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 胁迫
    ,!

    奥地利的都维也.纳是一座享誉盛名的城市,就算是对国外完全没有认知的人,也一定会听过他的名字,因为这座城市就是和贝多芬莫扎特这样的名人不可分割,甚至就是鼎鼎大名的希特勒也正是遭到了维也.纳艺术学院的拒绝,后来才辗转到去了德国。 ?

    而除了这些名人,维也.纳本身也非常出众,他是欧洲最富裕的五个城市之一,是欧洲的心脏,更重要的是,他和哈鲁斯堡家族不可分割。如果说阿尔萨斯是哈鲁斯堡的家乡,那么维也.纳就是哈鲁斯堡的龙兴之地,哈鲁斯堡就是在这里成就了整个欧洲的王朝霸业。

    青彭是位于维也.纳市西郊的一个行政区,这里覆盖着广袤的森林,当然在这些森林中,也有很多古堡相映其中,特蕾莎古堡就是其中之一。

    上午,凯特琳带着叶凝还有几名保镖乘车来到了特蕾莎古堡,不过由于古堡是私人领地不能随意闯入,因此凯特琳的车队是绕过了特蕾莎古堡来到了古堡后的葡萄园。

    这是一片并不大的正方形葡萄园,横竖都只有二十排的葡萄树,并且在葡萄园门口,还有一座样式和特蕾莎城堡完全一样,就只是规格小了许多的迷你版城堡,看起来就和后世农村里自家盖的房子差不多。

    凯特琳的车队就停在了这座迷你版的小城堡门口,她的到来惊动了里面的人,马上有人出来询问情况。

    “我曾经就是在这里出生的,我知道他现在属于私人领地,我过来只是看看,马上就离开,不会拍照也不会进入。”凯特琳用德语向留守的人解释,对方听她这么说也没多说什么。

    “凯特琳姐姐,这里就是你的老家吗?真是个很美丽的地方。”叶凝说。

    凯特琳微笑向她道了声谢,然后叹气道:“只可惜这里现在并不属于我了,包括这片葡萄园,这是非常让人难过的,因为我的母亲就葬在这里,虽然没有任何坟墓,但是我知道在这里。”

    这些话让叶凝感到很伤感,但叶凝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突然身后传来引擎轰鸣,凯特琳她们转身,就见又有一个车队过来了,也停在了这片葡萄园前面。凯特琳皱起了眉头,因为她看到安德烈从车上走下来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叶凝拧着秀眉质问道。

    安德烈笑了:“我不明白,这里是我的领地我为何都不能来呢?”

    安德烈一步步走过来到葡萄园面前:“这可真是一片美丽的地方呀,如果要是遭到了破坏那可真是一件再糟糕不过的事情。”

    “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你不需要专门跟踪我到这里来威胁。”凯特琳说。

    “你能明白真是再好不过了。”安德烈转头过来对凯特琳说,“其实我也并不想这么做,但是每当我想起百慕大拍卖会场里的事情都会对你无比失望,我不能不为接下来的事情再加一份保险。”

    随后安德烈又转向葡萄园:“看啊!多么美丽的葡萄园,所有的葡萄都已经饱满,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采摘,今年的雨水和光照都很不错,甚至都能直追82年了,我相信能出产香醇可口的美酒,但我更希望年年都能喝到,我不想今年是最多一年了。”

    安德烈说完就转身离开,临走前他又补充了一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和你的父亲都是遭到了奥地利政府所驱逐的,所以现在既然已经看到了这片古堡没有问题,那么还是请快离开吧,要是被奥地利警察抓到了,那可不是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安德烈这下才离开了,虽然从他过来到离开却没用几分钟,但留给凯特琳和叶凝的是一天或者更长时间的恶心。

    “这个卑鄙的混蛋!”叶凝非常愤愤不平,她随后问凯特琳,“真的只能去参加会议,并且不能做任何准备,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凯特琳姐姐,他既然这么逼你去参加,肯定是安排了天大的阴谋。”

    凯特琳苦笑:“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但是自从他明确向我传达了信息以后,我就没有选择了。”

    叶凝沉默了,冰雪聪明的她哪会不明白呢?就在一个礼拜前,他们接到了安德烈亲自打来的电话,安德烈就在电话里很直接挑明了要凯特琳去参加他的会议,并且不允许凯特琳进行任何准备,否则他就会把这座特蕾莎古堡给拆掉,尤其是这片葡萄园。

    正是在接到了这样的电话以后,凯特琳才会要亲自来奥地利看看的,也正如安德烈所说,在哈鲁斯堡王朝被推翻以后,所有王室成员都遭到了驱逐,包括凯特琳的爷爷,当时才堪堪周岁的王储。

    原本这份驱逐令是不绵延子孙的,也正因如此,凯特琳才会出生在这里,可后来由于她爷爷一直追求的复辟行为触怒了奥地利政府,结果造成了他们这一血脉的所有成员被永久驱逐了,甚至还包括凯特琳未来可能出世的儿孙,只要是直系血亲都遭到了驱逐。

    “殿下,我们的人看到有很多警车正往这赶来,我们需要马上离开了。”身后的保镖上来提醒凯特琳。

    “该死的混蛋!这肯定是安德烈那个家伙报的警,我们潜入进来的时候明明没有惊动任何人!”叶凝愤怒道。

    相比激动的叶凝,凯特琳却很冷静,毕竟从安德烈出现的那一刻开始,这种事情就不意外了,她淡定的在和古堡进行合影以后才上车离开。

    两天后,凯特琳和叶凝来到了阿尔萨斯,按照安德烈的要求来参加了他组织的这次会议。

    凯特琳来的并不算早,但当她到哈鲁斯堡的时候,这里却仍然已经有了很多人。

    凯特琳走进城堡,她毫无例外的成为了焦点,也让现场一片哗然,无数人惊讶,同时也有很多人对她指指点点。

    “我的上帝!我没有看错吧,那居然是凯特琳,怎么她今天也来参加这次会议了吗?”

    “她怎么会来参加,她怎么敢来参加,在百慕大拍卖城堡和家族陵园,让我们哈鲁斯堡家族成为了全世界的笑柄,现在居然还敢出现在我们的面前,真是不要脸的婊子!”

    面对这些非议,凯特琳就只是银牙紧咬的忍着,然后直接问安德烈:“我来了,你让我坐哪?”

    没有任何客套,毕竟凯特琳知道自己今天过来会面临什么,那些场面话就都可以省了。

    安德烈非常得意的站在台上,他居高临下看着凯特琳,故作诧异道:“哎呀这不是凯特琳殿下……不对,应该是哈鲁斯堡的叛徒凯特琳,没想到你居然会来参加这次的会议,所以我并没有准备,这可怎么办呢?要不你就随便到哪个角落里蹲着好了。”

    随着安德烈这番话,激起现场一片哈哈大笑。

    “没错,婊子就是应该要有婊子的待遇,这里是人待的地方,像你这种婊子就只配蹲在角落里,如果我们好心的话,会赏给你一些东西的!”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把我昨天晚上使用的粪桶扣在你的脑袋上,我实在想不通你为什么可以那么恶毒,为什么能做出那样的事情,甚至现在还敢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你当我们都不存在吗?”

    叶凝瞪大了眼睛,一双粉拳握的紧紧的,她很为凯特琳感到担心,虽说她们在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但现在当她们真正来到这里,听到这些自诩贵族的家伙们骂出那些不堪入耳的话语,她还是无法接受。

    凯特琳却转头对她笑了笑,表示自己没问题,但她这个表现落在其他人眼里又不同了。

    “看到了没有,那个婊子她居然还在笑,到了现在她居然还能笑的出来,这可真是无耻到了一种境界了,这让我响起了贫民窟里的那些鸡,明明我们是在侮辱她,明明她拿的那些钱全都是出卖自己得来的,但她却心安理得,甚至还会笑出来,我看她也是如此!”

    安德烈脸上的笑容灿烂的就像一朵菊花,他示意所有人安静然后才说:“那么凯特琳殿下,就请你蹲到角落里去吧。”

    安德烈说着还真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其他人则是为这个手势欢呼起来,固然有露易丝会为凯特琳担心,但在这个时候也不会出面多说什么。

    在一片嘘声中,凯特琳非常平静的开口:“我真为你们感到可悲。”

    这句话震惊了所有人,谁也不知道她怎么就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我曾经去过一个野生动物园,当我进入猴山的时候,那些猴子总会出来看我冲我叫喊,我知道如果他们会说话的话,肯定会在说我是很奇怪的,居然穿了衣服,居然会是这样的,甚至还会辱骂我,但我为什么要和这些什么都不懂的猴子们计较呢?就像你们一样,只有可悲。”

    凯特琳的话音才落,所有人再一次痛骂起来,甚至连安德烈也忍不了了。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安德烈寒声质问道。

    凯特琳毫不畏惧的抬头:“我当然知道,在奥地利的特蕾莎古堡嘛,你想怎么做我都会奉陪,我不会让你破坏他的!”

    安德烈的脸色当时就变了,他没想到凯特琳居然敢把这个事情直接这么说出来。

    “你在说什么?什么特蕾莎古堡,我听不懂。”安德烈急忙说。

    凯特琳笑了:“我当然知道你听不懂,因为你就是猴山里的猴王嘛,那么我答应你的事情我已经做到了,再见。”

    凯特琳留下这句话转身离开,还没离开城堡就听到后面传来安德烈愤怒到了极致的咆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