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编剧和导演和演员
    周铭和凯特琳离开了辛普森博物馆以后非常放松的在斯兰市内好好游玩了一圈,体验了一下这座王者之城的魅力,去看了那座曾经为25位法王加冕洗礼的圣母大教堂,晚上回到酒店睡了一个好觉,第二天早早的就起了床,等着看辛普森博物馆的新闻。 23us.最快

    然而当他们的报纸被送来,却并没有找到任何关于辛普森博物馆的消息。

    “这是怎么回事?这斯兰圣母报已经是这里发行量和最有影响力的报纸了,怎么可能会不刊登这条消息呢?”李阳不断翻动着手上的报纸,感到十分惊讶。

    “难道是我们拿错了报纸,或者是这则新闻在别的我们没有拿到的版面上吗?”叶凝猜测。

    “这种可能性是几乎不存在的。”凯特琳摇头说,“报纸上的日期还有页码都没问题,并且这也是号称斯兰新鲜事杂烩的报纸,就连一件非常小的事情都有报道,没道理会不报道辛普森博物馆命名权转移这么大的事情的,那……”

    凯特琳说到这里就不知该如何继续说下去了,于是周铭接过她的话头说:“很简单,既然事情没有上新闻,就说明我们被骗了。”

    尽管所有人都能猜到是这个结果,但真当周铭说出来的时候还是让他们感到无法接受。

    昨天不都已经签了合同吗?并且还是那位辛普森的律师一条条进行了解读的,现在合同还放在他们手上,怎么还会被骗呢?

    “不要这么急着下定论,或许是辛普森那边出了些什么意外也说不定,毕竟他也是一个受到了安德烈欺负的可怜人,我们应该相信他。”凯特琳建议,“我觉得我们可以先打电话去问一问情况。”

    对于凯特琳的建议,周铭和李阳叶凝都一致赞同,随后凯特琳拨通了辛普森的电话。

    电话是他的助理接的,在电话里,当凯特琳表明了身份并希望和辛普森通话以后,那边非常客套的表示辛普森现在不方便接电话,请稍晚一些再打,然后也不听凯特琳的话,直接挂断了电话,随后当凯特琳再打电话过去的时候,电话就没有人接了。

    周铭这边的气氛变得压抑了起来,因为这种情况已经是再明显不过了。

    “该死的,我们居然被骗了,可是我们怎么会被骗呢?难道这份合同是没有法律效益的吗?还是他们已经控制了法国的司法系统,我们即使打官司也不会赢?”李阳和叶凝说,他们很不理解为什么会这样。

    凯特琳则看向周铭,问他该怎么办,周铭很快做出了决定:“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有必要再去一趟辛普森博物馆了,不管怎么样,我们要先明白发生了什么。”

    随着周铭的决定,他们很快行动起来,驱车前往了辛普森博物馆,可当他们到了博物馆门口,却发现这里停了好几部警车,这让他们感到惊讶:难道博物馆失窃了吗?

    不过随后他们进去博物馆才知道不是这样,只是附近的警长来找辛普森聊天,仅此而已。

    周铭他们还在昨天的办公室里见到了辛普森,他此时正坐在里面悠闲的喝着咖啡,一位微胖的警长坐在他身旁。

    见到周铭他们过来,辛普森说:“非常高兴你们的到来,不知道你们有什么事呢?”

    周铭走到辛普森面前直截了当说:“我们是为了博物馆的命名权来的。”

    警长有些惊讶:“辛普森先生你准备要出售博物馆的命名权吗?”

    辛普森点头叹了口气:“没错,我的确是要出售但并不是他们,昨天这些华夏人来到这里,他们强迫我签了出售博物馆命名权的合同,我没有办法,因为我要是不签,他们就威胁我要打断我的手脚,你知道的,塔洛警长,这些华夏人他们都是很野蛮的。”

    他的话越说越惊恐,这让李阳和叶凝瞪大了眼睛,他们上前两步怒道:“我擦!你这个人怎么这样颠倒黑白呢?昨天明明就是你邀请我们来这里签合同的,怎么现在成了我们在威胁你呢?你为什么要这样诬陷我们?我们到底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了,你要这样不择手段?”

    辛普森浑身发抖向人求救:“塔洛警长,你看他们又要威胁我。”

    “辛普森先生您放心,有我在这里没人可以威胁你!”警长向辛普森保证,随后他马上拔出枪对准李阳和叶凝,“你们这些猴子,快点给我把双手放在头上,否则我的子弹可不长眼睛。”

    **飞快出手,夺下了塔洛警长的枪,放回了他腰间的枪套里。

    “警长先生,我们今天是来找辛普森先生聊天的,也是要求他履行合同的,我们没有恶意。”周铭对他解释。

    不过那警长却根本不听,只是后退了两步,然后拿出一个口哨吹了起来。

    哨声呼啸,几名法国警察拿着枪冲了进来,第一时间迅速包围了周铭他们。

    周铭皱起了眉头,因为他看到了辛普森那一脸阴谋得逞的得意笑容,周铭立即意识到了,于是他当机立断的举起双手站了起来。

    “警长先生还有各位警员,请不要开枪,我们真的没有恶意。”周铭说。

    “塔洛警长请不要相信他们,他们昨天就拿着长达一米的刀就放在了我的头顶,我甚至都能感觉到刀锋的温度了!”辛普森这时说。

    李阳对辛普森的话感到非常愤怒:“你这个混蛋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们什么时候这样做了,你给我说清楚!”

    李阳说着就要上前,那警长再次拔出了枪警告道:“嘿小子,我觉得我应该在你身上先开个窟窿!”

    周铭这时挡在李阳面前说:“警长先生请住手,我们是有豁免权的,你们不能开枪!”

    说着周铭拿出了自己的豁免权签证:“这是奥地利政府签发的,但是在所有欧盟成员国都有效。”

    周铭把签证交给了那警长,其实这豁免权早就被奥地利法院收回了,但签证还并没有还回去,并且这里是法国,向奥地利那边进行核实也需要时间,一个小小的警长也是没这个权力的,所以现在这就是个护身符。

    果不其然,那警长在看到了签证后,慢慢收起了枪,也让其他警员都收起了枪。

    “虽然你们拥有豁免权,但却并不意味着你们可以在这里无法无天,你们刚才的行为已经严重侵犯到了辛普森先生,所以现在请你们马上离开。”那警长对周铭说,并且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没有问题,不过关于我和辛普森先生合同,我想再问他几个问题。”

    周铭向警长解释,还想再问问辛普森究竟什么情况,但辛普森却并不想和周铭说话。

    “我不要再和你谈任何事情了,你们要的合同我已经签了,你们不要再来骚扰我了,博物馆是家族的荣耀,我是一个守承诺的人,等我死了以后我一定会允许你们改名字的,但是现在请你们给我最后一点体面,不要再来逼我了好吗?”辛普森哭诉道,他甚至都用手抱住了头,但周铭却看到了他嘴角上扬的微笑。

    那警长更强硬道:“先生,请你马上离开,否则就算你们有豁免权也保护不了你们!”

    周铭知道就现在这个情况,他再留下来也不可能了解到什么,于是他之后就转身带着凯特琳和李阳叶凝离开了。

    走出城堡,李阳和叶凝很想不通:“老师,这算怎么回事呀?我们难道就这么离开了吗?”

    不用周铭说什么,凯特琳就告诉他们:“这显然是个圈套,他叫上警察在这里就是为了等我们,如果我们继续在里面,很难想象会发生什么。”

    “那份合同呢?他这是想利用这些警察把这份合同给赖掉,不承认合同吗?”李阳又问。

    凯特琳摇头:“想不承认合同是不可能的,不过从他的话来分析,我想我们忘记在合同上写明履行期限了,所以他可以利用这一点无限制的拖下去。”

    “该死,他太无耻了!原来他就是和安德烈是一伙的吗?”李阳和叶凝愤怒道。

    回到车上,他们拿出合同出来重新审视一遍,果然和凯特琳猜测的一样,上面并没有写明任何履约时间,就算法国法律有关于合同的履约时间限定,但那至少也是以年为单位的,周铭他们可根本等不了那么久,毕竟他们是想通过辛普森博物馆的影响力动摇其他人,时间长了天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真是可恶!我就说当时辛普森那个家伙他为什么会那么好心,让他的律师逐条逐条的来为我们进行解读,感情就是为了混淆我们的视听,麻痹我们的头脑,让我们无暇去思考还有什么条款遗漏的,这种手段真是太卑鄙了!”李阳非常愤怒道。

    “如果当初我们能仔细再仔细一点就好了,我们就能发现里面的问题了,可是我们就差了那么一点。”叶凝很懊恼。

    凯特琳摇头说:“这并不是你们的错,是我当初没有听你们的建议,我应该听的,你们都说了要带合同回来多看看,不用那么急着当时就签。”

    随着这些话,车内的气氛变得越发沉闷了。

    突然周铭的电话响起让他们都吃了一惊,随后周铭接通,辛普森的声音从中传出:“各位对我的来电感到惊讶吗?非常感谢你们参加今天这幕戏剧的演出,希望这出戏剧能让你们满意,最后荣幸的向你们介绍这出戏剧的主创,编剧辛普森和导演辛普森和演员辛普森,还有塔洛警长以及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