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四章 故事高手
    周铭他们吃过了午饭就出门,下午一点就到了斯兰市,比起香槟那个小县城一样的破烂地方,斯兰这才有一点大城市的样子。 23us.最快

    这也难怪,毕竟这里是曾经的王者之城,虽然后来为革命者所恐惧,甚至为了巩固新政权,都不惜强行抹掉这座城市的地位,把省会放在香槟市,不过就算这样,斯兰依然是香槟省最繁华的城市,没有之一。

    由于是带着目的来的,因此周铭他们并没空去参观这座城市,直接来到了辛普森博物馆。

    这座辛普森博物馆并不是传统意义上为了展出而专门修建的场馆,而是一座私人城堡被改成的博物馆,就像巴黎的卢浮宫和国内的故宫一样,只是不同的是这座城堡是属于哈鲁斯堡家族,是属于私人所有。

    在门口有人迎接,那是一位瘦瘦高高的中年人,见到周铭他们过来,他主动上前询问:“我是辛普森博物馆的总经理,请问你们是凯特琳和周铭吗?”

    周铭和凯特琳点头说是,他告诉他们辛普森先生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了,然后由他在前面带路,带着周铭和凯特琳走进了城堡,来到了里面未开放的区域,那是一个比较大的房间,一位中等身高,身材略微有些发福的中年人坐在这里,周铭知道他就是博物馆的主人辛普森先生了。

    其实辛普森的原名并不是辛普森,只是他继承了家业,就按照他们的习惯称呼他辛普森三世,也就是辛普森先生了,反正这是没错的。

    见周铭他们被带进来,辛普森主动起身和周铭握手问好,并带他走进房间邀请他坐下。

    “凯特琳小姐周铭先生,没想到你们这么快能来真是让我感到万分荣幸,之前在电话里我记得凯特琳小姐是有说过,你们想买下辛普森博物馆的命名权对吗?”辛普森首先问。

    凯特琳点头表示:“我的确是这么说的,事实我们现在也正是为这件事来的。”

    辛普森再次表示了感谢:“都是因为我自己的问题,才导致了家族资金断裂,但是辛普森博物馆他在香槟省乃至整个法国都是非常重要的,他见证了法国的历史,里面着许多独一无二的珍贵文物,我非常不愿意见到这样一个博物馆破产,现在你们愿意伸出援手,这是再好不过了。”

    “虽然我知道这样说很不礼貌,但我还是想说,这只是一场交易,我们只是想得到这个命名权。”凯特琳说。

    辛普森点头:“我明白,撒谎是对上帝的亵渎,我不可能这样做,不过就像之前我在电话里所说的那样,我要一亿五千万法郎,我才会出售这个命名权,请相信我,少一个生丁我都不会在合同上签字的。如果你们要讨价还价,我也会马上请你们离开。”

    法郎是法国的货币单位,如果法郎相当于是元的话,那么生丁就是分了。

    周铭和凯特琳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惊讶,只是他们的惊讶并不是这位辛普森先生居然这么抠,连一个生丁都不能少,而是辛普森的爽快;不仅如此,一亿五千万的法郎价格,也在他们所能承受的范围内。

    周铭向凯特琳点点头,凯特琳随后问他:“辛普森先生,我想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会想要博物馆的命名权对吗?我认为我们之间不管有任何想法,都应该能拿出来开诚布公的谈。”

    辛普森笑了:“你们的想法我当然能猜的到,无非就是家族的继承权问题,我也明白自己这么做会得罪安德烈,但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辛普森叹了口气接着说:“我们这一系是哈鲁斯堡家族非常旁支的了,首先继承权就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所想要保护的,就只有自己的产业,但是现在就快要保不住了,可安德烈这个时候又做了什么,他居然给我找来班克曼银行给我贷款?”

    “难道我会不明白他想做什么吗?他就是想像百慕大的那座城堡一样,要据为己有,我是不会让他得逞的!”辛普森越说越激动了,“所以我看清了这种人,就算我明白你们的目的,我也愿意把命名权卖给你!”

    面对辛普森这话,凯特琳反而沉默了,好一会以后她才很郑重的对他说:“你放心吧,安德烈会受到应有惩罚的,我可以向你保证!”

    在简单的谈话结束以后,辛普森就让他的律师拿来了他已经拟定好的合同,并逐条的解释给凯特琳听,并表示如果他们有任何疑问,他都可以在合同后面再准备一份附录,可以对某些条文进行解释。

    总体分析并没有问题以后,周铭和辛普森现场就在合同上签字了,并且周铭当场就把准备好的支票交给了辛普森,在他的律师帮他验证了支票以后,交易才宣告完成。

    “恭喜凯特琳女士,我想以后就不会再有辛普森博物馆了,有的只是凯特琳博物馆。”

    辛普森高兴的和凯特琳握手,凯特琳也对他说:“放心吧,这些只是暂时的,或许有一天,我会把名字还给你的。”

    在合同签订以后,周铭和凯特琳就离开了辛普森博物馆,回到车上,不管是凯特琳还是李阳叶凝都非常高兴。

    “没想到这次居然这么顺利,太不可思议啦!”凯特琳说。

    比起他们周铭却感到有些担忧:“或许在真的在报纸上看到博物馆改名以前,我们还是不要高兴的太早为好,毕竟这次我们太顺利了,这很奇怪。”

    “的确很奇怪,但想想这也正常吧,毕竟这位辛普森先生也是一个受到了安德烈欺负的可怜人,如果以后我们能夺回家族,我甚至都想过要把名字还给他的,凯特琳博物馆对我并没有任何意义。”凯特琳说。

    “如果真这么幸运的话,那就到时候再说了。”周铭很保守道。

    ……

    事实上周铭的担忧是非常正确的,因为当他们前脚才离开城堡大门,辛普森房间的大门就再一次被打开,一个留着一脸络腮胡的人走了进来,如果周铭他们还在这里,他们一定会认出这个人,就是他们一直在防范的对象,也是他们之前在这个房间里谈到过的,抢走凯特琳继承权的安德烈。

    安德烈走进房间,辛普森马上起身就和他来了一个热烈的拥抱,随后安德烈看到了桌子上的合同。

    “看来你果然成功的骗他们签下了合同。”安德烈说。

    “他们可是非常迫不及待的,所以我就给他们编造了一个受到你欺压的故事。你知道的我的兄弟,我可是最擅长讲故事了,”辛普森说,“你恐怕都不知道当时凯特琳那个婊子脸上的表情,她居然都感同身受的要哭出来的,真是让人恶心到头皮发麻呀!”

    “真是该死的家伙,那些白痴难道真以为我会和他们一样吗?拜托这个玩笑恐怕也只有他们相信了,她也不好好想想自己是什么东西,我怎么会需要她的帮助。”

    辛普森略带怜悯的说,但他的脸上却是很嘲讽的狰狞表情:“所以最后他们就这么简单的被我征服了,签下了这份我们早就准备好的合同,我想他们恐怕做梦也想不到这是个骗局吧,哈哈!”

    安德烈也很得意的翘起了嘴角:“可惜我们看不到他们知道真相以后的样子。”

    “我的兄弟,这根本用不着任何猜测好吗?他们肯定是要哭成一个娘们的,噢或许我忘记了,凯特琳那个婊子本身就是个娘们!”辛普森笑着说。

    “知道吗?当我接到你给我打的电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居然想通过你来突破,他们也太小瞧我了吧,他们难道真那么认为我会那么放任他们来对付我吗?真是天真的愚蠢!”安德烈很不屑的啐道。

    “所以结果就会指着他们的鼻子告诉他们这究竟有多可笑。”辛普森说。

    安德烈拍拍桌子上的合同问:“那么这份合同也确实是按照我们之前拟定的那样对吗?”

    “这是非常重要的,我当然不会弄错!”辛普森强调,“后来我又找我的律师谈过了,他建议我把合同的条文都弄的更详细一些,这样就能更多的混淆了,因为人的精神很有限,他不可能全记住并且找到漏洞的。”

    辛普森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狰狞了起来:“所以他是绝对不可能发现这份合同没有日期,也就是说他的确买走了命名权,但要什么时候改,就不是他们说了算了!”

    安德烈向辛普森竖起了大拇指:“这真是一个超凡入圣的绝妙想法!你可真是个卑鄙到底的坏家伙!”

    辛普森笑着说:“我非常喜欢这个称呼。”

    安德烈随后抽出了被压在合同下面的支票:“看我发现了什么,辛普森你的收获可真让人眼馋到要流口水。”

    辛普森很不客气的把支票给抢了回来:“我的兄弟,我们说好的,这可是我的酬劳!”

    “好吧,这是你的!”安德烈说,“我原本以为他们最多只能接受一亿法郎的价格,这出乎了我的意料。”

    “英雄同样是我那个故事,我告诉他们我是为了守护这里的历史,守护着这些独一无二的文物,我正在进行一项伟大的事业,所以他们不能和我讨价还价,他们果然非常愚蠢的相信了。”辛普森说。

    “不得不说,他们也真是蠢到家了。”安德烈说,“但更重要的,这是你的骄傲我的兄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