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 你看天气预报吗
    ,更新快,,免费读!

    (鞠躬感谢“盛世老张”的月票支持!)

    “你说我做出了错误判断?”阿方索愣愣的说,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周铭犹豫了一下然后说:“或许我的表述有些问题,不一定是你的判断出现了问题,也有可能是你手底下的员工判断出现了问题,所以才会进行错误的交易。”

    “我想你并不了解萨拉戈基金公司,在这里所做的任何一笔交易都必须要经过我的审核同意。”阿方索纠正周铭说。

    “看来我之前的说法并没有问题,还是阿方索先生你做出了错误判断。”周铭说。

    “你放屁!我怎么可能会做出什么错误判断呢?”

    阿方索非常不满的大声道,纵然是在嘈杂的办公室里也仍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这时那位刚才和周铭交流的操盘手小声提醒他道:“先生,或许我们真的错了。”

    阿方索顿时如同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尖叫起来:“我们没错你这个白痴!我誓你这个月的奖金都没有了!”

    要在平常,阿方索绝对不会做出如此失态的动作,但是现在他却真的忍无可忍了。

    就见他示意办公室里的所有人都看过来:“大家都先放下手里的工作,我这里有更重要的消息要分享给你们。”

    阿方索指着周铭说:“这个家伙,他刚才居然说我们进行了一笔错误的交易,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我们可是萨拉戈基金公司,是伦敦乃至全世界的金牌投资机构,而在这里工作的你们,也都是从全世界汇聚而来最顶尖的操盘手和分析师,我们怎么可能会错?”

    “我阿方索可是拿到了伦敦商学院和剑桥大学双金融博士学位,同时我在伦敦商学院主修的也就是私募投资管理,我自从进入萨拉戈基金以来,就让基金实现了每年过百分之二十的增长,并且在六年前准确预测了广场协议做空日元,仅那一次操作,我就为基金带来了过三亿英镑的收益。”

    阿方索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接着说:“那么你呢?不过就是一个可悲的华夏人,你有什么学历你懂什么叫投资和金融吗?”

    “如果你是港城人,或者你曾经在港城念过大学,那么或许我还能把你当成是一个可以交流的对象来看,很抱歉我没有用同行这个词,因为我认为是对这个词语的侮辱,不过你实际上连一个可以交流的对象都算不上。”

    阿方索十分轻蔑的看着周铭:“据我所知你是在华夏内地长大的,但那里是一个极为闭塞和**的国家,那里根本没有金融和资本的概念,甚至连交易所都没有,或许还在进行着物物交易的原始阶段,并且你也没有在任何知名学府里系统的学习过任何的金融知识。”

    “那么也就是说,你根本是一个对资本投资毫无概念的家伙,你根本不知道这些电脑上的各种数字代表着什么,你居然就敢说出我们的判断错误这样的话?你不觉得这就像是堂吉诃德去把风车当成巨人的做法一样,是很可笑并且是失去了理智的吗?”

    阿方索最后说:“知道吗?如果我是你,我现在一定会非常羞愧!”

    “所以很抱歉你并不是我。”周铭对他说,“你会嘲笑别人是因为你把别人当成了堂吉诃德,但是在其他人眼里,或许你才是那个真正的堂吉诃德,而你刚才的表演,就是对堂吉诃德最好的诠释。你说我没有学位,但我却在哈佛大学进修,你说我不懂投资,我却掌握着十几支和萨拉戈基金一样规模的基金。”

    阿方索着急要说什么,不过周铭却先做出了等一下的手势:“不过我今天并不是来和你争论这些东西的,相比这些我更愿意探讨那笔错误的交易。当然如果你非要避实就虚,那么我只能认为你心虚了,你这样的做法只是为了掩盖自己心中的懦弱。”

    “当然不是!”阿方索毫不犹豫的说,“我的时间非常值钱,我更没兴趣聊无关紧要的天。”

    阿方索指着面前的电脑:“那么就请你告诉我,我的什么交易出现了判断错误。”

    “是关于立圣食品公司的股票投资。”周铭回答。

    阿方索乐了:“居然是这家公司,我该说你愚蠢呢?还是该说你的运气不好,因为毕竟萨拉戈基金的投资很多,我不可能所有都记得,如果你要是提一个我并不熟悉的交易或许还有机会,但是这笔交易很不好意思,这是我亲自过问并且有跟进的……”

    阿方索的话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因为他看到周铭脸上的怪异表情。

    “这运气的确挺糟糕的,正如阿方索先生你所说的,如果是一个你不熟悉的交易,或许你还能以你不了解为由糊弄过去,但是现在这是你亲自过问和跟进的,结果还出了根本性的纰漏,那就太打脸了。”

    周铭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道,他还非常遗憾的摇摇头,气得阿方索头上的青筋直冒,当场杀了周铭的心都有了。

    也不怪阿方索会如此生气,要知道这个关于立圣食品公司的投资是他才向他的老板胡安公爵邀功过的,现在你就来说这是错误的投资,你这不是来找事吗?

    不过有着双博士学位的阿方索还是很注重涵养的,这一次他并没有随便怒,而是咬牙切齿道:“那么我想请问周铭先生,这笔投资错误在哪?不过我事先得提醒一句,你得慢慢说,详细一点来说,因为如果说错了,那就是打自己脸了,或者华夏人都是不要脸的。”

    周铭能听出来眼前这位阿方索那种恨不能啃咬自己骨头的怒火了,但是周铭并不怕。

    周铭指着电脑:“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就在半个小时以前,你让他下了十万份的买进指令,我想这应该只是一部分对吗?”

    阿方索很不屑:“那当然,任何大规模的买进或者卖出行为都会引起市场波动,这是任何有投资概念的人都应该明白的,所以这只是很小一部分指令,而全部的指令出于商业机密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事实上我只需要知道你的确是要买进股票就足够了,其他的并不重要。”周铭无谓的耸了耸肩,“而你这么做是因为你判断立圣食品公司的股票会上涨对吗?”

    阿方索愤怒的眉头不自然的跳了一下,他随后又说:“可是你似乎忘记了,有些买进的指令未必是真的认为股票会上涨,而是为了平衡交易和市场波动的一种手段,毕竟有买有卖的交易才能平衡,要是只有一个方向,会很容易造成不必要的市场波动,继而干扰自己原本的交易,这些你都懂吗?”

    阿方索很自负的看着周铭,但迎接他的,却是周铭关爱智障一样的眼神。

    “那么你是判断立圣食品公司的股票要下跌吗?”周铭问。

    “当然不是,我判断他会上涨。”阿方索很确定道。

    “所以你刚才在我面前说那一通屁话是为了什么?让我明白你的脑回路和其他人不一样,还是要让我为你刚才的表演鼓掌呢?”周铭又问。

    阿方索真的要吐血了,他原本解释那些是想故意扰乱周铭的判断,好让他出糗的,毕竟在他看来周铭不过就是在吹牛,自己随便抛出一点真正投资方面的东西就能把他震住了,哪里知道居然还被反将一军。

    “让我们跳过这些没必要的东西。”周铭接着问他,“阿方索先生,能告诉我你因为什么才做出这样的判断吗?”

    阿方索冷笑一声,正准备说什么,周铭却提醒他道:“不要再做无聊的事了。”

    周铭这句话就像是一柄巨锤一般狠狠捶在了阿方索的胸口,让他十分郁闷,不过这也提醒让他想起了之前在周铭面前装b似乎都没好结果。

    因此阿方索思来想去最后决定放弃了,老实把给胡安在电话里的话又重复了一遍,最后他想了想接着说道:“事情就是这样,因为我对立圣食品公司比较了解,知道他们经常用这种手段抬高股价,而现在市场上微妙的上涨态势,实际上就是他们在坐庄吸纳筹码的一个过程。”

    “原来如此,看来你做出买进的决定并不是那么草率,那么你有进一步了解立圣食品公司的情况吗?”周铭又问。

    草!老子是双料博士又不是傻b,怎么会那么草率的决定什么?

    阿方索心里骂翻天了,不过表面上仍然强忍着怒火:“我当然有了解,尤其再过一段时间就是立圣食品公司准备公布下一季生产任务日子,这是非常重要的,以往在这个时候,立圣食品公司也都会选择这个时候自己在股票上做一些事情,以配合公司下一季的战略调整。”

    阿方索举了一个例子:“比如去年,立圣食品公司为了推出他们的新口味咖啡,就曾使用过这样的手段,推高自己的股价,在股市上吸纳大量资金以扩大生产;去年他们的做法非常成功,所以今年他们这么做仍然是想复制一遍,那么既然如此,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分一杯羹呢?”

    周铭不得不打断阿方索的侃侃而谈:“你这样的想法很好,你也联系了去年的形势,逻辑上也没问题,但有一点,你看了天气预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