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 直觉
    随着周铭的话音落下,会场内先是一阵诡异的寂静,然后就爆发出了一片大笑。 23us.最快

    “你听到他刚才说什么了吗?他是要来拯救我们的会议,老天,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华夏人,居然千里迢迢跑到卢森堡这里来拯救一场和他并不相关的会议,这太让人惊讶啦!”

    “上帝保佑,如果不是我非常确定我是到了卢森堡,而不是在地狱之门外,我甚至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受到了魔鬼的蛊惑,哦看开一点吧,这可不是什么小说神话,这里可没有魔鬼,更不需要你拯救什么,你这个该死的华夏人,还是滚回东方去吧!”

    “凯特琳?哈鲁斯堡的继承人,这个家族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哦对了,那好像是过去的神圣罗马帝国的王室,不过那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了,现在不过就是一个没落的无名家族罢了,估计再过几年,就连家族的字母都要被人摘掉啦!他的继承人是谁,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相比之下,我更关心我家的狗肚子里究竟能生出公狗还是母狗。”

    “我很好奇你究竟明不明白自己在说些什么,明不明白自己现在在哪里,又明不明白自己面对着的是什么人,自己在做的是什么事,你一直在强调弱智,我看你自己就很好的体现了这个词的含义,哈哈……”

    所有人极尽所能的嘲笑着周铭和凯特琳,周铭紧绷着脸没有说话,因为这个时候不管说什么都只会引来更狠的嘲讽。

    过了好一会,奥斯兰抬手示意大家安静,他对周铭说:“好吧,我只能说你说了两个非常有趣的想法,不过现在可不是任何表演时间,我们也不需要逗乐的小丑,所以我只能遗憾的请你马上离开了。”

    “所以你们这些家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吗?”周铭问。

    周铭的话再次引来了阵阵嘘声:“我万能的主啊,请你宽恕这个无知的人吧,他或许根本不懂姓氏的高贵含义,居然要求我们听他说话,这真是太可笑了,我们为什么要听他说话,他说话对我们有任何意义吗?在我看来那不过是无聊的在浪费时间罢了!”

    “华夏,我知道那是一个远在万里以外的国家,那里充满了贫穷和饥饿,那里的政府实行着恐怖的集权统治,权力才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但你要是以为在这里也可以为所欲为,那就大错特错了!”

    “你要说什么?就刚才对菲利普说的那些无赖话吗?我已经听够了,对你的那些话,我就连任何一个单词……不,就连一个字母我都不想再听了!就让你和你的那些话都通通见鬼去吧……”

    在嘘声中,周铭大吼道:“你们这些白痴,我已经说了我叫周铭,难道你们都没有想起来任何事情吗?我在墨西哥打败了马龙派的大牧首白兰度,我甚至还在墨西哥拿下了国家电信公司,所以现在我可以让你们变得更富有,得到更多的财富,你们难道不要吗?”

    “亵渎,这是绝对的亵渎!”

    突然有人大声说道,周铭认出那是葡萄牙的无冕之王加百列,他大声斥责道:“他这个没有任何信仰的异教徒,你想在这里干什么?宣扬东方的那套异端邪说吗?我告诉你这是不会得逞的!”

    在加百列之后,其他人也都大声斥责起了周铭:“愚蠢的华夏人,你们的贫穷就是受到了上帝诅咒的结果,我们都是主的信徒,我们是不会背叛自己信仰的,你这个邪恶的东方人,你是不受欢迎的!”

    对面奥斯兰的脸上挂满了嘲弄的笑容,他在其他人都安静下来以后说:“看来你还是真的什么都不懂嘛,在这里亵渎上帝可是要受到惩罚的哦,放在三百年前你是要被绑在火刑柱上烧死的,但是现在,希望你马上离开这里,不要让我动用大公的权力将你驱逐,那样场面会很不好看的。”

    周铭皱起了眉头,凯特琳也悄悄拉了一下周铭告诉他姑姑那边在使眼色,所以她也建议赶快离开的好。

    周铭看向比利时王室那边,果然看到了露易丝王妃关切的眼神,她嘴唇的动作显然是在说着“go.away”;至于英国女王那边,她也有着同样的表示,显然这位大英帝国的老佛爷也不希望自己出事,至少是现在在这里,或许她还需要自己帮她创造更多的利益。

    身后,胡安公爵逼了上来站到周铭面前对他说:“听着,你这个从东方来的白痴,这里并不是你能为所欲为的地盘,因为你在这里什么也不是,包括你身旁的这个小妞,没有人在意你说了什么或者你曾经做过什么,你还是滚回你的老家吧,或许在天堂的某个角落,还会有你落脚的地方!”

    周铭低头看着胡安想了想然后微笑道:“看来我在这里的确是不速之客了,那么我先离开了,不过这只是暂时的,或许有一天,我还会回来的。”

    胡安非常嚣张的哈哈笑道:“希望会有这么一天吧,我会等着的!”

    随后周铭就带着凯特琳和**转身离开了会议厅,等他们坐回到了车里,在离开的路上,**对周铭的决定感到十分不解。

    “我们就这么离开了吗?周铭你不是准备了一个炸弹模型,准备拿来吓唬他们的吗?我觉得那些人既然那么重要,肯定会屈服的;我认为这是很有机会的,毕竟他们就算自己能硬气,他们能忍心自己万一发生什么意外,导致家族四分五裂吗?我觉得是很有机会的。”**说。

    周铭轻轻摇头并没多说什么,另一边凯特琳则有些担心,安慰起来。

    “别想那么多了,这并不是你的错,你能把我们带进卢泽尔堡已经非常了不起,完全超出我们的预计了,这换做一般人都不可能做到的!”

    凯特琳想了想接着说:“并且今天的情况感觉也有点奇怪,就像他们事先都串通好了一眼,否则他们怎么一点说话机会都不给你呢?所以我认为你作出及时离开的决定是对的,毕竟就他们那个样子,就算你拿出那个炸弹模型出来,当时吓住了他们,事后也很难说的,反悔这种事情对他们就是家常便饭的。”

    凯特琳的话就到这里了,不是她不想往下说了,而是她看到了周铭的眼神,小心翼翼的问:“周铭你……没事吧?”

    周铭笑着回答:“当然没事,我刚才只是在想一点事情,走神了一下,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可没那么脆弱。”

    周铭接着说:“其实刚才我是准备用我想好的办法来着,突然拿炸弹出来,肯定会吓死那些所谓贵族的,毕竟那个模型非常逼真,我很有信心那些家伙绝不会拿自己的命来赌,但就算当时震住了他们,善后却是一个问题,就像凯特琳你说的,他们并不会对违背承诺这种事感到羞耻。”

    凯特琳和**都松了口气,他们都了解周铭,知道他既然这么说了,就肯定没问题了。

    他们是真的非常担心周铭的,要知道周铭这么年轻就如此成功,他们很害怕周铭会因为这次无功而返对自己产生怀疑甚至一蹶不振,那才是最糟糕的;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周铭是重生回来的,作为被打击了一辈子的人,这点小小的挫折能算什么,只是这个话没法说出口就是。

    “其实我会放弃,是因为胡安公爵的那番话。”周铭道出了真正的原因。

    胡安公爵?

    凯特琳和**都表示很惊讶,他们完全不明白这中间的缘由,想想他好像也没说什么特别严重的话,嘲讽还不如一些老贵族,怎么就让周铭退缩了呢?

    见他们一脸惊异的表情,周铭说:“好了你们也不要瞎猜了,我并不是退缩,而是我从他的话里接收到了一种暗号,就像当初在布莱顿的时候,凯特琳你给我的暗号一样,所以我选择离开想看看他究竟找我想干什么。”

    这个答案让凯特琳和**都更惊讶了,因为如果是受到了奥斯兰还有其他贵族的压力而离开还可以理解,但现在只是因为感觉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暗号就离开,这也太扯了吧。

    更别说这个所谓给暗号的人还是胡安公爵,是他们“抢劫”了身份卡的对象,还打了他的保镖并把他也给药晕了,这怎么看都已经做不了朋友的,且不说在那个时候他为什么要给暗号,就算真是他,那么凭什么又会相信他是好心还有另有目的呢?

    “好了,我知道你们都在想什么,其实要是理智一点我也不相信,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是一次不能错过的机会。”

    周铭看向**:“**大哥你是真正上过战场的,我相信你在战场上也有过那种突如其来的直觉吧,不管这个直觉的方向多么不合理,你都会选择相信。”

    **想了想然后很认真的点头:“没错,就是这样的直觉让我几次死里逃生活到了现在。”

    “所以周铭你也选择相信自己的直觉吗?”凯特琳问。

    周铭点头:“有时候还是要给命运一些选择的,不过最重要的是我不想再在那个会议室里和那些人纠缠下去了,因为在那里我总感觉闷的慌。”

    说到最后周铭无谓的一摆手:“总之管他呢!我们先去胡安公爵给我暗号里的地方再说吧。”

    “那是什么地方呢?”凯特琳问。

    “天堂或者是角落什么的吧。”周铭猜测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