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 粉丝特拉普
    (鞠躬感谢“丧物玩志”的月票支持!)

    面对特拉普这突如其来的反转,安德烈只想问候他八辈祖宗,大哥,你刚才不是还信誓旦旦的在表决心吗?你不是之前还在自己面前说你是个很有尊严的伯爵吗?现在你的决心你的尊严呢?难道被那个华夏人那么吓唬一下就全部吓回去了不成?

    不仅是安德烈,凯特琳和叶凝也感到很不可思议,要知道她们可是从一个月前就开始在做这位特拉普的工作了,可以说她们循循善诱不断耐着性子通过包括他情人在内的各种渠道和他进行交流,才好不容易有和他坐下来谈的机会,但还是被安德烈三言两语就给破坏了,怎么你现在就这么简单?

    这太不科学了,就算你是周铭也不能这么变态吧。

    “因为我曾经在两年前去过北俄,和这位伊尔别多夫挺熟的,所以让他帮我这么个小忙还是没问题的;至于特拉普这边原因我想我已经说过了,他就是单纯的不能失去这个项目而已。”周铭说。

    “我们就知道周铭你是最厉害的!”

    对于周铭的解释,凯特琳和叶凝虽然还是感到震惊,但她们也更为周铭感到高兴。

    另一边安德烈则说:“周铭,不管你是怎么做到的,但你这种小聪明也只是一次,你唬住了特拉普,但我是绝对不会受你威胁的!”

    凯特琳和叶凝又皱起了眉头,对呀!或许在特拉普这边是因为运气好,恰好他项目的合作对象是周铭的朋友,可安德烈这边情况就完全不同了,那么周铭又该怎么办呢?

    她们回头看向周铭,却见周铭脸色古怪的看着安德烈:“你是傻b吗?”

    安德烈愤怒至极:“周铭你在说什么?这就是你的办法,由于说服不了我,所以才只能在这里无理由的谩骂了吗?你这个垃圾混蛋!”

    周铭一脸关爱智障儿童的表情叹息摇头道:“如果我是你我肯定不会在这个时候说话了,因为我已经说服了特拉普伯爵为什么还要说服你呢?难不成你一个人就可以把合同都签了然后把古堡给毁了吗?”

    安德烈险些没一口老血喷出来,因为想想事实的确是这样啊,自己刚才那话简直就是把脸凑上去让他打的,太特么蠢了!

    不过周铭的暴击并没有就此结束,他随后又说:“看来安德烈先生现在已经明白了,那么你还留在这里是要做什么呢?是没有吃早餐,还是想要和我们一起谈谈三方合作的事情,不过恕我直言这恐怕很困难。”

    安德烈的脸色越发难看了,他说道:“请你放心,我马上就离开。”

    安德烈留下这句话就离开了,在他离开以后,周铭随即邀请特拉普坐下:“安德烈已经离开了,那么我想我们有时间坐下来好好谈谈了。”

    特拉普坐在了周铭面前看着周铭说:“你想谈什么,直接威胁要我把城堡卖给你吗?”

    “如果我这么做了,你会打算怎么办?”周铭饶有意味的问。

    “那么我可以保证你得到的只会是一片废墟!”特拉普回答。

    “所以我并不打算那么做。”周铭说,“对我来说今天只要阻止了你和安德烈的交易就达到目的了,再硬逼你把古堡卖给我那不现实,我也很清楚今天的事情很糟糕,这并不是很好的交易条件。”

    特拉普冷哼一声:“那你打算怎么办?”

    周铭摇摇头:“我想这个问题的答案在于你而并不在我,我需要知道你是真的想出售这座城堡吗?还是另有原因呢?”

    特拉普沉默了,显然周铭的这个问题问道了关键上,就连凯特琳也恍然想起之前特拉普的确说过他不想出售城堡的,也是这个原因,凯特琳才放心的,毕竟就算自己买不到古堡安德烈也同样买不到,那么即使让他生气也没有太大的问题,怎么后来他就又要出售了呢?发生了什么事?

    特拉普开始并不愿意说,但在后来周铭的追问下,他缓缓道来。

    “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原因,只不过是我在最近的一次投资中亏损严重,没有能力继续维持这座城堡,才想到要进行出售的。”特拉普回答。

    这的确是很正常的原因,或许对一般人而言,一座私人城堡都是不敢想象的,但实际上城堡的价格并不会有多么离谱,有时候甚至还会比某些富豪别墅要便宜,某些时候可能还会有一美元的城堡出现。这并不是这些贵族疯了,而是城堡本身的价值太高,结果导致了他更加高昂的维护成本。

    简单来说,如果花一亿美元能买下一座城堡,那么随后恐怕两年的维护费用就要超过购买的价格了,这也就是英女王要开放白金汉宫收费的原因所在,试想连英王室都负担不起了,那么其他贵族的情况可想而知。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导致特拉普在一次投资失败后,本身的资金周转出了问题,再负担不起了城堡的维护费用,才会要想着出售的。

    听完特拉普的回答,周铭想了一下对他说:“这样吧,我告诉你可以去投资一下墨西哥的国家电信,只要你一直持有他的股份,我保证你赚钱,不说别的,至少这座城堡的维护费用是肯定没问题的。”

    特拉普很不屑:“你这就算是给了城堡的定金吗?”

    周铭耸了耸肩:“随便你怎么理解吧,不过对我来说,这么做的最重要意义在于确保城堡不会再被卖到其他人手里,毕竟今天我能阻止安德烈的交易是存在很多运气成分的,不过我不确定下一次我还能有这样的运气。”

    “那么你认为我会这么轻易相信你吗?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打算把我的资金套牢了,然后逼我卖城堡呢?我可不会把自己的命根子交到别人手上。”特拉普说。

    “因为我根本没必要这么做。”周铭说,“特拉普先生你可以好好想想看,我既然现在能拥有豁免权,又能知道你和伊尔别多夫的项目合作,那么我为什么不能用这些事情来逼你卖房呢?我现在之所以这么做,只是想秉承一个双方自愿的原则。”

    特拉普沉默了,他很明白事情就是周铭说的这样,如果他真的拿那些事情来逼自己,自己也的确没有太好的办法,当然或许自己可以抗住他的压力,但家族的那些白痴呢?他们肯定会嚷嚷着把城堡给卖了的。

    当然比起这些事情,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特拉普知道这个墨西哥的国家电信公司,那简直就是一个传奇。

    这时特拉普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定睛看着周铭:“我记得在外面的时候你说过自己的名字,你叫周铭对吗?你之所以让我购买国家电信的股票,就是因为你是国家电信的董事长对吗?”

    特拉普突然的激动让周铭很不适应,周铭点头回答:“我的确是从墨西哥来的,我可以告诉你国家电信真的很值得投资。”

    “我对这一点深信不疑!”特拉普说,“因为这两个月我一直在关注这个公司,我发现他的领导人简直是个奇才,他所提出的很多理论和商业模式都是我以前想都不敢去想的,他就是我的偶像,所以我更相信国家电信在他的带领下肯定能成为更伟大的公司!”

    被人这么当面夸赞,周铭有些不好意思:“很感谢你对我的支持和夸奖,那么既然你相信,我想我之前的提议就应该没问题了吧。”

    听到周铭这么说,特拉普就才想起来他夸赞的人就在自己面前。

    于是特拉普马上又说道:“不,我想根本用不到那个提议了,我同意把这座城堡卖给你,我们可以马上就签合同!”

    特拉普说着就让他的秘书去准备合同了,并且还告诫:“不需要准备太多,只需要买卖条款就好了,最重要的是要马上做好,所有的权力一次转让,价格比刚才安德烈的少一半,就五亿先令好了。”

    噶?

    面对特拉普这突如其来的转变,不光他的律师懵逼了,就连周铭和凯特琳还有杜鹏他们也全都愣住了。

    这什么情况,刚才双方还一副箭弩拔张针锋相对的情况,怎么现在就成了一副狂热粉丝的样子;刚才还那么信誓旦旦要守住自己的城堡,现在就来一个半卖半送了,大哥,你有没有一点自己的坚持啊?

    先令是奥地利的货币单位,按照目前的国际汇率,一个先令只等于07元华夏币,也就是说这五亿先令听起来挺吓人,但实际上也就只有不到五千万美元,这按照一座城堡的价值来算就太便宜了。

    周铭也很无奈,我擦嘞!这什么情况,早知道自己的个人魅力这么大,那之前还兜那么大圈子干什么,又是去搞豁免权又是烧车的,搞得所有人都紧张兮兮的;直接上来亮身份虎躯一震不就好了,这样自己也能早点回来了不是,那就不用让凯特琳在这边多受那么多委屈了。

    杜鹏更无奈,奶奶的,以为自己掉线那么长时间,好不容易能出镜拉风一次,结果就这么搞笑收场了吗?这该死的特拉普伯爵!

    相比他们,凯特琳和叶凝是最简单的,她们只会为周铭感到高兴,周铭就是最了不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