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 看来他要亲自送
    ,!

    接一个朋友?

    随着周铭这句话说出口,顿时引来了所有人的好奇,因为利慕斯他们都知道周铭是第一次来墨西哥的华夏人,那他还要接什么朋友呢?是那些印第安人吗?要是其他人的话,为什么之前从没听到过呢?

    周铭告诉他们那是自己的一个投资人,之前帮自己来墨西哥做投资结果被杰弗森给扣住了,所以这也是自己会来墨西哥,并且杰弗森还会那么敌视和针对自己的原因。?

    利慕斯他们这才恍然大悟,有了这个信息,一切疑问就都能解开了,难怪杰弗森那边会像疯狗一样死咬着周铭不放,不管周铭做什么在对立面上却总有他的影子,甚至还不惜一切代价,之前利慕斯只以为是为了自己的尊严,现在才看来是早有故事了。

    周铭所要接的人就是乔罗斯,事实周铭来到墨西哥的两个目的,除了要打垮杰弗森以外,另一个就是要接回乔罗斯了,只是自己才到了墨西哥就遇到了杰弗森的私人武装袭击,自己无奈从莫利亚贫民区到印第安人部落,最后才艰难的回到墨西哥城,也直到现在才真正能达成这个目标了。

    当然对于乔罗斯来墨西哥的细节周铭并没有说,做空一国经济听起来很厉害,但对那个国家的人肯定难以接受,那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利慕斯他们也并没有多问什么,他们很快为周铭准备好了车,到了下午四点的时候邀请周铭出,这也是和杰弗森在离开交易所时候约定好的时间。

    周铭下楼,当他来到门口却不由愣了一下:“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在周铭面前的是一列豪华车队,最前面的是两辆烟色的大奔,周铭的座驾是一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最后面跟着一辆宝马一辆奥迪和一辆凯迪拉克。

    利慕斯他们对此的回答义正辞严:“周铭先生您是胜者,那么自然要有胜者的气派!”

    周铭很无奈,其实对于周铭重生回来才不过四年,仍然带着很多乡土气息的想法,尽管做决定毫不犹豫,也能和总统谈笑风生,但像这种胜者的炫耀还是算了,所以周铭想着就只是自己虽然安排一辆车去接人就行,哪用的了这么一个豪华车队呀!

    不过既然这是下属们的心意,最重要这也是自己应得的,就没有拒绝的道理嘛!自己隐忍了那么久,也该装一回逼了。

    在这样的想法下,周铭坐上了车,然后这个豪华车队就浩浩荡荡的开向了杰弗森的别墅。

    根据杰弗森留下的地址,那个别墅就坐落在墨西哥城的莫利亚河畔,确切的说就在那片莫利亚贫民窟的上游,事实上这个名为波郎克的别墅区距离莫利亚贫民窟最近的地方就只有一墙之隔,但却一边天堂一边地狱,这也算是墨西哥的一大特色了。

    半个小时后,周铭的车队来到了波郎克别墅区,这是一个封闭式的别墅区,就是在入口处,周铭他们遇到了麻烦。

    “前面生什么事了?”卡洛斯通过对讲机询问前方。

    “先生非常抱歉,这里的保安认为我们没有许可不能入内。”前方的司机回答。

    这个答案让周铭和利慕斯他们都感到有些惊讶,周铭想了想和利慕斯一起走下了车,步行来到了前面的入口处,在这里头车的司机仍然在和门口的保安理论着,见到周铭他们过来,司机立即道歉:“先生我感到非常抱歉,我已经尽力解释了,但是他仍然禁止我们入内。”

    周铭摆手打断了他的抱歉,利慕斯上前对那保安说:“我不知道这里生了什么,但我是这里的住户,我想你没有理由阻拦业主回家。”

    那保安点头回答:“我的确没有这样的权力,利慕斯先生您想回家随时可以,但仅限于您一个人。”

    “这是为什么?”利慕斯愤怒的问。

    “小区刚刚生了一起盗窃案,我们需要禁止一切外来人员来配合调查。”保安回答。

    周铭想了一下上前说:“那么麻烦你联系一下里面一位叫杰弗森的业主好吗?”

    “非常抱歉,我们没有打扰任何业主的权力。”保安回答。

    “该死你这家伙是一头猪吗?我们只是让你通知一位我们认识的业主,又没有让你违反任何安保规定,你不需要跟我们道歉,你应该和上帝向你的父母忏悔……”

    利慕斯指着那保安的鼻子咆哮着,不过那保安却仍然岿然不动的站在那里,对利慕斯的愤怒充耳不闻,只是机械的说:“我不知道你们是谁,我只知道这里是非常高档的别墅区,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如果你们实在要进去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们愿意接受全面的安全检查,我们就可以考虑……”

    不等他说完,周铭就摆手打断道:“你不用再说了,帮我跟那个家伙说我不进去了,看来他是非常有诚意的,是想要亲自送去国家电信大厦了。”

    留下这句很没有头脑的话,周铭就带着利慕斯他们上车走人了,而那个保安就站在那里,愣愣的看着周铭的车队在他的面前掉头离开,一瞬间有些懵了,因为似乎原本的剧本应该不是这样的才对。

    在加长的劳斯莱斯车上,利慕斯还在愤愤不平:“这个该死的保安他真是愚蠢到了极致!我会去投诉他,让明白自己今天究竟犯下了何等愚蠢的错!”

    随后利慕斯又问周铭:“那么董事长,我们就这么离开,不接您的朋友了吗?”

    “接当然是一定的,不过我似乎觉得应该还有更好的办法,毕竟我们这么多人都在门口和一群保安吵架,那可不是一个美妙的场景。”周铭说。

    这番话让利慕斯脑中亮起了无数的问号,完全不明白周铭究竟在说什么。

    周铭没有直接解释,而是反问了一句:“你觉得这保安为什么会在门口拦住我们?”

    利慕斯不是笨蛋,原本他就有所怀疑,毕竟他自己就住在别墅区里,尽管和门口的保安没怎么打过交道,但至少也明白他们的做事规则,不管他说的是什么原因,今天的事情都太扯淡了,现在经周铭这么提醒才顿时明白过来:“董事长您说他是受到了杰弗森指使的?看来他还并不认输,不想放您的朋友吗?”

    周铭摇摇头:“要说认输他肯定是不甘心的,但他又不能不放人。”

    “所以现在他就是在不想放却又不能不放上纠结,想着能给董事长您找点恶心也是好的。”安东尼奥嗤笑,“真是再垃圾不过的想法!”

    也难怪安东尼奥会这么说,因为事实就是这样,如果你大大方方认输放人,那很正常,但你现在又必须放人,又不甘心的在门口来这一出,这种尾两端的做法最让人看不起,也是最没本事的做法。

    “看来杰弗森也真的是急了,以前他并不会这样的。”利慕斯说。

    周铭笑着靠在椅背上:“既然我们的杰弗森先生这么的犹豫不决,那我们就帮他做这个决定,让他亲自把人给我送到国家电信大厦好了。”

    随着周铭的话,利慕斯和安东尼奥他们都哈哈大笑起来,劳斯莱斯车内一片欢乐。

    ……

    与此同时在波郎克别墅区的门口,当周铭他们的车队离开,立即有一辆车从里面开出来了,正是杰弗森的车,到了门口他从车上下来,直接来到门口保安的面前问他什么情况。

    那保安很高兴的上前敬礼:“杰弗森先生非常荣幸的向您汇报,我完成了您的任务,我不仅帮您阻拦了刚才那个车队,并且我还羞辱了他们,只是那些白痴好像并经不起这样的羞辱他们全都离开了。”

    就他的这番话,很显然周铭全猜对了,这保安就是杰弗森故意这么安排的。

    杰弗森上午在离开交易所大楼回来以后,越想越生气,凭什么自己要认输,凭什么自己要把乔罗斯还给他,就算因为大牧的原因自己不得不这样做,也不能让他那么轻易的把人带走。

    正是这样的想法,杰弗森找到了门口的保安,恰好门口的保安也认识杰弗森,知道他的权势地位,因此他们立马一拍即合,杰弗森就让保安在门口阻拦周铭车队的进入,并且还要极尽可能的羞辱他们,给他们制造麻烦,最好还能在门口吵起来甚至是报警。

    可正当杰弗森联络了记者准备让他们出马拍下门口那一幕的时候,却现周铭的车队已经离开了。

    这什么情况?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杰弗森这才急急忙忙出来究竟生了什么事,而当他听到保安的答案以后,当即没要晕过去,该死的怎么能让他走了呢?他要走了自己就完蛋了呀!

    “先生,我如此优秀,您是不是要给我一些鼓励呢?”那保安说。

    杰弗森就在气头上,见坏了事情的保安还敢找自己要赏赐,当时就一巴掌打上去咆哮道:“你这个白痴,愚蠢到了极致的蠢猪!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保安很无辜的捂着自己的脸,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先生,那他说了您很有诚意,是要亲自送去国家电信大厦了。”

    这句话如同一记晴天霹雳般让杰弗森浑身一震,顿时面如死灰。

    我有诚意?我要亲自送?我有你大爷,送你全家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