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 他是骗子
    ,!

    震惊!所有人都无比惊讶的看着周铭,不明白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家伙怎么就让菲利普亲口说自己是弱智了,当然他们也更同情菲利普,因为你这可不只是说说,你这种行为就真像弱智了。 ?

    “你说你是胡安公爵派来的,你说他身体不舒服,先不论这个事情的真假,单就是这种行为,就是对这次会议以及在座诸位的不够尊重吧?试想开了这样的头,那么是否我们以后谁不想来了都可以找这个借口呢?然后如果对达成协议不满,还可以以自己没来否认呢?这样可就乱了套了。”

    说话的是西班牙国王费迪南德,周铭看了他一眼,不得不说,这国王就是比王储老道了许多,也不说为自己儿子找场子,直接诛心给周铭扣帽子,说这是胡安为了以后不承认今天会议所做的准备,这样一来,其他人也就不能不重新思考对待周铭的态度了。

    “虽然我们都知道胡安公爵向来胡闹,做什么事情都不考虑前因后果,以前看在她母亲那位伟大的女公爵的份上,我们都不会和他计较,但是这一次,我们决不能再向他妥协了,因为我们继续退让下去早晚有一天会退到悬崖边上!”费迪南德铿锵有力的说。

    很多人听到了费迪南德的话以后都开始了重新思考,周铭这时对费迪南德说:“亏你也是西班牙国王,居然说出这么没品的话来,那么既然你要战,咱们就战个痛快,反正今天这狗屁会议跟我是没有半毛钱关系的!”

    “我知道你是出来要给你儿子找回场子的,不过你要做就直接一点爽快一点,还这么扭捏的跟个大娘们一样算怎么回事,还是你们西班牙王国都是这么一个鸟德行呢?那这么看来你还不如把你的王位禅让给你儿子算了,至少他比你勇敢许多!”

    周铭又说道,几乎就是指着费迪南德的鼻子开骂了,而费迪南德虽然鼻子都气歪了,但却没有做出什么反应,毕竟在贵族圈子里都是很礼貌的,就算是开骂也要优雅,哪里见过周铭这么直接和无赖的方式呢?

    正是这样,这位西班牙国王当时就愣在了那里,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最后是主持会议的卢森堡大公奥斯兰站出来说:“我认为事情就到此为止吧,不管怎么说,他是拿着胡安公爵的身份卡进来的,代表的就是胡安公爵本人,不管是会议上的事情还是结果都必须承担;那么同样的,你的王储菲利普对他出言不逊,他也有充分的理由代替自己的主人进行反击。”

    “所以。”奥斯兰敲下自己手中的锤子,“对于刚才的事情,我们必须要给他画上一个句号了,那么请你代替胡安公爵坐回到他的位置上去。”

    奥斯兰说着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凯特琳握紧了周铭的手,她很为周铭感到高兴,她知道奥斯兰是卢森堡大公,更是这次会议的主持,那么现在他做出了决定,就是圣旨!

    不过周铭还来不及松口气,去庆幸自己过了第一关,就听后面有人急急忙忙跑过来了。

    那是一个仆人,他看了周铭他们一眼然后直接跑过去到奥斯兰向他汇报了什么,就见奥斯兰顿时惊讶的拍案而起,抬手指着周铭质问道:“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打伤并冒充胡安公爵,你们好大的胆子!”

    这突然的质问让周铭和凯特琳心中无限惊讶:他怎么知道的?

    奥斯兰阴沉着脸看着他们:“你们现在不要想狡辩,因为胡安公爵已经被接近城堡里了。”

    如果说之前奥斯兰的突然质问就让所有人措手不及的话,那么此刻的话更是让人惊讶,所有人看向门口,果然见到一个胖子瘫在轮椅上,看似很虚弱的被人推进来了。

    他就是胡安公爵,看到他进来,会场内响起一声又一声的惊呼。

    “我想他可能是准备了解毒剂或者是催醒针,所以让他很快醒了,不过副作用就是会很虚弱,毕竟时间短,麻药的效果还在。”

    身后**小声给周铭解释着,似乎有些后悔没有去搜身或者搜他们的车,否则那一针麻药至少能让他昏睡到晚上。

    周铭摆摆手表示没关系,毕竟谁能想的到他们还会随身携带这东西呢?

    胡安如同一摊烂肉般瘫在轮椅上,当他看到周铭,那浑浊的眼睛顿时出了光,甚至都要站起来了,他指着周铭浑浊不清道:“是他,就是他弄我的,我要杀了他!”

    凯特琳紧握着周铭的手,她看向周铭,眼神十分焦急,他们好不容易混进来了,怎么胡安这个家伙就醒过来了呢?原本还以为他们最多身份验证失败进不来,哪能想现在好不容易进来了,以为自己要成功的时候,这正主却突然苏醒并杀回来了,这就太烦人了!

    “真是个阴魂不散的家伙!”凯特琳没好气的说。

    奥斯兰也看向周铭:“你是谁,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怎么办?要不我们先离开再做打算吧?”凯特琳小声建议,因为今天的运气显然并不在他们这边。

    周铭却摇头告诉她:“好不容易才进来的,我可不会那么轻易离开,至少不会一点努力没做就离开。”

    凯特琳没有再劝了,她很了解周铭,知道再劝也没用。

    周铭轻拍她的小手然后大声说:“没错,我并不是什么胡安公爵的仆人,因为他根本不配,我是来自华夏的周铭!”

    随着周铭的话现场一片哗然,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周铭,他们原本都认为这个不知所谓的家伙在被人拆穿了以后就肯定要夹着尾巴滚蛋了,怎么能想他居然能这么不要脸的承认了,更重要的是他那满脸骄傲和自豪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吗?

    也正是周铭如此直接的承认,让所有人的脑子一下都没转过弯来,场面一下子变得无比诡异的寂静。

    最后还是西班牙的那位菲利普王储最先反应了过来,他站起来对周铭说:“我管你是什么东西,原本你是胡安的仆人就是垃圾,现在竟然和他一点关系没有,那你还不赶紧从这里滚蛋!”

    菲利普怒吼着咆哮着,似乎是要把刚才自己所受的委屈全部泄出来一样。

    但周铭却只是微微一笑然后问他:“你是弱智吗?”

    又是这句话。

    菲利普赶紧要抓狂,心头一阵热血直要从脑中飙出来一般。

    菲利普也不能不抓狂,刚才就是这句话让他丢尽了脸面,甚至最后都自己开口承认自己是弱智了;现在你又这么说,真当自己是好捏的软柿子吗?

    “你才是弱智,你全家都是弱智!”菲利普嘶吼道。

    西班牙国王费迪南德皱着眉头:“要保持自己的风度,菲利普。”

    周铭见状马上跟着说道:“没错,菲利普你要听你父亲的,一定要注意自己的风度,你可是西班牙的王储,未来王位的继承人,这都不懂你是弱智吗?”

    菲利普要疯了,自己父亲教训自己就算了,怎么连你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家伙也能教训自己了?他旁边,费迪南德也很郁闷,他只是习惯的顺口那么一说,哪知道那个家伙居然真的顺杆爬了。

    “我怎么样还轮不到你来说!”菲利普大声咆哮,“你这个卑鄙的流氓骗子,无耻的小人,你就应该滚去地狱里接受惩罚,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

    “卑鄙的流氓无耻的小人,你确定这是在骂我吗?我怎么觉得这些都是褒义词呢?如果要骂狠一点,不应该是你这个头顶流脓脚底生疮,生儿子没屁股的渣滓吗?我都怀疑你在出生的时候就死了,是你父亲把胎盘捡回来养大了。”周铭漫不经心的骂着,“连这些都不会,你是弱智吗?”

    “啊!”菲利普疯一样的咆哮出声,“我不是弱智,你特么才是弱智!”

    这个时候,周铭看出来了那句“弱智”已经成了菲利普的g.点,只要随便触碰一下就能让他**了,后来周铭很开心的不断说着弱智,菲利普就不停的叫喊着,场面顿时变得十分欢乐了。

    最后费迪南德实在看不下去了才把他拉回去坐下,不准他再多说一句话了。

    而胡安这时也有些清醒了,他指着周铭说:“这个家伙,他就是来破坏今天这次会议的,奥斯兰大公请快点把他给赶出去,我会帮你好好重塑一下卢森堡治安的!”

    奥斯兰感到非常头痛,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位……周铭先生,我相信你这么费尽心机的要进来卢泽尔堡内,肯定是有原因吧,我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对于这个问题,周铭不慌不忙的向前两步坐下,期间其他人都在叫嚷着,要么把他赶出去,要么就在这里打死他,反正这里也是私人领地,不会有人追究他们的自认,但奥斯兰却并不汇报,只是等待着周铭自己的答案。

    “我来当然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周铭看了旁边的凯特琳一眼,“我身边这位凯特琳,我想有些人肯定会认识,他是哈鲁斯堡家族的继承人,先我希望她能够真正继承家族,其次就是我来拯救你们这次会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