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 他得向我道歉
    ,!

    (鞠躬感谢“雪地里的白狼”、“永远的小法师”、“一只很乖的猪”、“罒主流灬天一”、“未移动”和“赤明旭”的月票支持!)

    墨西哥商务部大楼位于墨西哥著名的金融中心,周围是班克曼和北方银行等著名银行大厦,据悉原本商务部大楼是不在这里的,但由于十年前的金融危机影响巨大,几乎让执政了墨西哥半个世纪的党派面临遭到被驱逐的危险,于是当时的总统为了党派利益,就将商务部搬迁到了金融中心。??

    根据总统府的公开说法,总统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能让商务部更好的掌握国内的商业状况,以便能在第一时间处理任何金融问题,最大限度的确保金融危机再次生的可能性。

    不过这样的说法也只能骗骗不动脑子的人了,但凡只要有一点常识的人就明白这根本是无稽之谈,且不说金融危机是一种市场规律,就算要掌握商业状况也根本不必把商务部搬到金融中心吧?难道商务部在金融中心没有派驻官员,这些官员没有配备电话生了事情不能第一时间联系到商务部吗?

    所以与其说是能解决什么问题,还不如说这是为了表明当时政府的一个态度。

    当然把商务部搬迁到金融中心的举动还造成了一个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商务部和这些银行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了……

    周铭坐在自己的车子里,脑中想着这些关于商务部的消息,这些消息是昨天晚上临时恶补的,因为昨天接到了商务部的通知,点名要求他今天前往商务部,商讨规范通讯行业现状的问题。

    “看来这商务部早就被班克曼那些银行给控制住了,今天的会议看来会很恶心了。”

    周铭叹息着说,他基本已经能预见到这次会议会是什么模样了,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没兴趣过来。

    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车子已经到了商务部,周铭收回自己胡乱的思维走下车,管他今天会面对什么状况呢,反正对手已经下作到无所不用其极了,难道自己还怕什么不成?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

    随后周铭走向商务部,却被门口的警卫给拦下来了。

    “很抱歉这位先生,你可以进去,但你带来的这些人不可以。”那警卫说。

    对于警卫的阻拦,周铭先是一愣,随后明白这是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了,事实上由于大概能猜到今天是个什么情况,因此周铭并没有带多少人的,就只有卡洛斯这个秘书和公司的法律顾问,还有**和鬣狗两名保镖。

    当然鬣狗还充当着半个翻译的责任,虽说周铭在墨西哥这么长时间,已经学会了很多西班牙语,一般的日常对话没什么问题,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最好还是需要翻译的。

    “就这么几个人还需要拦,我应该是说你恪尽职守好呢?还是应该说你没脑子呢?”周铭调侃一句说。

    那警卫面色一僵,随后挺起胸脯貌似更加强硬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只是在执行我的命令,商务部是非常重要的地方,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去的!”

    “我当然知道你是在执行命令,否则你也不会这么说了。”

    周铭见那警卫又要说什么,他先说道:“既然商务部是如此重要的地方,那么我就不进去了,你去和你们的商务部长说一声,再见。”

    丢下这句话周铭转身就走,那警卫当时就慌了,他急忙上前拦住周铭说:“先生你是可以进去的,我只是说你带的这些人……”

    周铭眉头一挑:“他们怎么了?他们都是国家电信公司重要的一部分,如果他们不能进去那么我肯定也没办法进去了,因为你会让我砍掉你一只手然后再走吗?”

    那警卫愣在了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周铭看他这样对他说:“我知道你不是做主的人,那么你可以回去问一问你们部长,看看他如何决定。”

    听到这句话,那警卫几乎都要哭出来了,他们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卫,哪可能有权力和部长对话呢?只是今天得到了一些上面的授意才这么做的,如果真搞出事情了他根本担待不起。

    在这样的想法下,那警卫很快做出了决断:“我知道了,那么这位先生我可以给你开个特例,你可以带你的人进去了。”

    这一次周铭却摆摆手说:“那还是不必了,既然商务部如此重要,一切都还是要按照规矩来办的好,我可不想成为被全墨西哥人攻击的特权分子,所以我会和你们部长说明,这些会议下次来我办公室说好了,毕竟商务部这个门的条件太苛刻了。”

    那警卫此时恨不能狠抽自己一耳光,没事非要摆什么架子说什么特例,现在搞出事情了。

    “这并不是特例,你是周铭先生,是被商务部邀请来商讨事情的客人,所以你和你带来的人当然是都可以进去的,刚才是我搞错了。”那警卫说。

    周铭笑了:“原来是搞错了呀,那是可以原谅的,但是你刚才的话却让我很不爽,那怎么办?”

    那警卫脸色又是一僵,哆哆嗦嗦问:“那……先生你想怎么样?”

    “是呀,我也很好奇周铭董事长究竟想怎么样!”

    这边警卫的话音才落,就有另一个声音传来了,周铭他们转头,就见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走了过来,他就是墨西哥电信公司的总裁阿贝托。

    阿贝托脸上一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表情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周铭董事长不是应该被邀请来商讨通讯行业的事情吗?怎么会一直在门口徘徊,甚至还和门口警卫生了冲突如此刁难呢?难道是……”

    啪!

    随着一声清脆的巴掌,阿贝托的话戛然而止了,一脸懵逼的看着周铭;而另一边周铭这时则甩了甩手,似乎觉得刚才那一巴掌把自己的手给打疼了一样。

    “现在我爽了,可以进去了。”

    周铭对那警卫说道,然后带着**鬣狗他们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商务部大楼,也直到这时阿贝托才反应过来,他杀猪一般的愤怒咆哮道:“这个该死的混蛋!”

    随后阿贝托也气冲冲的走进了商务部大厦,而当他再一次见到周铭的时候已经是在商务部长的会议室里了。

    墨西哥的商务部长是一位并不高的白人,名叫罗哈斯,拥有非常明显的西班牙血统。

    “周铭你这个杂种,你知道你刚才究竟做了什么?”阿贝托愤恨的质问周铭道。

    罗哈斯部长感到十分诧异,他完全不明白生了什么,不过周铭马上解释道:“刚才在门口,因为这个家伙让商务部的警卫故意拦住我不让我进来,结果让我的心情非常糟糕,所以最后我打了他一巴掌,才让我的心情又开朗了,我才进来的。”

    “放屁!部长先生,他根本是在胡说八道!”阿贝托咆哮道。

    罗哈斯皱起了眉头:“阿贝托先生请注意你的语气,这里是商务部不是你的罗巴兰大厦。”

    经他这么提醒阿贝托才反应过来:“非常抱歉部长先生,我刚才失礼了,不过事情绝不是像他所说的那样,我并没有任何买通警卫的做法,我只是看到他在刁难门口的警卫,他就无缘无故的打了我。”

    “我想我需要提醒你一句,我可没有说你买通了警卫,好像你这是在不打自招了。”

    周铭微笑着说,随后他又说:“好吧,即使是我故意打了你,那么你想怎么办?想打回来吗?那么我想我不介意让我的保镖陪你的保镖打一架,又或者是我们先上法院相互起诉把这个事情给搞清楚了呢?”

    罗哈斯和阿贝托犯难了起来,的确事情都已经这样了,还能怎么样呢?

    罗哈斯想了一下然后劝说道:“阿贝托先生,我们今天主要是来商讨关于通讯行业规范的,所以这些事情还请暂时放在一边。”

    阿贝托也明白现在并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他只是咽不下这口气而已。

    “既然部长先生您都这么说了,那我可以选择先把这个事情放在一边。”阿贝托说。

    罗哈斯这才高兴道:“那么这样一来事情就解决了……”

    不过罗哈斯的话还没有说完,周铭却突然打断道:“谁说事情就这么解决了呢?这个家伙进来就这么诬陷我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吗?我认为这个家伙必须给我道歉,否则今天的事情就没完。”

    阿贝托听了这话当即暴跳如雷:“什么?你居然还要让我道歉?你还要脸不要,今天的事情就是你引起的,而且也是你打了我的脸,我才是受害者呀!”

    罗哈斯也提醒周铭:“请你不要太过分。”

    周铭笑了:“过分这个词从你们的嘴里说出来还真是莫大的讽刺呀!你们狼狈为奸欺负国家电信的时候怎么不说过分?你们要求我租借通讯线路的时候怎么不说过分?我在门口连一个小小警卫都能拦住我刁难我的时候怎么不说过分?现在又出来说过分了?”

    “如果要说过分我也只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罢了,如果你们觉得不行,那我们不妨可以先把这个道理弄清楚再说。”周铭说。

    “周铭你是故意这么做的,你就是不想商讨通讯行业的规范!”阿贝托说。

    “规范,也亏你真的好意思说的出口,”周铭说,“这个所谓的规范是个什么玩意难道你们不知道吗?这个狗屁东西真的需要我来商讨吗?还不是你们想要毁了国家电信的图谋!”

    周铭最后突然指出来的阴谋让罗哈斯和阿贝托俩人心里骤然一紧,随后罗哈斯又想了一下小声劝阿贝托还是给周铭道歉算了,毕竟现在还是这次的会议更重要。

    罗哈斯的劝说让阿贝托感到震惊和愤怒,不过他也明白事实确实如此。

    最后阿贝托没办法,只能咬牙对周铭说:“周铭先生非常抱歉,希望你能原谅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