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说曹操曹操到
    ,更新快,,免费读!

    (鞠躬感谢“盛世老张”的两张月票支持!)

    卢泽尔堡是位于卢森堡市正中心的一座古城堡,也是卢森堡大公奥斯兰的宅邸,实际上不仅卢森堡的国名也都是根据这座城堡的名字最终命名的,就连整个城市乃至国家都是以卢泽尔堡为核心扩展出来的。

    周铭和凯特琳的车直接开到了卢泽尔堡的正门口,那是一座如同凯旋门一般的高大拱门,他们的车就停靠在路边。

    “据我所知那个千堡会议的时间并不是在今天,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去找酒店住下来呢?”凯特琳询问。

    周铭摇头:“我可不认为千堡会议说什么时候开始就什么时候开始,那样太被动了,那些大家族不会允许会议出现自己不可控的情况,肯定会有所准备的。”

    凯特琳先是一愣,随即明白了周铭的意思,因为一千个人就会有一千种想法,如果这个会议真是定好一个时间等到那时候再开始,那样很容易出现意料之外的情况,那么为了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所有大家族会事先碰头互相交换一下意见确定一下会议的方向,这样就可以掌握会议的方向了。

    就像华夏恢复联合国席位一样,事先做好了所有工作再提案,根本不怕现场出现任何意外,就是这么有信心。

    “我完全同意周铭你的看法,可你怎么知道他们事先的碰头会议是在今天呢?”凯特琳好奇问。

    “我并不知道,但我仍然必须得来,就像当初我会抛下墨西哥那边的事情回来一样。”

    周铭这个答案让凯特琳满头雾水,周铭随后又说:“我并不知道,但我得试一试,万一碰上了呢?”

    凯特琳听后叹了口气:“的确,我们现在的实力太弱了,不能放弃任何机会。”

    突然前面的**发现了什么,他提醒道:“好像有车过来了,或许是周铭你要等的人。”

    随着**这话,周铭和凯特琳朝卢泽尔堡看过去,果然有一辆劳斯莱斯开向了城堡正门。

    “那是比利时王室的车!”凯特琳惊叫道,她认出了那辆车的身份。

    果不其然,那车开到门口在门卫的示意下摇下车窗验明身份,尽管只是匆匆一眼,但周铭还是看到了凯特琳的姑姑露易丝王妃,那么不用想,坐在她身旁的,就是比利时国王了。

    “周铭你的判断果然是正确的,在千堡会议前他们果然要先碰头一次,要是今天我们没来恐怕就错过了。”凯特琳说,她看向周铭的眼神里充满了崇拜和爱慕,毕竟她的男人真的太厉害了,居然说他们要事先碰头,他们果然就要这么做,说是今天就是今天。

    当然凯特琳也明白这是周铭拼尽全力不浪费一点时间没有任何懈怠的结果,试想周铭但凡有一点懈怠,哪怕只浪费一个晚上的时间,到了今天早上才动身,就肯定碰不上这次的会议了。

    相比凯特琳的激动,这个时候的周铭反而不着急了:“只是你姑姑他们一家并不能说明任何问题,我们再等等看。”

    凯特琳坚定的点头,她很清楚比利时王室在整个欧洲并不能算顶尖,所以要是今天真有会议的话,后面肯定还会有更厉害的人到来,等着就是。

    时间并没有让他们等的太久,才不过几分钟后,**就提示又有车来了。

    这一次仍然是凯特琳认识的人:“那是葡萄牙的王室首领加百列公爵,虽然葡萄牙早就废除了王室,但王室家族在葡萄牙仍然地位显赫,据悉当加百列出生和结婚这些大事的时候,包括总统总理以及国内外一些政要和贵族,都会来向他庆贺,并执元首之礼,算是有实无名的葡萄牙国王。”

    还有一辆车排在加百列后面,从车子来看凯特琳并不认识,不过当后来车窗摇下,凯特琳再一次惊讶了。

    “天哪!那是雨果,拿破仑家族的后裔!”凯特琳惊呼。

    听到这个名字,让周铭也是一惊,原因无他,实在是拿破仑这个名字太响亮了,世界上最伟大的军事统帅,曾经的法国皇帝,曾经带领法国影响了世界线的变态。不过由于拿破仑家族原本只是法国的一个小贵族,登基也只是匆匆的昙花一现,因此传承到现在相比其他古老世家差了许多,能让人震惊的也只剩下拿破仑这个名字了而已。

    “咦?那是米歇尔王子,路易十四的直系子孙,现在旁波家族的首领!”

    周铭对那位伟人拿破仑缅怀还没有结束,就听凯特琳的惊呼又响起了,名字同样熟悉,不过和拿破仑那突然崛起的小贵族所不同的是,这位米歇尔可是货真价实的法国王室。

    旁波家族统治法国几百年,即使中间发生了法国革命和拿破仑的突然崛起,都无法影响旁波家族对于整个法国的控制,哪怕到了现在也一样。

    简单举一个例子,米歇尔是法国葡萄酒协会的会长,所有在法国产出的红酒,不管是超一级的吕萨吕斯还是一级的拉菲还是别的什么,都必须要打上旁波家族的标签,甚至就连现在法国自己的媒体在提到米歇尔的时候都会加一个王子的尊称,由此旁波家族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在米歇尔王子之后,西班牙王室、拥有奔驰宝马的德国京特家族、媲美洛克菲勒摩根的瑞典瓦尔堡家族以及其他各国王室。

    看着这些人的座驾一个个进去了卢泽尔堡,凯特琳已经惊讶到说不出话来了,她只给周铭介绍了他们各自的身份,因为这些人都只能用恐怖来形容,可以说这些人就是欧洲财富的掌控者。也幸好有凯特琳在这里,否则要只有周铭自己,他肯定两眼一懵逼,不认识这些人的。

    如果说之前只看到她的姑姑露易丝王妃,他们还有所怀疑的话,那么现在他们就没有任何怀疑了,开玩笑,这些人都在这里了,如果这还不是碰头会议就没天理了!

    但会议是能确定了,可又一次更严重的问题出来了:他们要如何进去呢?

    “我看到他们在进门的时候都会要验证一个身份卡一样的东西,并且还会要求车上的人摇下车窗来验明正身,恐怕从大门是不可能混进去的,而这座卢泽尔堡本身就是以一个要塞的形式来修建的,所以要想另外找地方也不可能。”凯特琳告诉周铭。

    对于凯特琳的话,周铭也感到有些头疼了,他看向**,不知道这位兵王有没有什么可以潜入进去的办法。

    **对此老实回答:“如果只是我一个人的话是没问题的。”

    去你大爷!感情是我们拖了后腿不成,不过一般人谁能和你这个兵王去比呀!

    周铭无奈,他使劲的抓耳挠腮最后问凯特琳:“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办法,不过我想知道在欧洲有没有哪个贵族的智商稍微低一点的,我们或许可以伪造身份进去。”

    凯特琳瞪大了眼睛,显然对这个办法感到惊讶。

    但就在这时,周铭的车窗却突然被敲响了,这让周铭有些意外,难道是这里不能停车,有交警过来开罚单了吗?

    不过周铭转头过去却并没有看到交警,而是一个穿着西服戴着白手套仆人一样的家伙。

    周铭摇下车窗:“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很抱歉这位先生,我家少爷说你们在这里挡住了他的路,他需要你们立即离开。”

    他分别用德语和英语两种语言对周铭说,可周铭在听了以后更困惑了,因为自己确信自己的车是停在路边的,要说被开罚单还能接受,挡路这种说法完全就是无稽之谈了。

    “你搞错了吧,我确定我的眼睛没有问题,除非你们是准备撞向那边的房子,否则我们是不可能挡住你们的路。”周铭说。

    那人轻轻摇头:“这位先生,我知道你的车是停在路边的,但我家少爷让你挪,你就挪开吧。”

    周铭愣了,这什么情况?仗势欺人吗?还是安德烈故意安排的节目呢?

    不等周铭说什么,那边车上走下来一个胖子,他气呼呼的走过来先狠狠的教训了自己的仆人:“你这个家伙怎么回事,不是让你赶走这个家伙了吗?怎么用了半分钟了还没有效果,你这个白痴!”

    随后他又冲着周铭吼道:“还有你,你知不知道我要去卢泽尔堡,你挡住了我的路,赶紧给我滚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凯特琳很愤怒道:“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卢泽尔堡不是在路的那一边吗?怎么看都和我们没有关系的,凭什么要让我们移车?”

    “我说你们挡路就挡路了!”那胖子又吼道,不过他随即看到了凯特琳的美貌,顿时露出一脸猪哥样,“哟!原来还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呀!要不要约个会呀?”

    凯特琳秀眉拧成了一个川字,当她正要发作,周铭却拉住了她,因为周铭发现了另一个重点。

    “胖子,你说你也要进卢泽尔堡,你也有进门的身份卡,是来开会的吗?”周铭问。

    那胖子骄傲道:“那当然,我可是西班牙大公爵阿拉贡家族的继承人,我的母亲拥有194个贵族头衔,比英女王伊丽莎贝还要多,从西班牙的最南端到最北端我们可以一直行走在家族拥有的土地上!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们快点从这里滚开……不对,是男的滚开,美女留下!”

    周铭和凯特琳则不管他在说什么,而是相互对视了一眼:这个家伙……貌似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