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 事情有反转
    ,!

    特拉普最终只得邀请周铭和凯特琳进入了这座特蕾莎古堡,凯特琳愣愣的跟在周铭身后,她感觉自己就和做梦一样,自己根本没想周铭会回来,结果周铭居然就从墨西哥回来了;自己无论如何都进不来的特蕾莎古堡,甚至在门口绝望哭泣,结果现在就这么简单进来了,还把安德烈的车给烧了。

    每当想着这些事情,凯特琳就感觉自己脑子是晕乎乎,觉得这些事情梦幻的太不真实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周铭,我们真的进来了特蕾莎古堡吗?”凯特琳问。

    周铭微笑告诉她:“我们当然已经进来了,这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困难,我早就告诉过你了,贱人就是矫情,所以我们很多时候要强势一些。”

    前面安德烈和特拉普的脸色都很难看,因为虽然周铭已经压低了声音,但他们还是都听到了,也是这样他们才险些没气到吐血,他们很想冲到周铭面前质问他骂谁是贱人谁在矫情,不过最后他们也还是没这个勇气问出口,或者他们也明白,这个时候再问这种问题只是在自取其辱。

    凯特琳还是很惊讶,她固然明白周铭是很强势,但更重要的问题是他有强势的本钱呀,试想要是没有那个豁免权的存在,恐怕他们早就被警察抓走了,还怎么强势呢?

    周铭看出了凯特琳的疑惑,指了指身旁的杜鹏告诉她:“这就是我带这小子过来的原因,他可是华夏正儿八经的太子,所以是外交部给我们争取到的这个豁免权,其实最开始是要弄外交豁免的,不过后来在查了奥地利的法律以后居然还有一个个人豁免的东西,就直接让大使馆帮忙了。”

    杜鹏却说:“美女你可别这么看我,其实我就一打酱油的,因为就周铭他老大现在的身家,直接去找我家老爷子也是没问题的,我最多也就是过来看看哈鲁斯堡的末代公主了。”

    周铭和杜鹏这样你推来我推去的,前面安德烈和特拉普都要哭了,娘的你们不装b能死吗?有本事你们都不要那个狗屎豁免权来试试看,有本事你们不要用暴力威胁我们看看啊!

    在这样的想法下,安德烈和特拉普达成了一致的想法:我们应该要站在同一战线上!

    几分钟后他们来到了城堡大厅,他们的律师都在这里,见他们回来马上起身告诉他们已经将合约全部完毕,并没有任何问题。

    得到这个答案,安德烈和特拉普都很高兴,他们几乎是跑过去坐下的,然后在周铭和凯特琳还没反应过来前各自快的在合同上签了字。

    完成这一切,安德烈站起来十分得意的对周铭说:“我们现在的合同已经完成了,而且就是在你面前完成的,可你仍然无能为力不是吗?”

    特拉普这时也站起来了:“没错,你叫周铭对吗?你有豁免权对吗?可那并不是万能的,有些事情你阻止不了!”

    安德烈和特拉普说着都哈哈大笑起来。

    安德烈十分挑衅的挥舞着自己刚刚签好的文件,然后甩在桌子上:“看到了没有,有了这份合同,这座特蕾莎城堡就是我的了,而我也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们,外面那个该死的葡萄园,我马上就会叫人去把他推平了,然后把所有的泥土和葡萄藤都扔去最肮脏的垃圾堆,我要用这件事狠狠的教育你们!”

    在他们的笑声中,凯特琳一瞬间似乎失去了精气神,她本以为周铭回来了就是希望,结果周铭也的确带她进了古堡,可结果呢?安德烈和特拉普居然就在自己面前签下了交易的合同。

    这算什么?难道自己和周铭这么努力了,最终还是一样的结果吗?难道自己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安德烈那个可恶的家伙破坏这座古堡,破坏和侮辱埋葬了母亲的葡萄园吗?

    凯特琳银牙紧咬,她非常不甘心,但又能怎么样呢?

    这个时候,凯特琳突然看到周铭上前了两步,周铭微笑着向安德烈和特拉普道谢:“恭喜你们签约成功,不过我并不认为你刚才的威胁真的能实现,因为你们要小心你们的合同呀,如果你们的合同丢失或者遭到损坏,那么你们还会继续进行交易吗?”

    “不得不说你这个华夏人的想法就是奇特,好吧我可以告诉你,如果合同遭到损坏或者丢失,当然就要重新签订合同才行了,可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合同就在那张桌子上,因为必须要四份同时遭到损坏才行,而你和凯特琳都没有接近那桌子的机会!你们只能看着我们的合同感到绝望!”

    安德烈一字一顿对周铭说,语气非常嚣张,不过随后特拉普突然的叫喊却让他懵逼:“你在干什么快住手!”

    随着特拉普的叫喊,他们看过去,只见周铭的保镖**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桌子旁边,并且已经把那四份刚刚签好字的合同拿到了手里。

    周铭指着那边说:“我想你说的一定就是那四份合同,就是说只要将他们都毁坏就好了。”

    周铭的话就是命令,当周铭说完,那边**立即掏出打火机来把四份合同全给点着烧了。

    不!

    安德烈和特拉普同时叫喊出声。

    “就像你们之前所说的,很多事情并不是万能的,你们并阻止不了。”

    周铭说着然后坐到了桌子旁并拍了拍桌子:“那么现在合同不在了,我想我们可以好好坐下来聊聊了。”

    安德烈和特拉普都愤怒的拍了桌子,冲着周铭怒吼道:“聊聊?你这个华夏人简直痴心妄想,你烧了我们的合同,你还指望我们能坐下来和你心平气和的聊天吗?我告诉你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你这个卑鄙的垃圾,我们绝不会向你妥协,这座特蕾莎城堡我们说什么也不会给你的!”

    面对他们的咆哮,周铭却很淡定的摆摆手说:“什么事情都不要说的这么绝对,其实我让人烧掉这四份合同也是给你们一个台阶下,否则如同要是让你们来动手,那会很让你们难堪的。”

    安德烈和特拉普瞪大了眼睛,他们的眼珠都要从自己的眼睛里给瞪出来了。

    “你这是在和我们说笑话吗?还是你这个人的神志有些不太正常,我们怎么会自己动手烧毁自己的合同呢?这简直是我听过最不可思议的故事!”安德烈说。

    “我没有听错吧,你刚才居然还说这是在为我们着想,那么你觉得我们是不是还应该向你道一声谢呢?”特拉普说。

    周铭很认真的想了一下:“我想感谢的话还是不用了,毕竟这是我的举手之劳。”

    安德烈和特拉普此刻只想破口大骂,见过不要脸的却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你以为刚才我们的话还是在夸你吗?还不用谢了,只是举手之劳,你特么的自我感觉也有点良好的过了头吧!

    “看你们的表情,你们好像对我的话还表示怀疑?”周铭问。

    安德烈当即表示:“华夏人,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怀疑这个词用在这里是完全不对的,我们对你的话就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你就是一个满嘴谎言的垃圾骗子!”

    “我劝你们话还是不要说的这么绝对为好,毕竟要是待会事情生了反转,你们会很难堪的。”周铭劝道。

    特拉普故意很惊讶很大声的说:“反转?你是说你能让水都流到山上去,还是能让太阳从西方升起呢?那样你就能成为史上最伟大的魔法师啦!我很期待自己能见证这么富有历史性的一刻!”

    周铭叹了口气:“那好吧特拉普先生,我知道林茨银行最近有一个非常大的项目,是关于北俄乌拉尔油田开采项目的,通过这个项目林茨银行能得到一笔非常可观的盈利,而你本人也能通过这个项目更深的树立自己的权威。不过对我来说,我最关心的是你的合作对象伊尔别多夫。”

    特拉普皱着眉头看着周铭:“你想说明什么问题,你想让我搞砸这个项目吗?”

    周铭摇头:“请注意一个问题,不是我想让他搞砸,而是这个项目本身就存在问题,伊尔别多夫是我的朋友,他恰好又和我谈了这个问题。”

    特拉普冷哼一声:“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伊尔别多夫他是北俄现在最大的寡头,他通过联合银行起家,他的产业遍布整个北俄,你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朋友,除非世界末日,否则我绝不相信!”

    特拉普才说完,他的手机就响了,随后他接通一声好,然后就懵逼了,因为这通电话居然就是伊尔别多夫亲自打来的,并且真的在电话里提到了他们之前的合作问题。

    特拉普抬头,很不可思议的看着周铭。

    周铭对他说:“让我来告诉你接下来会生什么吧,如果你在北俄的这次投资失败,先银行的股东会很愤怒,同时其他一些原本对你就很不满意的人也会趁机难,再然后董事会开始对你起调查,最后在股东的压力下对你启动罢免程序。”

    “不要再说了!”特拉普大喊道,“周铭先生您刚才做的真不错,因为我刚刚才想起来这些合同存在非常大的问题,幸好您让您的人把这些该死的合同都给烧了,否则我一定也会亲手烧了这些合同的,哪怕这违背了合同的精神!所以我非常感谢周铭先生您的帮忙!”

    安德烈当时就懵逼了:“妈卖批!你特么翻脸要不要这么利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