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五章 继承仪式盛典
    ,更新快,,免费读!

    11月21日是普通的一天,但对哈鲁斯堡而言却意义重大,因为在半个多世纪前,哈鲁斯堡作为王室的末代皇帝就是在这一天加冕为王的。

    时隔74年后的同样一天,凯特琳要继承哈鲁斯堡家族的仪式盛典在此进行。

    对于这次的仪式盛典,早在周铭带着凯特琳过来城堡把安德烈赶走的那天,就已经被提上了日程。

    至于最后日期的选择,其实最开始周铭并没有去刻意,只是在计算了对城堡的打扫修复,以及其他仪式盛典准备工作的时间以后得出的结果,后来他们也发现21日这一天对哈鲁斯堡家族来说或许有些不一样的意义,于是最后周铭才拍板定在了这一天的。

    在这一天,整个哈鲁斯城堡再一次被隆重装点,一面面双头鹰的旗帜高高飘扬在城堡每一座塔楼顶端的旗杆上。而在城堡的正门处,那只被作为族徽的双头鹰雕塑,连同它身下的那些宝剑和盾牌,都被擦拭的焕然一新,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熠熠生辉,仿佛那只双头鹰真的要迎着朝阳踩着剑盾起飞一般。

    除了这座标志的双头鹰,在城堡大门两侧还悬挂着许多红色的彩带,在为城堡带来颜色之余也更为城堡衬托出了一些庄严和肃穆。

    一条红地毯从城堡内开始延伸,最后一直铺到了城堡门口。

    同样城堡内和道路两旁的草坪和灌木也都得到了非常认真的修剪,城堡的管家也在告诫着每一位仆人:今天是哈鲁斯堡新继承人正式继承家族的仪式盛典,他们必须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否则要是出现了任何错误,他们不仅拿不到任何薪水,反而还会被刻在哈鲁斯堡的耻辱柱上,成为罪恶的人被永世诅咒!

    这一切的一切,一瞬间让人感觉哈鲁斯堡似乎又回到了神圣罗马帝国,统治了大半个欧洲的最辉煌时光。

    不远处如天鹅鸣叫般悠扬的号角响起,一辆辆汽车缓缓驶向哈鲁斯堡,这些汽车都是相同制式的黑色轿车,从不远处看过去,就像是一栋栋移动着的城堡;而能坐在这些“移动城堡”里的,显然就是这次来参加凯特琳的继承仪式盛典的嘉宾们了。

    随着这些汽车缓缓开到城堡门口,车上人先后下车,哈鲁斯堡的管家高声介绍起了这些人的身份。

    “来自大不列颠联合王国温莎王朝尊敬的伊丽莎贝女王陛下驾到!”

    “来自西班牙的阿拉贡公爵及西班牙大领主胡安阁下驾到!”

    “来自比利时森科堡王朝的……”

    在管家一个个的介绍下,这些拥有无比尊贵身份的贵族们依次走进了哈鲁斯堡。

    其实对于他们的先后排序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原本周铭是很商脑筋的,毕竟这在国内非常讲究,但后来才知道他们这边是按照每位贵族的贵族头衔来排先后顺序的。

    这种排位方式让周铭有些无语,但既然是他们的习俗就随他们去了,只是原本排行第一的是胡安的母亲,她拥有两百个贵族头衔,但可惜她的头衔并没有全部被胡安继承,因此胡安才被排在了英国女王的后面,否则这个家伙恐怕就要第一个入场了。

    伯爵梅特涅在城堡里看着这一切,他突然松了口气。

    “原本我还会对凯特琳他们有些担心,不过现在看到能有这么多人出席了这次的仪式盛典,尤其是伊丽莎贝女王和那位喜欢胡闹的胡安公爵到场,足够撑起我们这次仪式盛典了!”梅特涅说。

    梅特涅虽然是哈鲁斯堡的第五顺位继承人,他的排序看起来很靠前,但实际上他却并不认为自己有多大机会能真正继承家族,所以相对安德烈和凯特琳的相互争夺,他更愿意守住自己那一亩三分地产业,也更愿意看到家族的更进一步发展和壮大,当然如果自己的产业也跟着能赚更多钱就更好了。

    也正是这样,他才由衷的称赞起了凯特琳,毕竟赶走了安德烈,他们不得已挑选的凯特琳要是再不行,那他就真要哭了。

    不过现在看来,目前的情况不仅没有让他失望,反而还超出了他的预料。

    而有了梅特涅的带头,其他人也跟着附和道:“的确,虽说比起一百年前所有王室都派代表来参加,现在的场面小了不少,但总算他们也已经尽力了,况且现在的世界格局也和一百年前不一样了,能有伊丽莎贝女王和胡安公爵的到场,也算是为哈鲁斯堡保留下了最后的颜面。”

    也有人表示出了不同的意见:“不过据说那个华夏人得罪了很多家族,包括墨西哥的马龙派,甚至还独自闯进了卢泽尔堡的会议,我很担心这会是一个隐患,所以你们看今天包括卢森堡和荷兰那边的王室家族都没有来参加,恐怕连代表都没有。”

    周铭并不知道这些家伙在城堡里看着门口的宾客们还讨论的不亦乐乎,不过就算知道了周铭也懒得管他们,开玩笑,自己一个华夏人,再加上一个被排挤出家族在外面流浪了半辈子的公主,能请来一般不出门的英国女王和胡安大领主,这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好吗?只有比利时王室这边是凯特琳的姑姑露易丝王妃给的面子。

    当然除了这些王室贵族,其他的豪门家族也受到了邀请,其中包括英国和法国的银行家们,还有北俄那边新晋的各种金融寡头们,以及其他一些和家族但却真正有本事的人们,只要他们肯来就行。

    这些人排着队一个个走进了哈鲁斯城堡,然而当他们都进去了城堡,梅特涅这些人也要回去城堡,等待着仪式典礼正式开始的时候,突然不远处那天鹅鸣叫的号角声又响起来了,这让很多人当时就懵逼了,无数人心头跳跃着问号:难道是来宾没有到齐吗?或者还有一批同样重要的客人?

    带着这样的好奇,包括先进来的伊丽莎贝都向道路看去,顿时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因为在道路的尽头,又有一个车队缓缓沿着道路过来,这个车队和之前来的这个车队并不一样,他是一个马车队,所有的马车都是仿制中世纪的王室贵族们所乘坐的制式,有红色白色和黑色,他们前面拉车的马也是和那些车子车身颜色一模一样。

    在这个车队的最前方,有人骑着高头大马在前面领路,不一会就来到了哈鲁斯堡正门前。

    随着这个车队的到来,哈鲁斯城堡内梅特涅那些人顿时一片哗然,因为他们都看到了骑马领路那人满脸的络腮胡,他就是曾经被赶出了哈鲁斯堡的安德烈。

    虽然之前在安德烈被赶出城堡的时候,有人称相信他并不是搞农场的而是来捣乱的,也正是这个原因,当安德烈真的带人过来了,还是让人感到无比惊讶。

    安德烈来到城堡大门前下了马,梅特涅有些紧张的首先问道:“今天是哈鲁斯堡继承仪式盛典,你来这里干什么?”

    安德烈很不屑的冷笑:“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我可是哈鲁斯堡的第二顺位继承人,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我有什么理由不来呢?”

    见梅特涅似乎要说什么,不过安德烈却先说道:“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你们大可放心,我今天并不是来捣乱的,我而是来让这次仪式庆典更好玩一些,我也为家族请来了更多的贵宾!”

    安德烈大喊着随手一指,身后就有马车过来,然后有人走下了马车,由安德烈大喊着介绍起了身份。

    “首先走下车的是尊敬的卢森堡大公卢森堡大领主奥斯兰陛下的到来!”

    “随后到来的是西班牙王室,同样出自哈鲁斯堡一脉的西班牙国王费迪南德以及他的王储菲利普!”

    “那是高贵的法国皇室,被称为优雅象征的旁波家族的米歇尔先生!”

    “还有那是荷兰王室……”

    安德烈一位接一位的介绍着,而安德烈的每一次介绍都会让梅特涅那边感到无比惊讶,一个个的惊呼出声,就像是演唱会现场的迷妹们一样,当然事实也是这些人每一个的身份都很了不得。

    “你究竟想敢什么?”梅特涅问。

    “当然是为了保留我哈鲁斯堡最后的尊严。”安德烈回答。

    如果是在一个月前,梅特涅会毫不犹豫的相信,但是现在他却要在安德烈的话后面再打上无数的问号。

    安德烈微笑一下:“当然我也明白这个话也并不会那么简单的让你相信,但是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事实就是如此,我会让凯特琳婊子还有那个华夏人明白,只有我才有资格继承哈鲁斯堡!”

    听安德烈这么说,梅特涅才总算明白了他的想法,说到底他还是不服气之前被赶出哈鲁斯堡的做法,他今天过来就是来报复的,如果他得不到哈鲁斯堡,他也不会让凯特琳继承的!

    至于他请了这些人过来,那实际上就是在周铭面前炫耀自己的实力,想办法让周铭明白他和自己是完全不同的人。自己哪怕到了这个年轻,自己依然很出名,只有自己才有继承的资格。

    看着安德烈那志得意满的样子,梅涅夫突然想到知道了安德烈的想法,那么就看这位华夏人那边会如何应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