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们的前途一片光明
    ,!

    过了好一会以后,阿贝托才悠悠转醒过来,他现在自己并没有真的昏过去,自己仍然站在那里,会议室里包括自己带来的人都在看着他,这让他感到十分难堪。?

    “这是不可能的,就凭一次通讯线路的升级改造就让以前的通讯设备都无法使用,就放弃了以前的客户,你是在骗我对吗?”阿贝托突然冲周铭大吼道。

    周铭对此无谓的耸了耸肩:“呵呵!随便你想了,只要你高兴就好。”

    简简单单一句话,听在阿贝托的耳朵里却如同吃了屎一样难受,尽管他没有接受过后世的网络洗礼,但那句话里所表现的那种轻蔑和无所谓的态度,却像刀一样非常直接的扎进了他的心里。

    的确,自己怎么想管他屁事,反正事情都已经做了,自己想自欺欺人他也并不反对,反正最后倒霉的是墨西哥电信又不是国家电信。

    阿贝托想到这里又冲着周铭咆哮道:“这都是你的阴谋!是你趁我在这里然后故意开始的这些阴谋,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你居然为了自己的利益改变所有通讯线路的信号频率,你太自私了,你有没有想过那些用户突然失去了通讯信号会是什么样子,他们会有多么难过吗?”

    周铭冷笑一声:“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勇气,居然要跟我谈论自私的话题吗?那么既然要说我们就仔细说说吧。”

    “阿贝托先生,不知道当初是谁为了获得营业牌照,让商务部要挟着签订通讯线路的使用合同?也不知道后来又是谁为了抢占市场,派出销售人员在大街上不择手段的拉拢客户,不仅恶意的打价格战,甚至还有了价格补偿这种离谱的政策。不仅如此,你们最后还让商务部禁止我们的竞争行为!”

    周铭越说越愤怒,到最后都咆哮了起来:“我想问问这种手段难道不卑鄙,难道不无耻吗?那么如此不堪的家伙,他还有什么脸面指责别人自私呢?”

    “我还想问一问阿贝托先生,”周铭又说,“今天是我让你到这里来的吗?还是你觉得你就是这个世界的上帝,不管你做什么,我就只有乖乖听命的份,你可以不择手段,我只要有所反制就成了卑鄙呢?”

    周铭的目光如炬,让阿贝托感觉自己的脸上就像是被针扎火烧一般,根本抬不起头。

    事实的确就如周铭说的那样,今天是阿贝托自己要过来,得知周铭要反击,想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给他一个下马威的,可是谁知道会这样;自己过去的做法也要比周铭更过分,尤其自己还用的是不正当的商业手段。

    “可是那都是杰弗森先生要那么做的,我自己本身也很反对。”阿贝托嘟囔了一句。

    这一句嘟囔把周铭给气乐了:“原来你是被逼的吗?是杰弗森拿枪顶在你脑门上逼你这么做,如果你不做他就会杀了你对吗?”

    阿贝托摇头,周铭又问:“那么难道是商务部在逼你,如果你不接受让他们限制我们弄出通讯行业规范,强制让我们借用通讯线路给你们,商务部就会吊销你们的营业牌照对吗?”

    阿贝托还是摇头,周铭最后再问:“那么看来那些命令都不是你做出的,而是你们公司那些部门主管代替你下的命令对吗?”

    阿贝托依然摇头:“并不是这样的。”

    周铭狠狠的一拍桌子:“那你特么的在这里给我装什么可怜?所有的主意是你出的,做也是你做的,现在现吃亏了反而还指责别人,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的无赖行径是非常值得骄傲的呢?”

    这一声震颤到了阿贝托的内心,原本他在周铭逼问下不断低下的头,这时也再抬起了来。

    “周铭先生我错了。”阿贝托哆哆嗦嗦道,“之前那些事情我很抱歉,我真的不该那么做,我更不该今天来这里耀武扬威。”

    阿贝托说着狠狠打了自己一耳光,那响亮清脆的声音直让人牙酸。

    “周铭先生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您放过我这一次吧,我以后绝对不会再那么做了,我不会再和国家电信打价格战了,我也不会再用任何手段抢用户了,我只求周铭先生您能救救我!”

    阿贝托大声嚎啕的向周铭哭诉着,甚至最后都站起来绕过会议桌到周铭面前给周铭跪下了:“周铭先生我以后就是您的仆人奴隶,只要您放过我这一次!”

    周铭看着他:“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说要是我放过了你,你保证不会再针对我了对吗?并且你也对自己之前的做法有了悔改之心。”

    阿贝托拼命的点头:“是的,我非常懊悔之前的做法,那是非常愚蠢的!”

    “可是我并不相信你。”周铭突然说,“或者说如果是你现在在我这个位置上,你会选择原谅吗?要是你可以选择原谅,之前我向你提议过那么多次,你始终无动于衷呢?”

    阿贝托还想多说什么,周铭却不由分说的挥挥手,示意鬣狗赶他出去了。

    “周铭先生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也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我求求您就给我机会吧!”

    阿贝托还在执着哀求着,不过鬣狗却带着一脸灿烂的笑容走过来了,并警告他:“我劝你在离开这栋大厦前还是不要再说话了,否则我很不介意把我两个月没洗的袜子塞进你的嘴里,我保证。”

    鬣狗的警告让阿贝托感到不寒而栗,因为鬣狗残忍的表情告诉阿贝托他会说到做到的。

    于是阿贝托只能束手就擒,乖乖让鬣狗给带出了国家电信大厦,而当他离开了大厦,他身上的手机就立即疯一般的响了起来,他拿出来接通。

    “总裁不好了,就在刚才国家电信公司宣布要启动新的通讯网络和通讯技术啦!并且他们还承诺免费帮助目前所有的用户免费升级通讯设备,因为现在的设备都不支持新网络的信号。而就在刚才开始,我们的客服电话就不断的接到用户的投诉,询问他们是否还能继续使用服务,我们该怎么办……”

    不等那边说完,阿贝托就直接挂断了电话,因为这些是他早就想到了的结果,并且刚才他丢掉了一切自尊,把姿态放到最低甚至跪下来求周铭也正是这个原因。

    “为什么会这样?明明我任何手段都已经无所不用其极了,明明我背后还有杰弗森先生的支持,还有商务部的支持,我也明明已经抢占了过一半的市场份额了,为什么还是失败了?为什么我做了那么多事,背后有那么多人支持,那个华夏人却那么轻松的,什么都没做就赢了?”

    阿贝托大声咆哮着,怎么都不能接受这个现实,而他在路上这么咆哮,也显然惊动了警察,然后把他给带走了。

    ……

    而在国家电信大厦的会议室里,周铭也懒得管阿贝托被带下去以后的结果。

    周铭拍拍手,把那些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回神过来的人们惊醒,周铭对他们说:“好了,现在闲杂人等已经离开了,那么我们的会议可以继续了。不过阿贝托也算做了一件好事,至少他带来的墨西哥电信公司的财务报表,省得我再去凭空分析了。”

    周铭拿起阿贝托没有带走的文件和自己的文件放在了一起,他这个举动让其他人都有些愣神,谁也没想到周铭当初那近乎玩笑一般的话居然真的成真了,这两份文件居然真的要一起看,墨西哥电信的用户就是国家电信的用户。

    打开两份文件,周铭说:“墨西哥电信公司上个月的用户增长是二十万户,而我们国家电信上个月仍然还在使用的用户是十七万,用户总量比上个月增长了五万户,虽然这里面肯定有很多两边都在使用的重叠用户,但我仍然至少也应该有三到四万户的增长,这是个好消息。”

    “现在随着我们宣布了通讯网络的升级,肯定会产生大量的用户变动情况,这不仅有从墨西哥电信公司回来的,更会有过去使用私接网络,现在私接线路遭淘汰不得已要重启账户的,预计数字可能会在五十万到六十万左右,也有可能会更多。”

    周铭的话让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们都不可置信的看着周铭,因为如果这个数字真的能达到,并且之前没有利慕斯没有墨西哥电信公司的问题,就是说周铭一个月就能让用户数量翻一番,这个结果太恐怖了!

    “看起来你们都很惊讶?”周铭戏谑道,“相比你们,我倒觉得这个数字还太低了一些,要知道整个墨西哥有将近一亿的人口,就是在墨西哥城内,就有两千多万人,我们到现在才预计只有不到一百万的用户量。”

    “董事长,我们墨西哥的人口基数很大,但其中的贫困人口占有很高的比例,并且其中还有很多人并没有长期使用通讯产品的习惯。”

    安东尼奥向周铭解释,周铭却说:“这些在我看来都不是问题,没有习惯我们可以培养他们的习惯,贫困人口也并非完全没有能力使用,要知道我们还有那些老旧线路,不可能一下子全部换掉,所以我们完全可以针对这些贫困用户使用那些老旧线路推出一些廉价套餐,还有那些私接线路的小作坊。”

    周铭的话再次出乎了所有人预料,就连利慕斯也瞪大了眼睛,感到很不可思议:“董事长您还要留下那些私接线路的烟公司吗?”

    周铭点头:“当然,先他们的存在是有道理的,也能给那些收入不高的用户另一个选择,更重要的是经过这么多年的展,这些烟公司也挺多的,如果一下断掉他们的来源我担心会带来大麻烦,要是被有心人利用就很糟了。那么与其鱼死网破,还不如给他们一个赚钱的机会,让他们自己去互相残杀,最后自己消亡。”

    这个布置让所有人顿时都感觉眼前一亮,真是一个绝妙的办法!

    “这就像是我们在追捕一头狼,如果把它逼上了悬崖,那么这头狼会回头撕咬,但如果是在一片旷野上,我们只打伤他的腿,那么这头狼就会一直奔跑,直到最后失血过多脱力而亡。”利慕斯帮着解释。

    “你的想法很血腥,不过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周铭最后道,“所以现在我们的前途已经一片光明,但仍然需要大家努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