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五章 拙劣下马威
    ,更新快,,免费读!

    没有和周铭预约?

    听到前台小姐说出这样的话,周铭他们当时就愣住了,感到非常惊讶。

    “老师,我们刚才在车上不是还向阿方索经理确认过了吗?怎么现在会没有预约,这太奇怪了。”陈树很不可思议的说,感到非常莫名。

    对此,那边前台小姐很善解人意的说道:“我觉得你们最好能再向你们的朋友确认一下为好,我认为很有可能是你们误会了,毕竟克尔大厦非常著名,很多地方会故意模仿我们的名字,而你们这些华夏人对此并不了解,况且恕我直言,你们应该有自知之明,华夏人不可能会有在这里的朋友。”

    周铭皱起了眉头,毕竟她的话带着很重的歧视意味,华夏人就要低她一等一样。

    陈树很不满的出了抗议:“我想误会的人应该是你,因为我们已经确认了萨拉戈基金公司确实是在这里,这证明我们并没有来错地方,所以我认为你们应该再帮我们确认一次!”

    那前台小姐看也不看陈树说:“再确认多少次的结果都是一样的,难道乞丐来到一座城堡门口说认识里面的伯爵大人,门口的卫兵就会放你进去吗?华夏人就只能去餐馆洗盘子,克尔大厦没有你们的地方……”

    陈树忍不住的拍了桌子,大声道:“你说什么呢?我要你为刚才的话道歉!”

    前台小姐很不屑:“我只会向大厦的客户道歉,至于你们这些流浪汉,请你们马上离开,否则我会请保安将你们给扔出去。”

    陈树犹豫了,这时周铭走上前来:“你可以呼叫保安,不过在此之前我需要你先把你们经理找来。”

    “简直不知所谓。”

    前台小姐很不屑道,同时拿起了桌子上的对讲机呼叫保安,不一会几名穿着统一制服的大汉走过来,眼神不善的看着周铭,举起他们手中橡胶棒威胁道:“现在请你们马上离开,否则你们会后悔的。”

    陈树有些慌了,他轻轻拉了周铭一下,向周铭建议是不是先离开再做打算。

    周铭想了想,回头先看了**一眼然后才说:“我还是那句话,你们还是先把你们的经理叫来为好,否则我想待会后悔的或许会是你们。”

    “你会为你的傲慢和愚蠢付出代价的!”

    领头的大汉如是说道,然后伸手要抓周铭,当然他是抓不到的,被**先拦下来了。

    一个过肩摔几脚踹过去,**很简单就把这几名保安给放倒了。

    这时周铭对那前台小姐说:“别呆了,我想你们肯定有紧急报警铃吧,现在不用更待何时?”

    那前台小姐下意识还对周铭说了句谢谢,然后才按下报警器,紧接着凄厉的警报声响起。

    随着警报声响起,一楼大厅顿时混乱一片,无数人十分紧张的向外跑去,而周铭不慌不忙的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阿方索经理,我建议你马上来一楼吧,这边恐怕有些事情必须要你出面处理了,否则我就只能让胡安公爵的律师去警局保释我了。”

    周铭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这时一位中年女性急匆匆赶来,显然她是前台经理。

    “这到底生了什么事?谁能告诉我警报为什么会响?还有你们这些华夏人是从哪里来的,你们想要干什么,我们这里不是银行,是没钱的!”那前台经理很愤怒道。

    “如果你们是银行那或许事情就简单了,至于我们想干什么,我想马上就有答案了。”周铭说。

    在他们说话间,就听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响起,一队穿着皮靴戴着安全帽拿着橡胶棍的防暴警察跑了进来,这让周铭有些惊讶,克尔大厦不愧是有特殊身份的,至少在这安全保障上面还是很不错的。大厅里的报警器才响了不过几分钟,警察马上就到了。

    前台经理马上指着周铭大声说:“就是这些华夏人,马上赶他们出去!”

    这一次还没等周铭说话,就见一个瘦瘦高高戴着眼镜的白人急急忙忙跑出电梯,同时大呼小叫道:“等一下,这是一场误会,他们是我的客户!”

    他一路小跑来到周铭面前,连气都来不及喘匀就先向前台经理解释:“我是萨拉戈基金公司的投资经理阿方索,我想你们肯定是误会了什么,他们是我的客户,不是任何危险分子。”

    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解释,那前台经理和前台小姐,包括赶来的防暴警察都惊呆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刚才还是需要重点关照的危险分子,怎么就摇身一变成了客户呢?这个戏法有点离谱,他们可是华夏人啊!

    那前台经理最初还不相信,直到阿方索再三确认和向她保证了以后,她才真的确定了周铭的身份,并解除了警报让那些警察都回去了。

    “既然这是误会,那么就到此为止吧。”那前台经理表示。

    阿方索忙不迭的点头,可周铭这时却说:“到此为止?那可不行,阿方索经理我想问你,你作为这座大厦的客户,如果大厦的前台不负责,你可以投诉她吗?”

    阿方索愣愣的点头:“当然可以,他们会受到最严厉的处分,甚至会失去工作。”

    “那么很简单了,我现在就要正式投诉这位前台小姐,我要她为她刚才对华夏人的歧视向所有华夏人道歉,否则我不会撤销我的投诉!”周铭说。

    周铭铿锵有力的言如同一声平地而起的惊雷让所有人震惊。

    在所有人的惊讶中,那前台小姐很羞恼:“你这个混蛋休想!我不知道你这个卑鄙的家伙是如何找到这位经理的,但是我绝对不会向你这个华夏人做任何屈服的!”

    周铭根本不理她,而是转向那位前台经理又问道:“你们前台难道没有面对客户时的态度要求吗?还是你们对任何客户都可以如此无理呢?”

    “当然不是,我们作为转为有底蕴的投资公司服务是非常注重礼仪的。”

    前台经理着急解释,她随后怒斥那前台小姐道:“你忘了自己的服务准则了吗?我现在要求你立即向这位先生道歉……”

    “不是向我,而是向被她所歧视的所有华夏人道歉。”周铭提醒她道。

    那前台经理先是一愣,随后咬牙纠正自己之前的话道:“我要求你立即向所有的华夏人,以及这位先生道歉!”

    “周铭先生您一定要这样吗?我认为这并不是什么大事。”阿方索小声说。

    周铭反问他:“那么如果是阿方索你,遇到了有人歧视你和你的同胞,你会认为这是无足轻重的小事吗?”

    阿方索没有继续说下去了,显然如果把他放在周铭的位置上,他也不会轻易罢休的。

    而那前台小姐起初还很坚持,但在她们经理十分坚决的眼神下,最终她屈服了,低头对周铭说:“这位先生我感到非常抱歉,我对于刚才我歧视您和您的同胞,在此向您和所有华夏人表示深刻歉意,对不起。”

    周铭对此微微一笑:“没关系,我们华夏人是很大度和宽容的。”

    随后周铭转向前台经理:“好了,如果你们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那么我想可以到此为止了。”

    前台经理忙不迭的点头:“当然没有其他事情了,剩下的事情我们会自己处理的。”

    在得到这样答复后,周铭和阿方索经理这才去乘坐电梯上楼了。

    在电梯里,阿方索赔笑着说:“没想到周铭先生您还是一位勇敢的华夏人,居然会这样站出来如此强硬的要求道歉。”

    周铭摇头:“这可并不算是什么勇敢,而是一种原则,我并不是那种被别人欺负到了眼前还会无动于衷的性格,况且如果我不这么做,或许我就无法见到阿方索先生你了不是吗?”

    阿方索面对周铭这话先是一愣,随后有些不尴不尬的笑了:“怎么可能会见不到呢?周铭先生您是胡安公爵阁下的客人,您只要到了和我联系,我自然就会亲自下来迎接您了,恕我直言这个玩笑并不那么高明。”

    周铭呵呵笑了,不过却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深入下去,随后阿方索带周铭来到了他的萨拉戈基金公司。

    “你们在此稍等片刻,我需要先处理一下手头上的紧急事情。”

    阿方索把周铭他们带到了接待室以后匆匆交待了这么一句就先离开了。

    当他离开以后,陈树小声询问:“老师,您觉得之前在下面前台小姐第一次联系的时候,基金公司这边否认和我们有联系是故意的吗?”

    周铭很确定的点头:“我想现在阿方索先生所要处理的紧急事情就是这件事了,毕竟是他的责任才造成了下面刚才的混乱,不管起因是否存在误会,他这位其中之一的负责人总是要出面做点什么的。”

    “这个家伙真是太可恶了,他这是故意要给老师您一个下马威呀!”陈树恨恨的说,突然他又想到了,“难道这就是那个什么胡安公爵安排的吗?”

    周铭略微犹豫了一下才摇头说:“这个问题不太确定,因为下马威的布置十分拙劣,但可以肯定的是就算不是他安排的,他也很希望能看到这样的局面,更重要的是这些事情才刚刚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