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 哈鲁斯堡拍卖会(四更)
    ,!

    (爆发第四更奉上!鞠躬感谢“盛世老张”的月票支持!)

    一晃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一天凯特琳带着叶凝还有几名保镖搭乘飞机来到了百慕大,同样的安德烈和他的朋友伊法曼伯爵也在这一天搭乘另一班机早早到了这里,因为这一天哈鲁斯堡的城堡和陵园受乐园公司的委托,将在百慕大四大拍卖行之一的科分园拍卖行进行拍卖。

    安德烈和伊法曼早早的进入了拍卖会场,伊法曼小声询问:“这乐园公司不是要对封地进行开发吗?怎么搞了一个月居然还要进行拍卖了呢?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安德烈的表情平静:“或许是他们认为游乐园的项目在百慕大并不吃香,或许是乐园公司不想被卷入哈鲁斯堡的内部纷争里来,又或许是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要对这块土地进行开发,只是单纯的想炒作一番最后高价卖出,赚取中间的差价。”

    “怎么听起来他们并不像是杰弗森大人安排好的人吗?”伊法曼好奇的问。

    “当初事情做的匆忙,杰弗森大人并没有时间去仔细甄别每一家公司,给这些该死的投机商钻了空子!”安德烈随后又说,“不过这也无所谓,反正如果这个拍卖会肯定能给那个小婊子开一个无比惊人的天价,那就足够了,只是不知道那个婊子敢不敢来了。”

    “我想这个问题已经有了答案。”伊法曼对他说。

    安德烈顺着伊法曼指的方向看去,就见一个如同洋娃娃般完美漂亮的女孩走进来了,她就是凯特琳,在她身旁还跟着一位优雅的华夏女性,身后则是她的保镖。

    “尊敬的凯特琳女大公,没想到你还真敢来这次的拍卖会吗?”安德烈主动打招呼道。

    凯特琳冷冷看着他说:“连一个家族的败类都敢过来,我为什么不敢呢?在维护家族声誉这件事情上,我没有任何选择。”

    被凯特琳直接怼回来了,安德烈并不生气,他只是冷冷一笑:“那么我只希望女大公阁下带了足够多的钱,我可不会因为你也姓哈鲁斯堡而有任何的手下留情哦!”

    “哈鲁斯堡这个荣誉的姓氏从你的嘴里说出来就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凯特琳丢下这句话就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而他们的招呼也到这里就结束了,又过了没一会,拍卖会就开始了。拍卖会的金牌拍卖师亨利走上了台,他个子不高并且还有些秃顶,但他的笑容却非常有亲和力,他的手里拿着小锤子,在向所有人简单的打了招呼和自我介绍以后,才开始介绍起了今天的拍品。

    “这是一块非常古老的土地和城堡,说他古老是因为他曾经是哈鲁斯堡以及这个家族的封地,单凭这一点,这块土地就不可估量。”

    亨利随后又说:“当然我也不会瞒各位,今天的土地是哈鲁斯堡家族的陵园,如果你们只听到这里就摇头,那就太可惜了,你们可以想想,这个陵园是有多少牧师甚至是主教来进行祝福的,所以这里应该是很神圣的地方才对,沐浴着金色的晨光。”

    在陵园后,亨利更着重介绍了哈鲁斯堡,并表示这绝对是充满了荣誉和历史厚重的城堡,最重要的是两样拍品是放在一起竞拍的;当然最后亨利还说明了两样拍品的底价为二十亿百慕大元,每一次举牌叫价为五千万百慕大元,最高为五亿百慕大元。

    当亨利报出这样的价格,让全场顿时一片哗然,因为按照国际汇率,百慕大元和美元是几乎对等的,因此二十亿百慕大元就相当于是二十亿美元了,这怎么能不让人惊讶,要知道就是墨西哥的国家电信公司,他现在的市场估值也才只有这个数的五分之一,可想而知这个数字的庞大。

    对于台下人们的惊讶,亨利并不做任何解释,他只是依照流程继续说道:“我希望大家刚才都没有走神,听清楚了我刚才对拍品的介绍,那么我们废话不多说,现在就正式开始竞拍吧。”

    随着亨利的小锤子落下,凯特琳毫不犹豫的率先举牌,并直接喊价:“二十五亿!”

    当凯特琳直接喊出这个价格,直接让现场炸开了锅,所有人都感到无比惊讶,谁都没想到那个本就很离谱的底价,居然在第一轮直接被人加了四分之一上去,这太夸张了!

    “那个婊子疯了吗?”伊法曼咋舌道。

    安德烈则告诉他:“我想她恐怕是并希望哈鲁斯堡还有那片葬着他父亲的陵园,被人像商品一样叫价,所以她直接在第一轮就把价格顶到最高,就是为了吓跑所有人。”

    “真看不出来,这个女人还挺有魄力的嘛!”伊法曼缑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那当然是继续陪他玩下去了!”

    安德烈说着也举起了自己手中的牌子:“三十亿!”

    现场再一次沸腾了,无数人朝安德烈这边看来,纷纷想知道这位叫价三十亿的是何方神圣,因为毕竟这是哈鲁斯堡,有人在第一轮竞价直接顶到最高可以理解,但是你第二轮又直接顶上最高,这就很让人费解了。

    大哥,这是拍卖,难道你不知道叫价一时爽,全家火葬场吗?你的钱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怎么能这么叫呢?难道你不怕没人跟了,那你不就亏大了吗?

    凯特琳也很不满的看了安德烈一眼,安德烈却是很挑衅的目光回应。

    对安德烈来说,他根本不担心凯特琳会不继续往下叫,他非常清楚凯特琳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要把这个拍品拿下的,那里有他埋葬她父亲的陵园,她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当然她也可以选择放弃,那么后果就是可怜的斐迪南大公就真要曝尸荒野了。

    果不其然,随后凯特琳又咬牙举了牌:“三十五亿!”

    现场又一次惊讶哗然,安德烈也不慌不忙的继续跟上:“四十亿。”

    这一次不等现场反应过来,凯特琳再次举牌:“四十五亿!”

    安德烈仍然紧随其后:“五十亿!”

    就这样,安德烈和凯特琳不停的举牌,很快让竞价来到了一百亿的大关,这个时候现场所有人包括那位金牌拍卖师亨利都完全傻眼了,他们怎么都想不到这次的拍卖居然会成了这样。

    一百亿,那都已经是低价的五倍啦!哪有你们这么竞价的,难道你们的钱都不是钱吗?

    这时凯特琳站起来了:“一百零五亿,安德烈我知道你是故意的,我已经忍无可忍了,如果你再继续往上叫,那么我就把这些送给你!”

    安德烈对此微微一笑,收起了自己的牌子:“既然凯特琳殿下的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我还能有什么好说的呢?我想我应该可以恭喜你成功拍下了百慕大的哈鲁斯堡以及那片家族陵园了,一百零五亿百慕大元,我想这一定是一笔非常划算的交易!”

    凯特琳看着安德烈:“你在高兴着什么?你以为我要白白损失了这一百零五亿吗?”

    “我只是在恭喜凯特琳殿下,至于损失,难道你还能拿回这些钱吗?或者还是说你的账户保证金不足,所以你无力支付,那样的结果就会让东西落到我的手里,我希望你还是想清楚的好。”安德烈说。

    “那我想恐怕要让安德烈你失望了,因为事情和你所想的有非常大的差距,因为这一次的拍卖,其实并不成立。”凯特琳说。

    安德烈听到这话先是一愣,但随后就笑了:“凯特琳殿下你以为我称呼你一声殿下,你就真成了公主,拥有可以否决一切的能力吗?但好像就算你真是公主也没有这样的能力吧,况且你在这里什么也不是!”

    “所以我才说是要让安德烈你失望了。”

    凯特琳对他说,随后一步步走下会场来到拍卖台前对亨利说:“我知道自己的话或许没有那么大的说服力,那么亨利拍卖师,你来说吧。”

    随着凯特琳的话,亨利这才回神过来,他马上为凯特琳做了证明:“凯特琳女士说的没错,这一次拍卖并不成立,也就是说,凯特琳女士并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因为根本不存在任何交易。”

    安德烈当即瞪大了眼睛:“这是为什么?这次拍卖都是严格按照流程来的,为什么就不成立了呢?”

    “想知道原因吗?其实很简单,我拥有这间科分园拍卖行的股权,所以对于一些有争议的拍卖行为,我有权进行否决。”凯特琳说,这个消息震惊了全场。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呢?不过仔细想想好像科分园的确是有这也的制度来着。”

    不必其他的观众,安德烈更惊讶的说:“这不可能!科分园的股东我都知道,根本就没有你凯特琳!”

    “那是你只知其一却不知其二。”凯特琳说,“既然你知道科分园的股东,那么我想你肯定知道道尔基金吧,他拥有拍卖行的绝对股权,而我拥有道尔基金的绝对股权。”

    凯特琳话音才落,安德烈却又吼道:“这不可能!道尔基金我也知道,他的股东里也没有你凯特琳!”

    凯特琳无奈的摇头:“无知真是可怕,那我再告诉你好了,在道尔基金的投资者里,有一家叫做山米克的公司,而这个公司的其中六个股东,已经分别把他们的股份卖给了我控股的七支基金公司。”

    “那么这样说安德烈先生你明白了吗?我就是通过这种层层不断的控股链条,最终拿到了拍卖行的股权,就这么简单。”凯特琳说,“只不过才两个月的时间还是太短了,还有很多工作都没来得及,否则我一定能给你一个更大更难以捉摸的控股链条。”

    “就算这样你也别高兴的太早了!”安德烈咬着牙说,“你取得了拍卖行的股权,你可以操纵拍卖,但你却管不了乐园公司,拍品是他们的产业,你无权……”

    “我知道我无权处置对吗?”凯特琳接过安德烈的话说,“那么我再告诉你一个事情吧,我除了拿到了拍卖行的股权以外,我还拿到了乐园公司的股权,否则你以为乐园公司这个时候为什么会突然要拍卖这些产业呢?”

    安德烈不可置信道:“这都是你操纵的?”

    凯特琳点头回答:“虽然不完全,但也可以这么说,我已经和乐园公司的董事会谈好了,在这次拍卖流产以后,我会从乐园手上买回这些产业的,以一个非常合理的价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