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 我要的名字
    ,更新快,,免费读!

    凯特琳女士和周铭先生,我向你们认输,对于之前的事情我感到十分抱歉,我愿意履行我们之前签订的合同。

    中午,当周铭和凯特琳正准备吃午饭的时候,就接到了辛普森打来的电话,他在电话里非常直接的道歉,并表示他希望用履约的方式换取他们的谅解。

    周铭和凯特琳对此的答复也很直接:“过来一起吃午饭吧。”

    于是一个小时后,辛普森来到了周铭和凯特琳所在的餐厅包厢,李阳和叶凝也都在这里,只是他们都对辛普森表示出了深深的敌意。随后周铭邀请他坐下:“辛普森先生你来的刚好,我们也还没有吃午饭,听说这家餐厅的鹅肝特别出名,我想我们可以一同品尝,再配上味道最好的香槟。”

    一边说着,周铭一边让服务员开始上菜了,辛普森一直在犹豫,等到菜品全部上齐以后他才下定了决心。

    “周铭先生和凯特琳女士,我这次是来向你们说抱歉的,对我之前那些过分的话,我希望你们能够原谅我。”辛普森主动说道。

    既然辛普森这么开门见山,周铭也放下了手中的餐具,看着他问:“我很好奇,你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是因为股市。”辛普森回答,“我看到了你们昨天向媒体公布的关于合同的消息,我也知道你们联合其他人昨天一直在收购我的家族产业所有票据的事情,这是做空的前兆,等到你们把价格推高到一个标准,然后突然抛售,我的家族就会损失惨重。”

    “我知道你们在做什么,我也无法抵挡,所以我向你们认输。”辛普森说。

    凯特琳和李阳叶凝都有些小差异,毕竟他们受到周铭的潜移默化,不管对任何事都想要拼到底的,即使再可怕的绝境也还有翻盘的可能,何况只是糟糕一些呢?因此他们对这种如此直接的认输行为多少都会惊讶的。

    但仔细想想这却也不失为是一种聪明的选择,既然已经看到了结果,那为什么还要傻乎乎的进行下去呢?还不如提前认输,至少这样还能给自己捞一个体面一点的结果,还要顾及安德烈那边的动作,还有很大的可操作余地。而要是死硬到底,等到周铭这边把局面都控制住了,那他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正是这些原因,对于辛普森这种没有太大志向的小贵族来说,风险最小的妥协才是最好的选择。

    “那么安德烈呢?你出了事情第一时间应该是要找他商量才对吧。”周铭突然问。

    周铭提醒了凯特琳他们,而辛普森很是愤怒的拍桌子道:“安德烈他是一个恩将仇报的杂种!”

    “我第一时间的确是去找他的,但是他不仅对我见死不救,甚至还要利用我现在的遭遇谋夺我的产业,”辛普森咬着牙恨恨的向他们诉说,“这个该死的混蛋,曾经我拿他当成最好的兄弟,我会尽全力帮助他继承家族,可是当我遇到麻烦的时候,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谋夺我的产业,我绝不会让他得逞的!”“那么你就认为我们一定会相信你吗?”凯特琳问他。

    辛普森皱着眉头显然有些不太明白,凯特琳只好接着提醒他道:“我想你一定听过一个狼来了的故事吧?”

    辛普森听到这话脸色顿时变得黯淡了,因为狼来了是伊索寓言里最著名的寓言故事之一,辛普森当然听说过,他也明白凯特琳突然提到这个,是想提醒他之前曾经欺骗过他们,所以他们就会像那些总是听到狼来了呼声的村民们一样,这一次并不会再相信他了。

    “可是这一次却是真的!”辛普森试图最后说服道,“安德烈那就是一个眼睛里只剩下了钱的蠢货!就因为那一亿五千万法郎我没有分给他一个生丁,所以他就对我怀恨在心,这一次他居然就用这种方式来报复我,我可以向上帝发誓,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他就是一个头脑发昏的蠢货,我不想让他赢,我更想保住我的产业呀,求求你们相信我!”辛普森说。

    不过凯特琳和李阳叶凝都没有表示,这让辛普森非常失望,他低下头感到非常懊恼。

    “我真的非常后悔,我当初就应该相信你们的,不应该去相信安德烈那个蠢货,他的**会毁了整个哈鲁斯堡家族的!”辛普森痛苦道。

    “其实安德烈可不是个白痴,他可是个非常聪明的家伙,否则他也就不会敢在这个时候如此明目张胆的逼迫你交出产业了。”周铭突然说。

    辛普森非常不可思议的抬起头看着周铭,他仿佛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其实也不仅是辛普森,就连凯特琳和李阳叶凝也都很惊讶的看着周铭,不明白这个时候他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周铭先生你……居然相信我?”辛普森问道,他激动到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周铭摇头:“很抱歉我并不相信你,我只是说出了其中一种可能性而已,毕竟狼来了这个故事太过让人感同身受,对于我们这些听过你讲故事受过你欺骗的人来说,很难再去相信你,所以他可以非常大胆的那么去做,是因为他知道就算你想找我们和他鱼死网破也不会成功。”

    周铭的话就像是一盆冷水对着辛普森当头浇下,让他感到十分沮丧,但周铭随后的话却又让他有了希望。

    “不过我们之间却还是可以谈谈的,否则我今天也就不会请你过来了。”周铭接着说,“只是我需要你先履行我们的合同,也就是马上把你的博物馆换上凯特琳的名字。”

    辛普森一脸如同便秘一般的表情,他感觉自己就是在希望和沮丧之间来回的荡着秋千,一会相信了,一会又只是说出一种可能,最后又说他们之间可以谈谈又说他必须先履行合同。辛普森感觉都要哭出来了:大哥,咱能好好说话不要这么玩人吗?

    周铭拍拍辛普森的肩膀:“你要知道,你在我们这里是没有信誉可言的,所以你必须先拿出自己的诚意,否则你就只能出门右转去选择安德烈了。”“那么我又凭什么能相信你?”辛普森反问周铭。

    李阳和叶凝眼睛一瞪就要开骂,不过周铭却拦住了他们,周铭告诉辛普森:“就凭我现在还愿意相信你!要知道从头到尾都是你和安德烈在欺骗我们,但是我们却没有任何欺骗你的行为,你可知道我是可以通过支票跳票的方式来拿回那一亿五千万法郎的,我却并没有这样做。”

    辛普森紧握着双拳砸向桌子:“好吧,我选择相信你们,我可以在今天下午就正式为博物馆举行重新挂牌仪式,那么你们呢?接下来打算怎么帮我,马上终止你们的做空行为吗?”

    周铭摇头:“市场已经被推动,要想一下子停下来是不可能的,就算我能做通其他人的思想工作,但那些跟风投机客们我却没办法掌控,不过我却可以想办法为你从另一方面减少一些损失。”

    “什么办法?”辛普森问。

    “香槟市的辛普森大厦,你可以趁着现在的市场行情很好把他卖出去,这不仅能弥补你的一些损失,同时卖掉大厦所回笼的资金,也足够你重新调整方向了。”

    “可这仍然是我自己的钱,我看不到你们在帮我!”辛普森提醒道。

    “如果你想看到我的钱,那么很简单,你只需要把那栋写字楼卖给我就可以了,我会很乐意收下的。”周铭说,“但是如果你想让我平白给你注资或是其他怎么样,我只能告诉你,或许你该去做梦了。”

    凯特琳这时也帮着周铭在说:“辛普森你要记住,我们原本就没有要相信你的意思,但是现在我们还愿意相信你,并且还给你指出了一条路,我们已经做到了圣母的光辉,如果这样你都不满意,那么我想恐怕安德烈那边才是你最好的选择了。”

    李阳和叶凝也在说:“没错,你有点太得寸进尺了,我们其实可以不和你谈的,反正我们要的新闻目的已经达到了。”

    他们一句一句的话就像是一柄柄的锤子,狠狠的砸在了辛普森的胸口,让他喘不过气来。

    辛普森的心里在做了激烈的斗争,好半天以后才说:“好吧,我同意,我回去就会开始马上准备给博物馆重新挂牌,并且还会请所有斯兰媒体前来采访,我希望在挂牌结束以后,我们就能马上签订辛普森大厦的交易合同,希望你们开出的价格不要让我失望。”

    周铭点头表示:“价格没有问题,只是我有另外一个问题,是关于博物馆命名的,你准备更换一个什么名字呢?”

    “是你们买下的命名权,难道不时凯特琳博物馆吗?还是你有别的要求,不过请恕我直言,毕竟这博物馆也是斯兰市非常重要的场所,如果你要的是太过分的名字,是有可能会惹来政府要求限期改名的。”辛普森提醒。

    “放心吧,我可没有什么特殊的取名癖好。”周铭说,“那如果更换成是胡安博物馆呢?”

    辛普森先是一愣,然后想到了什么顿时瞪大了眼睛倒吸了一口冷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