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 放弃继承权
    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他们都愣愣的看着周铭,如同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传奇故事。?  ?火然文??ww?w?.

    “这是骗人的吧?今天又不是什么愚人节,为什么要开这么荒诞无聊的玩笑呢?”

    梅特涅喃喃说着,他和很多人一样都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要知道他刚才可是亲眼看到安德烈带着奥斯兰大公,并迎接了范纳普大主教的到来,所以他才下决心投靠了安德烈,并且还说凯特琳他们这样的做法就是笑话,还说凯特琳过来就是把自己的脸伸过来给安德烈打的。

    结果他的话音才落,凯特琳就到了这里,然后奥斯兰逃跑,范纳普大主教也改变了主意,这剧情的反转也太离谱了,不带这么坑人的!

    和梅特涅同样想法的还有英国女王伊丽莎贝:“看来我们对安德烈的看法似乎有点过于乐观了,显然周铭比我们想的都要强。”

    在伊丽莎贝身旁,胡安和其他人一样,脸色都像是吃了一锅老鼠屎一样的难受,因为他们刚刚都认为周铭和凯特琳仍然坚持过来的选择是幼稚和愚蠢的,结果现在他们过来,两句话就让卢森堡大公奥斯兰离开了这里,让范纳普大主教放弃了安德烈这个教子。

    很显然周铭用结果狠狠扇了这里所有人一耳光,告诉他们究竟谁才是幼稚和愚蠢的。

    无数人因此拼命揪着自己的胡子和头发,瞪大了眼睛竖起耳朵,拼了命的想要证明自己刚才听到的不是真的,因为那实在太没有逻辑了!并且你们的身份都很不一般,能不能拿出点自己的骄傲和坚持来?

    首先奥斯兰你可是尊贵的卢森堡大公,手上不仅有媲美整个瑞士所有银行集合的超级银行,还有同样庞大的融资和投资手段,更有世界第一钢铁公司这样的超级实业,同时你自己还是一国元首,可以说不论任何资源你都是完美的,那么这样你为什么还要向周铭妥协呢?你简直就是贵族之耻!

    还有范纳普就更离谱了,你的乌尔勒支联会可是教廷座下十三派别之一,可以说你拥有天下财富的十三分之一,你比卢森堡大公更厉害,这样的情况下,你为什么还会要听那周铭的话呢?这太不科学了!

    不但城堡里的这些人想不通,安德烈自己也很想不通。

    “周铭你这个卑鄙的华夏人,你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现在事情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奥斯兰大公会离开,为什么范纳普大主教会改变主意,这都是你的阴谋对吗?”安德烈质问道,眼神闪烁显得有些疯狂。

    随着安德烈的问题,其他人也都一齐竖起了耳朵,因为他们也都很好奇这是为什么。

    周铭摇摇头,遗憾的叹了口气:“看来你根本什么都不懂呀!”

    听到这句话,安德烈顿时如同一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狗一样暴跳起来:“我不懂什么?你这个混蛋不要在这里惺惺作态,你只是一个卑鄙的华夏人,不是诗人!”

    周铭十分冷静的看着安德烈告诉他:“我的确不是诗人,但我却是一个商人,奥斯兰大公他也一样。”

    安德烈心头一动,很警惕的看着周铭:“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我知道你拿哈鲁斯堡银行和投资基金,或者还有更多哈鲁斯堡产业的股权做抵押去和奥斯兰做交换,以换得他对你的支持。”

    安德烈第一时间想否认,不过周铭却抢先说道:“你不要急着否认,其实你能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很有魄力的,我想奥斯兰大公也是因为看到了你这样的魄力,还有你不服输的韧性才会帮你的,但是你似乎忘记了一点,那就是按照哈鲁斯堡的遗嘱,只有继承家族首领的人,才能拥有这些产业的所有权。”

    “也就是说,只有在你正式继承了家族以后才有支配这些产业的权力。”周铭说。

    “那么我只要赶走你们,今天的仪式上我就可以继承家族了!”安德烈说。

    “那只是你自己不切实际的幻想,根本没这个可能!”周铭遗憾告诉他。

    安德烈茫然的看着周铭,似乎并不明白为什么会没这个可能,周铭随后告诉他:“你的支持阵容看起来很强大,但实际上却是建立在假设自己能继承家族的基础上;反过来也是如此,你能继承家族的期望也是建立在这些支持阵容上,这看起来或许相互扶持,但在我看来就是一只纸老虎,除了唬人根本毫无作用,只要伸手一戳他就会崩溃。”

    安德烈的身体摇晃了一下,显然他也考虑明白了周铭的道理:“所以你说出了河谷矿产公司对吗?”

    周铭点头说:“没错,河谷矿产是巴西最大的矿业公司,也是卢森堡钢铁集团最大的原材料供应商,他是绝对不能让河谷矿产出事的,所以我不过就只是提了一个名字,就把他吓走了。这是很可悲的,你许诺的那些东西,在奥斯兰大公的眼中并不值一提,能拿下是意外之喜,不行也没什么。”

    周铭随后看向范纳普大主教又说:“至于范纳普大主教,他是睿智的,之前只是被你所蒙蔽了,现在才真正看清了形势。”

    周铭这话就像是一柄巨锤,一下又一下的狠狠敲击在安德烈的心上,最后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最终腿上一软就跪下来了。

    原来自己所依靠的根本就是自己的幻想吗?实际自己仍然什么都没有吗?

    不对!

    安德烈突然抬起头来,表情无比狰狞的看着周铭:“这一切都是你安排好的阴谋对不对?你这个卑鄙的家伙!你为什么总是在我快要成功的时候出现在我面前阻止我?故意在关键时刻破坏别人的努力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吗?你这个人渣恶魔”

    啪!

    周铭一巴掌把他后面要说的话给打回去了,周铭冷冷对他说:“没有人在故意针对你,只是你自己做的事情有问题。”

    “我没有任何问题!”安德烈大声喊道,他的精神恍惚,显然已经到了崩溃边缘,“我一直都是在自己努力,可是每次不管我在做什么,你总会出现在我的面前,然后破坏我所做的一切,你是我的克星吗?哈鲁斯堡就是因为遇见了你这个魔鬼才会变得四分五裂,才会越来越没落”

    周铭又一巴掌甩过去,把安德烈后面的话给打回他的肚子里了。

    “所有的问题都和别人没有任何关系,都是你自己的自私造成的!”周铭说。

    安德烈拼命的摇头:“不对,我是为了哈鲁斯堡家族能更好,我是希望哈鲁斯堡家族能恢复往日的荣光,你们才是真正自私的人,想要从我手里夺走家族!”

    周铭冷笑着问:“所以你就出卖家族的财富,甚至是家族最重要的核心产业,就只为了得到他们随时可以撤走的支持?”

    安德烈愣在了那里,完全没了想法。

    周铭这时接着说:“还不明白吗?对你来说家族什么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家族必须由你掌握,我知道你和你的父亲为了夺得家族的权力用尽了手段,而你也在掌握了家族的产业后尝到了甜头,所以你为了保住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权力,你就不惜一切代价,因为在你看来一旦失去了权力你就一无所有了。”

    周铭每一个字都很有力,如同一根根钢针一般扎进了安德烈的心里,让他忍不住的颤抖。

    “不是这样的,我是为了家族,但是我也害怕失去家族,家族只有在我手里才是家族。”安德烈失魂落魄的喃喃说道,经过那么多打击,现在他终于支撑不住崩溃了。

    突然安德烈抬头死死盯着周铭,恶狠狠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现在根本不是家族的首领,你没有出卖家族产业的权力,所以你才可以说的如此大义凛然,等你到了我这个位置,等你掌握了家族产业,我看你会比我更狠,我知道的!”

    周铭叹息着摇头,然后抬手向上指了指问他:“你看到了什么?”

    “那当然是屋顶,你蠢笨到这个地步居然问这样的问题了吗?”安德烈不放过任何一个嘲讽的机会。不单是安德烈,旁边的其他人也都觉得周铭这个问题很白痴,只有英女王伊丽莎贝和范纳普大主教他们才皱起了眉头,觉得周铭这话大有深意。

    “那是天空。”周铭告诉他,“一只永远在屋檐下的燕雀,哪里能体会鸿鹄飞的高远呢?而安德烈你是生活在城堡里的,所以你只能看到城堡的屋顶,但是我不然,我是从城堡外面进来的,我还是从遥远的华夏过来的,我走过了美国墨西哥法国英国,所以我看到的是城堡外面的那整片天空。”

    非常平淡的一番话,但此刻从周铭嘴里说出来,却像是晨钟暮鼓一般震慑了每一个人的灵魂。

    这才是真正眼光高远的伟人!

    每一个人心里都这么想着,他们看向周铭的眼光,都带着无比的崇敬。

    安德烈愣愣的看着周铭,他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最后都嚎啕大哭起来,跪伏在周铭面前:“对不起周铭先生,我错了!一直以来我居然都认为自己才是哈鲁斯堡的救世主,你只是图谋哈鲁斯堡的产业和财富,我现在才知道自己错的离谱,您才是哈鲁斯堡的救世主,因为您的眼光,更在哈鲁斯堡之外呀!”

    “周铭先生凯特琳小姐,请你们原谅我的愚蠢,从今天开始,我安德烈宣布放弃继承权,支持凯特琳继承哈鲁斯堡!”安德烈非常坚定道。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