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 我找白兰度
    ,!

    佩德罗是墨西哥时报的一名记者,1o月2o日这天早上,当他还在家里自己的床上迷迷糊糊睡的正香,甚至还梦到了和自己最喜欢的女明星亲密接触,正当他解开姑娘的背扣,姑娘也很配合的脱下内裤的时候,突然一通电话打破了这美好的一切。?

    佩德罗一边骂着该死的电话,一边从床上爬起来,随后他接通电话,那是他的主编打来的,以非常严厉的语气告诉他现在立即去交易所大楼,那里可能有重大新闻。

    “老大你就不能叫别人去吗?我昨天晚上才从尤坦卡赶回来,我向上帝誓我闭上眼睛的时间还不到三个小时!”佩德罗叫苦不迭。

    但他的主编却并不管这些,只是让他在睡觉和奖金之间做出选择,最后佩德罗可耻的妥协了,于是他又骂着主编然后穿好衣服,并用最快的度赶到了交易所大楼门口。

    当他到了这里的时候,门口已经聚集了非常多的人,同时也有很多的记者。

    这让佩德罗十分惊讶,因为在他的印象中交易所大楼是很传奇却又更无聊的地方,大多数时候这里不会有他想要的新闻,不过今天的情况或许并不一样。

    佩德罗怀着好奇向旁人询问,得到的结果更让他惊讶:冷面检察官比森特和终结者格雷罗联手出击?他们可是判官一样的角色,据说就算是完美像玛利亚那样的人,也不可能逃脱他们的追捕。

    看来这里是真的生不可思议的大案了!

    这是佩德罗最后得出的结论,随后他又了解到比森特和格雷罗还没有出来,这更让他感到兴奋,因为这意味着这次的案子非常棘手,否则他们进去那么长时间怎么还没有出来呢?

    难道是全副武装的毒贩吗?还是哪个家族的大人物,让他们感到头痛?

    佩德罗不断幻想着,突然间前面一阵喧闹,佩德罗下意识垫脚看过去,顿时惊的睁大了眼睛。

    我的上帝!我没有看错吧,那是我们的总检察长巴罗勃,跟在他身旁的那个相比不起眼的人则是内政部长米格尔!

    佩德罗拼命的把自己的相机举高然后按动着快门,他的内心非常激动。

    他不能不激动,那可是总检察长和内政部长呀!先是冷面检察官比森特和终结者警长格雷罗,然后到了他们,这代表了里面生了非常不寻常的重大案件,至少不是一个区域检察官和警长所能处理的了,必须要有总检察长这样身份的人才能做决定。

    要知道总检察长是连总统都有权起诉的,那么需要他出面的案件,对方会是什么身份?是国内的政要名流?还是国外的什么人呢?

    佩德罗脑中一瞬间闪过了无数的想法,每一个都让他亢奋到灵魂颤栗,他有种预感,里面的案件肯定是自己闻所未闻的,只要自己把握好这次的新闻,或许就能去美国拿普利策新闻奖了!

    在这样的想法下,佩德罗拼命的向前挤着,他需要掌握到第一手资料,哪怕因此被挤成人干也是值得的。

    终于他挤到了最前面,可突然一声凄厉的警报响起,佩德罗看过去,就见几辆宪兵巡逻队的军车在警车的开道下,护送着几辆烟色轿车过来,佩德罗眼睛瞪到了最大,因为他看到了中间一辆车,那是总统的座驾!

    佩德罗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那辆车开到了交易所大楼门口,然后墨西哥总统冈萨雷斯在保镖的护送下走下了车,然后走进了交易所大楼。

    佩德罗就这么呆呆的看着,甚至都忘记了要按下自己相机的快门了。

    到了这个时候,佩德罗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该用一种什么心情了,从检察官到总检察长,现在连总统都亲自登门了,这里面究竟生了什么样子的事情,难道还有什么罪犯需要总统亲自出马来给他铐上手铐吗?还是生了什么更不可思议的事情?不过不管怎么样,今天的事情已经出自己的理解范畴了。

    佩德罗并不知道,他的想法转变,居然恰好契合了整个事情的展:开始的确是要抓人的,但后来周铭反击,总检察长来放人,结果没资格,所以才惹来了总统亲自出马。

    不管怎么样,到了总统先生这里,就算是上帝的事情也总该可以解决了……对吧?

    冈萨雷斯总统匆匆来到了交易所里的接待室,内政部长米格尔和总检察长巴罗勃过来要向他汇报事情,不过他却摇头说他都已经知道了。

    随后冈萨雷斯上前坐在了周铭对面,他看了一眼周铭手腕上的手铐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先做了自我介绍,周铭微笑着点头:“我当然知道你是总统先生,我们曾经见过面的。”

    冈萨雷斯点点头:“那么现在我已经来了,这个手铐可以解开了吗?”

    周铭摇了摇头,这个答案让冈萨雷斯拧起了眉:“为什么还不可以?难道我也还不够资格吗?”

    周铭微笑着点头:“没错,你也不够资格。”

    随着这个答案被说出口,接待室里所有人顿时都傻眼了,他们愣愣的看着周铭宛若一尊尊雕塑。

    什么情况?你说检察官没资格正常,你说总检察长没资格是嚣张,但以你的实力也可以理解,但现在连总统都亲自过来了你还说不够资格,尼玛你到底想干什么?故意找事吗?

    饶是冈萨雷斯养气功夫再好,他的脸色也不好看了:“周铭先生,我想我有必要再做一次自我介绍,我是墨西哥的总统,虽然你掌握了很多国债,但这也并不是万能的,你要多想一想。”

    冈萨雷斯这么说的潜台词就是总统都没资格,难道你想找上帝过来吗?就算你有国债,我可以让着你,但却并不是一味的听你在这里提那些无礼的废话,如果你再继续执迷不悟,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总统先生不要着急。”周铭说,“我承认到你这个位置已经是墨西哥政府的第一人了,但也只是中央政府的第一人仅此而已。”

    冈萨雷斯似乎想到了什么,很紧张的问:“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周铭回答道:“我听说马龙派教会现在的大牧白兰度,他才实际上是墨西哥乃至整个拉美地区的掌权人,是这样吗?”

    对于这话,比森特和格雷罗这样的基层人员听不懂,但总统冈萨雷斯和内政部长米格尔还有总检察长巴罗勃却都倒吸了一口冷气,都露出了无比惊恐的表情,原来周铭你的目的是这个吗?

    相比他们的惊恐,杰弗森的回答十分直接:“周铭你这个低贱的垃圾,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大牧也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吗?你不要做梦了,大牧大人是天上的云彩,而你只是脚底的烂泥,你明白这其中的差别吗?我真想打死你这个玷污了神圣的混蛋!”

    杰弗森非常激动,毕竟周铭要见的白兰度是他的亲生父亲,也是他现在最怕见到的人。

    原本他是要对付周铭的,结果现在他竭尽所能,任何能调动的资源都调动了,最终还是没能把周铭给怎么样,他无法想象白兰度会怎么样。

    要是现在再被周铭逼着去找了白兰度,那就更是火上浇油,要直接爆炸了!

    冈萨雷斯也说:“周铭先生,我不知道你是从哪听到的这个名字,但白兰度大牧他仅仅只是这片教区的一位神职人员,和任何事情都没有关系,我不明白你非要找他的意义。而现在我,墨西哥总统已经坐在了你面前,我有权和你做任何交易。”

    周铭的身体前倾,一字一顿的对他说:“总统先生,我并没有任何的更改,我还是那句话,你不够资格做这个决定,你还是马上去联系那位大牧要更好。”

    冈萨雷斯突然拍桌子道:“你不要太过分了!我想我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这个事情我就有权做决定,你现在还这么说,是在质疑我的权力吗?还是你以为自己掌握着那些国债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呢?那么现在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

    冈萨雷斯的语气十分坚决:“墨西哥虽然经历了一次经济危机,但是我们不会接受任何无理由的要挟,就算你是要抛售国债,我们也不怕!”

    周铭点点头:“的确,集中一个国家的力量和我一个人进行对抗,不管怎么看都是能有胜算的嘛,如果能和你们就把事情决定了,我也不想多麻烦什么,可问题就在于这个事情,单凭我和你们,的确无法决定。”

    “我想最近生的事你们都知道了,或许最初只是我和杰弗森先生之间的矛盾,但是后来我和利慕斯的国家电信之争,再到后来的墨西哥电信,以及现在我被骗到交易所里,还有比森特检察官和格雷罗警长到这里来抓我,杰弗森先生还说要让我死在看守所,这不管怎么看都已经完全出了杰弗森的能力范围了。”

    周铭接着说:“不管你们同意与否,这场战争已经扩大到我们无法掌控的地步,而现在还能和我签停战协议的,就只剩下了那位大牧大人。”

    “简单来说,就算现在我和你们达成了协议,如果回头那位白兰度大牧他要是还不同意,我今天不就白忙活了吗?”周铭笑着摇摇头,“我是个商人,而且是一个非常怕麻烦的商人,我喜欢那种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而不是断断续续处理那些持续不断的麻烦。”

    “最重要的是,我相信你们能联系他,并且不会有任何问题。”

    周铭随后提醒道:“我还要提醒你们,那些国债的抛售,我是用倍数递增的,比方说我八点抛十万,那么八点半就是四十万,九点就是一百六十万,简单来说,就是你们考虑的时间并不多了,你们要主动,不要让那位大牧反过来联系你们了,我相信他还是很在意墨西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