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敲钟真麻烦
    ,!

    在交易所大楼外,记者佩德罗已经急成了一只热锅上的蚂蚁,在那里团团转。.

    冷面检察官比森特、总检察长巴罗勃内政部长米格尔,最后是总统冈萨雷斯,佩德罗看到这些人先后进去了交易所大楼,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也能明白里面生了不得了的大事,更不要说是他佩德罗了,他可是立志要获得普利策新闻奖的人,光猜到可不行,他更要掌握到第一手的资料。

    于是他开始想方设法要进入那交易所大楼,可不管他是走后门侧门,甚至他都想办法要去地下停车场,然而他不管去哪里都始终有警察把守,他连接近都做不到,更别说进去了。

    眼看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佩德罗心里越来越急,那种眼睁睁看着一个新闻在大楼里面生,但他却在外面什么也不知道的心情,让他急的都要把自己头给揪下来了。

    怎么办怎么办?

    但正当佩德罗要急疯了的时候,那边交易所大楼却突然传出了要开放的消息。

    佩德罗心里无限震惊,却还是第一时间过去了,开玩笑,不管里面生了什么,不管现在是为什么开放记者和其他人进去,至少冈萨雷斯总统他们都还是没出来的,所以在这个情况下,自己要是不能第一时间进去拿到第一手采访资料,那么自己以后都没脸再用“记者”这个称呼了。

    于是佩德罗拼了命的往前挤,最后在他感觉自己快要虚脱了的时候,他终于挤进了交易所大楼里。

    “今天我们请来了国家电信公司的董事长周铭先生来为墨西哥股市的开盘敲钟!”

    这是佩德罗喘着粗气,恢复知觉以后听到的第一句话,这让他心里顿时一阵草泥马奔腾,我擦!什么情况,自己这么拼命的进来,难道就是来看敲钟的吗?这尼玛有什么好看的,不是每个交易日都会有的活动,不就是那些所谓的“名人”拿着锤子敲两下吗?

    佩德罗心里很无奈,可他却听到周围响起了一阵欢呼,这让他感到费解。

    这些人都傻b没见过世面吗?什么东西就这么欢呼,还有那么多人拍照,的确国家电信公司最近风头正劲,创造了股市的奇迹,作为董事长的周铭先生很了不起,但也就这样了嘛!这有什么……

    随后佩德罗抬头起来,当他看到了台上敲钟画面的时候顿时傻了眼:我擦!这是上帝在和我开玩笑吗?

    佩德罗震惊了,因为他看到台上有一位年轻的华裔拿着一个锤子站在那里,脸上带着微笑,作为记者,佩德罗很清楚认出他就是国家电信公司的董事长周铭,而那所谓要敲的钟也并不是真正的钟,而是一面金灿灿的铜锣。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在那位年轻人身后还有几个人站在那里为他鼓掌,他们就是总统冈萨雷斯、内政部长米格尔和总检察长巴罗勃。

    hat.the.**!

    佩德罗有些头晕目眩,感觉这太不真实了,虽然请来一些名流政要敲钟也是交易所的一项传统,甚至还有过外国领导人来帮忙敲钟的,但那都是出于巧合和礼貌,现在这是什么鬼?为什么会是那个国家电信的董事长在敲钟,总统先生他们在后面作陪呢?这太离谱了!

    不光是佩德罗感到无法理解,周围人们所出的惊呼显然也代表了他们的不可思议。

    而在这些惊呼中,佩德罗又突然想到,刚才内政部长和总统他们先后过来,是不是也都是为了这件事呢?

    这样的想法无疑是很荒诞的,可现在在佩德罗看来,却是最有可能的了。

    比森特、巴罗勃和冈萨雷斯他们先后来到交易所大楼,都是来劝周铭敲钟,只是比森特和巴罗勃他们都面子不够,直到总统先生的到来才够了面子。

    这样的想法听起来很顺理成章,但细细想来这特么就是狗屁不通,或许比森特的面子的确不够,但是巴罗勃和冈萨雷斯呢?他们一位是总检察长,一位是国家总统呀!不就是敲个钟吗?哪里需要这么隆重,那个叫周铭的华夏人究竟有怎样的身份,难道他是华夏皇帝吗?

    佩德罗在心里呼喊着,他慢慢举起了相机,对着台上敲钟的周铭拍下了一张照片,佩德罗知道自己可能永远无法知道真相,但他能相信这张照片一定是非常惊人的。

    当!

    周铭敲钟,随后拿起话筒对所有人说:“今天能受邀来为墨西哥股市敲钟,那是我非常荣幸的事,虽说之前出现了一些小意外,但那都无关紧要,我相信墨西哥作为拉美地区经济活动最活跃的国家,就算之前遇到了一些问题,不过未来的股市情况一定会越来越好的,就像国家电信公司一样。”

    说完这番场面话,周铭就转身离开,冈萨雷斯总统他们也跟着周铭一起离开,看上去就如同是周铭的跟班一样,这又让下面的记者和其他人惊讶不已。

    “今天真是参加过的最让人难忘的的敲钟仪式,周铭先生太了不起了,居然能让总统先生和内政部长还有总检察长在后作陪,我相信他的祝福是一定能够实现的!”

    台下无数人在欢呼着呐喊着,台上周铭和冈萨雷斯总统他们匆匆走着,突然周铭停下了脚步,他对交易所主席卡普说:“以后这种敲钟仪式就不要喊我了,有点太麻烦了。”

    面对周铭这番话,卡普那五六十岁的人,当场就要哭出来了。

    大哥!如果不是杰弗森那个家伙的要求,你以为我特么想喊你吗?更别说要是事先知道会有现在这个情况,我特么就是打死自己也不会和你说什么敲钟的事啊!这根本就是一个愚蠢至极的决定呀!

    而且……麻烦?麻烦你妹呀,真正麻烦的是我们好吗?你特么就站在上面敲个钟,下面还有那么多人为你欢呼为你感到不可思议,逼你装够了,包括总统先生他们都沦为你的配角了好吗?你特么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你这么装b下去会没有朋友的!

    不过这番话卡普怎么也不敢说出口的,尤其是在见识到了接待室里那一幕以后,只能唯唯诺诺的点头说好。

    周铭又和冈萨雷斯总统握手说:“总统先生,今天麻烦你了,不过敲钟这个事情我一个人就好了,你们在旁边让我太有压力了。”

    听他这么说,冈萨雷斯他们三人的脸也烟了,当即就要破口大骂了。

    去你娘的压力!你以为我们愿意跟着你去看你敲钟吗?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人,你凭什么要我们去给你演配角,你以为自己手里握着那些国债就是上帝了吗?告诉你那不可能!要不是担心你一个人在这里敲钟,又引出其他什么事情,我们是打死也不会来的!

    当然这话冈萨雷斯他们也是都不会说出口的,都只是赔笑着向周铭道歉,并且还恭维着说:“周铭先生是墨西哥再也找不出第二个的优秀商人,把国家电信交给你真是最明智的选择,虽然你很年轻,但站在你的身旁,能感觉到压力的也仍然会是我们才对。”

    周铭也笑着说:“总统先生太客气了,怎么说你才是墨西哥的总统,站在你身边有压力是理所应当的,要不然就真的太过分了。”

    周铭的话让冈萨雷斯他们都感到有些无奈,要说过分,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就足够过分了。

    周铭和冈萨雷斯总统他们在一番恭维以后就各自离开了交易所大楼,当然周铭在离开的时候也享受了一次警察开道的特权行为,虽然那只是走的侧门,但为了避免有记者堵在这里,冈萨雷斯总统依然这么安排了,当然周铭很清楚他这么做只是不希望自己乱说话而已。

    离开了交易所大楼,周铭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国家电信大厦,才走下车,周铭就看到利慕斯安东尼奥和卡洛斯还有其他的公司高层都等在门口,这让周铭不由有些诧异。

    “你们都在门口干什么?”周铭问。

    利慕斯他们都很激动的走上前来:“董事长,刚才的新闻我们都已经看了,您在交易所敲钟的新闻。”

    安东尼奥也说:“那真是太让人惊讶了,我第一次看到有人在交易所敲钟,居然能让总统先生在后面陪同的。”

    卡洛斯更是说:“董事长我一直以为您今天仍然只是去简单的作为嘉宾敲钟,我们却忘记了您是我们的董事长,是总能为我们创造奇迹的!今天那个叫佩德罗的记者没有说错,董事长您就是最闪耀的太阳,最巍峨的高山,是永远无法越的巅峰!”

    周铭这才明白他们感情是都收听了新闻,知道自己在交易所大楼的事情了。

    不过这也难怪,昨天自己就接到了邀请,今天早上自己很早就出门了,自己并没有对这些家伙隐瞒,也没有这个必要,所以他们都知道这件事,估计来了以后就一直在关注吧,其实就早上那一出,还有交易所突然无故推迟那么长时间的开市,作为商界人士,他们想不关注都不行了。

    只是让周铭感到诧异的,是新闻居然这么早就出来了,现在可还不是网络时代呢,看来是谁都想抢这第一手新闻了。

    无奈的摇摇头,把这一切都扔出脑海,周铭对他们说:“都准备一下,待会我要去接个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