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缘分不够
    ,!

    晚上六点半左右,一列车队停在了曼克斯酒店门口,酒店的领班和经理都非常紧张的进行接待,因为来的人身份都不简单,他们是墨西哥城联邦区长官拉多尔和商务部长罗哈斯。

    杰弗森和阿贝托就等在一楼大堂,见人到了他们立即起身过去迎接。

    “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我们现在可以上去了,现在那个华夏人和郎克乔布斯正在上面的餐厅用餐。”杰弗森对他们说。

    杰弗森说完就要开始行动,不过拉多尔和罗哈斯却有些迟疑,拉多尔问:“你确定我们现在就要上去吗?我们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罗哈斯也说:“我明白你不想出现任何意外的心情,不过今天阿贝托和其他媒体的举动都已经证明了周铭和郎克还有乔布斯之间存在很不一般的关系,恐怕你就算现在上去也无法改变什么。”

    对于他们的质疑,杰弗森并不感到有任何意外,他笑了笑:“你们认为我这是在赌气,故意要上去破坏他们的晚餐吗?那这也太无聊了,你们要知道我的名字可是叫杰弗森,而不是愚蠢的堂吉诃德,我可不会沉浸在自己无谓的幻想当中,我得到了非常重要的消息,关于那个华夏人和郎克先生的。”

    “今天得到了阿贝托告诉我的消息,我就一直在怀疑郎克和乔布斯为什么会如此坚定和那个华夏人的合作,后来在我努力的探听后我才知道,是那个华夏人手中握有郎克的把柄。”

    杰弗森随后就把郎克和周铭的赌约,以及郎克在他家族当中的地位以及芝加哥财团现在所面临的情况都说了出来:“郎克先生不可能支付这两亿美元,由于家族和财团的情况也没办法公然赖账,于是这个赌约就会像一个无法挣脱的枷锁一样束缚着他,让他只能听从那个华夏人的命令行事。”

    拉多尔和罗哈斯都震撼了,他们瞪大了眼睛看着杰弗森,眼底满满的全是不可思议。

    “这太离谱了,郎克先生好歹也是有经验的大商人了,怎么还会犯这样的错误,平白送出去一个这样的把柄呢?”拉多尔感到匪夷所思。

    “没错,这个所谓的赌约简直荒唐透顶,就像是马戏团里的小丑所讲的那些让人尴尬的笑话!”罗哈斯也说。

    杰弗森两手一摊:“这恐怕是那个华夏人和乔布斯联手给郎克先生布的局了,毕竟乔布斯能回到艾派公司有那个华夏人很大一部分的功劳;当然又或许是郎克先生自己太过于自信,一时间失了智,最后才会掉进对方的圈套里了;不过最大的可能是两者都有。”

    拉多尔和罗哈斯的眼神最后都看向了杰弗森:“那么最大的问题,你是怎么知道的?”

    杰弗森笑了:“我认为这个问题才是最愚蠢的!难道你们都忘记了我的身份,忘记了我为什么会成为班克曼银行的最大股东了吗?我可不是那些没脑子的富二代们,虽然我只是得到了一个近乎于玩笑的赌约消息,但只要联系了芝加哥财团和他们家族的情况,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听完了这个答案,拉多尔和罗哈斯不约而同倒吸了一口冷气。

    以他们的身份,他们当然都知道杰弗森只是白兰度大牧首的一个私生子而已,白兰度作为马龙派教会的掌门人,他是非常精明的,他对一个私生子再如何宠溺也会有一个限度。既然他会把班克曼银行这种财团核心交给他,就说明他肯定是有真本事的。

    而现在他能通过一个随意到近乎荒诞的赌约,将对方的身份以及他背后的财团家族全部串联起来,最终还原真相,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那么他既然明白了事情的缘由,那么现在他显然就也不会那么没脑子的只想赌气了。

    想通了这一点,拉多尔和罗哈斯心里就放松了许多,他们询问道:“那么杰弗森你打算怎么办呢?”

    “当然是从最基本的地方入手,既然现在制约郎克先生的是那个荒唐无聊的赌约,那么我们就去帮他拿掉这个困住他的枷锁。”

    杰弗森的话说的非常有自信,他率先上楼,拉多尔和罗哈斯还有阿贝托他们紧随其后。

    与此同时在酒店三楼的餐厅里,周铭和郎克还有乔布斯的确就在这里用餐,由于这是酒店自营的餐厅,本身只对顾客和会员开放的营业模式就带有很好的客户过滤效果,能到这里用餐的顾客大都身份不一般,因此这里也就没有设置包厢和雅座,周铭他们就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

    “我们现在的重点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首先一点是对全国通讯线路的升级和改造,由于现在的线路基本都是在十年前所建的,那些线路不仅无法支持现在最先进的通讯技术,甚至就连现在的通讯也都维持困难了,所以才会出现信号强弱不定的现象。”

    周铭接着说:“此外还有私接线路的现象也十分严重,也是目前线路老旧所带来的问题,所以我们决定分阶段性把全国的通讯线路都换成最新的。”

    周铭竖起两根手指:“至于第二点,就是零元购机项目,简单来说就是通过赠送电话和手机为代价和用户签订三年的合约,用户必须使用电话和所绑定的号码持续三年,不管对用户还是我们,都是非常合算的。”

    郎克听着周铭的介绍不住的点头:“这就是周铭先生你所说的双赢吗?”

    “没错。”周铭回答,“在零元购机的项目上,的确是一次双赢,用户拿到了他们自己所需要的电话和手机,我们则获得了一张为期三年的客户合约。”

    周铭随后又说:“不过我们现在所使用的通讯产品都是墨西哥电子厂所生产的,对客户的吸引力十分有限,所以我们非常希望能引进一些国外的大品牌,摩托罗拉和艾派公司就是我们的首选,这也是我们这次极力邀请郎克先生还有乔布斯先生来墨西哥的原因所在,我希望……”

    周铭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给打断了。

    “所以周铭先生非常希望能达成和摩托罗拉还有艾派公司的合作,这样你就可以增加自己的竞争力了对吗?”

    这个声音周铭非常熟悉,或者说周铭甚至不需要听到这个声音,单凭这一句话,就能确定那边的身份。

    “我不知道杰弗森先生也来这里用餐,我也很好奇,难道杰弗森先生平时都有喜欢住酒店的习惯吗?”周铭问,他转头过来,果然看到了杰弗森正朝这边走来,还有三人跟在他身后,他们周铭都认识,分别是墨西哥城联邦区长官拉多尔和商务部长罗哈斯以及墨西哥电信的总裁阿贝托。

    为此周铭笑了笑:“没想到阵容还挺庞大嘛!”

    “因为郎克先生和乔布斯先生在这里,我恰好又是一个非常懂得尊重的人。”

    杰弗森随意对周铭解释了一句,随后他走到了他们面前:“两位先生,首先我很抱歉我冒昧的打扰,请允许我做自我介绍,我叫杰弗森,或许你并不熟悉我的名字,但我想你一定知道马龙派教会和白兰度大牧首,非常荣幸我和他的关系非常亲密。”

    郎克和乔布斯心下了然,杰弗森接着说:“至于我这一次冒昧的过来,也是为了解决你们的困扰,让你们不至于上当受骗的。”

    杰弗森指向周铭:“首先是这位先生的国家电信公司,那并不是墨西哥唯一的通讯运营商,事实上那只是一个处在被淘汰边缘的可怜国企罢了,就在一个月前,他们的核心领导层就全部出走了,而接收了一切的墨西哥电信公司,才是目前国内最有活力和投资潜力的通讯运营商!”

    杰弗森再介绍:“为了向你证明这一点,我为你们带来了两位朋友。”

    拉多尔和罗哈斯主动站出来向郎克和乔布斯问好,并分别做了自我介绍。

    郎克惊讶道:“虽然见到你们我就能看出来你们的身份不一般,却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墨西哥城联邦区长官和商务部长,这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了。”

    随后他的目光又回到杰弗森身上:“那么你带着两位朋友的意思是要告诉我,我现在坐在这里和周铭先生一起用餐是一个极其愚蠢的选择对吗?”

    “用餐的选择无所谓对错,但是合作就不一样了。既然是商业合作,那么选择一个合适的对象是最重要的,郎克先生不是墨西哥人你肯定不知道,国家电信距离破产就只剩下一步的距离。”

    杰弗森随后把商务部做出的决策,以及墨西哥城联邦区可能要对国家电信公司做出的调整,都告诉了郎克。

    “你们居然如此针对一个公司,这太不合理了!”郎克十分惊讶。

    “没有什么不合理的,这只能说明国家电信不适合这个国家,是要淘汰了的。”杰弗森随后又提醒郎克,“当然我知道郎克先生有不得不和国家电信合作的理由,不过我却想说,那个愚蠢的赌约荒唐至极!”

    听到他这句话,郎克惊得一下站起来了,他看向杰弗森的眼里满是不敢相信,因为商务部和联邦区对国家电信的制裁,那是杰弗森的势力范围,那么他能掌握一些事情并不奇怪,可是赌约这就太离谱了!

    “你居然连这个都知道?这怎么可能?”郎克问。

    “以我和白兰度大牧首的关系,这些事情还是非常简单的。”

    杰弗森随后又说:“当然我现在站在这里,并不是要炫耀什么,而是我想告诉你,这种无聊的赌约,我可以负责帮你解决,不会对你的名誉造成任何影响!”

    郎克倒吸了一口冷气,不可置信的看着杰弗森,后者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沉默了好一会,郎克才问他:“你是故意选择在我们用餐的时候对吗?”

    杰弗森很痛快的承认了:“没错,因为我觉得有些事情要在当事人的面前说清楚会更好一些,我很喜欢打脸,那种滋味美妙无穷!”

    杰弗森说的话让自己很享受,但是随后郎克开口,却让他的表情顿时僵硬了。

    “那么我很感谢你,只是我想我们之间的合作缘分或许还是不太够。”郎克说。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