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 你被捕了
    ,!

    墨西哥交易所位于整个墨西哥城绝对中心的宪法广场西侧,和总统所在的国家宫隔着整个广场遥遥相对。?

    虽然这座大楼是后来改造重建的现代化大楼,但实际上这个交易所在这里存在的时间已经过三百年了,是从殖民时代.开始,墨西哥所有的大宗商品和证券等交易,就都在这里进行了,这里也因此成为了交易的中心,是时间不足百年的纽约交易所拍马也赶不上的。

    墨西哥的交易时间是早上的八点半开始,周铭既然答应了交易所主席卡普,他在早上八点就赶到了这里。

    在交易所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周铭来到了交易所的接待室,让周铭先在这里稍事休息。

    周铭靠在沙上闭目养神,而与此同时,在接待室外面却生了很多大事。

    也几乎是在周铭踏进了休息室以后,警笛声呼啸,无数警车开来将整座交易所大楼团团围住。在交易所大楼门口有很多人在这里等着今天的开盘,见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顿时让他们都惊呼出声。

    “天呐!这里生了什么,我很确定自己来的是证券交易所大楼,而不是什么臭名昭著的烟街大厦,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警车来了呢?这种情况就算是之前我们的军队在尤坦卡被打败了都没有出现的,那也只是很多巡逻队在街上戒严而已,怎么会这样呢?”

    “除了军队,还来了宪兵巡逻队,那可是我们最精锐的部队了,听说还是和美国的三角洲还有海豹突击队正面较量过的军队,怎么连他们都出动了吗?这交易所大楼是被怎么样穷凶极恶的匪徒所占领了吗?”

    “那里面究竟潜藏着什么样的罪犯呀!你看那边,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是比森特,他被称为是冷面检察官,不管凶手是谁,拥有怎样的背景和地位,他都不会害怕和妥协,总会找到逮捕你的方法并加以起诉,据说他曾经亲自参与逮捕并起诉了一名总统的心腹和一名凶残的毒贩而一举成名!”

    “冷面比森特算什么,你看他身后还跟着谁,那是有着终结者之称格雷罗警长,只要是他起了追捕,那么任何罪犯都不可能在他的手上逃脱!”

    “那真的是比森特检察官和格雷罗警长吗?他们好像还只是跟在别人身后的,我的上帝,那这个该死的交易所大厦里究竟有怎样的一个罪犯呀,居然要这两位司法界的精英一同出动,这太不可思议了!不过不管那大楼里面的人是谁,我想有他们出马,那人肯定都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在交易所大楼外,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都在汹汹议论着,而比森特和格雷罗听着这些议论都昂着头挺着胸,眼神里散着非常强烈的自信,他们仿佛也以此来表达自己是最优秀的,只要他们出马,不可能会放过任何罪犯的意思!这也让旁边的围观人群们再一次欢呼起来。

    而在交易所大楼内,由于接待室为了能让客户得到充分的休息而设计成了隔音的,因此周铭并不知道外面生了什么,就只是在接待室里等了半个小时。

    看着时间逐渐到了八点半钟,**突然皱着眉头说:“这里情况很不对。”

    周铭笑着点头说:“从那个卡普昨天邀请我就猜到了,这十有**是针对我的阴谋,如果真是邀请我为开盘敲钟,那至少该有个正式的邀请函,而不是在餐厅吃饭。”

    几乎是周铭的话音才落,接待室的大门就被打开,然后有人拍着手走进来了:“周铭先生果然睿智,这都能猜到,不过你好像明白的太晚了一点!”

    这个声音周铭再熟悉不过了,他抬头看去,果然是杰弗森,他带着很多人走进了接待室,其中包括交易所主席卡普也跟在他身后。

    “他们应该不敢在这里对您做什么,就算他们要强来,以他们那些人,我和鬣狗也绝对有信心保护您离开这里。”**小声告诉周铭,不过周铭却让他不要担心,事情并没有那么糟。

    “卡普主席,不是说好了今天让我过来给墨西哥股市的开盘敲钟的吗?现在好像已经到八点半了。”周铭说。

    对此卡普并没有说话,走在最前面的杰弗森却哈哈大笑起来:“敲钟?周铭先生真是很会说笑话,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做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吗?能被请来为墨西哥交易所敲钟的,都是在墨西哥国内和国际上拥有足够影响力的大人物,像你这种罪犯是不可能的!”

    “罪犯?杰弗森先生指的是我吗?”周铭问。

    “看来周铭先生还并不知道呀,那么我先来为你介绍几位朋友吧。”

    杰弗森分别向周铭介绍他身后的人:“这位是默克区的检察官比森特,还有检察院的席律师巴拉冈,他右手边的则是警长格雷罗,他们今天之所以来到这里,是要逮捕一名经济罪犯。”

    “我想那名经济罪犯恐怕说的是我对吗?”周铭问。

    杰弗森拍手道:“周铭先生看来是非常拥有自知之明的。”

    这时检察官比森特走上前来,他主动拿出了一份逮捕令放在周铭面前:“这是我申请下来的拘捕令,我们怀疑你和最近国家电信公司的股价操纵案有关,你有权保持沉默,或者为自己寻找一位律师,如果你不愿意,我们也可以替你指派一名律师。”

    说完了这番老掉牙的台词,比森特回头向格雷罗示意了一下,格雷罗很懂的拿出了手铐带人上前。

    **和鬣狗默默的挡在了周铭面前,鬣狗脸上带着冷酷的笑容:“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混蛋,以为随便拿张纸出来,就能随便抓人了吗?告诉你们,只要有我在这里,你们想都不要想!”

    对于这个情况,格雷罗先是一愣,随后他回头看了一眼杰弗森。

    “我知道你们是那个华夏人的保镖,但是我奉劝你们还是让开的好,因为在墨西哥拒捕是一项非常严重的罪行,负责拘捕的警官甚至有权直接开枪射杀。”杰弗森提醒道。

    在杰弗森的提醒下,格雷罗的手缓缓放在了腰间的枪上。

    “就算有枪你也别想得逞,当初在尤坦卡你们几万军队都没能怎么样,现在只不过是几个小小的警察,难道还能翻天了不成?”

    这一次说话的是兵王**,他的话霸气非凡,让杰弗森和格雷罗都是脸色一僵,而周铭也很惊讶,只不过周铭惊讶的是**居然也会说西班牙语,并且貌似比自己还要流利一点,看来兵王就是兵王,不光枪法准格斗技巧高,就连语言天赋都很高嘛!

    “我当然知道你们很厉害,所以为了表示对你们的尊重,我也叫来了宪兵巡逻队,你们跑不掉的!”杰弗森咬着牙说。

    **和鬣狗不屑的笑了:“那些比武大赛吹出来的垃圾就不要拿出来丢人了好吗?如果给我们足够的弹药,我可以向你保证,他们连这座大楼都冲不进来。”

    “那我可以把这座大楼都爆破了,我也可以向你保证,我说得出做得到!”杰弗森说。

    当**和鬣狗和他们对峙,格雷罗已经招呼自己带来的精锐警员一个个都掏出了枪,向这边逼过来的时候,周铭突然向**和鬣狗摆摆手说:“你们都让开吧,他们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不会真的要抓我的。”

    对于周铭这突如其来的话,**和鬣狗非常着急,虽然现在他们还只是想要抓人,但以杰弗森这样的布置,天知道他后面还准备着什么,尤其在看守所那种地方,说不定就是准备要在那里动手为周铭制造一个死亡意外的。不过他们再着急,在周铭坚定的眼神下,他们最终还是让开了。

    见他们真的让开了路,杰弗森指着周铭狞笑道:“你可真是白痴,如果他们真有那么厉害,或许让他们护着你跑出去,那是你唯一的机会,可是现在,你死定了!”

    最后杰弗森还咆哮道:“格雷罗警长给我把他铐起来!”

    格雷罗虽然很不满杰弗森,但还是走过去把手铐铐在了周铭手上,周铭抬头起来看着格雷罗:“别怪我没有提醒你,现在铐上简单,待会可就不好摘了。”

    格雷罗当时就怒了:“你现在还嚣张什么?这手铐不会摘的,你这个操纵市场的罪犯!”

    周铭并不和他多说什么,而是问道:“现在已经八点半了,虽然没有我敲钟,但交易应该仍然已经开始了吧,或者就算因为你们在这里,耽误了交易,但国外的交易却还在正常进行。”

    “你这白痴,现在慌了开始口不择言了吗?”杰弗森讥笑道,“我可以告诉你,现在抓你只是开始,待会到了看守所里,可能还会有其他的惊喜哦!”

    杰弗森的话让**和鬣狗的心沉到了谷底,果然和他们想的一样,杰弗森就是准备在看守所里对周铭下手的,他已经丧心病狂了。

    不过当**和鬣狗正在考虑着要不要也殴打警察然后跟着周铭一起进去的时候,检察院的席律师巴拉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给格雷罗打了个等一下的手势然后问周铭:“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我手里掌握着过五百亿比索的墨西哥国债。”周铭回答。

    这个答案让比森特巴拉冈和格雷罗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他们非常清楚这过五百亿的国债是什么意思,意味着他是墨西哥的债权人,那是非常可怕的。

    “那你想说明什么?”巴拉冈问道,不过他这时的话却很心虚了。

    周铭对此微笑说道:“对于你们的欲加之罪我不想辩驳,我只告诉你们,一旦我被捕了,那么这些国债我就会全部抛掉,就这么简单。”

    周铭的语气轻松,但听在比森特巴拉冈和格雷罗他们的耳朵里却无异于是晴天霹雳,他们都懂经济犯罪,也正是这样他们才明白周铭这么做的可怕,一旦这些国债全部抛掉,那将对墨西哥经济造成再一次更严重的打击。

    简单来说,如果这些国债墨西哥政府不想办法买回去,那么墨西哥的国家信用就会破产,以后很难会有资本过来投资甚至是持有墨西哥货币了;而如果要接下来,就墨西哥现在这个财政状况,哪怕是向各大银行贷款都还是很难接下来,最后会财政破产,结果还是一样。

    想到了这些,比森特巴拉冈和格雷罗都不敢动了,毕竟他们只是奉命行事的基层执法人员,现在涉及到了国家的高度,他们不管多厉害都不敢做任何决定了。

    一瞬间,所有人就这么僵在了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