯说,其他人也都赔笑着附和回应。

    周铭摆了摆手:“没关系,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毕竟被人这样欺负上门,不管换做谁心里都是很不好受的,包括我也一样;但是如果骂他一句或者砍他一刀就能解决问题,那么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这样做,可惜你们和我都明白这是不可能的。”

    利慕斯和安东尼奥他们都点点头,谁都知道阿贝托只是个代理人,杀了他还会有千千万万个阿贝托出来,根本没用,反而会让自己这边极为被动。

    “董事长,那么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利慕斯询问。

    “还记得我给你们的任务吗?”周铭问。

    这句突如其来的提问让利慕斯和安东尼奥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们愣愣的看着周铭问:“董事长,您给我们布置了什么任务吗?”

    卡洛斯珍妮丝和瓦伦丁也都是一脸茫然的不明所以,因为他们是真的不知道周铭给他们布置了什么任务,之前不就是准备好今天的合约吗?难道还有什么任务他们忘记了,是他们的记忆同时都少了一段吗?

    周铭笑着告诉他们:“你们误会了,我说的任务就是关于零元购机和线路改造。”

    利慕斯和安东尼奥这才明白周铭指的是什么,不过随后他们却又更不懂了,怎么这两个项目和阿贝托的咄咄逼人有什么关系吗?那根本就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了好吧!

    看着所有人脸上的迷茫,周铭又说:“我知道你们现在在想什么,觉得我肯定脑子坏掉了对吧?明明零元购机已经被他抄袭过去了,至于线路改造,阿贝托刚刚才在这个接待室里签完的使用合约,顺带还嘲讽了我们一波,我们再改造,那不是给他人做嫁衣吗?”

    对于周铭的问题,所有人都忍不住的点头,显然他们都是这个想法。

    这让周铭感到很无奈:“你们的眼光太浅了,其他的不说,最简单的一个道理,是不是阿贝托碰过的东西我们就不要了呢?零元购机既然你抄袭过去了我们就不做了,既然已经和你签了通讯线路的使用合同,那我们就不做线路的升级改造了……”

    周铭说到这里故意顿了顿,他摊开双手问他们:“你们不觉得这就像是三岁小孩在赌气吗?我想要是阿贝托知道你这样的想法,要是我们真这样做了,估计他做梦都会笑醒吧。”

    听到周铭这番话,利慕斯和安东尼奥被瞬间点醒了,随后他们都低下了头,无不在为自己刚才的小家子气感到羞愧。

    那种阿贝托那边做了他们就放弃的想法真是蠢到了极致呀!

    试想一下,如果他们真这么做了,那么阿贝托那边的对策就简单了,只要这边有了什么想法,他们马上复制过去就好了,最终的结果自己就能把自己给逼上了绝路,毕竟不管自己这边有多少天才,能想出多么天才的想法,总还是逃不过剽窃的。

    这种剽窃倒不是说会泄密什么的,而是自己不管多好的创意总是要实施的,那么只要实施那边就可以偷过去用了不是?

    在背后有马龙派教会这种地头蛇的支持下,就连通讯线路都能强行要求放开,专利什么的只能是个笑话,那么这样下去,他们不管想什么创意都是在给墨西哥电信公司想了,然后他们就会因此缺乏创新动力,结果在对方德尔全方位打压下最后失败。

    这些事情都是一目了然的,要他们真做了这么傻b的决定,不劳而获的阿贝托怎么能不做梦都笑醒呢?

    “所以董事长您的意思,是我们要在这些项目上去和他们竞争对吗?”利慕斯问。

    “那当然,毕竟这些创意是我们想出来的,难道一个小偷和强盗,还能比我们做的更好吗?与其赌气不做了,倒不如去和他们拼一下,还是说你们并没有打败那些小偷和强盗的信心呢?”周铭问。

    “我们当然有信心!”利慕斯安东尼奥和卡洛斯几乎是异口同声道。

    周铭很高兴:“那就对了,我们就做好自己的事情,阿贝托那边根本不需要管他,相信我,这些创意都是我们想出来的,标准在我们手上,等他们扎根下来,我们想玩死他们就再容易不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