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 报复他吧
    电话里,辛普森的语气洋洋自得:“我相信你们现在一定已经明白过来了吧?那个存在合同里的问题,就是没有履约的时间安排,所以我可以很放心的拖延,就算是法院也不会支持你们的诉讼请求。 23us.最快一亿五千万法郎,结果就只换来了一张没有任何作用的废纸,我想没有什么会比这更糟糕了,真是可怜可悲呀!”

    辛普森的话让人恨得牙痒痒,李阳忍不住怒斥道:“那都是因为你这个混蛋太卑鄙!居然欺骗我们,背叛我们去和安德烈勾结在一起,在合同里留下这么一个无耻的阴谋!”

    叶凝也跟着说:“而且你还利用我们的善心,故意装可怜来博取我们对你的同情,你说你被安德烈欺负,你说你需要维持整个博物馆的生计,我们相信了你,结果这些都是令人作呕的谎言!”

    电话那头辛普森则说:“嘿!我说那边无知的少年和女孩,我想你们一定还生活在美丽的童话城堡里吧,所以你们认为这个世界就是美好的,但实际上这是非常残酷的,充满了可怕的尔虞我诈。”

    “还有,请你们不要用背叛这个字眼,因为这是对我美妙剧本的一种亵渎,我可以告诉你我从来都是和安德烈一起的,只有你们才会一厢情愿的相信我是被迫听从他命令的而已。”辛普森说,“所以我很怀疑你们的智商,我可不是斐迪南那种白痴,怎么可能会困难到那种地步呢?”

    “至于你们那可笑的善心和同情,我更是找不到任何合适的词汇来形容了。拜托,我们可是在谈生意,你们怎么能用你们那无处安放的爱心来做主呢?这种行为简直是说不出的愚蠢!”

    辛普森又说:“不过你们也不要太过于自责了,因为我可是一个非常善于编故事和讲故事以及自我表演的大师,所以你们只需要对我保有一些敬意就可以了。”

    “比如今天,我很清楚你们肯定会来,所以我让塔洛警长陪我在这里等你们,所以知道吗?我原本是准备杀死你们的,没想到你们居然准备了豁免签证,这有些超出了我的预料,也让我对自己原本完美的剧本感到有些失望,不过这也无所谓,你们就继续在懊恼和悔恨当中度过每一天吧,你们这些垃圾!”

    辛普森十分开心,甚至在电话的这头,周铭他们仅凭声音就仿佛能看到他离开的嘴巴,还有那轻蔑和不屑的表情了:“最后我还要告诉你们,我之所以打这个电话,是因为我都已经写出并表演了如此优秀的剧本,如果得不到观众的反馈,那将毫无意义,哈哈!”

    辛普森丢下这句话就挂断了电话,李阳和叶凝非常生气。

    “这个家伙是我从未有所的讨厌,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和他同归于尽!”李阳咬牙切齿的说。

    叶凝紧咬着芳唇:“老师,这个可恶的家伙,他们这么欺骗我们的好心,结果还故意打电话这样挑衅,我们绝不能放过他!”

    凯特琳则对他们说:“我明白你们的心情,我也很想报复那个该死的家伙,可是这些事情并不是我们想就能做到的,现在合同就在我们手上,他们是早有准备的,我们想对付他们并没有那么容易。”

    李阳和叶凝并不服气:“凯特琳姐姐我们当然明白,可是辛普森那个家伙他不是有很多公司吗?他还有写字楼要出售,我们可以去做空他的公司,抛售他公司的股票,这些都是可以报复他的!”

    凯特琳摇头:“你们不觉得你们现在完全是被愤怒所支配了吗?我们的确可以做空他的公司抛售他公司的股票,甚至是做空他所要出售写字楼附近的地价,但是你怎么知道这不是他又一个阴谋呢?如果他是故意抛出这些消息,又是故意打这个电话,就是为了激怒你们做这些事呢?”

    “那……如果我们拿着合同去打官司呢?”李阳问,这是他最后的希望。

    凯特琳依然摇头:“很抱歉,这也是不可能的,因为首先我们的合同里的确没有注明履约时间,且不说等待法院判决本身就会需要很长时间,就算法院能很快得出结果,也会给出一个执行时间,根据法国法律,这个时间至少也会在两个月以上,这个时间对我们来说并没有意义。”

    李阳和叶凝低下了头,他们很不甘心的握紧了拳头:“可恶!难道我们真的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

    凯特琳想回答什么,但想了想又回头看了看周铭。

    “或许也并不是一点办法没有,我们或许不仅能狠狠报复辛普森那个家伙,如果操作得当,或许我们还能让那个家伙主动来求着我们去给博物馆改名。”周铭说。

    无论凯特琳李阳还是叶凝,他们都愣住了,他们不是不相信周铭,而是这也太夸张了。

    “老师,我们是要去法院打官司吗?还是要抛售他产业的股票?”李阳愣愣的问。

    周铭摇头告诉他:“都不需要,或者说正好相反,我并不打算要抛售什么,我反而还要帮他赚钱。”

    凯特琳和李阳叶凝顿时傻眼了,他们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毕竟要是不顾一切的打官司或者做空他的产业进行报复,这都可以理解,但你反着来是什么情况?难不成被骗了,他还打电话过来挑衅,我们还要反过来感谢他不成?以德报怨也不是这样的吧。

    从他们的眼神,周铭就知道他们都误会了,于是给他们解释:“放心吧,帮他赚钱他未必能拿的到。”

    凯特琳眼睛一亮,从周铭这句话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她询问周铭:“那么我们首先该怎么做?”

    “先开个新闻发布会吧,我们把这份合同先公之于众好了。”周铭说。

    周铭的话对李阳和叶凝来说无疑就等同于是圣旨一般,他们在回去以后立即开始了准备,虽然他们之前并没有来过斯兰,但在联系了当地广告公司以后,就在当天下午,就为周铭准备好了这次新闻发布会。

    发布会是在斯兰市的亚罕会议中心所举行的,这是斯兰乃至整个法国东部地区首屈一指的会议中心,很多发布会都会选择在这里。

    而这次发布会的媒体也请了非常多,当然这首先归功于当地广告公司的人脉,其次就是在英国在比利时甚至是在北俄的朋友,他们也不介意帮这个忙。

    于是就在这样的准备下,发布会在下午四点正式开始了,周铭带着凯特琳在所有媒体记者的注视下走进会场。

    “首先我非常感谢大家能来参加这次的新闻发布会,请相信我,这条新闻一定会让你们满意的!”周铭先说道。

    原本周铭是想让凯特琳来主持这次新闻发布会的,毕竟她才是需要曝光的哈鲁斯堡家族继承人,但凯特琳甚至这次发布会的重要,所以最后还是让周铭来主持了。

    周铭说着拿出一份合同对准了所有媒体:“这是一份我们前不久才和辛普森先生所签订的转让辛普森博物馆命名权的合同,根据合同上的内容,我们需要支付给辛普森先生一亿五千万法郎,由此可以换得一次给辛普森博物馆重新命名的机会。”

    只是一句开场,却让所有人顿时一片哗然。

    “从你们的态度,我想这一亿五千万我们花的就是很有价值了。”周铭微笑说,“很早以前我就了解了,这个辛普森博物馆是斯兰市最有价值的博物馆,能为这座博物馆命名,那将是至高无上的荣耀!这种荣耀,他不是能以任何数字的金钱所能衡量的,我拥有如此难以置信的幸运!”

    “这个辛普森博物馆不是辛普森伯爵家族所有吗?他们据我所知也是斯兰市非常富有的家族,怎么会要到出售命名权的地步呢?”下面有记者突然提问。

    这个问题让周铭非常开心,他就等着这样的问题呢!

    “其实这个问题是很忍辱负重的。”周铭说,“或许你们并不知道,在之前的一段时间,辛普森家族曾有过几次失败的投资,这几次失败就直接导致他们家族的资金链出现了问题,他们为了保证他们的产业得以继续运转,就只能被迫出售一些家族资产,其中辛普森博物馆的命名权就是最有价值的一个!”

    “我知道或许有人会认为这是非常愚蠢的,出售家族荣耀是对祖先的背叛,但我认为却不是这样,因为如果家族都破败了,那么留着这些荣耀又有什么用呢?只能是让先祖为后世的懦弱蒙羞!只有像辛普森先生一样,敢于出售自己德尔荣耀,才能知耻而后勇,奋发图强让家族更强大!”

    周铭接着说:“所以我相信辛普森家族在有了这一亿五千万法郎的资金以后,他一定能挽救家族,一定能振兴他手里的一切产业!”

    现场噼里啪啦一片镁光灯响起,就像是在为周铭精彩演讲的鼓掌一般。

    当然在周铭在会议中心这里演讲的时候,没有到场的李阳和叶凝,则在进行着周铭交给他们的任务。

    他们所有人都憋着一股气,等着吧辛普森,我们会报仇回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