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第二百二十六章 强盗逻辑10
    “该死!混蛋,那个华夏人就是个杂碎婊子!”

    一阵愤怒至极的咆哮在一间豪华别墅里响起,出这样咆哮的正是杰弗森,他刚从曼克斯酒店的餐厅回来,心里正窝着一肚子被周铭奚落说教以后的怒气。 Δ

    至于墨西哥城联邦区长官拉多尔和商务部长罗哈斯,他们在离开曼克斯酒店以后就告辞了,毕竟他们可都是人精,知道经历了哪些事情,杰弗森恐怕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事情和他们又没有关系,还是眼不见为净。

    而墨西哥电信公司的总裁阿贝托就比较悲剧了,要知道他可是周铭的直接竞争对手,就没办法走的一干二净了。

    阿贝托小心翼翼的送杰弗森回到了他的别墅,又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后走进了客厅,看着他把客厅的桌子一把掀翻,吓了别墅内的仆人一个哆嗦。

    “还有你!”杰弗森指向阿贝托,“你这个蠢货为什么任何事都做不好?没有一件,让你和他竞争结果失败,让你破坏他和摩托罗拉公司的合作也失败,你自己说说看你还有什么用?”

    这突如其来的指责让阿贝托顿时一个激灵。

    该死的!果然还是迁怒到自己身上了,可明明今天就不是自己的问题呀!我一切都是按你的指示来的,不管是带着那些媒体在曼克斯酒店门口堵他,还是晚餐的时候带着拉多尔和罗哈斯要去打周铭的脸,那都是你要那么做的,自己甚至连反对的权力都没有,你怎么能怪到我身上呢?

    阿贝托心底在哀嚎,不过表面上他却并不敢向杰弗森表达任何不满,终究他不是周铭,他很害怕失去墨西哥电信公司总裁的职务。

    “卑微的垃圾,你告诉我你究竟有什么用?我真后悔把墨西哥电信公司交给你,现在看来我就算放头猪在这个位置,他恐怕也能做成这样!”杰弗森怒吼着,到最后他还伸手直接揪住了阿贝托的衣领。

    杰弗森的唾沫已经喷到了阿贝托的脸上,阿贝托甚至都能看到他中午吃的饭菜了,这让他明白一味的认怂是不行的。

    于是阿贝托说:“先生,我有办法,我能向你证明我还是有用的!”

    杰弗森松开了他,并为他整理了一下衣领:“阿贝托总裁,我很希望你这次的办法能有所作用,否则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愤怒究竟会到什么程度。”

    得到了杰弗森的准许,阿贝托战战兢兢道:“先生是这样的,我是想到了周铭……那华夏人竭泽而渔的故事。”

    杰弗森看了他一眼,眼中带着无比的愤怒,毕竟他是被这个故事所羞辱的。

    阿贝托被吓的急急忙忙说道:“先生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他说把河抽干了明年就没有鱼了,那如果我们再去寻找另一条河据为己有呢?不就又有鱼了吗?”

    杰弗森若有所思的问:“那么你的意思是直接把国家电信夺过来吗?”

    “市场,也就是客户,我们只要继续加大派出销售的力度,利用低价格和返利等手段尽可能的把客户从国家电信那边挖过来,他们没有了客户,还谈什么市场谈什么布局呢?到那时候摩托罗拉和艾派公司即使再想支持他恐怕也找不到理由了吧。”

    生怕杰弗森再生气,阿贝托一口气把自己脑中所想的全说出来了,说完以后就屏息凝神的站在那里,等待着杰弗森的决断。

    “阿贝托总裁,你确定自己真的能把客户从那个华夏人的手上给全部抢过来吗?”杰弗森的语气更阴冷了。

    这让阿贝托感到不寒而栗,他马上坚定道:“先生您请放心,我就算是死也要做到!”

    杰弗森咧嘴冷冷一笑:“你死或者不死我无所谓,我只要结果。”

    杰弗森最后伸手拍拍阿贝托的肩膀:“不管怎么说,加油去做吧,我很期待你的结果。”

    随后阿贝托这才离开了杰弗森的别墅,当他走到别墅门口被冷风一吹,顿时一个激灵,他这才现自己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冷汗给浸透了,这更加大了他的心理压力,必须要完成任务。

    于是就在当天晚上,阿贝托就给公司的所有高层打了电话,要求他们第二天上午开会,然后在这个会议上,阿贝托非常直接的给所有部门都下了客户任务。

    “公司不养闲人,所以从今天开始每个部门都必须完成招揽客户的任务,我会给所有完成了任务的部门以及个人放高额的奖金,但如果是没有完成的部门,那么非常抱歉,我不仅会扣除你们的奖金,同时还会开除业绩最差的员工。”阿贝托在会上说。

    整个会议室内一片哗然,阿贝托随后又说:“这是我亲自定下的任务,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不过鉴于各个部门的工作不同,所被分配到的任务数量也不相同。”

    虽然阿贝托已经这么说了,但所有人依然还是一脸懵逼,尤其是那些行政人事以及后勤部门的人,他们就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要知道他们大多数人就只是天天坐办公室,几乎没做过销售,感觉无从下手。

    有人去询问阿贝托该怎么办,他对此的回答很简单:“自己去想,我只允许一切手段。”

    就这样,在阿贝托许诺的高额奖金和可能失去工作的压力下,整个墨西哥电信公司爆出了巨大的力量,在随后的几天内,街上经常能看到有墨西哥电信的人在拉客户,在一些小区,也能看到有墨西哥电信的人在和他的邻居亲戚聊天,邀请他们开一个墨西哥电信公司的账户。

    面对墨西哥电信的疯狂压迫,国家电信公司很快感到了危机。

    “疯了,墨西哥电信公司从上到下都疯了!”

    安东尼奥嘴里碎碎念的来到了周铭的办公室,向他汇报了关于墨西哥电信公司在疯狂招揽客户的事情,周铭感觉事情的严重,就把利慕斯也叫来了。

    “才不过三天,墨西哥电信公司的客户量就翻了一倍,而我们的客户流失到现在也有四十个百分点,尤其在墨西哥城这样的情况要更加严重,数字已经过了六十个百分点,只有一些不好更改的大客户在支持,个人用户几乎都已经要被他们全部抢走了。”

    听完了安东尼奥的汇报,周铭看着利慕斯问他:“你有什么想法?”

    “他们已经无计可施到了急不可耐的地步。”利慕斯回答,“如果要是在墨西哥电信公司成立初他们这样做无可厚非,但是到了现在他们还要这么做就显然不合逻辑了,所以最有可能的可能就是他们遇到了什么事情,感觉自己已经没有退路所以才要奋起一搏了。”

    “所以你认为我们只要能撑过这段时间,他们自己就会先乱了对吗?”周铭问。

    利慕斯点头说是,不过安东尼奥却不同意:“我看未必,先不说我们是否真的能撑下去,就算我们能撑下去,恐怕到时候市场也已经乱掉了,况且他们万一没乱,这只是他们定好的计划怎么办?我们可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对方自己会犯错误上,这是非常愚蠢的!”

    这时门外的秘书卡洛斯突然推门进来,他告诉周铭说有墨西哥电信公司的电话。

    周铭感到有些意外,就让卡洛斯接进来了,随后电话被接通,是阿贝托的声音传了过来。

    “不得不说,你们最近几天的做法有点太过分了,是你们遇到了什么麻烦吗?还是你们忘记了我竭泽而渔的故事?”周铭问。

    “很抱歉正好相反,我不仅没有忘记,我就是因为听清楚了竭泽而渔的故事,我才决定这么做的!”阿贝托说。

    周铭问他为什么,阿贝托回答:“很简单,竭泽而渔的故事是因为自己的河流干涸了,所以第二年才会打不到鱼了,那么如果我们再去把别人的河流甚至是永不干涸的海洋给抢过来呢?我们第二年不仍然还会有鱼吗?这是周铭先生你提醒了我!”

    “能把这种强盗逻辑说的这么冠冕堂皇,简直无耻!”安东尼奥气不过的骂道。

    阿贝托听到了,他于是说:“那边是安东尼奥吗?我的老上级你还好吗?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在这边给你安排一个我的秘书职位,你或许会很适合的!”

    说完阿贝托很嚣张的笑了:“我打这个电话就是要告诉你们,快点向我认输,把你们的财产都出售给我吧,这样就不用浪费我们双方的时间啦!”

    丢下这番话,阿贝托就挂断了电话,这让安东尼奥更气了。

    “这个阿贝托就是个卑鄙的杂碎,他以为自己抱上了杰弗森的腿给别人当仆人,他就可以把尾巴翘上天了吗?简直狂妄!”安东尼奥破口大骂。

    利慕斯则对周铭说:“董事长,我明白你的战略布局,不过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我们恐怕就没有翻身的机会,我们所有的下属也都会对国家电信丧失了信心,这是最可怕的。”

    周铭默默的点头,他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于是他问:“现在线路的升级改造进行的怎么样了?”

    “根据董事长您的安排,我们先着重对墨西哥城市区的通讯线路进行了升级和改造,虽然时间很短,但一些重点区域,在不计代价让施工队轮番加班的情况下,还是进行的差不多了,到明天预期能有过一半的新线路可以投入使用了。”安东尼奥回答。

    “还只有一半吗?”

    周铭自言自语最后做出了决定:“不过这也足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