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我们是朋友
    ,!

    罗梅罗高尔夫球场位于墨西哥城的西北角,是一座私人球场,不对外开放,只有持球场邀请卡的人才能使用,专门为各类顶级豪门提供服务。

    上午,杰弗森和他的朋友在这里打球,这是他的习惯,每个礼拜他都会挑出一个合适的时间到这里来挥杆,因为他觉得广阔的高尔夫球场能让他的心境放松,沉下心来思考很多平时想不通的事情。

    一辆高尔夫球车快的行驶过来,停在了旁边,下来一个金碧眼的女秘书,他急急忙忙来到杰弗森身边,她张嘴要说什么,不过杰弗森却摆手示意她闭嘴,因为杰弗森的球距离球洞大概只有三四米远的样子,显然杰弗森是想静下心来一杆入洞。

    不过杰弗森屏息凝神的酝酿了好一会,然后轻轻拨了一下,白色的高尔夫球笔直的朝球洞滚去,却在最后洞口前面突然歪到一边了。

    所有人出了叹息的声音,杰弗森也有些丧气,他拿球杆指着那女秘书说:“是你给我带来了晦气,如果没有一个好消息作为弥补,那我一定会把这颗高尔夫球塞到你那里去。”

    杰弗森的话引来一阵口哨和调笑,那女秘书则脸色一下变得惨白,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恐怖的回忆,于是哆哆嗦嗦的向他道歉:“先生……我对此非常抱歉,我……”

    “这个答案我很不满意。”

    杰弗森默默捡起一个高尔夫球在手里把玩着,女秘书见状身体顿时僵硬了,不过杰弗森却并不管的问她:“是关于曼克斯酒店的事情吗?”

    女秘书非常害怕的点头,杰弗森的朋友都很好奇,便问杰弗森生了什么。

    杰弗森告诉他们是摩托罗拉公司的副总裁郎克和艾派公司的董事长乔布斯来了:“相信你们都知道我和墨西哥电信公司的关系,所以我在得知了这个消息,就让阿贝托去了他们下榻的曼克斯酒店。”

    能和杰弗森一起来罗梅罗球场打高尔夫球的朋友自然也都是贵族豪门,因此他们听杰弗森说了开头就明白了他的打算,一个个都向杰弗森竖起了大拇指。

    “这可真是一个绝妙的想法!只要阿贝托和大批媒体都出现在了酒店,摩托罗拉和艾派就能明白墨西哥并不是只有国家电信的,或许这么做不能马上把合作从国家电信那边给抢过来,但至少能让他们重新权衡在墨西哥的合作,破坏之前他们所达成的合作意向,这就足够了!”

    “你说他们是今天上午才到的墨西哥,没想到杰弗森你就已经得到了这个消息并当机立断作出了安排,杰弗森你不愧是我们年轻一代的翘楚,那个什么华夏人肯定要被你打的哭爹喊娘啦!恐怕就算是我们,面对这样的情况也会感到十分头疼的……”

    这你一句他一句的话语,让杰弗森非常自信的笑了,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

    自从墨西哥电信公司成立以来,那个周铭和国家电信公司一天不如一天了,看来自己早应该这么做了才对,居然还想通过引进美国技术破局,那我就让你绝望好了。

    杰弗森在心里这么想着,他仿佛已经看到了周铭在曼克斯酒店大堂里绝望到哭泣的样子。

    然而那女秘书却说:“先生,并不是这样的,阿贝托先生他……失败了。”

    杰弗森有些诧异:“失败了?看来他并没有把摩托罗拉和艾派公司从国家电信公司那边争取过来吗?这并不意外。”

    其他人也附和道:“这的确不值得意外,毕竟那郎克和乔布斯先生也都是老商人了,尤其郎克不仅是摩托罗拉的副总裁,他还是芝加哥财团的核心家族,不可能没有自己的智慧,我想他肯定明白在这个时候不表示倾向任何一方,在两方之间摇摆才能为自己谋到最大的利益。”

    “他们这么做的确没毛病,也是目前非常稳妥的做法,但他们却不知道在这个时候对杰弗森你来说,只要破坏了他们和国家电信的合作,就是最大的胜利啦!”

    面对这些高兴,女秘书却更着急了:“不是这样的,先生,我所说的阿贝托失败了,是指他这次的任务全部失败了,不仅是争取到和摩托罗拉公司的合作,还是破坏他们和国家电信的合作,都失败了!”

    女秘书接着说:“就在刚才,摩托罗拉公司的副总裁郎克先生他当着所有媒体的面已经承认和国家电信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啦!”

    随着这番话说出,杰弗森和他朋友脸上的笑容当时就凝固变得僵硬了。

    这什么情况?他们刚刚才讨论杰弗森的决定有多么果断多么优秀,结果转头你就告诉我们他失败的这么彻底,这打脸要不要来的如此直接?

    所有人都没话说,空气在这一刻都仿佛凝固静止了一般。

    最后还是杰弗森打破了沉默,他先笑着向这些朋友们道歉,表示自己要先去处理那边的事情,然后就马上离开了。

    离开球场上了车,杰弗森让自己的司机将车开到了最快度来到了曼克斯酒店。

    这个时候所有的媒体都已经离开,只剩下阿贝托还在一楼大堂里,他瘫在沙上,一脸的茫然和生无可恋。

    杰弗森怒气冲冲的过去:“阿贝托先生,我需要一个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在北京瘫的阿贝托被吓了一个激灵,他抬头看着杰弗森回答:“先生,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的确是按照您的要求做的,但那郎克和乔布斯他们就好像周铭最忠实的信徒一样,不管怎么说就是要和周铭合作。”

    杰弗森当时就傻眼了,因为在过来的时候,他曾想过这边究竟生了什么,但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知道吗?”杰弗森说,“我可以接受周铭那个家伙动了什么手段,我也可以接受你和那些记者败给了周铭那张嘴的结果,毕竟那是郎克先生,是摩托罗拉的副总裁,芝加哥财团的重要人物,那个华夏人必然会竭尽所能的留住他,但我却不能接受他什么都没做就把你打败的结果。”

    这咬牙切齿的语气让阿贝托感到不寒而栗,他马上说:“先生我知道了,我听说过华夏那个国家有什么魔鬼的法术,像降头和蛊术,都是能迷惑人心的,我想他肯定是对郎克和乔布斯先生施了什么魔法,或者是对他进行的催眠,所以他们才会那么坚定的要与他合作……哎呀!”

    阿贝托的话被杰弗森狠狠一巴掌打断了,随后杰弗森咆哮道:“你特么是白痴吗?居然跟我说什么降头蛊术?还有什么催眠魔法?你以为这是玄幻吗?还是认为你自己的想象力已经突破了天际,如果真是这样我认为你最应该待的地方就是精神病院,那里面会有很多你志同道合的朋友……”

    杰弗森的咆哮非常大声,让领班萨拉查感到不满,他询问费格罗是否可以过去请他小点声音。

    费格罗告诉他:“这是绝对不行的!你知道那是谁吗?那可是班克曼银行的大股东杰弗森先生,他可有着非常显赫的家世,我们还是不要招惹他的好,尤其是在现在他最生气的时候,否则倒霉的一定是我们,为了我们的妻子孩子为了我们的工作,他声音大就大吧,我们只要做好其他顾客的工作就可以了。”

    “也只能这样了!”萨拉查叹息道,不过他随后又想道,“可刚才那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摩托罗拉的郎克先生还有艾派公司的乔布斯先生,他们就那么坚定的要和国家电信公司进行合作呢?”

    这个问题很让人抓狂,不仅是费格罗和萨拉查不明白,那边杰弗森和阿贝托更是费解到连头都要揪掉了。

    而此时此刻,事情的主角周铭和郎克乔布斯正在楼上的总统套房里,这也是国家电信为他们准备的房间。

    “不管怎么说,这次的事情还是非常感谢郎克先生了。”周铭说。

    “这并不算什么,信任是人和人交往的基础,既然我是周铭先生邀请过来的,那么就代表周铭先生对我的信任,所以我当然也就不能辜负周铭先生你的信任!”郎克说。

    如果单只听他们的对话,那会以为他们都是具有非常高尚品质的圣人,但实际上乔布斯坐在他们身旁感到无比恶寒,因为他是知道全部内情的人。

    为什么郎克会那么坚定的要和周铭合作,无非就是周铭抓着他的把柄而已。

    在之前国家电信公司里,郎克当着那么多人说下了大话,如果周铭能拿出更好的方案,那么他就替周铭这个项目买单,结果很喜闻乐见的被打脸了。

    这样一来,郎克的处境就很尴尬了,真的帮国家电信付这两亿美金是不可能的;要是脸皮厚的赖账,过去也不是不可以,但问题是现在家族内部的形势很微妙,他需要树立自己更好的形象,而这种赖账行为显然是不适合的,一旦传回家族,那就会成为其他人攻击他的把柄。

    简单来说,现在周铭可以开口说那个赌约只是玩笑可以作废,但是他却不能开这个口。

    正是这个原因,让郎克不能不努力维持与周铭的良好关系,哪怕只是表面文章,好让周铭能自己作废这个赌约,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能撕破脸。

    因此当他们回来酒店,在门口看到了阿贝托和那些记者以后,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坚定与国家电信公司的合作,这其实是他根本没得第二种选择。

    这时郎克露出了原形,他嘿嘿赔笑着问:“周铭先生,你看我今天表现这么好,咱那赌约是不是可以算了?那都是我一时糊涂。”

    周铭煞有其事的点头:“取消赌约当然可以,但那要在我们还是朋友的前提下,我一定会极尽所能帮助和维护朋友的,但要是对手就难说了。”

    郎克顿时毫不犹豫的拍胸口道:“朋友,我们必须是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