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九章 等待英雄
    ,更新快,,免费读!

    (鞠躬感谢“活着丿过着”的月票支持!)

    “其实我并算不上是什么天才,只是由于我并没有投资进来,没有专注在一件事情上,所以我才能比你们想的更多,否则要让我来操作,或许我并不一定会比你们更好。???  ”周铭说。

    如果刚才周铭的话还只是让阿方索他们感到震惊的话,那么此刻周铭的话却让他们肃然起敬了。

    “周铭先生您不仅在投资上有着天才般的造诣和堪比鹰隼的敏锐嗅觉,您还有着贤者般的宽广胸襟,我阿方索敬佩的人并不多,但周铭先生您绝对是一个,而且一定还是排名第一的那个。”阿方索十分郑重的说。

    周铭愣了一下,因为他不过就是下意识的客气了一下,却没想到居然得到了阿方索这么高的赞誉,随后周铭又看了一眼周围,见其他办公室的人也都很敬佩和崇拜的看着自己,周铭这才想起了文化差异的存在,自己只是习惯性的客气,却被他们当成了圣贤。

    耸了耸肩,周铭决定跳过了这个话题:“好吧,不过现在并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或许你们应该更快的行动起来了,毕竟咖啡豆是全球交易量仅次于石油的大宗期货,未必不会有人注意到巴西的寒流。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巴西农业部的农产品报告公开的日子已经近在咫尺了。”

    周铭的话如同晴天霹雳般惊醒了阿方索,他马上下命令道:“大家都赶紧行动起来,立圣食品公司的股票还有咖啡豆期货,又或者是其他咖啡企业的股票,甚至是巴西货币克鲁塞罗以及巴西的农产品债券,总之一切能在市场上进行交易的东西,我都要求你们马上进行投资,这是你们目前最重要的投资任务,其他的都可以暂时放缓!”

    随着阿方索的命令下达,整个投资办公室立即活动起来,纷纷开始按照阿方索的命令,各自寻找投资渠道了。

    也不怪他们会如此紧张,在金融市场里,投资如同战争,机会转瞬即逝,并且这样的机会也不可能时时刻刻都能看到的,所以一旦认准了机会,就必须全力以赴。

    那么从这方面来看,阿方索也算是一个合格的基金领导者了。

    不过要是阿方索知道周铭心里给他这样定义的话,估计他就要哭了,好歹他也是伦敦剑桥的双金融博士,准确预测了广场协议创造了萨拉戈基金增长奇迹,才被胡安看中投资的私募天才,居然就只是一个“合格”吗?

    只是阿方索也没法反驳,毕竟在周铭面前,他也只能算是“合格”了。

    随后投资办公室恢复嘈杂,阿方索带周铭回到了接待室,并让他的秘书专门为周铭冲泡了茶水。

    “这是来自华夏的西湖龙井茶,我只有在非常重要的客人面前才会拿出来。”阿方索说。

    周铭微笑道了声谢,随后周铭问:“那么我想现在我们之间的合作应该没有问题,阿方索先生不会再觉得华夏人不懂金融不懂投资了吧。”

    阿方索的老脸一红,很尴尬道:“非常抱歉,那是我之前并不了解华夏的胡言乱语,周铭先生绝对是世界顶尖的商人,您的商业眼光和判断都是让人难以企及的,能和您进行合作是我的幸运。”

    阿方索说到这里却突然顿了一下,然后有些犹豫又问:“但是您刚才是故意找出立圣食品公司的投资纰漏的吗?”

    “没错。”周铭点头回答。

    面对这个答案,阿方索当时就懵了,他原以为周铭会有所掩饰,或者说的委婉一点,却没想到居然这么不要脸的直接承认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毕竟对周铭来说,一味的在接待室里等着阿方索对自己的宣判,那不是周铭的作风,不管任何局面下,他都更希望能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里的。也正是如此,周铭在询问了陈树关于最近一些股市上的资讯以后就带着他故意去投资办公室寻找了,最终结果周铭认为自己的运气还是很不错的。

    周铭的大方承认也让阿方索更受打击了,因为要是无意间碰到的,那么还可以用运气不好来解释,但周铭现在明显就是奔着打脸去的,偏偏自己又恰好有这么一个能让他挥的纰漏,就不能不让他烦躁了。

    看着已经两眼懵逼的阿方索,周铭对他歉意的微笑一下:“所以我认为自己是欠你一句抱歉的,但要让我重新选择我依然如此,毕竟我们合作的投资任务迫在眉睫,你对我的态度却并有些偏差,所以我不得不选择这种有些偏执和极端的方法。”

    阿方索叹口气摇头说:“我想该说抱歉的应该是我才对,是我对华夏人的态度有问题,我有些过于骄傲自负了,如果我能用一种更加开放的态度对您,或许您就不会选择这种极端的方式了。”

    “不过要是没有这种极端的方式,恐怕我就现不了你投资当中的纰漏,恐怕萨拉戈基金的很大一笔资金就会因此被套牢,所以也并不一定是完全错误的。”周铭提醒。

    阿方索愣住了,因为的确像周铭说的那样,难道自己的自负还做对了吗?

    周铭这时又说:“我想说的是事情既然已经过去就让他过去好了,我们现在所面临的任务,是接下来的投资计划。”

    阿方索有种拨开乌云见明月的恍然大悟:“的确如此,但是胡安公爵他只告诉我要和您进行合作投资,却并没有告诉我具体的投资项目是什么。”

    周铭笑笑说:“我想他应该很了解你,知道你很歧视华夏人,就没觉得你会答应跟我合作吧。”

    阿方索有些尴尬的笑了,通过之前和胡安公爵的电话,他明白这才是主要原因。

    周铭随后大手一挥:“不过那已经是过去式了,并且阿方索你这也并不算是背叛了胡安,毕竟我们的合作是他允许的,更重要的一点,是这项投资任务的意义重大。”

    仅仅几句简单的话,就帮助阿方索冲破了所有心理包袱,于是阿方索问:“那么究竟是什么投资项目呢?”

    对于这个问题,周铭收起了所有的玩笑态度,正色问他:“你有听说过河谷矿产公司吗?”

    阿方索听到这个名字他的脸色当时就变了:“周铭先生您说的不会是巴西的那个河谷矿产公司吧?”

    周铭很确定的点头:“就是你说的那个公司,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会注意到巴西的天气预报,更不会现你在立圣食品公司上的投资纰漏了。”

    阿方索愣愣的点头,的确如此,要不是周铭原本就盯着巴西的资讯也不可能去刻意关注那里的天气情况,所以总的来说立圣食品公司的股票还是一个意外。

    呸!这根本不是重点好不好,重点是河谷矿产公司呀!

    阿方索倒吸了一口冷气,作为胡安最看重的投资经理,同时自己原本就出身一个没落贵族,他对很多事情的了解要比周铭更深刻,因此只不过一个名字就让他感到了恐惧。

    “我的上帝,原来那才是你的目标吗?你可知道这个河谷矿产公司并不只是巴西的一个国有矿产企业那么简单,他更是卢森堡钢铁集团最重要的铁矿石供货商,尤其是当卡拉加斯铁矿的大规模开采以后,最优质的卡拉加斯铁矿石甚至对卢森堡钢铁集团的供应过了百分之四十,这是非常庞大的数字!”

    阿方索非常郑重的对周铭说:“要知道这可是在卡拉加斯铁矿的产能并没有全部被开启的情况下,以后等卡拉加斯铁矿的深水码头和近千公里铁路线建成,我想卢森堡钢铁集团对巴西铁矿的依赖只会更大。”

    阿方索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下,他看着周铭最后又说道:“况且卢森堡钢铁集团可是由卢森堡大公奥斯兰亲自控股的,这可不能随意插手。”

    显然阿方索这么说就是要劝周铭放弃的,但周铭就像是听不懂一样:“为什么不能随意插手,难道他还能派杀手杀了我不成?”

    “当然不是这样。”阿方索着急给周铭进行解释,“先奥斯兰在河谷矿产公司中持有一定比例的股份,他本身就不会允许河谷矿产出现任何意外;另外他可是奥斯兰呀,他手中掌控着几万亿美元的资本,只要他想做,就可以随手让任何基金破产,招惹他是绝对不行的。”

    “为什么?难道他还能派杀手杀了我不成?”周铭又问出了同样的问题。

    阿方索接着给周铭解释:“杀人是最没办法的办法,我相信奥斯兰他绝对不会这么做,但他拥有非常庞大的资本规模,在这样庞大的资本规模面前,我们没有任何操作的余地,不管我们投进去多少钱,只要奥斯兰他想,都可以把我们的资金全部吃掉,这是对我们非常有害的。”

    “为什么?难道他还能派杀手杀了我不成?”周铭依然抛出了这个问题,让阿方索直接要疯了。

    不过这一次周铭并没有和他开玩笑,周铭接着告诉他:“先不管是奥斯兰还是其他人,我和胡安都不怕他的报复,另外最重要的一点,是河谷矿产公司的卡拉加斯铁矿出了一个大问题,如果这个时候我们不扑上去狠咬一口,那我们也没资格再做投资这一行了。”

    “我不相信,如果真是这样那为什么没有任何消息和动静呢?”阿方索问。

    “原因很简单,因为所有人都和你是同样的想法,所有人都在等着敢于第一个对奥斯兰出手的英雄出现。”周铭随后突然看着阿方索,“那么请你告诉我,你是愿意成为带领潮流吃肉的头狼和英雄,还是跟在别人屁股后面捡别人吃剩的骨头的哈巴狗?”

    “当然是吃肉的头狼和英雄!”阿方索毫不犹豫的怒吼出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