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 白兰度的保证
    ,!

    “周铭你这个垃圾,你以为自己是谁,你以为自己是个国家电信公司的董事长能掌握很多墨西哥国债就很了不起了,以为能和大牧大人有平起平坐资格了吗?我告诉你这是痴心妄想,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就你这样的家伙,连跪在他面前给他舔脚趾的资格都没有,你这个肮脏的猪猡!”

    杰弗森在接待室的门外孜孜不倦的骂着,尽管他是白兰度大牧的私生子,但就他现在的状态已经根本不适合继续讨论问题了。

    同时和杰弗森一起被请出接待室的,还有检察官比森特和警长格雷罗,他们的级别太低,接下来的事情已经和他们没有关系了,不过即便如此,刚才的事情已经足够他们一辈子的吹嘘资本了。

    冈萨雷斯总统和内政部长米格尔还有总检察长巴罗勃三人仍然还留在接待室内,他们脸上的表情都是非常凝重的,原因就是周铭说出了一个禁忌的名字——白兰度。

    教廷座下十三教派,每一个教派管理一个大教区,这些教派根据自身教义不同,他们的领分别称呼大主教、会督和会长等等各不相同,而马龙派教会的领就是大牧白兰度。

    或许听起来这只是一位身份高一些的神职人员罢了,但实际上他才是真正的王。

    要说一群手握巨额财富又不事生产,还免除赋税的人,他们要对权力没有想法,只怕上帝都不相信。要知道当初资助哥伦布现新大6的是教会,每一艘官方探险船只上面必须要有神职人员,在新大6上先建立的就是教堂,并且最先在新大6上建立学校的也是教会,比如哈佛耶鲁这些世界名校,要说这是巧合那无疑是非常牵强的。

    简单说来,这些殖民地都是以一个个诸侯国的身份存在的,而教会就是压在他们头上的天子。

    虽然几百年过去了,看起来教会的活动好像没什么了,但实际上他们通过这几百年所积累的财富,以及对顶尖大学对知识和教育对所有高端人才的控制,仍然通过另一种方式牢牢掌控着这个世界。

    就像利慕斯,他上的大学是有教会势力的顶尖大学,当他有任何创业想法,教会控制的投资机构就会找到他给予他创业投资,在他的公司里控股,当他的企业要扩大还可以给他介绍融资,如此这样周而复始,不就等于所有的大型企业背后都是由教会操控了吗?所有所谓的富豪企业家,实际都是在给他们打工当财富管家的。

    当然,创业投资有风险,但只要一百个投资里面成功一个,就能把所有的损失都补回来了,从统计学上来看,风险就很小了。更别说他们投资的都是顶尖大学的高端人才,更降低了这种风险,或者就算他们的创业成不了顶尖企业,但至少是能保持盈利,这就足够了。

    试想一个在所有知名企业里都有控股,所有的党派官员,都拿着他的竞选资金,对整个社会潜移默化渗透了几百年的组织,拥有这样组织的人怎么能不厉害呢?

    冈萨雷斯是墨西哥总统,是这个国家权力最大的人,但在白兰度面前只是个管家,因为一旦白兰度不高兴了,就随时可以对他动弹劾,把他从总统宝座上拉下来,更别说冈萨雷斯的总统只有一届六年的任期,但白兰度的控制却是一辈子的,如此一来高下可见。

    也正是这样的原因,才让冈萨雷斯他们感到非常头痛,对于他们这些“诸侯”们来说,他们是很不愿去打扰那位“天子”的,尤其还是被人逼着去打扰他老人家,这样会显得他们无能;但如果不按周铭说的去做,要是真把墨西哥经济给弄崩溃了,到时候大牧震怒怪罪下来,他们又担不起。

    “周铭先生,难道真的没有别的商量了吗?我们可以通过其他的条件作为交换。”

    冈萨雷斯考虑了许久以后说,这是他的最后努力:“既然你能说出大牧的名字,我想你也肯定明白这代表着什么,他是马龙派教会的大牧,他的眼界和决定都会和我们不一样,我们可以不惜一切的答应你,但如果到了他那里,或许情况就完全不同了,我们终归是为了解决事情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周铭微笑着点头:“我当然明白,如果不是为了解决事情,我也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了。”

    冈萨雷斯还想再说什么,但周铭却摆了摆手:“总统先生无需再多说什么了,因为你的废话已经占去了这一章一半的篇幅,再这样水下去读者会不高兴的,所以马上做决定吧,行不行就一句话。”

    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冈萨雷斯知道知道事情再没有了商量的余地。

    最后冈萨雷斯心里思量再三,终于做出了决定:“我答应你的要求,我马上联络大牧,会把事情向他转达,一切后果你自己负责。”

    周铭郑重的点头,冈萨雷斯转身离开,米格尔和巴罗勃震惊的合不拢嘴。虽然这两位大员,他们早就猜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了,但当事情真的生,还是让他们感到不可置信,居然真的去请白兰度大牧了,这不就意味着他们承认自己没有资格,承认周铭的事情已经出了他们的控制吗?怎么会这样!

    至于周铭,他仍然坐在沙上,看着冈萨雷斯离开,其实周铭心里也有些紧张,毕竟那可是十三教派之一的大牧,周铭在此之前从没有接触过这样的人,天知道他的性格如何,看冈萨雷斯他们如此害怕,恐怕凶多吉少,不过就算是这样,自己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试试看吧。

    周铭并没有等太久,冈萨雷斯很快回来告诉周铭说大牧已经同意了周铭的要求,不过由于他年事已高不便走动,因此就只能和周铭通过视频电话进行联系。

    周铭对此想了一下表示没有问题,冈萨雷斯马上命人去做准备。

    交易所大楼是非常重要的地方,因此不过几分钟以后,一整套的视频电话系统就被搬到了接待室里周铭的面前。

    由于需要确定白兰度那边的准备完全才能进行通话,因此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这时冈萨雷斯很郑重的交代周铭:“鉴于你的脾气,我有必要告诉你,白兰度大牧可不像我们,你必须要保有对他的尊敬!”

    随后又等了十分钟左右,当确定那边也已经准备好了以后,冈萨雷斯又再三叮嘱周铭一定要尊敬要控制自己的情绪,内政部长米格尔这才为周铭拨出号码,当电话接通后,那位白兰度出现在了屏幕上。

    这是周铭第一次见到他,白兰度看上去也就四五十岁左右,但周铭知道他实际已经有七十岁了,他和外面那位杰弗森有六七分的相似,只不过他的目光更沉稳,他的鼻子也更大一些。

    “周铭先生你好,我就是白兰度,听说你找我?”白兰度先开口道。

    周铭点头回答:“其实我很不想这样,但这些家伙都没有资格做现在的决定,或者说无论他们如何保证我都不放心,所以只能把你请出来了。”

    周铭这话让旁边冈萨雷斯他们的心全都提到了嗓子眼了,他们不断再给周铭使眼色,仿佛在说:特么的让你尊敬呀!你怎么可以这么散漫无礼呢?

    “你很狂妄。”白兰度评价。

    “人不轻狂枉少年嘛!”周铭笑着回答。

    如果之前还只是让冈萨雷斯他们紧张的话,那么当周铭这句话说出来,则让他们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每一根毛都炸立起来了要:你怎么能这么怼着大牧的话来说呢?你应该道歉,要谦逊呀!

    对于他们这些快要做到自己眼前的眼色,周铭只是无视,自己又没说错任何话,道歉?那就是不存在的!

    “这是一句豪气冲云的话,已经很久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这么说话了,我已经不记得上一个在我面前这么说话的人是谁了,不过他说完以后,我就再也没见到过他了。”白兰度说。

    周铭轻轻的摇头说:“白兰度大牧,你不认为现在用这样的话威胁我,是很没有必要的吗?”

    “的确如此,年纪大了,总喜欢感慨和回想一些过去的事情,不要介意。”

    白兰度轻轻揭过这个事情:“那么回到我们最初的事情,年轻人,你非要见我究竟是想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答案呢?”

    “一个保证。”周铭说,“我只是一个普通商人,我也只想普通的做自己的生意,适当的竞争可以,但是像之前杰弗森先生那样恶意的针对就很过分了,所以我很希望能得到大牧您的保证,这样我才能在墨西哥安心的做生意。”

    “这是个很有意思的说法,那么我很好奇,如果是你在我这个位置,你会做出这样的保证吗?”白兰度问。

    周铭摇头说并不会,这让白兰度无比诧异:“那么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答应呢?”

    “这才能证明我们之间并不一样,所以我不叫白兰度嘛!”周铭说。

    “那么也就是说,只要我点头了,你就会把手上的国债全给我对吗?”白兰度又问。

    周铭回答:“当然不可能,这是我最重要的砝码,正如大牧你不会信任我一样,我同样也不可能完全信任你。”

    “真是一个有趣的孩子呀,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和你面对面的坐下来好好聊聊。”

    白兰度笑着说:“那么好吧,我可以给你这个保证,但是这个保证的时效,只有一年,因为我不是先知,无法预言一年以后会生什么。”

    “一年的保证足够了,非常感谢。”周铭说。

    随后白兰度就挂断了这个视频电话,周铭转头对冈萨雷斯说:“其实这位白兰度大牧还是很好说话的嘛!”

    这话让冈萨雷斯他们没险些暴走了,该死的你在这很轻松惬意,他们的心刚才都险些没从嗓子眼里跳出来,所有的神经都仿佛要因为刚才的电话而错乱了。

    “那么既然你要的答案已经得到了,那么是否可以解开手铐,停止抛售国债了呢?”冈萨雷斯问。

    周铭理所当然的点头:“当然没问题,我马上就打电话。”

    周铭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手表,突然哎呀一声:“现在都那么晚啦,我好像今天过来还要给交易所的开盘敲钟来着。”

    听着周铭这句话,冈萨雷斯他们顿时又要炸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