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 要相信国家电信
    ,!

    巴斯克是墨西哥最负盛名的基金公司之一,自创立到现在的三十年间始终保持盈利,哪怕是在几次的墨西哥金融危机中,他们仍然逆市给他们的投资者们带来了非常可观的收益,因此在墨西哥的金融行业内,他们还拥有一个叫做“奇迹”的称呼。.

    简单说来,就是所有墨西哥乃至国外的投资人,对于巴斯克基金长盛不衰,哪怕是遭遇金融危机也能提前规避甚至利用的能力感到无法理解,只能用“奇迹”来形容。

    和其他的基金公司和投资银行一样,巴斯克基金也坐落在墨西哥金融街上最宏伟的金融大厦内,不过在这个和后世外滩一样寸土寸金的地方,巴斯克仍然任性的包下了一整层的办公室,可见其财大气粗。

    劳尔是这个基金公司最年轻的投资经理,1o月18日这天他仍然和往常一样来上班,可他才踏进公司就被人叫出去了。

    叫住劳尔的是他在公司最好的朋友,他告诉劳尔:“就在刚才,我看到了克洛纳那个家伙去找了老大,我想或许你又要有麻烦了。”

    劳尔皱起了眉,克洛纳是他在公司的对头,自从在前不久的墨西哥国债的事情上,自己坚持不同意他的抛售提议,让他一直怀恨在心,不时的寻找各种机会来找自己的麻烦,哪怕后来的结果证明了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想到这里,劳尔无谓的耸了耸肩:“随便吧,反正这两个月以来我的麻烦就像热带雨林里的苍蝇一样从来就没少过。”

    “可是这一次或许不一样了,因为我听到他和老大提到了国家电信公司的股份。”

    之前还一直能保持镇定的劳尔,在听到这句话时再也淡定不下去了,他暗骂了一句“该死的婊子”,然后急匆匆的去往基金公司总裁的办公室。

    由于劳尔心里十分着急,这一次他没有敲门就直接推门走了进去,克洛纳果然正在办公室里,正在向基金的总裁何塞汇报着什么。

    克洛纳对劳尔的突然闯入非常不满:“劳尔经理,你不敲门就进来是非常没有礼貌的。”

    “那么克洛纳经理你到总裁这里说其他经理的坏话,这难道就是有礼貌的行为了吗?”劳尔针锋相对,当然他也向总裁道歉和解释,“老大,对于我突然闯入的行为我向您道歉,您要如何处罚我都没有意见,不过我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您知道关于国家电信的项目,是我一直在做的。”

    听完了劳尔的话,何塞站起来绕过桌子最后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才又说道:“的确,刚才克洛纳经理就是在和我说关于国家电信公司股份的问题,他觉得我们已经没有必要再持有国家电信的股份了。”

    “没错,我们必须要放弃国家电信的股份,因为他们已经输掉了市场,”克洛纳接在何塞后面说道,“根据我在墨西哥电信公司内的朋友偷偷告诉我的数据,目前墨西哥电信公司已经抢占了过百分之五十的市场份额,也就是说墨西哥电信已经过了国家电信。”

    “国家电信就要完蛋了!”克洛纳强调,“所以我们现在所要做的就是要抢在这些消息还没有公布出来以前,立刻抛掉我们手上所有国家电信的股份,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的损失降到最低,否则一旦消息公布,国家电信公司的股价必然大跌,到时候我们就算想要抛售都不会再有机会了。”

    “当然随着国家电信公司的股价大跌,或许还会带着其他通讯行业的行情变化,或者我们也可以购买墨西哥电信公司的股票或者进行其他的反向操作再赚一笔,不过这需要另外再进行研究,而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就是国家电信公司。”克洛纳说。

    何塞点点头看着劳尔:“克洛纳经理的话很斩钉截铁也非常有说服力,那么劳尔经理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绝不同意克洛纳经理的意见!”劳尔的话同样坚定。

    “理由呢?如果你能说服我,那么刚才你不敲门就进来的不礼貌我就不会再追究了。”何塞问。

    “因为标准。”劳尔回答,“我承认墨西哥电信公司成立的这一个月以来的展势头很凶猛,但终归所有的通讯线路仍然还掌握在国家电信公司的手上,我认为只有拥有了这些通讯线路的国家电信才能算是真正的通讯运营商,没有自己的通讯线路的墨西哥电信公司是不可能打败国家电信的!”

    克洛纳笑了:“我以前一直知道劳尔经理非常倔强,但现在我才知道你还很厚颜无耻,居然连事实摆在了面前都不承认,真让人惊讶。”

    克洛纳最后还一字一顿的说:“我想我刚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现在墨西哥电信的市场份额要高过国家电信!”

    “单纯的市场份额并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劳尔坚定的反驳,“墨西哥电信公司之所以能抢占这么多的市场份额,完全是一些卑鄙手段的缘故,但我还是那样的意见,只要那些通讯线路还在国家电信的掌握中,那么国家电信就拥有可以翻盘的可能!”

    “那好吧,既然劳尔经理你那么笃定,那么你来说说看,国家电信究竟能如何翻盘。”克洛纳摊开双手,语气戏谑的问道。

    这让劳尔犹豫了一下:“我不知道国家电信会如何做,不过我相信他们是有机会的!”

    克洛纳哈哈笑起来说:“老大您听到了,劳尔经理他这根本就是在无理取闹,明明什么都不懂,却还要坚持这么做,甚至在事实面前都不肯松口,简直是蠢到了家,所以请还是按照我的提议,抛售了吧。”

    “不可以!”劳尔仍然在继续坚持着,他对何塞说,“老大,你曾经教导过我们,在金融市场这个风云变幻的战场里,直觉有时候比数据更重要,而我现在就是相信我的直觉,我们不可以放弃国家电信呀!”

    “我说劳尔经理你也够了吧,老大所说的直觉是建立在他丰富经验,和对市场数据了若指掌的基础上,你不觉得你这么说是对直觉这个词的一种侮辱吗?”克洛纳讥笑道。

    劳尔再也忍无可忍:“克洛纳经理,我知道你对上次我干预了你在国债上的事情耿耿于怀,才一直想报复我,但那次的判断是我对了,后来墨西哥比索危机,如果不是我提前抛售了国债,基金公司就会遭受重创,你难道就睁不开眼睛看不到这个结果吗?为什么还要对我纠缠不放?”

    “你这是对我的污蔑!我并没有在针对你纠缠你!”

    克洛纳大吼道,不过他随后反应过来又说:“况且劳尔经理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我是美国斯坦福大学金融专业毕业的高材生,而你不过只是国立大学的垃圾,并且我已经在金融行业里从业过十年了,你不过就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你无论从金融理论还是实际操作都不如我,你凭什么在这里说这样的话?”

    劳尔握紧了拳头:“的确,我只是国立大学的毕业生,并且进入公司才不过一年的时间,不管从理论还是实际操作的经验,我都远远比不上你,但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这和理论经验都没有任何关系!”

    “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那照劳尔经理这么说,我们随便上街去找个乞丐来担任你的职位好了,反正你的理论和经验都没有任何作用,不是吗?”

    克洛纳讥讽道,他随后又对何塞说:“老大,我认为劳尔经理现在已经神志不清了,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可能是有点脑残的症状,所以我们为了公司考虑,还是给他一些假期作为休整好了,至于他的国家电信股份,可以交给其他的经理代为管理,我相信其他人会处理好的。”

    何塞没有立即答复,而是看向劳尔:“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劳尔紧绷着一张脸:“老大,请相信我,国家电信公司是一定能翻盘的,到那时股价会迎来一个暴涨,我相信我们现在所持有的股票会为我们带来过百分之百的回报!”

    “我真的无法相信劳尔你到了这个时候怎么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居然现在还要求老大相信你,你要老大相信你什么?相信你的直觉,你能用你的意念,帮助国家电信公司翻盘吗?如果不是我知道国家电信的董事长是华夏人,我真怀疑你们有亲戚关系了。”克洛纳说。

    劳尔这时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何塞这时跳下了桌子,他拍拍手说:“好了都不要再说了,我想我现在有了决定,关于国家电信公司的股份,暂时从劳尔这里拿出来,交到小组进行重新分配。”

    随后何塞走到劳尔身边小声对他说:“劳尔经理,我很相信你的直觉,你的直觉也曾经成为了巴斯克基金的救世主,所以这一次,就请把机会让给其他人吧。”

    “老大不可以呀!其他人一定会抛售的,就请再给我一个月……不,就一个礼拜的时间吧!”劳尔做最后的争取。

    何塞皱起了眉头:“你是在挑战我的权威吗?我从巴斯克成立就在这了,我是不会错的。”

    劳尔还想说什么,何塞却很不耐烦的一挥手:“不要再说了,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

    可这个时候,何塞办公室的门却被突然敲开,何塞的助理慌张的跑进来说:“老大不好了,你快看电视,国家电信公司宣布启用新标准,墨西哥电信公司将失去旧协议,再没有和国家电信竞争的资格啦!”

    这话就像是一颗重磅炸弹一般瞬间爆炸,直炸得何塞和克洛纳风中凌乱。

    什么情况?我们刚刚才鄙视的劳尔,说国家电信没机会了,还说自己从来不会错,你就过来说国家电信翻盘了?这打脸要不要来的这么直接和简单粗暴?稍微委婉一点不好吗?

    随后何塞马上打开办公室的电视,调到新闻频道,里面果然正在评论此事。

    顿时何塞和克洛纳的表情就像是吃了屎一样的难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