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千堡之国卢森堡
    ,!

    卢森堡是位于法德之间的个袖珍小国,面积也就和国内些大点的县差不多,虽然面积并不大,但却是现今世界仅存公认的唯大公国了,元是奥斯兰大公。

    另外卢森堡尽管国家不大,但却是欧洲最富裕的国家,因为这里集中了欧洲的富豪,拥有仅次于瑞士的私人银行体系,和仅次于美国的信托投资体系,可瑞士的银行还有美国的信托投资,这都是在全球知名的,并且那都还是依托他们自身强大的国力和经济实力,却没想卢森堡这么个小国不声不响的就排在了他们后面。

    根据些调查机构所给出的数据,卢森堡的所有银行和基金所管理和支配的资金总额达到了五万亿美元的恐怖规模。

    要知道之前周铭参加针对前苏联的刀塔计划,才不过二十六万亿的总额,那可是和美国并列的个级大国呀!就算他并不是以经济见长的,但个级大国在半个多世纪所创造的财富总是不容小觑的,否则以美国为的整个西方世界为什么会那么兴奋的趴在他的尸体上吸血呢?也不会在国内造就那么多资本寡头了。

    现在卢森堡这么个县大点的地方,居然就掌握了相当于前苏联五分之的财富,这如何能不恐怖。尤其这些还是调查机构能查到的公开数据,而这里可是有更多的私人银行和私人投资基金,那些完全不对外公开的秘密财富究竟还有多少,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总而言之,卢森堡就是这么个不查不知道,查吓跳的逆天地方。

    周铭和凯特琳在去往卢森堡的路上,凯特琳不断给周铭介绍着卢森堡的情况。

    虽然之前周铭已经通过其他渠道了解了些卢森堡的情况,但显然就自己了解的那些,总是比不上凯特琳这位哈鲁斯堡第顺位继承人了解更详细的,现在听着凯特琳的这些介绍,还是让周铭感到无比心惊:乖乖了个隆滴咚,这卢森堡要逆天了呀!

    “经过了无数动乱,卢森堡已经成为整个欧洲各国王室和贵族们最后的避风港,卢森堡还有个名字就是千堡之国,简单来说,就是在整个卢森堡境内耸立着大大小小上千座城堡,这每座城堡就代表着个家族,那么上千个家族都聚集在这里,会给这个国家带来多少财富都不意外。”凯特琳给周铭解释。

    周铭点头表示理解,这就和国内老有人说宝岛之所以那么好,是因为凯申公逃过去的时候把国内的黄金全带过去了。

    这个事情周铭无法分辨真假,但卢森堡这个情况是可以肯定的,以前欧洲那些伯爵侯爵公爵的贵族领主们还有那些被推翻了的各国王室,他们都带着财富逃到了卢森堡,那可是经过几百年殖民时代所累积起来的财富,再加上后来的运作以及继续吸引其他贵族领主们的加入,到达个恐怖的数字也是正常。

    “当然如果只是这些财富倒还算了,更重要的是这些富豪通过资本渗透了整个欧洲的各行各业,将财富不断的进行投资获利,再加上卢森堡本身对财富的调控,以及通过这些贵族对信息的掌握共享,最终把这些财富推高到了个不可复制的高度。”凯特琳又补充了句。

    周铭吐出口浊气:“看来我之前应该对卢森堡更多的了解下。”

    凯特琳摇头:“幸好你没有那样做,或许那样你就未必敢这么过来了。”

    周铭揉了揉凯特琳的小脑袋:“你可别瞧不起你男人,连东欧剧变时候的前苏联我都敢去,在被坦克围困的前苏联白宫我都敢进去找北俄总统尼古拉维奇,还有什么是我不敢的!况且这次卢森堡之行是我们不得不来的,这是我们能帮你把家族从安德烈那个家伙手里抢回来的关键!”

    凯特琳很坚定的点头,周铭随后打了个哈欠:“那么我就先睡会了,从昨天到现在我可没有睡个安稳觉,待会还有更麻烦的事。”

    说完,周铭就在凯特琳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头枕着她那高耸的酥胸开始闭目养神了。

    凯特琳就这么抱着周铭,她知道周铭是真的累了,在解决了墨西哥那边的事情以后,都没有安排好那边就匆匆赶来了奥地利,甚至还联系了在国内的朋友,申请了豁免权。而在把特蕾莎古堡买下来以后,他来不及好好休息,就连夜带着自己来到了卢森堡。

    还记得昨天晚上的分析,周铭认为安德烈虽然已经掌握了整个哈鲁斯堡家族,但实际上根基并不牢靠,只要凯特琳能强势归来,给他个巨大的打击,就能把家族再给夺回来。

    都说要想皇位稳固,那么这个皇帝就必须要手拿着钱袋子手握着宝剑,简单说来就是钱和武力,不过对于已经失去王室地位的哈鲁斯堡家族来说,钱就是家族继承者所要掌握的核心了。其实不光是哈鲁斯堡家族,就是美国的唐氏家族还有其他各大财团,莫不都是以银行为核心的,就是钱。

    毕竟这年头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要钱的,你作为家族掌门人就有义务给家族带来财富,要是你不能,那么就很抱歉,不管你是谁你都可以哪凉快哪待着了。

    这就像是个公司,如果个总裁没有掌握股份最多的董事长的支持,那么他的话语权就是非常有限的,甚至于董事长不高兴了可以直接轰你下台,不管有理没理,就因为董事长手里握着公司最多的资产,所以他就牛b,事情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

    但安德烈严格来说却并没有掌握住哈鲁斯堡的财富,因为哈鲁斯堡家族的财富被拆分成了三份,份在凯特琳的姑姑露易丝王妃手上,份被其他家族成员共同掌握,他自己只握有份。

    正是这个原因,他才直都寻求露易丝的支持,也在不断的污蔑凯特琳,也是为了要得到其他家族成员的支持。

    除了他自己掌握的那份家族财富,更重要的就是有卢森堡大公奥斯兰在背后的支持了,甚至于在周铭亲赴墨西哥解决了杰弗森那边以后,奥斯兰就成了安德烈最重要的底牌了,因此周铭和凯特琳才不得不来。

    斩断奥斯兰对安德烈的支持,虽然不能马上把安德烈从现在的位置上赶下去,但至少能最大限度的打开局面,让露易丝还有其他人能有理由站到自己这边来,自己张张的翻牌,最后把安德烈给赶下去。所以切的切,都要从卢森堡这里开始。

    当然如果只是要说服奥斯兰大公,那么他们休息几天再过来也没事,但问题在于他们之前得到了个非常重要的信息,有个非常重要的千堡会议会议在卢森堡召开,这才是他们需要马不停蹄赶来的原因。

    这个千堡会议顾名思义,就是在卢森堡境内有城堡庄园的那些贵族富豪们聚集在起开会,直白点就是五万亿美元坐在这里开会,就让周铭动了更大的脑筋。

    希望这次卢森堡之行能切顺利吧!

    凯特琳默默在心里祈祷着,她低头看着周铭睡着的脸庞,突然没来由的想到了昨天晚上的疯狂,也想到了自己被他吻遍了全身。

    昨天的感觉涌上心头,让凯特琳俏脸顿时变得红扑扑的,她也想到如果这个男人昨晚不那么疯狂的话,或许今天也不会那么累吧。可是后来凯特琳又想想,好像昨天是自己主动的,觉得这个男人能那么痴迷自己的身体,好像那种感觉也挺不错的。

    这些想法让凯特琳的俏脸越的红润了,娇艳欲滴到几乎要出水来了。

    随后凯特琳看着周铭,偷偷低下头亲了周铭口,本来有些小窃喜的,却没想到周铭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这让凯特琳不由羞涩的惊叫出声。

    “你这女人居然敢偷偷占我便宜,我可不能吃亏!”

    周铭笑嘻嘻的这么说着,然后捧住凯特琳的脸颊在她的惊呼声中吻住了她的芳唇。

    不过他们的**并没有在车上燃烧起来,来这可不是那种前后分离的加长礼宾车,前面还有**那个观众,他们可没有现场直播的癖好;二来周铭也的确需要休息,稍稍逗弄凯特琳下就好了,要真为了时痛快耽误了正事那才追悔莫及了。

    几个小时以后他们终于到了大公国的都城卢森堡市,虽然卢森堡分为了几个省,但在周铭看来这不过就是个县城和周围乡镇之间的区别。

    卢森堡作为欧洲历史上的要塞存在,他的地形和国内的重庆差不多,南部平原会稍微好些,旦周铭路进来就是丘陵,以及隐藏在森林当中各种大大小小的城堡,尤其是在都城卢森堡市的外围,座座城堡就像是规划好的样,从外围连绵不断到市区。

    路行来,周铭对卢森堡最大的印象就是干净整洁,看来这里不愧是欧洲富豪和贵族们最为集中的地方,也是全世界人均收入最高的国家,这对路面和建筑的打扫以及规划,都是非常好的,这里的人的素质也都非常高。

    只是有点,在市中心些老街上,很多老式建筑紧挨在起,导致建筑与建筑之间没有任何缝隙,也算是时代遗留下来的问题了。

    周铭他们到了卢森堡市并没有急着去找酒店住下,因为按照时间来说,那个千堡会议的召开已经迫在眉睫了,他们需要先做准备。

    于是他们直奔市中心的奥斯兰大公城堡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