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 请你敲钟
    ,!

    下午,丰汇银行的道格拉斯来到了国家电信大厦,周铭直接请他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先恭喜周铭先生说服了罗刹费萨罗,让那些烟公司们不会再对国家电信做任何报复了,其次我今天也是来交还周铭先生给我的任务。”

    道格拉斯说着坐在了周铭面前,并变戏法一般的拿出了三张早就准备好的支票放在了周铭面前:“所有的股票我都已经处理掉了,这些就是结果,分别是周铭先生你的,还有利慕斯和安东尼奥两位先生,还请周铭先生代为转交,我就不多跑两趟了。”

    周铭接过支票,这就是当初周铭为了避免垄断和侵吞国家电信资产等嫌疑,特意交给十大银行处理掉的股份,这些股份都是之前从哪些退股股东手里收回来的,还有那些曾经公司的高管赎回的股份,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国家电信公司的增股份。

    “道格拉斯先生不愧是专业的银行家,事情做的非常可靠,并且没有在市场上引起任何波澜,涨幅仍在继续。”周铭说。

    但道格拉斯却摇摇手连说了三声no:“这可并不是我的功劳,而是周铭先生您的本事,是您让国家电信成为股市里的标杆,正如那句话所说,国家电信的股票比货币还要可靠,因为不管比索还是美元都存在波动,但国家电信的股票价值却一直在增加。”

    “该死的,我想这肯定是那些无良的投机商所编出来的谣言,目的就是希望能忽悠更多的人被套牢,他们捞一笔就走。”周铭说。

    道格拉斯笑了:“我承认有这个可能,但这也能说明市场对国家电信的信任,也正是出于这种信任,我在处理那些股票的时候,也没有在市场上引起任何波澜,一切都非常顺利,我卖出的价格是今天下午三点钟的,尽管不是收盘价,但也相差不多了。”

    “这是件很棒的事,如果真到了收盘,或许你在给我送支票以前,证监会那边会为你和你的律师准备一杯咖啡的。”

    周铭说着,随后却把支票又放回在了道格拉斯面前并对他说:“不过这些钱很多,但现在却并不是我收下这些的时候,同样的利慕斯和安东尼奥他们也同意我暂时支配他们的这笔财富,如果道格拉斯先生有疑问,可以在我这里打电话向他们进行询问。”

    道格拉斯点头说当然,然后就在周铭的面前打电话分别去向利慕斯和安东尼奥进行求证了,这是一种对事情和对周铭以及自己都负责的态度。

    最终的结果并没有问题,道格拉斯收下了三张支票:“不得不说,周铭先生您是我见到过最奇怪的人,因为这些钱虽然只是会贬值的比索,但也很少有人能抵御的了这些金钱的诱惑。”

    周铭摊开了双手:“或许是我知道我能赚钱更多吧。”

    如果是其他人在道格拉斯面前这么说,那道格拉斯绝对会啐他一脸的臭不要脸,什么就赚钱更多了,那你再多钱还能多的过银行吗?但是这人是周铭,道格拉斯就很相信他说的就是真的。

    随后周铭在交待了道格拉斯这些钱的投资渠道以后,道格拉斯就离开了周铭的办公室。

    而在道格拉斯之后,花旗银行的曼提斯、唐人银行的唐连华这些剩下的银行家们也6续都来了,正如第一位道格拉斯一样,他们也都带来了银行的支票,周铭也同样并没有收下任何一张,也都是把这些支票交还给这些银行,并让他们代为做一些投资。

    其中当然也有人感到了好奇:“周铭先生请恕我直言,您的投资方向没什么问题,但在收益上,我能推荐更好一些的投资项目,不知道您有兴趣吗?”

    周铭对此回答:“我相信我以后肯定会有兴趣的,不过现在这个项目才是重中之重!并且更重要的是,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在明天以前完成。”

    当这些银行家们都离开以后,墨西哥的天都已经烟了,周铭长出一口气,正准备离开,卡洛斯却突然进来向周铭汇报说证券交易所的主席卡普打电话邀请周铭去蒙特餐厅用餐。

    这个突如其来的邀请让周铭颇感意外,周铭询问道:“他有说明原因吗?”

    卡洛斯摇摇头:“他并没有说明原因,不过他告诉我这次邀请是和国家电信的股票有关,如果董事长您觉得有什么不妥,我可以帮您回绝他。”

    “那倒不用了。”周铭笑着说,“你去告诉他,就说我肯定会准时到的。”

    墨西哥交易所是有一个董事会的,设有三十名董事和一位主席,尽管主席的权力被三十名董事淡化了许多,但当国家电信在在股市上一路高歌猛进的时候得罪交易所的主席,绝对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当然还有另外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周铭不认为一个交易所主席还能把自己怎么样。

    随后周铭离开了国家电信大厦,准时到了蒙特餐厅,服务很快把周铭给领到了卡普早订好的包厢里。

    到了这里,周铭见到了卡普,那是一位个子并不高的白人,皮肤有些烟,头比较可怜。

    “周铭先生非常欢迎您的到来!”

    见周铭过来,卡普非常热情的起身迎接,周铭也微笑着向他问好。

    一番寒暄过后,周铭和卡普坐下,卡普让服务员端上了菜品,一边吃着一边对周铭说:“国家电信最近在股市上面就像是飓风一样凶猛,每天的涨幅只能让我想起海啸,这简直墨西哥金融史上的奇迹!”

    “我想在未来还会有更多这样的奇迹,不过前提是交易所不要人为的给市场套上枷锁才好,毕竟一个真正成熟和理智的市场是不需要那些限制的。”周铭说。

    卡普听到这话,脸色一僵,呵呵笑道:“周铭先生说笑了,我们当然不会给市场设定什么限制,我们也相信一个自由的市场是最适合的。”

    周铭微笑着道了一声谢,因为之前听说可能会给国家电信的涨幅设置一个限制,不过现在看来,他们似乎还在犹豫当中。

    说完这些卡普郑重道:“不过周铭先生,今天我请您出来,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希望请你明天去交易所敲钟。”

    “敲钟?那还真是巨大的荣誉呀!”周铭说。

    对于全世界的交易所而言,都有一个敲钟的传统,当然这个敲钟的传统也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上市公司在交易所的次挂牌交易,会由该公司选派人来敲钟;另外一类就是交易所开盘和收盘的敲钟了,宣告一天的交易正式开始,当然邀请大都是敲开盘钟,几乎没有敲收盘钟的。

    这两大类不管哪一类,对于受邀请的敲钟人来说,都是非常伟大的荣誉。

    也正是这个原因,一般受邀的敲钟人基本都是政要名流这一类的,比如曾经在纳斯达克的开盘仪式上,就有华夏的总领事受邀去敲钟这样。

    “对于其他人或许是十分难得的荣耀,但对于周铭先生,这却是理所应当的行为而已。”卡普对周铭说,“因为国家电信不仅创造了涨幅的记录,更重要的是由于这次的涨幅,让股市能有摆脱金融危机的低迷影响,这相当于是让墨西哥股市重获新生,这样除了周铭先生您,恐怕没有任何人能敲这个钟了。”

    “也是这个原因,我才会郑重的邀请周铭先生来餐厅共进晚餐商量,这是对周铭先生最大的尊重。”卡普说。

    周铭点点头然后问:“反正我也没事,敲钟并不是问题,只是我并没有敲钟的经验,有什么要准备的吗?”

    卡普摇摇头:“并没有什么准备,只要周铭先生能在股市开盘以前提前半个小时到场就行,届时我们会有工作人员联系您的。”

    周铭点头表示明白。

    这顿饭吃的还是比较客套的,半个小时以后,周铭和卡普各自离开了餐厅,周铭是真离开了,但卡普的车却绕了一圈,最后还是回到了这家蒙特餐厅,卡普下车去到了另一个包厢,而杰弗森就在这个包厢里。

    才一进门,杰弗森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卡普先生是交易所主席,我想你肯定是给我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吧。”

    “的确。”卡普坐在杰弗森的面前告诉他,“刚才我已经和那个周铭谈过了,他同意了参加明天的开盘敲钟仪式,并且会按照惯例的提前半个小时到场,也没有对我的话产生任何怀疑。”

    杰弗森放下手中喝咖啡的杯子兴奋道:“这真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消息!”

    随后杰弗森摆摆手示意卡普可以离开了,卡普也很爽快的起身告辞,只是在离开包厢前,他回头说:“我不知道你为何执意要他来敲钟,但交易所是一个很神圣的地方,我还希望你不要做的太过分。”

    杰弗森咧着嘴笑道:“大可放心,我会很温柔的。”

    卡普很犹豫,显然他并不相信杰弗森的答案,不过最后他还是离开了。

    而当卡普离开以后,杰弗森脸上的笑容越的阴冷了起来:“该死的家伙,明天的敲钟仪式就是我为你准备的惊喜派对,我不单要弄死你,我更要你身败名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