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六章 最错的决定
    ,!

    随着安德烈带着卢森堡大公奥斯兰和西班牙国王费迪南德他们到来,顿时让整个哈鲁斯堡都变得沸腾了;所有人都很惊讶,毕竟这些人都是各自国家的风云人物,平时都只能在电视和报纸上看到的,谁能想到自己居然有幸能亲眼见到,还是这么多在一起呢?

    “我的上帝,那可是卢森堡的奥斯兰大公,据我所知世界上的所有排的上号的富豪,都在他的卢森堡银行拥有账户,并且他还是世界第一大钢铁公司的最大股东,全世界每产出十吨钢,就有一吨是来自卢森堡钢铁公司,同时他还控制着卢森堡投资基金和卫星通讯等领域,非常可怕!”

    “还有费迪南德国王,虽然他作为王室交出了政治权力,但却换得了他们在整个西班牙内的商业垄断,几乎所有你能叫出名字的企业背后都一定有王室投资的影子,包括皇马和巴萨这样的足球俱乐部!”

    “你以为米歇尔王子就会比他们差吗?他可是法国葡萄酒协会的领,真正的法国王子,所有出产自法国的葡萄酒都必须要经过旁波家族的同意才能被冠以法国葡萄酒的神圣标签,或许听起来这没什么,但却是掌握了一项行业标准,这可比那些投资控股更难以做到和更容易操作的方式。 ”

    “不管怎么说,安德烈他今天邀请这些人来了这里,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了……”

    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安德烈听着露出了信心满满的笑容,他今天准备了这一出就是来向周铭和凯特琳示威的。

    其实之前在得到奥斯兰支持以后,安德烈也曾苦恼过自己该用什么方式向周铭和凯特琳进行报复,但随后想来想去他总觉得那些办法总是差了那么一点味道。况且最重要一点是在他看来,不管怎样的办法,最后都是实力的对比,那么既然如此,何必还想那些没用的,直接最简单粗暴的把实力摊开来不就好了?

    不去想任何方式,就直接叫来奥斯兰和费迪南德他们在继承仪式当天过来,和周铭凯特琳刚正面。

    安德烈可以相信这些人的到来肯定能给这次仪式带来很大冲击的,毕竟周铭和凯特琳,他们一个是和各大豪门家族没有任何接触的华夏人,另一个是遭到排挤的人,拼后台底蕴他们永远不是自己的对手!

    安德烈对此十分自信,而周围这些人们的评价也都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

    想到这里,安德烈对梅特涅说:“怎么样?现在有了这些非凡宾客的到来,至少能让这一次的仪式盛典提高了不少等级。”

    “只是不知道这提高等级的仪式,究竟是为哈鲁斯堡家族,还是为安德烈你自己了。”梅特涅说。

    “我的朋友,这并没有任何区别,因为我就是哈鲁斯堡家族!”安德烈非常自信道。

    而与此同时在哈鲁斯堡的大厅二楼,英国女王伊丽莎贝和西班牙胡安公爵也注意到了下面的情况。

    现在的女王还不到七十岁,对于王室来说仍然还在盛年,她杵着手杖站在围栏旁,胡安公爵就站在她身旁。

    “看来今天的事情会很有趣了,没想到安德烈那个家伙居然真敢这么做,在凯特琳进行继承家族仪式盛典的当天,摆开这么一副要砸场子的架势。但也不得不说,他的号召力还很不错,居然能把奥斯兰大公、费迪南德国王和米歇尔王子他们都叫过来,真不知道他究竟付出了怎样的代价,肯定很大。”

    胡安又转头问:“那么女王陛下,你觉得这一次安德烈公开和凯特琳叫板,最后谁能赢?”

    伊丽莎贝的眼神深邃,一张被脂粉掩盖了沧桑的脸上古井无波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是淡淡道:“我今天代表温莎家族来参加这次哈鲁斯堡的继承仪式,但却并没有说究竟是来参加谁的仪式。”

    胡安有些无奈的摇头:“我尊敬的女王陛下,我认为咱们之间就没必要这样了吧,终归总是要有一个看好对象的。”

    见伊丽莎贝并没有接话的打算,胡安只好接着说:“如果在之前我会很看好凯特琳,因为她身边还有周铭这样的人帮忙,不过现在,看安德烈在被赶出了哈鲁斯堡以后,不仅没被打倒反而还能做出这样的反击,自己邀请这些人来参加这次仪式,这根本就是在打凯特琳和整个哈鲁斯堡家族的脸呀!”

    伊丽莎贝也评价道:“安德烈的确很了不起,奥斯兰大公对他的评价非常高,甚至用上了涅槃凤凰这么一个形容。”

    “的确如此,一般人在经历了这一系列失败,甚至最后被赶出城堡以后,就会沉沦或者自暴自弃了,卷土重来这种事不是说说那么简单,是需要有无比坚韧的意志和清醒的头脑才能完成的,更不要说是比以前更加凶悍的卷土重来了,用涅槃凤凰这么评价恰如其分。”

    胡安倒吸了一口气,随后他又想到了什么:“那这么说来,今天能有这么大的场面,也是奥斯兰大公给了他很大的帮助对吗?”

    “这点我不知道,但是我想如果只是安德烈,他应该是没那么大面子的。”伊丽莎贝说。

    伊丽莎贝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份上,胡安基本已经可以确定了,那么既然奥斯兰给了安德烈这么大的面子,甚至还把费迪南德和米歇尔这些人都邀请来了,可见他对安德烈是充满了信心的。

    这时突然一阵喧哗传来,伊丽莎贝说:“看来或许安德烈给我们的惊喜还不仅于此。”

    胡安抬头向远处看去,顿时他瞪大了眼睛惊呼道:“我靠!今天的事情可真是玩大了!”

    胡安不能不吃惊,因为就在城堡外的路上,又一辆金色的马车在向城堡这边缓缓驶来,一位红衣大主教正端坐在上面。

    “大家不要惊讶,我想大家都一定认识,他就是乌尔勒支大教堂的范纳普大主教,我很荣幸的能邀请到他来为哈鲁斯堡的继承者洗礼,我相信得到了范纳普大主教的祝福,对哈鲁斯堡就是最大的荣誉!”

    在城堡门口,安德烈在向每一个人介绍着那位大主教,就连原本要进去城堡的奥斯兰大公他们都回到了城堡门口,和安德烈一起迎接大主教的到来。

    “显然这会是一个压倒平衡的决定,如果说刚才我还想等着看那个华夏人还能有什么办法可以挽回局面的话,那么现在他将毫无机会了。那么我们也不能在这里等着,要下去一同迎接范纳普大主教的到来。”

    伊丽莎贝说完便转身离开,胡安最后叹了口气,也跟着伊丽莎贝走下楼了,毕竟他们只是贵族,面对教会还是必须要保有尊重的。

    “原本还想看看你和安德烈相互打脸的,但现在看来,恐怕就是你单纯的被安德烈找上门来打脸了。”胡安说。

    如果伊丽莎贝和胡安这还只是一种判断的话,那么下面其他哈鲁斯堡人就要更直接了。

    “安德烈我的兄弟,没想到你居然还能找来范纳普大主教过来为家族祝福吗?这可是真是太棒了,我很为哈鲁斯堡能有你这样的继承人而感到开心和骄傲,我相信你会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家族领!”

    对安德烈说话的人是梅特涅,作为家族第五顺位继承人的他,从来都是家族的风向标,刚才虽然安德烈邀请了奥斯兰大公他们,但他却仍然敢对安德烈报以质疑,但是现在,他马上就说出了今天安德烈来继承家族的话,显然他已经不再为凯特琳抱任何希望了。

    而有了梅特涅的带头,其他人也都一个个做出了自己的表示,上前来向安德烈道喜了。

    最后范纳普大主教到达城堡门口,安德烈亲自接他下车,包括英国女王伊丽莎贝胡安和卢森堡大公奥斯兰在内的所有人都在门口向他问好,这是对教会的尊重,也是对权力和财富的尊重。

    范纳普走过红毯走进城堡,这时梅特涅见安德烈并没有跟着进去便好奇问道:“怎么还有更尊贵的宾客吗?”

    随着这个问题,所有人都好奇的竖起了耳朵,屏息凝神,毕竟谁都想知道安德烈究竟做了怎样的准备,难道说除了范纳普大主教这样的人物外,还有其他更尊贵的宾客吗?那会是怎样的人物呢?

    安德烈笑着摆摆手:“范纳普大主教都来了,怎么可能还会有比他更尊贵的客人呢?我只是在等今天的主角凯特琳女大公而已。”

    听到安德烈这么说,现场哄笑起来。

    “现在宾客都已经到齐了,当然就是安德烈你继承家族仪式的时刻了,哪里还要等他们呢?今天真正的主角就是安德烈你呀!亏凯特琳她也是哈鲁斯堡家族的人,居然在这么重要的一天都会迟到,难道还要让她排在范纳普大主教后面入场吗?那是最大的不敬,是绝对不允许的!要我看他们恐怕根本没胆量来了,早就逃走了吧,哈哈……”

    所有人你一句他一句的说着,浑然已经把安德烈当成了今天继承仪式盛典的主角,已经忘记了今天原本是凯特琳来继承了。

    不过这也正常,安德烈都已经请来了这些王室贵族,甚至还请来了范纳普大主教来为这次仪式进行祝福,你一个华夏人和一个被排挤的凯特琳,还有什么资格和他竞争呢?与其来这里丢人,还不如早早得到消息不来参加算了,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来了就是自取其辱嘛!

    安德烈带着自信的微笑,大手一挥:“话可不能这么说,毕竟今天是凯特琳召开的仪式,我们总是要象征性的等一下她这位主角嘛,万一她来了呢?”

    安德烈的语气非常嘲讽,却浑然不知自己做了一个最错的决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