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 趁火打劫
    ,!

    第二.

    “亲爱的贝斯曼先生,作为博物馆的总经理,更是作为辛普森家族的管家,我都希望你能时刻保持一种镇定和优雅的态度,而不是这样慌慌张张。”辛普森皱着眉头对他说,然后见他冷静下来后才又说,“那么让我猜猜究竟生了什么事,是昨天凯特琳那些白痴又回来了吗?马上通知塔洛警长,今天他们可没有那该死的豁免权了!”

    贝斯曼摇头表示并不是这样,辛普森又问:“那么难道是他们开始抛售我的产业股票了吗?我可等的就是他们这么做,因为他们要是真意气用事这么做,就会被套牢在股票上,他们所有投资的钱都会是我的,贝斯曼先生,你更不应该慌张了!”

    贝斯曼还是摇头说:“辛普森先生所有的事情都不是这样的!他们并没有再过来也没有报复性的做空你的产业,反而……像是在帮助你。”

    辛普森愣住了,他们帮我是什么鬼?

    贝斯曼也解释不清楚,只好把自己带来的报纸递给了辛普森,他将信将疑的打开报纸,结果当时就傻眼了。

    “我擦!这是什么情况,不是愚人节的玩笑吧?”辛普森下意识的喃喃说道。

    就见那张报纸的头版就是周铭宣布购买了辛普森博物馆命名权的新闻。

    周铭称辛普森是一个非常务实和敢于去实践的一个企业家,当别的贵族都在抱着家族的遗产老去的时候,他却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出售博物馆的命名权,相信在得到这一亿五千万法郎资金的注入,他就能度过眼下的难关,并且他又没有真的出卖任何财产,因为最终当他去世,博物馆的命名权仍然还在辛普森家族手上。

    可以说辛普森这一次是做了稳赚不赔的生意,甚至自己都有些后悔和他签这份合同了。

    这时新闻中的原话,并且在新闻最后,报纸还配上了一张周铭将合同书公开展示的照片,照片上的周铭满脸微笑,就像是真的完成了一次理想的收购,让辛普森目瞪口呆。

    辛普森完全搞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只好第一时间联系了安德烈,可他的电话才刚刚拨通,安德烈就已经到了。

    见到安德烈辛普森就像是见到了亲人一样,他马上站起来说:“上帝保佑,安德烈我的兄弟你这个时候能出现真是太好了!你看到了报纸上的新闻吗?那个华夏人周铭他居然公开了那份命名权合同,你说他这么做是为什么?我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

    “你的感觉是对的,因为这就是那个华夏人的阴谋。”安德烈告诉他。

    果然如此!

    辛普森心下了然,不过随后他又疑惑道:“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知道他肯定有阴谋,但阴谋究竟在哪?”

    “你看了今天的股市吗?”安德烈问他。

    辛普森一脸茫然,完全不明白安德烈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自己是在问他合同的事,他怎么就谈到了股市呢?这不是驴头不对马嘴吗?

    但是紧接着辛普森浑身一震,脸色霎时变得难看了。

    “看来你已经想到了。”安德烈说,“根据我刚刚得到的消息,从昨天下午开始,就有很多来自美国、英国和墨西哥还有北俄的基金公司开始收购所有辛普森家族的产业票据了,不管是股票还是债券。”

    说到这里安德烈抬手看了一眼时间:“时间马上要到九点了,我想你会有一个惊喜的。”

    辛普森的脸色更难看了,他当然明白这句九点是什么意思,九点是巴黎证交所的开盘时间,那么安德烈这话的意思就是说,随着股市开盘,在周铭这条新闻的利好消息的支持下,所有辛普森的家族产业肯定会有暴涨。

    如果是一般人,知道自己家族的产业股票能上涨,肯定都是非常高兴的,毕竟那代表了自己能掌握更多的财富,但所有的事情都没有绝对,比如辛普森这一次就是如此。

    试想之前有人在大量收购自己家族产业的所有票据,然后现在这条利好消息出来带动股市上涨,等涨到了一定的高度,他们再转手抛售,这样他们就捐钱跑了,给他留下一个巨大的烂摊子。这种炒作的事情辛普森自己就没少干,他哪能不知道呢?也就是因为他知道,所以他才会对这种事更加恐惧。

    思来想去,辛普森只能开口:“安德烈我的兄弟,求求你救救辛普森家族吧。”

    “其实要救也很简单,毕竟那个华夏人就是想利用这条利好消息进行炒作,那么只要你再纰漏一条利空消息,同时再抛售股票进行对冲操作,不就可以平衡市场了吗?”安德烈说。

    “可是我现在到哪里去找利空消息呢?”辛普森为难道。

    “我的朋友,你可不要忘记了,你并不打算履行那份合约,这可是最好的冲击。”安德烈提醒他说。

    辛普森听到这条消息无比惊恐:“这绝不可能!我怎么能当着所有媒体的面说我拒绝履行合约呢?如果我要这样做了,那恐怕所有辛普森家族的产业,就再没有活路了,这是非常愚蠢的行为!”

    事实就是这样,虽然说无商不奸,但在商业领域,大家都是非常重视信誉的,因为没有人会愿意和一家失去了信誉的企业做生意,所以不管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企业都在公开场合总会想方设法的维护自身的信誉,谁都知道一旦承认失信,甚至还显摆自己拒绝履约的行为,那无疑等于把企业给推向了死路。

    “安德烈,我想我辛普森虽然经营能力不强,但也不至于干这种蠢事!”辛普森强调。

    “我只是提了一个建议而已,辛普森你要认为不可行,那算了就是。”安德烈安抚道。

    辛普森听他这么说,脸色才缓和了一些,不过安德烈接下来的话,却让他更懵了。

    “那么我还有一个建议,就是你可以把你的产业全部出售给我,让我来承担这一次的全部损失。”安德烈说。

    “安德烈我的兄弟,这个时候可并不适合开这样的玩笑。”辛普森说。

    安德烈却饶有意味的看着辛普森反问他:“你觉得我是在和你开玩笑吗?我想告诉你,我是非常认真的。”

    辛普森的脸色十分难看:“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可知道这样是在趁火打劫。”

    安德烈却摇摇头说:“我认为趁火打劫这句话用在这里并不合适,因为是你在询问我,而我只是告诉了你答案,选择权依然在你手上,只是我作为兄弟建议你这样的选择是对你非常好的。”

    “兄弟就不应该在对方掉进了水里以后,你却在他的脸上再踩一脚。”辛普森烟着一张脸反驳。

    安德烈叹息一声:“不能不说,你的话可真让我感到悲伤,我这么做明明是为了解救你,但你却根本不理解我的一番苦心,你可知道哈鲁斯堡家族现在面前着要被拆散的危险,我需要集中家族里的一切力量,其中就包括你的。况且我这么做也是为了这些产业考虑,难道你就愿意眼睁睁看着你的家族累积了上百年的财富就这样遭到那个华夏人的抢劫吗?”

    “我当然不愿意!”辛普森毫不犹豫的回答,他随后又说,“但是我也同样不愿意就这么献祭出去。”

    辛普森紧盯着安德烈说:“你不要忘记了,我是因为你才会和凯特琳签订那份出售命名权合同的,我帮了你那么大的忙,现在我出事了,你不仅不肯帮我,甚至还要谋夺我的财产,这太过分了!”

    “我想我有必要再强调一遍辛普森先生。”安德烈郑重道,“我并没有要谋夺你的财产,我是可以出资进行购买,你可以拿到一笔非常可观的资金。”

    “这是多么可笑的说法,一个强盗闯入家里,抢走所有的东西,然后丢下一个金币就可以免去罪行了吗?”辛普森说。

    “那么我也并不是你的父亲,不可能你丢掉了心爱的玩具,然后跑到我面前掉几滴眼泪我就会重新给你买一个。”安德烈说。

    辛普森强调:“但是至少我的事情是为了你做的,你不能在这个时候恩将仇报!”

    “那你也给我听清楚了!”安德烈手指着辛普森说,“你的事情都是为了你自己做的,因为我并没有在这个事情里得到任何好处,而你得到了一亿五千万法郎,所以所有因此所造成的后果你都必须自己承担,如果你想要让我承担,可以,就请付出相应的代价!”

    “你这个该死的杂种现在终于说实话了,就是因为我当初没有分给你那一亿五千万法郎对吗?”辛普森冷笑,“不得不说你真是一个眼睛里只剩下了钱的蠢货!”

    “我是什么样的人还用不着你来评判!”

    安德烈摆摆手对辛普森说:“现在我只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究竟愿不愿意把你的所有产业,包括这座辛普森博物馆城堡都卖给我,还是你准备自己承担所有的后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