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你只看了一半
    ,!

    看着周铭突然丢出的这份文件,所有人都愣住了,谁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个变故,或者说谁都不敢去往这个方向去想。.

    毕竟在墨西哥电信公司成立的这一个月以来,整个通讯行业的形势都是简单明了的,在他们利用各种抢夺客户的手段下,国家电信的市场份额变得越来越小,否则要不是这样,阿贝托怎么敢今天在这会议上,把原本参加会议的股东叫走,自己过来宣布胜利呢?

    不用想也知道,阿贝托甩出的文件里肯定是一份近乎于奇迹的业绩增长,在他们成立的这一个月以来,就抢走了国家电信过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

    但……周铭这个时候也甩出一份文件是什么鬼?难道事实并不是这样的吗?

    这一瞬间,别说道格拉斯他们这些银行家,就连利慕斯和安东尼奥他们这样的国家电信核心领导也都开始怀疑了起来,自己之前看到的是不是一个假的国家电信。

    “不可能的!周铭你可以辩解欺骗,但你不是上帝,改变不了已经生的事情!”

    阿贝托朝朝周铭叫嚣着,随后他伸手拿起周铭丢出的那份文件,小心翼翼的打开,当他看的第一眼就懵逼了,不过紧接着他又哈哈大笑起来。

    最后阿贝托把文件狠狠扔回桌子上,他对周铭说:“你这是在开玩笑吗?居然拿出这么一份垃圾一样的东西出来,我早就该知道了,你这只是虚张声势,实际上你已经没有任何化解危局的手段了!”

    阿贝托又对其他人说:“你知道那是一份什么文件吗?那的确是国家电信的财物报表,不过却是一份记录这个公司在这个月或者说在伟大的周铭先生的领导下,是如何丢掉大部分的市场份额,惹得无数股东退股,到了现在几乎要破产边缘的备忘录!”

    “不得不说,周铭先生的胆子非常大,刚才差一点就吓住我了呢!但也就差那么一点。”阿贝托非常嚣张的对周铭说,语气极尽嘲讽。

    阿贝托的嘲讽也让利慕斯他们再次萎靡了下去,就连道格拉斯他也对周铭露出了鄙夷的笑容。

    原本还真以为到了最后这时候,周铭你还留着什么后手,能逆转这劣势到了极点的局面,现在看来,不过就是在装腔作势罢了。

    就连卡洛斯和瓦伦丁他们也不禁产生了怀疑,难道到了最后,就连周铭也没办法了吗?

    不过相比他们,周铭却神色轻松,对阿贝托的嘲讽不以为意,这让阿贝托非常不爽:“周铭先生不愧是国家电信公司的董事长呀,就算现在被人当面揭穿了谎言,却依然能神色自如,这种无耻的厚脸皮,看来就是国家电信公司引以为傲的精神了吧!”

    阿贝托一番话让国家电信公司的人抬不起头,就连利慕斯在这一刻也一下失了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阿贝托再坐下,很悠闲的翘起了二郎腿:“我想这场闹剧到了这里就可以结束了,国家电信公司既然在竞争中失败了,那么就理应让出一些东西,比如你们的通讯线路,我认为这会是一笔很好的交易,因为你们现在卖,我会出一个很好的价钱,但要是等你们破产了,那就不值钱了。”

    这是标准的趁火打劫!

    虽然在阿贝托出现的第一时间,所有人都预料到了他的打算,但当现在他真的说出来的时候,还是让人感到不可抑制的愤怒。

    可愤怒又能怎样呢?

    现在墨西哥电信占有着过半数的市场份额,尽管是受到了政府支持的结果,然而那又怎样呢?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是输了,别人能找到那么庞大的资源支持也是他的本事,难不成去找上帝哭诉要求对方和你玩一场公平竞争的游戏吗?这种想法简直幼稚到可笑。

    “不怕告诉你们,我今天过来就是要来故意打击你们的,因为我知道局势恶劣到了这种地步,你们不管怎样都该坐不住,要展开反击了。”阿贝托又说,“当然我不知道你们究竟要做什么,但为了墨西哥通讯市场的稳定,所以我要过来阻止你们,用事实告诉你们无论你们怎么做都是徒劳的。”

    如果说之前还只是愤怒的话,那么当阿贝托这番话说出来,所有人则感到了一种所有事情都被别人掌握的绝望。

    阿贝托拍拍手:“好了,从你们脸上的表情来看我完全都猜中了,那么我想今天的事情可以……”

    “你好像高兴的太早了点,文件你只看了一半。”周铭突然说道,打断了阿贝托的话。

    阿贝托没想到周铭这个时候还会这样说,他嘲笑道:“你在开玩笑吗?难道你以为你那个垃圾一样的文件还有什么继续看下去的必要?还是说你觉得我看到后面你就能把丢失的那些业绩给补回来吗?”

    阿贝托冷哼一声:“简直可笑至极!我可以告诉你,如果这份文件要是出现在我的公司,那么我一定会要做出这种业绩的经理将这份文件给吃下去的!”

    周铭摇摇头,他伸手拿过之前阿贝托丢出的文件,和自己的文件放在一起然后说:“你误会了,我所说的你只看了一半,并不是你只看了我的文件的一半,而是这整个文件的一半。”

    所有人愣愣的看着周铭,显然都被周铭这番话给弄懵了,什么整个文件的一半?难不成要把这两个文件合并在一起才是一份完整的文件吗?可问题在于那份文件是墨西哥电信公司的呀,你凭什么拿过来当成自己的呢?

    阿贝托此时又哈哈大笑起来:“周铭先生说笑话的功力还是一等一的,居然会想到把我的文件也放进去充数,这种无耻表现着实让人敬佩!”

    “因为你费尽心思拉过去的客户仍然还是我的。”周铭说,“这样吧,我先告诉你我这次会议的其中一个议题好了,就是我准备启用最新改造完成的通讯线路,而这些线路将采用最新的通讯技术和信号频率,此外我国家电信公司也将会推出一项免费帮助我们的客户进行设备升级的活动。”

    “这就是我们要和摩托罗拉还有艾派公司进行合作的原因,等我们使用了最新的通讯技术和设备,就不会再出现那种信号强弱不一,通讯质量不高的问题了……”

    阿贝托呆立当场,浑身冰冷,周铭后面说的话他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更换新线路和通讯技术,那么过去的通讯线路和通讯账户呢?”阿贝托喃喃的问。

    “客户的账户当然会要保留的,毕竟我们是和所有的客户签订了合同的,至于通讯线路那些,既然是过时的东西,就理所当然的要淘汰了。”

    周铭说到最后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说道:“对了我记得墨西哥电信目前所使用的都还是那些过时的线路和信号吧?虽然我们已经签过了合同,但现在这些线路面临淘汰,所以如果你们需要的话,我们可以考虑以一个合适的价格卖给你们,阿贝托先生你认为如何?”

    周铭的话如同一记惊雷般劈在了阿贝托身上,让他连人到灵魂都僵硬了。

    “怎么会这样?”

    阿贝托嘴里哆哆嗦嗦的反复呢喃着,他怎么也不敢相信事情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步。

    作为在通讯行业里工作了半辈子的老人,阿贝托非常清楚周铭这些话意味着什么,线路升级,这代表他仍然使用旧设备的客户都无法再使用了。

    当然按照当初的合约,他们仍然可以要求更换线路,可更换线路简单,问题客户的设备并不支持,这意味着他们就要帮每一位客户更换最新的通讯设备,或者买下国家电信公司的所有老旧线路,可这不管是哪一种选择,都意味着他们面临一笔巨大的开支。

    这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难怪周铭会那么自信的说那一份的文件也属于国家电信,可不就是这样嘛,如果他们无法支持这笔更换设备或者买下那些老线路,那么失去服务支持的客户就必然会流失到国家电信那边。并且这不仅只是流失了几个客户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信誉上的损失。

    简单来说,就是在经历了这次事情以后,人们会看清墨西哥电信公司的本质,他们实际上根本没有运营商的资质,就只是借用国家电信公司的线路在招摇撞骗的皮包公司罢了,一旦国家电信公司那边有任何调整,他们的服务就无法继续维持了。

    如此一来,谁还会再继续相信墨西哥电信公司呢?

    一旦客户对他们产生了怀疑,这个时候国家电信只要随便放出一些优惠政策,根本不需要派任何人上街去拉客户,所有的客户自然而然的就会主动选择他了。

    就算这个时候自己狠下心来愿意付出大代价的帮那些客户去更换通讯设备,也不会扭转他们选择国家电信的想法,因为你没有线路,天知道下一次还会不会有这么好了。

    正是这样的原因,周铭说那两份文件都属于国家电信,这么看并没有错。

    难道就要这样了吗?不,我不会就此认输的!

    阿贝托这么想着站了起来,周铭问他:“阿贝托先生要去哪里?”

    阿贝托恶狠狠的瞪着周铭说:“我要回公司,怎么周铭先生要软禁我在这里吗?”

    周铭笑了:“软禁是违法行为,我可不会这么做,我知道阿贝托先生回去是想做准备,不过你认为我现在既然都已经这么明确的和你说了,你回去准备还来得及吗?”

    阿贝托心里一个激灵,有了一种非常恐怖的预感:“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没别的什么,我只是想提醒阿贝托先生,或许你离开国家电信公司的时间太久,已经忘记这间会议室为了避免重要信息的流失,是有信号屏蔽功能的。”周铭说。

    不详的预感应验,阿贝托顿时感觉眼前一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