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 为什么老是你
    ,更新快,,免费读!

    (鞠躬感谢“angshao83”的两张月票支持!)

    当看到周铭走进了城堡的那一刻,安德烈差一点就腿上一软要从椅子上掉下来了。.

    此时此刻他只想放声咆哮:hy.are.you?hy.o1d.are.you?为什么是你?为什么老是你呀?

    安德烈是真的有些抓狂了,虽然他不知道周铭究竟有什么底气走进这里,但他却明白这绝对是非常糟糕的,因为自从这个华夏人出现在他面前的那一天开始,他就没有一天是能顺心的,就像是从下水道里跑出的老鼠,浑身散着恶臭,只要出现就是灾难!

    遥想在之前的几个月时间,自己对付凯特琳,中间尽管出现了很多波折,但最终自己总是能占到便宜的,不管是百慕大的拍卖,自己成功让族人认为凯特琳为了获利不惜出卖父亲的陵墓;然后是特蕾莎城堡,自己眼看都已经和特拉普伯爵坐在了桌子上交换了合同,就等着签字买卖了。

    那个时候,凯特琳在城堡外面是多么绝望,甚至都喊出了求求特拉普的话来,那时安德烈就觉得自己都已经掌控住了整个局面!

    然而也就是在那一天开始,所有的一切美梦都破碎了,特拉普伯爵的突然反转,再到他跑去了卢森堡闯进了那次会议,去逼迫辛普森出卖博物馆命名权,并且找到了阿拉贡家族在背后撑腰,最后现在又来到了这里,当自己好不容易表了演讲,好不容易把所有人都团结起来的时候,你怎么又出现了?

    还有在更久以前,在斐迪南大公死了以后,怎么看自己都能继承这个家族了,也是这个华夏人阻止了自己。

    为什么这个家伙要阻挡在自己面前,难道你们就不能去死,安安心心看着我继承吗?

    在这一刻,安德烈都真的觉得太累想要放弃了,不过最后他还是非常坚强的:自己决不能让他们就这么轻易的打败,这几个月自己都赢过来了,现在也已经把所有人都团结起来了,就算你们来了也无济于事,我一定会再一次打败你们然后继承家族的!

    安德烈非常坚定,然后抬手指着走进来的凯特琳说:“你这个出卖家族的婊子,你的无耻玷污了哈鲁斯堡的神圣,而现在居然还可耻的带着你的情人回到这里,你真以为我们所有人都是你的奴仆吗?”

    随着安德烈的话,其他人也都跟着他骂道:“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都干了什么,你出卖哈鲁斯堡的产业给阿拉贡家族,以换取他对你的支持;还有这个华夏人,你知道他们都是野蛮卑鄙的,他根本不懂什么是贵族,就像那些流浪汉一样丑陋恶心短视,你们会毁了哈鲁斯堡的!”

    “你这只可耻的臭虫,哈鲁斯堡一直都是智慧勇敢和忠诚的代名词,但是你却摧毁了他,你把他变成了愚蠢懦弱猥琐和背叛,你不配拥有哈鲁斯堡的姓氏,而应该是撒旦!”

    “我们的姓氏都是哈鲁斯堡,我们都拥有对家族的权力和责任,就算你得到了阿拉贡乃至更多更大家族的支持,我们也都绝对不会同意的,而只要我们不同意,你就永远也不会是哈鲁斯堡的领!”

    这一句又一句的声援让安德烈感到信心满满,他抬手指着周铭和凯特琳说:“看到了吧,你们这些家伙……你们在干什么?”

    安德烈原本是想豪情壮志的说出让周铭和凯特琳滚出去的,不过到最后却又不得不变成了这样的疑问,因为他现面对自己和其他哈鲁斯堡族人的斥责和谩骂,他们根本无动于衷,只是径直的走进了城堡,却也没有直接朝自己走过来,像是在寻找着什么,同时还看到在他们身后还抬了东西进来。

    安德烈瞪大了眼睛看着,现他们抬进来的是一台幻灯机,这让他当场懵逼了。

    当然也不光是安德烈,其他哈鲁斯堡的族人也全愣住了,他们都不是第一次和周铭凯特琳见面了,哪一次他们不是要把会议给搅的乱七件粉碎机出了故障,再加上后来某秘书人员忘记了,所以就很幸运的被保存了下来,而我们在夺得了乐园公司的控制权以后,终于在一堆废纸里找到了他。”周铭向他解释。

    “那么现在有了这份合同,整个百慕大时间就真相大白了,那的确是一个被自导自演的戏剧,不过导演和演员并不是凯特琳而是安德烈,是他指使乐园公司出卖那块地,然后逼得凯特琳必须来买,最后他带着你们在拍卖场贼喊捉贼污蔑凯特琳。”周铭说。

    听到这个解释,很多人这才恍然明白过来,他们随即都握紧了拳头感到很懊恼,没想到自己就这么被欺骗了。

    周铭接着说:“后面特蕾莎城堡的事情和百慕大也是一样的,也是安德烈通过要毁坏凯特琳母亲的葡萄园逼她出来……”

    这一次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安德烈很不客气的打断了,他指着周铭和凯特琳说:“这些都不重要,我承认我用了一些小手段,但是我没有出卖家族,而你们却出卖了家族,是你们为了家族领的位置不择手段!”

    有人为安德烈摇旗呐喊:“对呀,那你们联合阿拉贡逼迫辛普森出让命名权又怎么算?”

    周铭轻轻的摇头:“不要着急嘛,事情要一件一件来说,我接下来就要讲这个问题了。”

    一边说着,周铭一边又换了一张幻灯片,当这张幻灯片被放出来,现场顿时一片惊呼,就连安德烈自己也是浑身一震说不出话来了。

    “这是安德烈和卢森堡大公奥斯兰的一份协议,关于哈鲁斯堡银行的部分股权转让的。”周铭说。

    “这只是正常的商业合作!”安德烈马上说道,“现在哈鲁斯堡银行的业绩比较低迷,我需要借助卢森堡银行和保险公司的财力来充实自身,这有什么不对的?况且我也只是出售了部分的股权,这并代表不了什么……”

    安德烈的话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因为周铭换了一张幻灯片,周铭说道:“这是哈鲁斯堡通用基金的,安德烈出让了百分之三十一的股份给卢森堡基金,而只要控股过百分十三十,就拥有了基金的否决权,这也就意味着把自己的生杀大权交到了别人手里。”

    “还有这份,这是哈鲁斯堡家族原本持有的关于标志公司的股份,安德烈出让给了奥斯兰个人所有。”周铭换了一张幻灯片。

    “这是安德烈出让克烈公司的股份给卢森堡银行换取贷款的协议。”周铭又换了一张幻灯片。

    “这张是哈鲁斯堡瑞士银行的交易记录,安德烈在最近几个月里总共给十个不同账户汇款总值五亿法郎,而这是个账户查明都属于卢森堡;还有这张、还有这张……”

    随着周铭一张张的播放着幻灯片,安德烈的脸色逐渐变得惨白,那些不断变换的幻灯片就像是一把把刀子,狠狠插进了他的心里,让他再也支持不住的从椅子上走下来最后瘫在了那里。

    “为什么你要阻止我,为什么老是你出现在我的面前,这是为什么?”安德烈喃喃的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