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 贼喊捉贼
    ,!

    整个拍卖会场内一片死一般的寂静,凯特琳十分自信的站在拍卖台前,如同一颗最亮眼的明星一般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会场内其他人都愣愣的看着她,谁也说不出话来。

    今天有资格来参加这次拍卖的无一不是拥有雄厚财富的大富豪,他们在金融在商业上的造诣也都是非常深的,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对凯特琳的话感到震惊。

    她控制某个公司的股权,再通过这个公司去控制另外一个公司的股权,在通过又一个公司去控制第三家公司的股权,这样就能形成一个股权的控制链,达到以一个很小的代价,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就能控制一个想要控制公司股权的目的。

    这是半个世纪以来很多金融人士都津津乐道的段子,但也仅仅只是段子,因为真的要达到这个目的,中间所存在的转折和变数太多,就像童话一样看起来很美但实际谁都知道是不可能完成的。

    然而却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就完成了,而且从那个拍卖师还有安德烈的表现来看,这绝对是真的。

    这样的想法让很多人都下意识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能完成这样的事情实在太可怕了,这个漂亮女人究竟是谁,她怎么能做到这么可怕的事呢?

    “我知道!她是已故斐迪南大公的女儿凯特琳,是哈鲁斯堡的天才少女!”

    突然有人叫喊道,显然是想起了她的身份,而这也更让人惊讶,因为很多人都听过凯特琳的名字,知道她是怎样一个商业天才。

    如果是她的话,难怪能做到了。

    很多人心底在这么想着,浑然不知道这样的想法是在安慰自己还是怎么样。

    既然被认出来了,凯特琳就也不再掩藏,她面向所有人说:“我就是凯特琳,今天的事情原本只是我和安德烈之间的私人恩怨,因此打扰到了大家,为此我表示抱歉。”

    啪啪啪一阵掌声非常突兀的响起,所有人看过去,正是安德烈在鼓掌。

    “凯特琳女士真是干的太漂亮了!居然真的能把这种股权控制链完成,这太让人惊讶了,所以今天也是你准备好的对吗?”安德烈问。

    “如果你能放过哈鲁斯堡,那么我肯定不会这么做。”凯特琳说。

    “所以你觉得你已经赢了吗?”安德烈又问。

    凯特琳皱起了眉头很警惕道:“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安德烈咧开了嘴露出了很残忍的笑容,然后突然伸手指着凯特琳大骂道:“我是真的没想到斐迪南大公的女儿居然是一个这样的人,居然为了自己赚钱,把自己亲生父亲的坟墓都给卖了!”

    凯特琳第一时间就懵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安德烈会这么说,她更不明白安德烈这么说的意义何在。

    “乐园公司、道尔基金、山米克公司还有控制山米克公司的七家基金,这都是刚才凯特琳女士你自己提到的名字,那么如果大家手边有报纸的话,你们可以看看,这些公司是不是最近在股市上都因为这一次的拍卖消息而股价暴涨。”安德烈说。

    在安德烈这番话过后,立即有人接道:“没错,这些公司的股票最近的确都在上涨,尤其是乐园公司,他们在宣布拍卖的这一个礼拜的涨幅已经超过了二十个百分点啦!”

    “大家都看到了吧,这就是一个烟心恶魔的丑恶嘴脸!”安德烈很适时的接过话来说,“所谓拍卖哈鲁斯堡和陵园,这都不过只是她故意放出来的消息,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的股票上涨,然后现在她又出现在拍卖场里,再把城堡和陵园买回去,这一次的拍卖实际上就是她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安德烈随后又说:“但是你忘记了吗?这片陵园是我们哈鲁斯堡家族的陵园呀,里面埋葬着包括你父亲在内的很多族人了吗?为什么你能残忍到拿这个当做你牟利的工具呢?这太可怕啦!”

    随着安德烈这番话,让会场内顿时一片哗然,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纷纷指责起了凯特琳。

    “难怪在这次的拍卖会上,她居然上来就直接叫价到顶,原来这一次只是她自己的内部交易呀!并且还是利用自己父亲的坟墓来进行的可耻交易,真的很难想象,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怎么会有如此狠毒的心肠,居然为了那一点的利息不顾一切了!”

    “我还真以为她能做出那些股权控制链的惊人举动,闹了半天不过就是自导自演的一出戏而已,并且还是利用家族陵园的尊严所完成的,这样的所谓天才举动不要也罢,简直无法理解她怎么能这样做!”

    “哈鲁斯堡家族看来是真的没落了,居然还要靠着出卖自己陵园这种下作的方法来牟利,都说女人是蛇蝎心肠,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这一句句评论就像是一把把刀子般扎在了凯特琳身上,让她痛苦不堪。

    “不是这样的,我没有做任何拿陵园牟利的事情,那些股价的上涨是市场现象,和我并没有关系。”凯特琳喃喃的解释着,不过显然她的解释在那汹汹的指责中显得很苍白无力。

    安德烈得意的看着凯特琳:“你以为就这么结束了吗?那你可就大错特错啦!”

    凯特琳看到了安德烈的口型,还没等她有所反应,就见拍卖会场的侧门被突然打开了,一群人气冲冲的进来,他们也是奔着凯特琳去的。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怎么会如此恶毒,居然要拿哈鲁斯堡的陵园牟利,我们真为自己和你这样的婊子有血缘关系而感到耻辱!”

    “你就是哈鲁斯堡之耻!也幸好这一次被安德烈发现了你的阴谋,他来到这次的拍卖会上,从开始就一直在和你以最高价竞价,到了一个你不可能接受的天价,才让你最后不得不宣布这次的拍卖作废,你父亲斐迪南大公一生的声誉都毁在你手上了!”

    见这些人的到来,让安德烈更得意了,他的笑容让他的嘴巴都要咧到耳朵上去了:“这些都是我们哈鲁斯堡的族人,他们都在家族的继承顺位上,我想他们理应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所以我就把他们都请来了。”

    其实就是安德烈不说,凯特琳也知道那些是什么人,因为当中有很多人凯特琳都见过,并且还能叫得出名字,更是之前凯特琳和周铭商量的时候所定下的中立派。

    这一下凯特琳就彻底明白了,今天就是安德烈的一个阴谋,他是故意让这些人等在这里,也是故意抹烟自己的,目的就是要把这些中立派都争取到他那边去。

    可恶!这太卑鄙了!

    不过这个时候凯特琳没空去骂安德烈,她不停的在向那些人解释:“请你们相信我,我绝对没有这样做,我今天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把哈鲁斯堡还有那块陵园给买回去,确保他们会永远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上的,我并没有任何要拿他们牟利的意图!”

    然而这些人却并不听,只是一个个挤到了她面前骂着最难听的词汇:“你这个恶毒的婊子,你怎么能这么做?真希望你有一天会全身流脓而死,等到你葬在陵园里,等你的后人要把你的尸体挖出来的时候,你就明白你现在的行为有多么恶劣了!”

    甚至还有些人要上来动手去打凯特琳,不过好在叶凝带着保镖们赶来的及时,帮凯特琳隔开了那些人。

    “请你们都好好听听凯特琳姐姐的解释,你们不要这样,她是真的没有这么做的,她也是真的在为了哈鲁斯堡家族的,今天真正的恶棍其实是那个安德烈,不管是要卖出陵园也好,还是任何的不择手段,他才是罪魁祸首呀,你们都误会凯特琳姐姐啦!”

    叶凝拼命在帮凯特琳解释,不过这些人显然都并不想听,只是一个个如同暴徒般拼命的要往前推搡。

    这个时候,安德烈却突然又大喊道:“大家都请冷静一下听我说。”

    当其他哈鲁斯堡家族的人都回头去看他时他才继续道:“恶棍知道自己的罪恶,所以他是带着保镖的,我们在这里是没有办法惩罚他的,甚至如果打了她,那还脏了我们的双手,我有更好的办法!”

    安德烈这番话引起了这些人的共鸣,他们七嘴八舌说:“没错,我们不能让那个婊子的肮脏触碰到我们身上,如果能有更好的制裁手段,我们不能让这样的恶魔逍遥法外,那么安德烈你有什么办法呢?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服你是哈鲁斯堡的继承人了,什么斐迪南大公一脉那就是狗屁,他们自斐迪南大公去世的时候就已经消亡了!”

    安德烈脸上的笑容就像花一样灿烂,他说:“既然那个婊子的目的就是牟利,那么我们就一起抛售她那些控股公司的股份,让她无法牟利就好了!我的财富并不多,但是我愿意为了哈鲁斯堡的尊严,贡献出自己的全部,我马上就会让我的秘书帮我操作!”

    安德烈的话提醒了他们,在安德烈之后,那些人也都恍然大悟道:“没错,我们决不能让她得逞,原本哈鲁斯堡家族就是我们所有人的,现在我们一起抛售她的股票,让她亏损就是最好的复仇!”

    他们高喊着这样的口号,然后跟着安德烈离开了会场,只留下了凯特琳她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