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罗刹费萨罗
    ,!

    (鞠躬感谢“盛世老张”的五张月票支持!)

    36度是墨西哥城一家灰色酒吧,之所以说的灰色酒吧,是因为这家酒吧是拥有正规营业牌照的,但同时这家酒吧靠近莫利亚贫民区,因此导致酒吧的顾客三教九流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有来这里找刺激的白领,也有只能痛饮劣质朗姆酒的穷人,还有很多嗑药注射的瘾君子们,如果打开一些包厢,里面或许还有让人瞠目结舌又欲.火沸腾的**派对。

    有执照,但同时又经营照顾很多烟色的非法交易,摇摆在烟白之间,所以才被称为灰色酒吧。

    这家酒吧每天的生意都非常火爆,不过在1o月18日这天晚上,这家酒吧却突然关了门,几个荷枪实弹的烟人守在门口,不允许任何人入内。

    有顾客站在门口向里面望去,似乎能看到里面灯火通明,似乎非常喧闹的样子。

    该死的!看来这里貌似是被某个有钱人给包下来了,只能另找地方了,真是倒霉透顶,这些该死的有钱混蛋,他们怎么不去死呢?

    很多人这么想着,在心里诅咒着那些打扰了他们消遣的混蛋们,不过他们却并不知道今天36度酒吧之所以关门不营业,并不是有哪个土豪包了场子,而是有另外的事情。

    酒吧里一派吵吵嚷嚷,无数人各自坐在他们的座位上你一言我一语的叫喊着,比菜市场还要乱糟糟。

    这里看起来很像是各个帮派集会的样子,但实际并不是,今天到这里的都是各个私接通讯线路烟公司的人,他们之所以会选择这里集会,只是因为这里是最大那个烟公司老板的产业。

    “国家电信公司现在启用新线路和新技术,这分明就是冲着我们来的,想要堵住那些漏洞,拆掉我们好不容易接上的线路,将我们一网打尽!”

    “我看到国家电信所谓的线路改造更新了,和技术什么的一点关系没有,就是要新建一条线路,放弃那些我们已经接出来好多的线路。”

    “他们真的太过分了!国家电信公司那么大的企业,却还要和我们这些烟公司抢蛋糕,他们简直不知廉耻!也不想想就是因为我们这些烟公司的存在,才让他们有了现在的知名度,他们非但不感谢我们,还要用这种办法来对付我们,这是我们绝对不能容忍的……”

    这些人的叫喊‘义愤填膺’,不过到了后来也有人现了情况:“这里是怎么回事?今天是费萨罗叫我们到这里来的,可是他人呢?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出现,难道是听到国家电信的名号躲到婊子裤裆里去,不敢出来了吗?那他还是滚回莫利亚贫民区吧,这里已经没有他的位置了!”

    随着这声叫喊,原本酒吧里的愤怒顿时变成了嘲笑,更夹杂着一阵阵的嘘声。

    这时,酒吧一侧的门突然被打开,一个个子不高,穿着一身燕尾服还带着一顶礼帽的男人走了进来,身上散着阴冷的气息;他身后跟着一个身高过两米的壮汉,那壮汉穿着背心,一道无比醒目的刀疤斜劈在脸上,如同一只巨大的蜈蚣趴在那里一样让人望而生畏。

    随着这个怪异组合的突然入场,原本还喧闹的酒吧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只有一些不懂情况的萌新还在小声询问。

    “那是谁呀?怎么大家都好像很怕他的样子?”

    每当有人这么问,他身旁的人就会紧张的笑声怒斥他道:“小声点,那就是罗刹费萨罗,墨西哥所有私接通讯线路烟公司中最大的一家。”

    当然如果只是这样当然吓不住人,更重要的是接下来的话:“看到那个帮他搬椅子的壮汉了吗?他曾经是某个佣兵团的领,后来就跟了费萨罗,据说是费萨罗救了他的命,他对费萨罗忠心耿耿还心狠手辣,知道费萨罗是怎么成为最大的那家吗?所有他看不顺眼的竞争对手都会在莫利亚河里被不完整的打捞上来,他也因此有了罗刹的绰号。”

    也有人感到疑惑:“这个费萨罗这么厉害吗?那难道他这么嚣张就没有人管他吗?”

    回答这个问题的是无奈:“管他?这是我听到非常可笑的一个笑话,你可知道这个费萨罗可是每一届总统的资助人,他在这里的行为都是得到默许的,私接线路的烟公司是我们的命,但只是他诸多赚钱行业里的其中一项罢了,我们现在所在的这间酒吧,就是他的产业。”

    台上的费萨罗似乎听到了下面有人在介绍着他,于是他微微一笑,那种阴寒让所有人不寒而栗。

    费萨罗环视全场一圈然后说:“其实我很早就在外面了,只是听你们讨论的那么积极,我才决定过一会再进来,但是好像却让我听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

    随着费萨罗的话,跟着他的壮汉突然跳下了舞台,直接奔向一个方向,在一阵惊呼声中揪出了一个人来。

    “刚才你提到了婊子的裤裆对吗?那么接下来你就会明白什么叫做婊子的裤裆。”

    费萨罗很随意的对他说,但却让那个人的脸色顿时一片惨白,慌忙叫道:“对不起,费萨罗是我错了,请你原谅我这张贱嘴!”

    不过费萨罗却并不理会,只是摆摆手,随后壮汉如同拎小鸡一样把那人给拎出去了。

    惨叫声越来越远,不过现场的所有人的头却越来越低也越来越害怕。

    费萨罗这时突然问:“我知道你们现在都在想什么,你们一定都觉得我是个像撒旦一样残忍的魔鬼,是运用暴力才让你们屈服在这里对吗?”

    这个问题没有人回答,确切的说是没有人敢回答,但他们的眼神却表明了他们就是这么想的。

    “如果你们真是这么想的,那我只能说你们都是一群蠢猪!”费萨罗突然愤怒道,“你们这些家伙,你们难道忘记了究竟是谁把这个市场做起来了吗?就凭你们吗?不是我看不起你们,就算再给你们十年时间,你们仍然是到处小广告的游击队!”

    费萨罗的话如同晴天霹雳般让每一个人都震惊了,他们这才想起来,费萨罗能成为整个墨西哥所有私接通讯线路烟公司中最大也是最有号召力的一家,除了他狠辣的手段,最重要的,是他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所有人,他们这些烟公司该如何吸引顾客如何做大。最后到了分走了通讯市场接近半数的个人用户,甚至就连很多单位都和他们有所合作。

    “现在才想起来,看来你们已经遗忘的太久了。”费萨罗冷哼道。

    下面也有人说道:“费萨罗,这件事我们可以向你道歉,你确实是我们的领头人,所以我们才会在这里;不过现在我们并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现在国家电信公司启用了新线路和新技术,我们已经没有办法像原来那样再私接线路了,我们得先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有人带了头,其他人也纷纷跟上附和道:“费萨罗我们都听你的,国家电信那边太过分了,居然不经过我们的同意就启用了新的线路和技术,这分明就是要我们去死呀!”

    “你国家电信要怎么赚钱我不管,但是你不能因此断了我们的财路,这是婊子才会做的事情!今天就从国家电信的消息被出来,就已经有过三十个用户告诉我他们放弃使用我的线路了,在我到了这里以后,我的电话也一直在响,肯定还会有更多。”

    “他们这就是在赶尽杀绝呀!我们必须要反击,要告诉国家电信公司的那些混蛋们我们不是他们可以随便欺辱的,费萨罗你要带着我们!”

    “我们可以去剪断他们的新线路,我们还可以砸毁他们的基站和展台,反正之前也有人这么干过了,也没看到他们能拿那些家伙怎么样,我们总比莫利亚那些猪猡要强许多,就算他们报警了,我们也可以逃到莫利亚去,他们就算追上来也只能舔.我们的屁股!”

    面对着下面的吵嚷,费萨罗说:“你们这些白痴,都闭上你们的嘴巴,你们根本不配在这里说这些。”

    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完全不明白费萨罗怎么会突然这么说。

    站在台上,费萨罗饶有戏谑的看着下面:“看起来你们好像并不服气,那么就请你们都闭上眼睛好好想想你们刚才说了什么,你们这些白痴是不是都还认为我们是东躲西藏的老鼠,上不了台面的混蛋,认为我们是跟在国家电信后面捡骨头的流浪狗吗?”

    下面当即有人高喊道:“我们当然不是流浪狗,我们是和国家电信还有那个华夏人对等的商人,不是他们能随意欺辱的对象!”

    费萨罗手指着那个人:“没错,我们不是他们能随意欺辱甚至是无视的对象,我们也是整个墨西哥通讯市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他们想撇下我们独占这个市场,拿走原本应该属于我们,甚至是直接从我们的口袋里掏钱,都是不可能的,我们应该要清楚的告诉他们这一点。”

    随着费萨罗的话,下面的人们也都纷纷附和道:“没错,那是我们的钱,我们决不允许任何人抢走!”

    也有人抬头说:“费萨罗,你是我们的老大,是你告诉了我们这些公司该如何做起来,所以现在我们都听你的,你说要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不管是要游行还是要破坏国家电信公司的东西,甚至是直接把那个该死的华夏人给绑过来,我们都会执行命令!”

    费萨罗笑了:“如果需要如此,那么我一定会走在你们前面,不过现在,我想我们应该先去找他们谈谈,毕竟就算是打仗,也要明明白白的,不能打糊涂仗,我就作为代表去一趟国家电信好了。”

    费萨罗的决定带来一阵欢呼,台下的人们都兴奋道:“这真是太好了,我们就等着费萨罗你的好消息啦!费萨罗你不愧是我们的老大,整个墨西哥通讯市场的英雄,我们的选择是正确的!”

    也有人笑道:“费萨罗你可要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我听说那些有钱人的胆子都非常小,万一你要是把那个华夏人给吓死就很麻烦啦!”

    台上的费萨罗也露出了无比自信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