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 不平等规范
    ,!

    (鞠躬感谢“gfgggddgfgf”、“巴厘岛下”、“月下皇冠36o”和“绝情的星星”的月票支持!)

    “现在我已经道歉了,那么现在我们可以开始正式商讨关于通讯行业的市场规范了。 ”

    阿贝托强忍着心中的愤怒在给周铭道歉了以后马上转进了话题,丝毫不给周铭有任何嘲笑自己的机会,可当他说完才现周铭并没理他,商务部长罗哈斯不得不再提醒周铭道:“先生,阿贝托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向你道歉了,你现在这样是很不礼貌的。”

    经他这么提醒周铭才恍然反应过来:“啊?你刚才说了什么,不好意思我刚才走神了没听见。”

    随着周铭这句话,阿贝托和罗哈斯的脸当时就烟了,而卡洛斯和鬣狗他们则差点没喷笑出来,因为周铭这么做实在是太贼了,阿贝托在罗哈斯的劝说下强忍着怒火才捏着鼻子道歉的,并且他道歉完就马上想转移话题,却没想周铭直接告诉你我刚才走神了没听到,那么这意思显然就是你要再道歉一次了。

    “周铭你不要太过分了!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不会允许自己被你那样侮辱,不要以为我的退让就是怕了你,无耻的手法只会让人恶心!”阿贝托大声指责道。

    连罗哈斯也说:“周铭先生,我想提醒你今天我们毕竟是要来商讨行业规范的,并且你也是有身份的人,有些事情还是要有限度的。”

    周铭摊开双手表现的十分无辜:“你们这么指责我是为什么?我只是走神了一下,难道这也是错,你们难道没有走神的时候吗?况且我也还是那句话,谁都有资格说无耻,但就只有你们没资格!所以现在要么阿贝托先生不好意思你重新再道歉一次,要么我们就继续把无耻这个问题讨论到底,反正咱们都有的是时间。”

    说到最后周铭双手枕在脑后,一副你们看着办的无赖样,把阿贝托和罗哈斯没把自己的鼻子给气歪了。

    没办法,罗哈斯只能把阿贝托带到一边劝他以大局为重,现在在这种无聊的问题上拖时间是周铭最乐意看到的结果,或者说着根本就是他的阴谋;并且这一次的通讯市场规范不是为了阿贝托,而是为了墨西哥电信以及公司背后的财团们,如果耽误了最重要的事,那么这个责任他承担不起。

    阿贝托当然也明白这点,毕竟他被从国家电信公司开除以后,能有今天的成就,并且还能有机会向周铭和利慕斯复仇,都是拜杰弗森和马龙派教会所赐。要是过去,阿贝托或许还会觉得就算自己一个人也能闯出一片天地,但在见识到了杰弗森那恐怖的资源支配力,他就再也萌生不了其他念头了。

    可以预见的是,阿贝托自己要是和杰弗森对上,那么他就会像是一头斗兽场里的困兽一般,只能背人玩弄于鼓掌之间,那种绝望是任何祈祷都没用的。

    正是因为这样,当罗哈斯劝说他以后,他纵然心里万般的不乐意,却还是只能接受。

    不就是再道歉一次吗?反正该丢的脸刚才已经丢过了一次,不过该死的周铭,你也就现在还有机会抖抖威风了,等规范了通讯市场就有你哭的时候!就凭你这样不要脸的无赖,是没可能赢杰弗森大人的!

    阿贝托心里这么想着,他来到了周铭面前对周铭说:“我可以再对你说一遍,但是得请你竖起耳朵好好听清楚了,不要再走神了!我在这里向周铭先生你表示抱歉,希望你能原谅我。”

    “是嘛!阿贝托你早这么说不没那么多事了吗?磨磨唧唧半天的浪费时间!”周铭说。

    这话让阿贝托险些没背过气去,尼玛的,怎么这搞了半天自己强忍着一肚子的火气给你这个无赖道歉,结果还是我的不对了?

    罗哈斯却很爽快道:“那么现在周铭先生已经接受了阿贝托先生的道歉,我认为之前的事情就可以像翻书一样的就此揭过啦!那么接下来我们还是谈谈今天会议的主题吧,关于通讯行业的规范。”

    随后罗哈斯让阿贝托也坐下,他接着说:“两位都是墨西哥国内通讯行业的巨头,那么我就直接一点说了,我们墨西哥的通讯行业虽然起步不晚,但展却很缓慢,以前是国企的原因,现在有了两家通讯运营商,那么竞争就不可避免,所以我们必须要定立一个市场规范,否则就没有规矩了。”

    “那么今天以前的事情就过去了,从今天开始,通讯行业内的一切竞争都必须保持在一个正常有序的规范下进行,像过去那种派销售人员在大街上拉客户或者以补偿的方式从对方那边挖客户的这种不正当竞争方式,都必须完全杜绝!”罗哈斯看着周铭问,“你明白了吗?”

    “但是罗哈斯部长请恕我直言,刚才我在过来的时候还仍然看到在广场上有墨西哥电信公司的销售人员正在拉客户。”周铭提醒他道。

    对于这种提醒,阿贝托笑着说道:“周铭先生看来今天的脑子确实出现了问题,你的记忆力似乎并不太好呀,刚才罗哈斯部长不是已经说过了吗?今天以前的事情可以过去了,而现在的规范,是从今天开始的。”

    周铭皱起了眉头:“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今天以前的事情就可以放任不管了吗?”

    罗哈斯对此解释:“当然不是不管,只是规范的出.台毕竟相比行业的混乱是有一个滞后性的,所以我们只能从规范之日起开始进行管理,否则就会出现更多的混乱。”

    周铭冷笑道:“神特么的滞后性,简单来说就是之前他做就可以,之后我做就不行嘛!”

    “好像周铭先生还遗漏了一点,我来提醒一下吧,就是不光今天以前不会被追责,之后我仍然还可以这样做。”阿贝托说。

    “这也是没办法的,毕竟商务部的管理资源十分有限,而且墨西哥电信公司的事情已经做的那么大了,一下子全部禁止也是不现实的,所以商务部允许他们通过一定的时间进行调整,仅此而已。”罗哈斯解释道。

    “那么这个调整时间是多少呢?”周铭问。

    罗哈斯反问周铭道:“那么周铭先生你觉得这个时间应该多少是最合适呢?”

    “难道这个时间我有权决定吗?”周铭又问。

    “很抱歉当然没有。”罗哈斯回答,“因为这个时间是要根据墨西哥电信公司的实际情况来确定的,不能简单的由谁来决定,那都是很不科学的。”

    周铭煞有其事的点头:“好吧我明白了,那么接下来让我总结一下,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就只允许墨西哥电信派销售人员在各方面抢国家电信的客户,但是国家电信却不允许有任何类似的行为,否则就算违法,并且他们抢客户的持续时间是并不确定的,是这样吗?”

    罗哈斯耸了耸肩:“你可以这么理解我并不反对。”

    “这太过分了!你们究竟是商务部还是墨西哥电信公司亦或者他们背后财团的家奴?凭什么一个所谓的行业规范,就要我们处处受制,而他们都是处处得到了好处?这究竟是行业的规范,还是针对国家电信公司的破坏和对墨西哥电信公司不要脸的帮扶?”卡洛斯忍不住质问道。

    罗哈斯挑挑眼皮看了卡洛斯一眼,都懒得回答,直接对周铭说:“请管好你的人,周铭先生,如果再有下一次,我会当做这是国家电信公司对商务部的挑衅,我想这样做的后果你是清楚的。”

    卡洛斯还想说什么,但想起了刚才罗哈斯的威胁,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

    周铭示意卡洛斯稍安勿躁,然后又说:“那么言归正传,我有拒绝这种垃圾规范的权力吗?因为我也认为这种所谓的规范,对国家电信公司非常不公平。”

    “很抱歉这也是不行的,我想周铭先生肯定听过一句话,这个世界上是不可能有绝对公平的,所以你并没有拒绝的权力,但要是你非要拒绝,我想你应该明白后果是什么。”罗哈斯说。

    “不过我倒是非常期待你的拒绝,因为那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你赶出国家电信然后接过这个公司的所有啦!”阿贝托说。

    “真是太卑鄙了!”

    卡洛斯咬着牙小声道,因为有刚才的威胁,他根本不敢大声说话,他只能握紧双拳为周铭和国家电信此刻的处境感到愤愤不平,因为显然这个所谓的‘行业规范’,就是一个屈辱的城下之盟,里面充斥着不平等和胁迫,根本就是奔着毁灭国家电信公司来的。

    周铭低头想了一下,很快回答道:“看来我没得选,只有答应一条路了。”

    罗哈斯称赞周铭做了一个聪明的选择,阿贝托则感到可惜:“我还是希望周铭你能抗争一下的,那样才更有意思,而不是像现在和一条死狗一样的接受命运。”

    “死狗的名字叫阿贝托,不可能是周铭。”周铭说,“我虽然答应了,你们的所谓规范也是对国家电信充满了歧视,但本着公平和公正的原则,我还是想再问你们一句,你们真的确定要这样规范了吗?尤其是阿贝托,你真的确定要那样抢客户,还要继续进行零元购机的活动吗?这些是存在很大风险的。”

    面对周铭这话,阿贝托哈哈大笑:“罗哈斯部长您听到他刚才说什么了吗?他居然说这是存在了很大风险的,这是多么可笑的无稽之谈呀,我看他已经是没办法的胡言乱语啦!”

    商务部长罗哈斯嘴上没说话,但他也是摇了摇头,脸上充满了不屑的表情。

    周铭两手一摊:“我就猜到了你们不会相信我,所以我也不打算多说什么了,只能希望你们好自为之了。”

    “好自为之,这绝对是我这辈子听到过的最可笑的笑话啦!”阿贝托的嘲笑更厉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