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 罗刹和奸商
    ,!

    结束了在自己酒吧里的会议,被所有私接线路的烟公司老板们奉为英雄,第二天一大早,费萨罗和他的壮汉保镖就来到了国家电信公司。??

    不过他才来到了门口就被保安给拦住了:“这位先生您好,请问您找谁,有预约吗?”

    被拦住了,费萨罗的壮汉保镖气势汹汹上前说:“什么狗屁的预约,你知道你拦的是谁吗?信不信明天就让你成为莫利亚河上的一具浮尸。”

    壮汉保镖的威胁让几名保安立即都紧张的掏出了橡胶棒,甚至还有人掏出了电棍,不过那保镖壮汉却只是不屑一笑:“收起你们这些玩具吧,他们就连莫利亚婊子都吓不住,你们确定要激怒我吗?”

    几名保安面面相觑,他们感受到了来自壮汉保镖越来越大的压力,不过这时费萨罗却走上前来,他先教训了自己的保镖一句:“够了吧,这里是正规的国家电信大厦,可不是我们那种垃圾堆积的地方,我们应该要有一些礼貌,你忘记我教你的吗?”

    那壮汉保镖说了声抱歉,费萨罗这才又说:“你们好,我叫费萨罗,今天有事来找你们的董事长周铭先生。”

    “什么费萨罗我们根本没听过这个名字,你快点走,否则我们就报警了!”几名保安哆哆嗦嗦道。

    费萨罗撇撇嘴:“你们的无礼无知我可以原谅你们,不过我劝你们还是先向上面汇报一下为好,戈乌、桑切斯还有多雷斯,你们都是住在达佩亚,我知道那里的状况并不是特别好,尤其最近有很多帮派分子,你们的妻子和孩子住在那里或许并不是特别安全。”

    费萨罗的语气平和,但那边保安听到这话就立即跳了起来:“你怎么知道我们的名字,还有我们住在哪里,你是在威胁我们吗?”

    嘘!

    费萨罗做出噤声的手势然后说:“我并没有威胁也不想威胁任何人,我只是需要你们帮我一个小小的忙,当然同样的作为回报,我也可以帮你们保护你们的家人,我相信这是一笔非常有吸引力的交易。我相信你们作为负责人的丈夫和父亲,会给出让我满意的答案。”

    几个保安面面相觑,他们最终同意了费萨罗的要求,帮费萨罗向前台和上级进行了汇报,而刚到公司的利慕斯恰好得知了这个消息,就放行了费萨罗,并最终在三楼的会议室里见了面。

    才走进会议室,利慕斯就指着费萨罗的鼻子骂道:“费萨罗先生,你只不过就是一个私接线路的烟公司老板,地下酒吧的投资人,帮派的投资,毒贩和走私军火的垃圾渣滓,你怎么能威胁我的保安。”

    面对利慕斯的话,费萨罗则笑了:“利慕斯先生,我想正因为我是这样的垃圾,所以那些事对我来说才并不奇怪吧。况且在这个世界上,不敢阳光多么明媚,也总会有太阳照射不到的阴暗角落不是吗?那么在这些地方也总是要有人存在的,不是我或许就是你。”

    费萨罗想起了什么他又说:“我想起来了,利慕斯先生是绕不开的大商人,和我并不在一个世界。”

    利慕斯皱着眉头看着他,然后慢慢坐下来在他面前。

    “那么说说看吧,你来这里的目的,我相信你费尽心思去调查楼下那些可怜保安的资料并不会只为了在这里和我讨论教义。”利慕斯说。

    费萨罗摊开了手:“那样的确太无聊了,而以利慕斯先生您的智慧,我不认为你会猜不到我的来意。”

    利慕斯挑了挑眼皮缓缓说道:“我们在昨天宣布了要启用新的通讯线路和技术。”

    费萨罗打了个响指:“没错就是这个,你可知道这个消息就像是一场风暴一样,毁坏了我们的东西,让我们快要一无所有了,所以我为了我们的商业而来。”

    利慕斯忍不住的站起来了:“你怎么能如此无耻下作?你们这些小偷强盗也配说出商业这个词汇吗?那简直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利慕斯还指着费萨罗接着说:“我告诉你垃圾,墨西哥只有一家通讯运营商,那就是国家电信公司,整个墨西哥所有的通讯资源都是我们提供的,不管是通讯网络还是通讯技术,所以使用任何线路或者技术,那都是我们的权力,当然我们不是不接受意见,但是那也轮不到你们这些窃贼来说!”

    利慕斯的语气咬牙切齿,他的手指头都快要戳到费萨罗的鼻子了。

    “我们没有追究你们以前的偷窃罪行,你们就可以躲在你们阴暗的角落里偷笑了,你们怎么还敢到这里来,在光明下,你们就不怕人人喊打吗?”利慕斯说。

    费萨罗的脸色阴沉双拳紧握,显然他此刻是非常愤怒的,不过最终他还是忍了下来。

    长长吐出一口气,费萨罗才说:“我想利慕斯先生一定是记性不好,才会忘记了我刚才的话,这样太无聊了。”

    费萨罗叹口气又说:“利慕斯先生是墨西哥最成功的商人,我原本以为在这里见到你,你一定会说出什么让人惊叹的话语,却没想到居然是这样让人遗憾的人身攻击,恕我直言,这真是太烂了!”

    利慕斯皱了皱眉,正要说什么,费萨罗却先说道:“不过既然利慕斯先生已经说了,如果我不给出回应就太不礼貌了。”

    “老实说,我并不明白利慕斯先生为什么会说出小偷强盗这么带有侮辱性质的词汇,我们只是找到了国家电信公司所兼顾不到的市场并加以利用罢了。至于利用规则这个东西本身是无所谓对错的,我只知道我们的做法是得到了很多墨西哥人支持的。”

    费萨罗看着利慕斯:“说起来这对国家电信公司也是一个好事,至少通过我们的努力,也让更多的墨西哥人认识了国家电信不是吗?那么这样一来你们似乎还欠我们一句感谢。”

    “还有。”费萨罗继续说道,“你们这些家伙垄断着那些通讯线路,收取高额的资费,可那些东西明明都是纳税人的钱,你们这些奸商!我们现在所做的,只是把你们从墨西哥人手上抢走的东西重新再夺回来而已!”

    “简直无耻!”利慕斯拍着桌子说,“知道吗?如果今天费萨罗你是来向我们认错和道歉,那么或许我还会给你一个机会,但是现在,我只觉得你死有余辜!”

    费萨罗冷笑道:“您好像弄错了什么,现在态度有问题的分明是利慕斯先生您,我今天是带着万分的诚意过来的,可是利慕斯先生你又说了什么,从我进门开始,你就极尽可能的侮辱我,你以为我还会再跪下来舔你的脚趾头吗?很抱歉现在早就不是殖民时代了,你利慕斯也更不是贵族!”

    “那么好吧,我记住你费萨罗了,我马上就会下命令清查所有账户,放弃对一些疑似私接线路的技术支持,你准备好去和你的用户们解释吧!”利慕斯说。

    “没有问题,事实上当我在收音机里听到你们宣布的那个消息开始,我就已经在着手准备了,只是我希望国家电信公司也准备好了。”费萨罗毫不客气的针锋相对道,“现在整个墨西哥城内的公司们,都已经准备好了剪刀和锤子,如果我今天得不到一个满意的答案,那么就让你们的新线路和技术通通都见鬼去吧!”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利慕斯问。

    “利慕斯先生可以这么认为。”费萨罗回答。

    利慕斯的眼神如刀般锐利:“那么这可真是一件好事,我会马上报警的,然后你和其他那些渣滓们就准备在监狱里度过余生吧,你们没有机会破坏任何东西的!”

    费萨罗毫不示弱:“我也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先生你,刚才的那些话完全是和海市蜃楼一样根本不存在,只要我一声令下,我们所有的公司和兄弟们,就能彻底毁了整个国家电信公司!”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利慕斯说。

    “那你大可以试试看就知道了!”费萨罗说。

    利慕斯和费萨罗大眼瞪着小眼,谁都不肯退让一步,他们各自双手撑在桌子上,脑袋都快要顶到一起去了,看起来就像是两头顶角的斗牛一般。

    突然的,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总务部的卡洛斯走了进来,他见到利慕斯和费萨罗这针锋相对的样子愣了一下,随后才说:“利慕斯副董事长,这位想必就是代表那些公司来的费萨罗先生吧,董事长已经知道了,请他上楼去谈。”

    利慕斯重新站直了身子:“其实这种垃圾应该做的就是打扫出去丢进垃圾堆里,不过既然董事长已经这么说了,那就带他去吧。”

    费萨罗也站直了身子:“只希望那个华夏人可不要再向利慕斯先生这样无理,否则这国家电信就真的没有任何存在的必要了。”

    最后他们又相互怼了一下,费萨罗才跟着卡洛斯离开,最后上楼来到了周铭的办公室。

    才走进门,费萨罗突然停住了脚步,因为他感觉到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壮汉绷紧了身子,这让费萨罗感到非常惊讶,要知道他的保镖跟着他五年了,就只有一次在面对一位顶级杀手时才有这样的表现。

    “你现了什么?”费萨罗小声问。

    那壮汉眼睛紧盯着一个方向:“那边坐在沙上的那个年轻人,他非常危险!”

    “有多危险?”费萨罗问。

    “他是狮子,我们只是绵羊。”壮汉回答。

    费萨罗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比喻再清楚不过了,对方要杀他们就如同狮子捕杀绵羊一般轻松容易,他们也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那是那个华夏人请来的杀手还是保镖?

    费萨罗无限疑惑着,不过他的心也顿时沉到了底,看来这个周铭不好对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