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 投资天才
    ,更新快,,免费读!

    你看了.

    不光是阿方索,整个办公室里其他人也都是一脸茫然的看着周铭,显然也都不明白。

    阿方索很快冷静下来,他冷笑道:“天气一般都是在话题进行到了很尴尬时候用于消除尴尬的方式,那么现在周铭你这么说,看来是已经认输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吧。”

    周铭重重叹了口气,遗憾道:“看来你真的什么都不懂啊!”

    听着周铭这话,阿方索觉得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他很没好气说:“我看你才是真正什么都不懂,我们刚才一直都在讨论的是立圣食品公司的股票,你为什么要给我说什么天气问题,你不要告诉我这会和股票有关,那一定会比马戏团的小丑还要可笑!”

    “如果你说是立圣的产品出了问题,或者是关税提升导致产品价格上升,结果倒逼股票下跌,这样我还能理解,但是天气,请恕我直言,我从业二十多年还从来没有听说过爱尔兰的一场龙卷风就能把一家公司的股票给刮跌了的,当然除非你懂得占卜知道龙卷风会把公司的仓库给刮上天了。”

    阿方索非常夸张的对周铭说,同时还非常不屑的哈哈大笑,而在阿方索的带领下,办公室其他人也都觉得周铭的话相当不靠谱。

    “这是哪里来的华夏人呀?他究竟懂不懂投资懂不懂股票,怎么还有脸待在这里呢?”

    “什么狗屁的天气原因,我看就是他情急之下瞎掰的吧,现在被拆穿了结果就说不话来了,这根本就是个小丑嘛!”

    “不过说起来我可更希望能看到他的占卜,或许就能知道明天的星座运势了,说不定立圣食品公司的厂房真的被龙卷风吹走了呢?我们总是要对这些玄幻的东西充满了敬意才是,比如让他们优雅的滚蛋!”

    面对这些人你一句他一句的嘲讽,周铭又摇头说:“这就是萨拉戈基金公司的眼光吗?看来让我有些失望,其实一家公司股票的涨跌,并不仅仅只单纯的和公司的经营状况有关,其他一些看似毫无关联的地方,往往会传达出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信息,就比方说我刚才提到的天气预报。”

    周铭的解释引来一阵哈哈嘘声和嘲笑,不过周铭并不在意,只是接着说道:“我并不会占卜,我只会联想推测,咖啡是立圣食品公司非常重要的产品,不管是摩卡还是拿铁,他的原料都是咖啡豆,那么你们了解咖啡豆吗?”

    对于这个问题,反馈给周铭的是一句嘲讽:“很抱歉我们可不是热带雨林的农民,如果你有这方面的兴趣,我们或许可以帮你向农业部进行申请!”

    “以你们现在这种态度,我可以很负责任的给你们定一个眼界狭窄的评价!”

    周铭突然一反常态的郑重说:“我来告诉你们,咖啡豆是一种非常娇贵的作物,它对气温和降水都有非常严格的要求,任何一些大的温度或者降水的变化,都很容易造成咖啡豆的品质下降,甚至严重一些的还会造成咖啡豆减产。所以咖啡豆的种植都是在南北回归线间的一条环状地带,比如巴西。”

    “巴西是非常重要的咖啡豆产区,也是立圣食品公司最主要的咖啡豆来源,不过今年天气预报显示那里遭遇了非常严重的寒流,会直接影响到咖啡豆的生长,我这么说你们明白了吗?”周铭问。

    当周铭这番话说完,不管阿方索还是其他萨拉戈基金的员工,他们都震惊了。

    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份上,他们怎么会不明白呢?显然就是寒流导致了巴西咖啡豆的减产,这直接影响到了立圣食品公司的原料供应,虽说立圣食品公司不是没有解决办法,但单从这条消息来说,无疑是非常糟糕的,立圣食品公司的股票也必然会由于这条消息而下跌。

    “可是既然如此,那现在立圣食品公司的做法又是为什么呢?”有人好奇的问。

    这个问题也引起了非常大的共鸣,毕竟现在立圣食品公司微妙的涨幅不管怎么看都是非常奇怪的。

    不过这一次却不需要周铭来解释了,阿方索直接回答道:“那是一个陷阱。”

    答案震惊了所有人,阿方索接着说:“现在关于巴西咖啡豆减产的消息还没有公开,很多投资人投资机构和我们一样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所以立圣食品公司就趁现在做出一副要吸纳筹码坐庄的架势,等我们的资金投入进去,股价理所当然上升以后,他们就会立即抽身,拿我们和其他投资人的钱度过这次危机。”

    尽管当听到陷阱的时候,很多人就已经猜到了一些,但当阿方索真的说出来,还是让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危机临头居然丝毫不慌乱,甚至还设下这样一个陷阱从股市里套钱出来用以弥补公司面临的危机,这真是好大的手笔!怪不得立圣食品公司能在几年时间就从开始的一家食品代理公司,展成了现在的跨国公司。

    可以想象,在立圣食品公司出色的运作下,不知道会有多少世界知名的投资人和基金公司被坑进去。

    然而在敬佩立圣食品公司领导团队大智慧的同时,很多人同样想到了周铭,因为他只一眼就看穿了对方的运作,这究竟有着怎样的本事呀!就只是因为在电脑上多看了一眼,就只是想起了看过的天气预报,就能预言一场股市上的陷阱,这已经不是传奇而事上升到不可思议的玄幻了。

    “不得不说,周铭先生您真是太了不起了!”阿方索由衷的说。

    阿方索是真的很敬佩周铭,和其他那些人所不一样的,一向以私募精英自称的他很清楚,投资的确是一门涵盖非常广的学科,在这门学科里很多看似不相干的事情其实都能串联在一起的,只要你能善于现和勤于思考,最后你还要有堪比教授的渊博知识。

    阿方索记得自己很早以前就曾见过一位投资分析师,他从一场生在中东地区的战争,就准确的预测到了战斗机制造公司的股票上涨;原因就是空战在战争中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而他现英国空军的装备较为陈旧,在对比了中东的战争以后,皇家军队也肯定要更新装备增加巨额军火订单的。

    阿方索还记得另一个事情,那是他念大学时的老师,他的老师有一次碰到一位种植土豆的农民进城来买杀虫剂,老师立即意识到他看过的瓢虫会对土豆的生长造成很大的危害,而农民如此急匆匆的进城购买杀虫剂就意味着田间肯定是瓢虫成灾了。

    因为一位常年种植土豆的农民不会不备有杀虫剂,现在他急匆匆的购买就证明今年的虫灾比以往都要厉害,那么这就肯定不会是单一的情况,会是全国性大面积和带有普遍性的。

    于是老师回去就在期货市场做空土豆,最终大赚了一笔。

    这些事情听起来很像是梦幻的童话故事,但却是阿方索亲眼所见的,那么现在的周铭也是一样,他在看到了自己的下单以后,想起了看过的天气预报,随后就把这两件事情串联在一起得出了结论。

    这样的事情光只是想想就让人觉得是天方夜谭了,可现在周铭却做出来了,不能不让人惊叹。

    可惊叹固然很惊叹,但放在阿方索这里却又让他无比尴尬,因为他想起自己刚刚才怼过他说他不懂金融不懂投资,还嘲笑他是说不出话来很尴尬的小丑,现在这不等于是在打自己的脸吗?

    在阿方索的尴尬蔓延向整个办公室之前,周铭提醒阿方索道:“既然你已经认可了我的猜测,那么我想接下来你就应该为这次投资重新设定方向了。”

    经周铭这么说阿方索才如梦初醒的反应过来,他忙不迭的点头:“的确要调整,可是我该怎么办?难道要现在买下跌吗?”

    “那倒用不着。”周铭告诉他,“你可以继续跟着买上涨,反正立圣食品公司在没有攒够本钱以前是不会轻易让股价下跌的,所以你就跟着他们一起推高股价,等到估计突然立圣食品公司有利好消息被曝出来,股价开始暴涨的第二天,你就可以开始抽身了。”

    周铭说完想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另外其实也并不要总是把目光放在立圣食品公司上面,毕竟巴西是全世界咖啡豆的重要产区,现在巴西出现了减产,是一定会影响全世界的,虽然不见得会有很大的价格波动,但也绝对会有影响的,或许这也能开一下渠道的。”

    阿方索马上接过周铭的话说:“所以周铭先生您的意思就是我们现在也可以进军期货市场,趁着现在价格还算稳定的时候大量买进咖啡期货,等到巴西咖啡产量报告出来,等到全球咖啡期货价格开始上涨以后,我们选择抬高价格抛售,就能狠狠再赚一笔了。”

    周铭煞有其事的微笑点头说了一句:“孺子可教也!”

    阿方索虽然并不完全能听懂这句话,但也能听出来周铭是在夸他,于是他也兴奋道:“周铭先生您真是所有私募投资的天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