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瞒天过海
    ,!

    韦拉克鲁斯是墨西哥大西洋沿岸最大的港口,位于墨西哥湾的南侧,素有墨西哥的“东方门户”之称,是墨西哥最古老的城市,由于两度被遗弃又两度重建最终到如今成为东方门户,也是墨西哥的一个传奇了。.

    普达拉港是位于韦拉克鲁斯南端的一个私人港口,在1o月21日的清晨,当太阳还在海平面以下,只有一缕金色的光线挣扎着跃出海面的时候,一艘游艇悄然驶出普达拉港。

    港口的工人站在码头上看着离开的游艇,有些不满的抱怨:“这些有钱人真奇怪,这么早就要出海,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另一个工人则告诫他道:“不要瞎说!你知道那是隶属于国家电信公司的游艇吗?那可是现在墨西哥最厉害的企业啦,昨天他们的董事长在交易所敲钟开盘,居然是咱们的国家总统还有内政部长和总检察长在后面作陪的,所以你可不要乱说他们的坏话,当心丢掉工作。”

    那工人这才反应过来:“的确,那些该死的有钱人都是相互认识的,尤其他们的心眼会比婊子那里还小,上次坎昆就是这样失去了工作,我可不想重蹈覆辙。不过我只是好奇而已,究竟是谁在那艘船上,为什么好像有些眼熟呢?好像是在电视上见过,是那个敲钟的董事长周铭……”

    当他说出这个名字就立即被他的朋友捂住了嘴巴,不过他却说对了,周铭的确就在那艘游艇上,计划乘坐游艇经美国的佛罗里达登上飞往巴黎的班机。由于为了保证行动的隐蔽,不给自己和国家电信带来不确定因素,除了总务部的必要工作人员,周铭甚至都没有允许任何人送行。

    周铭和乔罗斯还有**都在游艇的甲板上,迎着朝阳,乔罗斯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

    “我说周铭先生这也太早了一点,我们已经是连夜从墨西哥城出赶到了普达拉港,现在天才刚刚亮我们就已经在游艇上了,看来睡眠真是一个奢侈的玩意,我想肯定是欧洲那边出了大事吧。”乔罗斯说。

    周铭双手撑在甲板的栏杆上,摇头对乔罗斯说:“很抱歉,事实上我并不知道欧洲那边出了什么事,我没有去问,凯特琳也没有告诉我。”

    乔罗斯瞪大了眼睛感到很不可思议,原本他以为周铭如此匆忙的出,甚至都来不及把墨西哥这边布置好,肯定是得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怎么会什么也没有呢?这样太离谱了!

    “看来凯特琳是不希望你在这边分心了,毕竟这边的处境对你来说就和炼狱没什么分别。”乔罗斯说。

    周铭转头过来看着他,并没有对自己的出多解释什么,只是简单说:“但其实欧洲那边也一样不是吗?甚至她面临的压力从某种程度上还要比我更大,毕竟哈鲁斯堡是她的家族,也是她父亲最后的牵挂,她是为了自己的父亲在和安德烈战斗的。”

    说到这里周铭伸手拍拍乔罗斯的肩膀:“所以或许到了那边,就没什么时间休息了,为了咱们的健康考虑,趁着现在有时间,我们可以去睡一会,从普达拉到迈阿密可有好几个小时的航程呢!”

    周铭说完就走下了甲板,走进了舱内。

    乔罗斯并没有第一时间跟着周铭走过去,他靠在栏杆上,看着周铭下去的背影自语道:“不知道欧洲那边的情况居然就直接抛下墨西哥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产业离开了,这是一种怎样的自信呀!相信不管那边生了怎样的情况自己都能解决,相信墨西哥这边他留下来的团队一定能稳住局面乃至更进一步。”

    这样的想法让乔罗斯感到非常可怕,他无法想象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自信才能做到这样,至少乔罗斯明白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行的。

    “我被人称为投资鬼才,也是被誉为是打垮了英格兰银行的人,最诡异的对冲基金操盘手,但我的不论任何投资项目,都必须是在对目标进行了最为细致的考察,觉得自己有过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胜算时,我才会出手的,不管是海湾战争前的军火还是狙击英镑和墨西哥比索,都是如此。”

    乔罗斯说:“但是周铭先生却在不确定胜算,甚至连情况都不明了的情况下仍然选择出击,这才是真正的勇士!”

    如果是别人,那是愚蠢的贬义词,但是对周铭,乔罗斯却相信他是一定能做到的,就是这么不科学。

    “我是个非常幸运的人,能跟在奇迹的身后。”

    乔罗斯最后这么说,然后才跟着周铭下去船舱内休息了,毕竟相比周铭,他是真的年纪大了,又一晚上没睡觉,的确需要休息了。

    ……

    当周铭和乔罗斯在游艇的船舱里呼呼大睡时,在墨西哥城里的国家电信大厦,利慕斯和安东尼奥他们都准时的来到了会议室,进行这第一次没有周铭的高层会议。

    利慕斯他们围坐在会议桌前,他们还给原本周铭的位置留下了一个空位以示尊敬,利慕斯和安东尼奥这两位副董事长分坐在空位的两旁。

    利慕斯先说道:“根据董事长的安排,他不在墨西哥的这段时间,就由我代行董事长的职权,今天的会议也由我主持。虽然董事长的意思,今天的这次会议是要给外界传达一个他还在这里的讯息,但我们却要做的更好,不能让董事长对我们失望。”

    随着他这番话,所有人都露出了非常严肃的表情,显然他们都是非常认真的。

    “我们昨天晚上已经向董事长简略汇报了我们的对于未来展方向的想法,董事长虽然并没有说什么,但显然他对我们的想法还是并不满意的,所以今天你们必须要有更新更好的提案拿出来,如果还是昨天那样很不成熟的东西,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利慕斯说。

    瓦伦丁对此说:“利慕斯副董事长您放心吧,昨天董事长对我们的态度我们都是看在眼里的,我们也都明白他是希望我们能更多的挥自己的能力,我们有这么好的董事长,怎么能让他失望呢?”

    相比瓦伦丁,卡洛斯说的更重:“我和你们不一样,我是董事长一手从莫利亚的贫民窟里带出来的,是他给了我现在的成就,是他告诉了我还有这样的一片天空,他是我最敬重的人,如果我不能尽我所能为国家电信公司考虑的话,那我根本就不配是人了!”

    珍妮丝不满他道:“你说什么呢?你以为就只有你一个人敬重董事长吗?我也就是敬重董事长才会答应在这里做事的。”

    就连安东尼奥也说:“我是副董事长,或许对你们来说是位高权重的,但我也有我的梦想啊!是董事长让我有了让自己展示自己的机会,而不是在之前国企里沉沦下去,我也不能辜负他!”

    这个时候如果周铭在这里听到他们的这番话,那绝对是哭笑不得的,因为他昨天晚上的确是听了他们的汇报,也确实没有任何表示。但周铭这么做其实是他也没有比他们更好的想法了,所以才什么都没说,哪知道看在他们眼里就认为是对他们的想法不满意了呢?这真是闹了大乌龙。

    不过这个阴差阳错最后也让国家电信以更短的时间完成了对其他行业的拓展兼并,最终垄断了半个墨西哥。

    ……

    与此同时在墨西哥城西郊的别墅里,杰弗森也从床上爬起来了,他走出卧室,楼下的客厅里,保姆已经在打扫卫生了,那里是杰弗森昨天晚上的杰作,毕竟主动送脸过去给周铭打了,他总是需要泄的。

    随后他洗漱来到别墅的健身房,他的私人健身教练已经在这里等他了,而他随后在跑步机上疯狂的奔跑,险些没把他的健身教练给吓死。

    不过杰弗森的泄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随着他的呼机响了,他马上离开了健身房,回到了自己的书房,他拿起电话拨出了一个国际长途。

    杰弗森在这边等了很久,直到他忍不住的把自己的呼机给砸烂了以后电话才终于接通了。

    “安德烈吗?我是杰弗森,现在那个该死的华夏人还在国家电信公司开会,但我有种预感,他随时会出现在巴黎或者是阿尔萨斯或者是伦敦等等任何一个地方,所以你要做好准备。”杰弗森说。

    电话那边显然是还没有睡醒,他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原来是杰弗森先生您呀,真没想到您会现在给我打电话,真是非常抱歉!您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请您放心,我现在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哈鲁斯堡主人了,不管是法理还是情理,就算那个华夏人回来也不可能有任何改变!”

    “这是我这半年以来听到最好的一个消息了,所以我很希望这个消息能持续下去,而不是突然传来噩耗。”杰弗森又说。

    “先生您大可放心,噩耗是什么东西?那是不存在的。”

    安德烈非常有自信的说,随后杰弗森就挂断了电话,安德烈放下电话他的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我倒是希望那个华夏人能尽快过来,那样他就能看到绝望了!”

    安德烈这么说,他想到了这几个月来自己的收获,简直让人愉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