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 你车被烧了
    ,!

    周铭回来了!

    凯特琳愣愣的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男人,泪水不自觉的流出了眼眶。

    其实在这两个月时间里,凯特琳曾无数次的想着周铭能回来,可现在当周铭真的站在了自己面前,凯特琳却怎么也不敢相信,因为这太不可思议了!她一直是和周铭保持联系的,正是这样她才知道以墨西哥那边的情况,周铭要至少一个月的安排才能过来的,怎么也想不到居然现在就在这了。

    “怎么见到我回来了,不高兴吗?”周铭微笑着问。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马上击溃了凯特琳这两个月独自面对安德烈所建立起来的所有防线,她一头扎进周铭的怀抱里失声痛哭起来。在这一刻,她已经不再是那个指挥整个金融班和安德烈抗衡的女强人了,她只是一个受尽了委屈,想依靠着自己男人的肩膀痛哭一场的小女人。

    周铭就这么抱着她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凯特琳才堪堪抬头看着周铭问:“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墨西哥那边的事情全都解决了吗?”

    “差不多吧,马龙派的白兰度大牧首已经承诺一年内不会再和我有任何冲突了,那么剩下的事情,我相信即使我不在墨西哥,那些家伙也能处理好的。”周铭低头看着她,“当然最重要的,是我知道这边有人还在等着我。”

    面对周铭这突如其来的调笑,凯特琳俏脸一红,马上埋进了周铭的怀里。

    这是很温馨和甜蜜的画面,不过一个很不和谐的声音却突然响起:“咳!虽然我知道这个时候打断你们是很不好的,但我还是想说或许我们可以先解决那边的事情,回头再发狗粮去。”

    听到这个声音,凯特琳又愣住了,显然她没想到周铭不仅自己来了,甚至还又带了一个人过来,难道是从墨西哥带来的吗?

    周铭给她解释那是杜鹏,自己国内的朋友:“更重要的是这个家伙的身份很不一般,在国外能有很多地方能用的上的。”

    这就是杜鹏,国内的太子党,杜鹏听到了周铭给自己的介绍,他也微笑着和凯特琳打招呼:“哈鲁斯堡的殿下你好,其实上次你去燕京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和周铭是非常般配的一对,只是我怎么也没想到你们居然发展的这么快,真让人惊讶。”

    凯特琳点头向杜鹏问好,经杜鹏这么一说,周铭和凯特琳才猛然想起来那边特蕾莎古堡还有最重要的事情没解决。

    于是凯特琳急忙要告诉周铭发生了什么,不过周铭却摆摆手表示自己已经都知道了。

    “现在安德烈和特拉普都已经进去了古堡,正在签署合同,我们该怎么办?”凯特琳问,“我不想特蕾莎古堡落在安德烈的手里,我的母亲葬在这里,我不希望被他破坏了……”

    凯特琳越说越着急,最后都要哭出来了,周铭握住她的手对她说:“放心吧,既然我在这里,事情就很容易解决了。”

    凯特琳愣愣的看着周铭,她很想相信周铭,但理智却不断在提醒她这是不可能的,毕竟现在事情已经败坏到了这个局面,特拉普已经放弃了自己,安德烈也已经进去城堡,只要他们都在各自律师的指导下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那么交易就成立了,这种情况要怎么阻止?

    曾经凯特琳也想过无数的办法,进行了无数的努力,却始终没有任何办法,最后现在只能在门口绝望的哭泣。

    周铭没有多解释什么,而是来到了大门前,他对门口的管家说:“你快点进去告诉安德烈那个家伙,让他赶紧出来,否则他的车就要被烧了。”

    那管家一脸尼克杨的表情看着周铭:“我不知道你是否有精神病史,但你现在的脑子是肯定不正常的。”

    周铭并不生气,他继续很严肃的告诉他:“我希望你马上去告诉他,就说是我周铭说的,否则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只是一个小小的管家,根本承担不起。”

    没来由的,那管家在听到周铭这番话后突然一个激灵,尤其是周铭这个名字,似乎让他想到了什么,然后他犹豫了片刻,居然真的照周铭说的进去通报了,不一会这个管家就和安德烈一起急急忙忙出来了。

    安德烈出来见到周铭当时就愣住了,然后惊叫道:“真的是你,周铭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周铭摊开双手:“安德烈先生你这话真是太可笑了,奥地利政府又没有限制我入境,那么我现在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呢?”

    安德烈回过了神来又说道:“不过你就算回来了也没用,你根本改变不了任何事情,我的律师现在就在里面帮我合同,如果没有问题,我就会签署了,并且我现在还要在你面前签署,让你也感到绝望!”

    周铭无奈的摇摇头:“我想你是否忘记了什么,我让管家给你带话的,你的车要被烧了。”

    安德烈嗤笑出声:“你在给我讲故事吗?你家的车才被烧了,你们全家都被烧了!我真是很好奇你究竟是有多愚蠢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不过他的话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因为他看到那边有两个人扔了好几个燃烧.瓶进来砸在自己的车上,然后自己的车就被烧了。

    “你们在干什么?那是你的人对吗?”安德烈质问周铭。

    周铭感到很无辜:“我已经让管家告诉你了,你的车要被烧了,谁让你不相信的。”

    安德烈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在疯狂奔腾,他根本想不通这是个什么逻辑,一般这么说的不都是你发现了什么阴谋,才好心提醒我吗?如果你要烧的话直接动手就行了,还提醒个什么东西啊?而且你还有什么无辜的,我才是真的无辜好吗?莫名其妙自己的车就被烧了。

    “你这个混蛋,你这是对我的报复!你没有办法阻止我们的合同,就想出了这么卑鄙的办法!”安德烈对周铭恨得咬牙切齿。

    “如果安德烈先生想把这种行为理解成为是对你的报复,那我没什么好说的,不过要说到卑鄙,我想我们也是彼此彼此的,毕竟对一个一天到晚追着别人父母陵园的家伙,是不需要讲究任何手段的。”周铭说。

    安德烈愤怒的咆哮一句该死,随后特拉普也走出了城堡,他一眼就看到了外面燃烧着的安德烈的汽车。

    “天呐谁能告诉我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这里遭到了恐怖袭击吗?”特拉普惊呼,“你们这些该死的家伙,都赶快给我救火呀!”

    随着他这番话,那些惊呆了的佣人们这才反应过来,开始忙碌的去找水过来给安德烈的车灭火了。

    特拉普很快看到了门口的凯特琳:“是不是你做的,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就是个婊子,你要买特蕾莎城堡就是一个阴谋!”

    “你就是拥有这座城堡的特拉普伯爵吗?我希望你能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辞,否则下一个被烧毁的恐怕就要是你的城堡了。”周铭说。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特拉普问。

    周铭微笑回答:“你可以这么理解。”

    “你真是太嚣张了,这里不是你们的华夏,我已经报警了,你们就等着被送进监狱里吧!”特拉普说。

    “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们的身份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至少今天在奥地利这里,我们是享受了外国人刑事豁免权的,所以你的愿望实现不了。”周铭说。

    “什么狗屎的豁免权,你以为自己是谁,华夏的皇帝吗?我在奥地利二十多年就没听说谁能有豁免权的,你这个垃圾就应该去死!”特拉普怒吼。

    “没错,你以为这里是华夏,你们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一个县长就能随便杀人的吗?我告诉你这里是法制的奥地利,没有任何豁免权!”安德烈也说。

    现实很快打了他们的脸,因为当他才说完,就有警车开到了这里,特拉普大喊着告诉那些警察周铭在这里纵火犯罪,要求那些警察马上逮捕他们,但警察在核实了他们的身份以后告诉特拉普他们的确享有豁免权,他们无权对他们进行任何形式的执法。

    特拉普和安德烈当时就懵逼了,大哥,你们这些奥地利警察是冒充的吧,怎么我们才说了奥地利没有特权你们就告诉我他们享有豁免权了呢?这太离谱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特拉普问,他显然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

    对于这个问题,周铭还没说话,杜鹏就上来说:“我们是什么人关你们屁事,你们只需要知道我们不是你们可以随意欺负不就好了。”

    “你们也不要高兴的太早了,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拿到的豁免权,但你们这样肆意妄为,我会上报法院剥夺你们豁免权的!”安德烈恨恨道。

    杜鹏撇撇嘴:“那你们去告好了,反正至少我们现在有,能无法无天的把你们给拆,那就足够了。”

    周铭上前拍拍铁门问他们:“那么特拉普和安德烈两位伯爵,现在可以打开门让我们进去好好谈谈了吗?”

    安德烈和特拉普两人的脸色铁青,他们很想坚持摇头然后把周铭给赶走,但他们知道这已经不可能了。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