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疯狂杰弗森
    ,!

    有人欢喜有人愁,当国家电信的会议室里,道格拉斯他们在为周铭一己之力带动的股市惊叹不已时,另一边杰弗森却怒气冲冲的来到了墨西哥电信公司总部所在的罗巴兰大厦;他很不客气的直接冲进了墨西哥电信公司的总裁办公室,不过阿贝托却并不在自己的办公室内,只有几个可怜的秘书在面对杰弗森的怒火。?

    这个时候杰弗森再不讲究什么怜香惜玉了,他直接揪着那几个秘书的头咆哮着问:“阿贝托呢?这个该死的家伙躲到哪里去了?”

    杰弗森那愤怒到扭曲了的面容如同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一般,这几个女秘书何曾见到过这样的景象,她们感到非常害怕,一个个都哆哆嗦嗦根本说不出话来。

    见她们这个样子,原本就一肚子火气的杰弗森更加愤怒,手上用力的把一个女秘书给拖拽到了桌子旁边,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杰弗森就按着她的头狠狠撞向桌角。再拉起她的头,就见这个可怜女秘书的鼻子给撞歪了,猩红的鲜血止不住的流出。

    “我特么再问你一次,阿贝托那个家伙躲到哪里去了!”杰弗森又大吼道。

    那女秘书似乎被撞懵了这会还没有回神过来,并没有回答,于是杰弗森一手揪着她的头,另一只手从自己的保镖那里拿来了一把手枪,默默的打开了保险,将乌烟的枪管伸进了女秘书性感的红唇里。

    冰冷的刺激让女秘书这才回神过来,她拼命的挣扎求饶,杰弗森却不为所动,满脸狰狞的咬着牙说:“回答我的问题,否则接下来就轮到我的兄弟言了。”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求求先生您饶了我,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呀!求求……”

    砰!

    一声清脆的枪响是杰弗森的答案,他把死去的女秘书给扔在地上,伸手擦了一把脸上的鲜血,嫌弃的吐了口唾沫,浑然没有把这条人命放在心上,更没有丝毫的负罪感,如同杀了一只鸡一条狗一样,甚至还会觉得他们的血沾染到身上反而脏了自己,然后在其他女秘书的惊叫声中,又拉起来了第二个。

    “我没有心情再去重复我的问题了,所以你要回答我的问题吗?”杰弗森问。

    女秘书先是拼命的摇头求饶,随后看到杰弗森慢慢举起了枪,她才改口呼喊道:“他可能在下面的厕所里,每一次他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在那!”

    杰弗森收起了手枪:“这个答案听起来好像还有那么点可能性,那么请你带路吧。”

    女秘书别无选择只能哆哆嗦嗦的点头然后朝外走去,杰弗森带着人跟在后面,至于其他人,就留给了他的保镖们,当办公室的大门关上,就听几声惨叫传出,让那女秘书忍不住的浑身颤栗。

    杰弗森上前轻浮的搂住了她的腰肢告诉她:“不要怕,只要在楼下的厕所里找到了阿贝托,我就会放你回家了。”

    “非……非常感谢先生。”女秘书说,她的声音由于害怕已经完全走调变音了。

    随后在女秘书无比的战战兢兢中,她带着杰弗森果然在13层的厕所里现了阿贝托。

    原本当他们到了这里的时候,现厕所的门被从里面反锁上了,杰弗森觉得事情不对,就让他的保镖把门撞开,才找到了正要跳窗的阿贝托。

    “给我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在杰弗森的呼喊声中,他的保镖三两步的冲上去就把已经半个身子探向窗外了的阿贝托给拽了回来,然后杰弗森顺手抄起厕所里的拖布就狠狠朝他身上招呼过去。

    一顿毒打,一阵杀猪般撕心裂肺的嚎叫。

    最后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杰弗森打累了才把拖把丢到一边,当然此时拖把已经被染成了一片猩红色。

    杰弗森蹲下来在阿贝托的面前,伸手拍拍他的脸问他:“现在清醒一点了吗?”

    阿贝托艰难的抬起头看着杰弗森说:“先生对不起。”

    杰弗森摇摇头:“很抱歉这不是我想听的,我只想知道究竟生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今天只是按照先生您的吩咐去了国家电信大厦,本来我是想阻止他和那些国际银行的合作,可谁知道却中了他的圈套,我的所有通讯都被屏蔽了,等我走出国家电信大厦就已经是这样了。”

    阿贝托简单的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了杰弗森,他听完以后拧着眉头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显然有些烦躁。

    “也就是说原本你是有机会补救的,只是你自己放弃了这个机会对吗?”

    面对这个疑问,阿贝托先愣了一下,随后就听杰弗森接着说道:“毕竟国家电信只是宣布了将要启用新的通讯线路和技术这个消息,他不可能真的弃用原来的网络,就算不为了我们,也该为了他们自己的客户。”

    杰弗森的提示让阿贝托心下巨震,他这才反应过来,的确,只是一条简单的消息,虽然能对市场和自己造成无与伦比的冲击,但如果自己能及时的返回公司做出一些决策的话,不是没有稳住市场可能的。

    “可是你却在做什么?作为墨西哥电信公司董事长的你,却像一只鸵鸟一样躲在一间肮脏的厕所里,任由你的下属们独自茫然的面对客户的质疑和怒火,显然那些从来都是墙头草的用户们既然在墨西哥电信这里找不到答案,他们就只能回到国家电信的怀抱了。”

    杰弗森接着说:“然后这些事情又反过来刺激了市场,让市场更确信国家电信公司强势回归了,就在上午的几个小时时间里,国家电信公司的股价增幅过了百分之八十。”

    说到这里杰弗森顿了一下,他指着阿贝托又说:“也就是说,因为你的懦弱,让那个华夏人很轻松的就把这个局面给翻过来了。”

    杰弗森越说越愤怒,最后几个词他几乎都是从牙缝当中蹦出来的一般。

    阿贝托显然也感受到了杰弗森的怒火,他浑身忍不住的颤抖,甚至连牙齿都在打架,他说:“先生我真的知道错了,请再给我一次机会,请您原谅我这一次,我求求您了,我保证下次一定会解决好的!”

    “原谅你给你一次机会?”杰弗森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来,拿出一根点燃放在嘴上,仿佛回忆一般道,“知道吗?你的话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因为我就是在一间教堂里长大的,也就是说从我出生以来,就一直能看到有人在忏悔在请求上帝的原谅……”

    听他这么说,阿贝托突然感觉到了一线希望,他拼命说道:“没错,我也是在忏悔,在请求原谅!”

    “我知道。”杰弗森点头回答,然后问阿贝托是否抽烟,阿贝托不明所以但还是老实的点了头,得到答案的杰弗森从嘴上拿下了自己的烟递过去。

    “先生您好像弄错了。”阿贝托提醒杰弗森。

    杰弗森却摇头露出了狰狞的笑容:“没错,就是燃着的这边。”

    杰弗森说完就把烟狠狠的塞进了阿贝托的嘴里,然后再次抄起旁边的拖把狠狠砸向他的脑袋,一边砸还一边喊着:“特么的还真以为老子会原谅你吗?原谅你是上帝的事,而我就负责送你去见上帝!我去你娘的,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的懦弱让我损失了上亿比索,更重要的是那个华夏人又重新掌握了市场,这是我最不能容忍的!”

    杰弗森用力的打着咆哮着,就像是疯了一样,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杰弗森打累了停下来才现阿贝托已经没了动静。

    呸!

    杰弗森没好气的啐了一口,脸上掩饰不住对阿贝托的鄙视,觉得自己动手都是一种对自己的侮辱。

    休息一会,杰弗森喘匀了几口气,染红脱掉身上染血的外套,并把已经完全被染红的拖把丢给自己的保镖并指着阿贝托说:“把这个家伙剁碎了丢去莫利亚的垃圾场喂野狗。”

    那残忍的语气让他的保镖都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不过杰弗森却并不管这些,或者说他此刻并没有任何再来想这些的心情,由于阿贝托的失败,现在国家电信公司已经夺回了市场,虽然这些市场并不牢靠,但至少想再像阿贝托这次一样,通过再造一个通讯运营商来打败他,已经完全不可能了。

    毕竟阿贝托在最后的确懦弱了一些,但杰弗森也明白他也是尽了全力的,同样自己也是将资源挥到了极致的,可怎么就是打败不了那个华夏人,总是能让他最后翻盘呢?

    想到这里杰弗森大吼一声,似乎是要把心底那些郁闷全给泄出来。把他身后的保镖吓了一跳。

    喊完了,杰弗森的脸色一凝,做出了决定。

    杰弗森拿出自己的手机拨出一个号码:“罗哈斯部长,我们开始进行最终的方案吧。”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然后问:“你已经决定了吗?你似乎有些疯狂。”

    杰弗森毫不犹豫的回答:“我已经决定了,我已经不想再和那个华夏人玩任何商业过家家的游戏了,我要让他死,我要让他明白这个墨西哥究竟是谁的地盘!疯狂?那才是最有意思的游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