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周铭回来了
    凯特琳没有任何要放弃买下特蕾莎古堡的打算,不过在接到特拉普的电话得知安德烈通过如此阴险的手段参与进来以后,接下来就要更小心,不能有任何鲁莽了。 23us.最快

    正是如此,凯特琳和叶凝通过收集特拉普的所有信息资料,甚至还要伦敦的金融班也帮忙收集和分析资料,目的就是要全方位了解这个人,毕竟首先要做到知己知彼然后才能百战不殆。

    “凯特琳姐姐,在我看来这个家伙是个非常敏感自负,并且还有一点轻微的受迫害妄想症的样子。”叶凝在对所有的资料进行详细分析以后说。

    凯特琳点点头:“这并不意外,毕竟他以前只是林茨家族的旁支成员,可能在小的时候受到过一些不平等的对待吧,所以才会造就了他现在的性格。不过最重要的是,这样看来我们第一次上门就是我们最失败的地方,我们居然完全忽略了这一点,才会让他对我们的印象很差,才让安德烈有机可趁。”

    “可这并不是我们的错,毕竟有安德烈那个家伙在一旁虎视眈眈,我们必须要抢占先机,我想不管我们怎么做,他都会有办法的。”

    叶凝说,凯特琳对此没有说什么,叶凝随后也想到了现在说这些并没有用,于是她问:“那么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凯特琳摇摇头:“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我也想不到能有什么好办法,或许我们应该尝试锲而不舍的和他进行持续沟通,拿出我们的诚意来,因为他虽然在性格上有些古怪,但总体来说还是一个能讲道理的人,所以我们只要一直真诚,我相信是能有结果的。”

    随后凯特琳又接了一句:“只是这个过程恐怕会有些艰难,我们也必须要将我们的姿态放到最低。”

    叶凝的脸色沉重,她明白凯特琳这么说就是她们要像业务员一样不断放低姿态以博得对方的好感。她当然也明白这是一个并不聪明的办法,但也是没办法了的办法,毕竟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如果不这么做,就不可能再从安德烈手中把特蕾莎古堡给抢回来了。

    这不是绝对,但至少在她们想到更好的办法以前,还是非常必要的,况且和客户建立良好的关系,这一点不管对于任何方法都是有益的。

    在做出这样的决定以后,凯特琳和叶凝就立即行动起来了,当然在有了第一次的教训以后,她们没有马上去找特拉普,而是把金融班的同学们都叫来了,对特拉普身边的关系进行挖掘,通过他身边的关系潜移默化的改变他的一些想法,最后在他有所改观以后再提出见面的要求,这样会相对平和一些。

    不过不管他们如何小心,他们所做的这些事还是在第一时间就传到了安德烈那边。

    带着这个消息,伊法曼来哈鲁斯堡找到了安德烈:“显然凯特琳那个婊子在经历了一次失败以后还并没有死心,她还想通过坚持来重新博取特拉普伯爵的好感,根据我的消息,她现在已经找到了特拉普伯爵的情人,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拉近和伯爵的关系。”

    “看来她们终于发现自己犯下的愚蠢错误了,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改变。”安德烈说。

    “那么安德烈我的兄弟,你打算怎么办,不打算给她制造一些麻烦吗?”伊法曼问。

    安德烈摇头:“知道吗?让人绝望的永远不是困难,而是在即将触摸到希望的时候才明白希望是并不存在的,所以现在她们想做什么,就让她们去做吧,我就看着她们表演,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事实安德烈也的确是像自己说的那样,在随后的半个多月时间里,就看着凯特琳和金融班的同学们想尽各种办法的改善和特拉普伯爵的关系。

    当然他们的努力也是有回报的,过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特拉普突然打电话给凯特琳,表示愿意和她谈谈关于出售特蕾莎城堡的事情。

    虽然这个突如其来的电话让凯特琳感到了惊讶,但她还是答应了。

    第二天凯特琳和叶凝如约来到了特蕾莎城堡,当她到了这里惊讶的见到了安德烈,顿时明白今天的会面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了。

    特拉普邀请凯特琳坐下,三个人如同等边三角形在桌旁。

    “你们都想够买我的特蕾莎城堡,虽然我现在并没有出售城堡的打算,但如果你们的理由能足够说服我,那么我也不介意达成你们的心愿。”特拉普说。

    “那么我先来吧,”凯特琳首先道,她看着特拉普说,“我想特拉普先生肯定也有自己的童年和难以忘怀的地方吧,比如承载了自己童年的房子或者麦田什么的,而我的童年就是这座特蕾莎古堡。”

    “我的名字是特蕾西亚·凯特琳·f·哈鲁斯堡,这个名字或许过去很辉煌,但现在来说却只是一个我在这座城堡里生活过的证明,仅此而已。”

    凯特琳抬手指向窗外:“我想特拉普先生你在买下这座古堡的时候就见到那片葡萄园了对吗?事实上那片葡萄园就是我的母亲栽种的,甚至在母亲逝世以后,她自己还要求葬在了葡萄园里,我想买回这座古堡就是希望能陪在我的母亲身旁,过去我无能为力,但是现在我有能力了,我就会要想尽办法做到。”

    “我知道特拉普先生非常爱自己的母亲,那么我相信如果您能站在我的角度,是一定能理解我的对吗?”凯特琳问。

    特拉普为凯特琳的话所感动,他正要说什么,那边安德烈却打乱了这一切。

    “人心险恶,我想特拉普先生还是不要太过相信的好。”安德烈突然说道。

    特拉普皱着眉头看着安德烈:“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安德烈微微一笑:“那么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弗朗茨·安德烈·卡尔·f·哈鲁斯堡,所以为了你不受欺骗,我有必要告诉你一些事情。”

    “你是说她在说谎,这里并不是她母亲的城堡,她是在欺骗我吗?”特拉普问。

    “我很想告诉你是的,但是很抱歉我不能那样说,因为这的确是真的,但这不是重点,或许特拉普先生你应该听一听一个月前百慕大发生的事情。”

    安德烈对特拉普说:“一个月以前曾经也有一个人在百慕大的拍卖会场上宣称自己是要买回父亲的陵园,但后来则被人揭穿是个自导自演的骗局,她自己买下了公司,然后通过公司出售父亲的陵园,再自己买下,她就通过这样的手段宣传信息,依靠自己父亲的坟墓为自己盈利。”

    特拉普的眉头拧的更深了:“你是说那个人就是凯特琳对吗?”

    安德烈并没有回答,而是自顾自的接着说道:“后来这个人也答应了参加我的一次会议,但是你知道她后来做了什么吗?她居然在城堡里公开骂家族的所有人是猴子,最可气的是她居然骂完就离开了……”

    凯特琳不得不打断安德烈的话:“我认为这中间有很多重点是他并没有提到的……”

    特拉普也打断了凯特琳的话:“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像你这种满嘴谎言,甚至为了一丝利益不惜出卖父亲陵园的家伙,根本不配拥有任何信誉!”

    最后特拉普站起来主动伸手和安德烈握手说:“我决定把特蕾莎城堡卖给你的我的朋友,因为相比这个家伙,你至少是一个诚实可靠的人,你说的那些事情我并非真的不知道,我只是想看一看。”

    “特拉普先生,我想你应该听我解释,事情并不像你想的那样……”

    凯特琳着急想要解释,但特拉普却并没有要听的兴趣,直接伸手指向门口:“很抱歉你并没有解释的权力,现在请你马上离开这里!”

    凯特琳被请出了古堡,但她没有放弃,还想等着安德烈离开以后再做解释,可先出来的却是安德烈。

    “真是可惜呀,你就差那么一点了,所以你现在是不是很绝望呢?”安德烈故意问道。

    凯特琳气的要咬碎了自己的银牙:“你这个卑鄙的家伙!”

    安德烈哈哈大笑起来:“这个词还真是优美动听呀,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顺便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消息,三天后特拉普伯爵就要和我签约出售这座城堡了,然后我就可以狠狠的报复你,用那片葡萄园的毁灭告诉你违背我承诺的下场!”

    凯特琳看着安德烈得意的离开,心里的确感到了绝望,她很想继续等下去,想再找特拉普在没有安德烈干扰的情况下再谈谈,但安德烈显然也料到了这点,直接报了警,让凯特琳不得不离开。

    三天后,凯特琳再一次来到了特蕾莎古堡,看到在古堡外围已经筑起了一道高高的铁栅栏,显然是有预谋了的,凯特琳想再联系特拉普却根本无人理会。

    到了上午十点,安德烈的车来悠悠到来,他故意停在凯特琳的面前,很挑衅道:“怎么样,我马上就要买下城堡了,你是不是很愤怒很绝望呢?我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你就在外面哭泣吧,婊子!”

    丢下这句话,安德烈万分得意的走进了城堡,只留下凯特琳在外面。

    “特拉普伯爵,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是求求你千万不能把城堡卖给他呀!这里真是我出生的地方,我母亲也葬在了这里,我求求你不要让那个混蛋给糟蹋啦!我求求你!”凯特琳绝望的哭喊出声。

    “居然让这么漂亮的女孩在外面如此伤心,安德烈还真是一个该死的混蛋呀!”

    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传来,让凯特琳当时就愣住了,她慢慢转头,满脸的不可置信,因为这个人就是周铭,他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