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 我能奈何
    ,更新快,,免费读!

    “我周铭就是要奈何一下卢森堡的骚那家族,我要做空河谷矿产公司!”

    周铭语出惊人,让整个会议室里顿时哗然一片,所有人都无比惊讶的看着周铭,眼神里满满都是不可置信,就连阿方索都在轻轻拉扯周铭的衣袖,小心示意他不要太狂了。

    此时周铭和阿方索就在克尔大厦的会议室内,面对所有来参加会议的都是投资基金公司的大股东。

    原本按照流程,阿方索需要做任何大的投资决定,都会事先挨个主动找这些股东们商量,这样会显得真诚主动,所有问题也在能把控的范围内。但是现在周铭没这个时间去每一个上门找那些大股东们,他需要在最短时间内启动投资计划,并且他更不希望这些股东把投资计划泄露出去,更不希望胡安这么早知道,所以他才组织了这么一次会议。

    所有萨拉戈基金公司的大股东们都坐在会议室里,他们都是有很高身份的,萨拉戈基金公司的会议室又太小,他们只能选择向大厦租了一个会议室进行会议了。

    当会议室里所有人都在交头接耳说些什么的时候,坐在他们对面的一位头发有些卷的人却突然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个人会在萨拉戈基金公司的会议上发表这样幼稚的言论,很抱歉我并没有收到任何关于基金公司管理人员变更的通知。”

    “这是蒙那古侯爵,他是大不列颠最富有的人之一,他不仅是英格兰银行的理事会成员,同时他的家族还拥有劳斯莱斯的绝对控股权,更重要的是他还握有王室基金的股份,他也是萨拉戈基金公司最大的投资人。”

    阿方索小声向周铭介绍,周铭能听出阿方索的声音十分紧张,显然这位蒙那古侯爵是非常难过的一关。

    周铭抬头看着他说:“蒙那古侯爵我非常高兴能认识你,看来你一定误会了什么,因为首先萨拉戈基金公司的高层并没有出现任何变换,负责人仍然是阿方索先生,我只是作为基金公司的合作伙伴身份出现,来向大家说明这一次的投资项目。”

    随着周铭的话,周围顿时一片不屑的笑声。

    “看来阿方索你是真的已经老了,所谓的双博士学位的家伙也不过就是一位徒有其表的书呆子罢了,居然沦落到连投资项目都需要其他人来代劳了。要我看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合作,而是一种附庸吧?因为只有属国和封地才需要遵循王室的命令,无法擅自做主!”

    “或许我们也不能太武断了,他们也可能真的是一种合作关系,但是由于他们的投资项目太过离谱,所以才需要依靠那位周铭先生的嘴巴来说服我们。”

    “那这样我们就更不可能答应了!我们的钱是属于我们的财富,不是你报仇的工具,你要针对卢森堡的骚那家族还是做空河谷矿产公司那都随你,但这个事情我们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

    这些人你一眼他一语的冲周铭吼道,周铭却不动声色的冷笑道:“你们大声的说着叫着,让我听到了你们发自心底的怯懦,你们都在害怕对吗?”

    所有人都愣住了,显然他们都没想到周铭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周铭又说:“你们也的确应该害怕,毕竟这一次我们的对手是卢森堡的奥斯兰大公,他可是非常了不起的家伙,他控制着极为可怕的财富,他的触手遍及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或许你们手上最重要的家族产业,就有他的投资,他可以轻轻松松搞乱你们的产业,所以你们应该走路都让着他就对了。”

    周铭这番话像针一样刺进每一个人心里,让他们脸色涨红,显得十分愤怒。

    就当他们将要爆发出来时,蒙那古侯爵却突然说:“收起你那无聊的小把戏吧,我们并不会因为愤怒就会胡乱做出决定的。”

    蒙那古的话就像是一盆当头浇下的冷水让所有人顿时回神过来,他们这才意识到周铭刚才是故意那么说,目的就是在激怒他们。

    这该死的华夏人,他们差一点就上当了!

    周铭无奈的耸了耸肩,他强调道:“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不是什么无聊的小把戏,因为那并没有用,你们完全可以在清醒以后再反悔,重要的只是我们的这次投资任务。”

    蒙那古笑了:“知道吗华夏人,我这个人有一个非常不好的习惯,就是很喜欢打击人,尤其是在他最得意的那方面,所以就请你好好向我们阐述一下你这次投资任务吧,因为据我所知奥斯兰他的所有产业中,都并没有可供外部资金操作的问题。”

    “而奥斯兰本身作为金融家族,他也非常清楚资本的操作流程,又怎么会给其他人可趁之机呢?所以我很希望你们能给出让我满意的答案。”蒙那古说。

    对此,阿方索小心翼翼对他说:“蒙那古侯爵,有些事情我们可以私下来沟通……”

    不等他的话说完,蒙那古就打断他道:“你这是想要贿赂我吗?”

    随着蒙那古这话,其他股东们也都不满道:“阿方索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在萨拉戈基金公司的地位是不同的吗?蒙那古侯爵高,我们的钱难道就不是钱了吗?既然如此,你干脆把基金公司卖给他,我们都撤资算了!”

    阿方索怎么也想不到蒙那古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让他当时就懵了,愣在那里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个时候还是周铭站出来说:“刚才阿方索的话只是想给蒙那古侯爵留些面子,但是现在看来,似乎是我们的好心得不到好报了。”

    周铭的语气遗憾,他看着蒙那古问他:“从来不看新闻,不从新闻里汲取资讯的家伙,也能被称为是投资人吗?”

    蒙那古当即瞪大了眼睛,他怎么也想不到周铭居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不过蒙那古毕竟是大不列颠最富有的人之一,并且他不是靠着自己的家族,他自己也非常聪明,马上就意识到了问题:“让我猜一猜,如果没错的话你所指的应该是前不久发生的那次卡拉加斯矿难事故对吗?如果这是一次影响到了矿坑进一步生产事故的话,那么现在肯定已经有人下手了,现在那边风平浪静就是因为事故并不影响。”

    蒙那古脸上带着讥讽的笑容:“知道吗?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些人自以为自己了解了一切,其实就是捂住自己的耳朵,以为大家的智商都和你一样。”

    蒙那古说着哈哈大笑起来,其他人也跟着对周铭露出了十分不屑的表情。

    “你说我是在捂住自己的耳朵?要我看你才是真正在捂住自己耳朵的!”周铭说,“蒙那古侯爵,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难道一点也没有想要抢夺奥斯兰的财富吗?”

    蒙那古皱起了眉:“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周铭拍拍自己的胸口:“没别的意思,只是想帮你说出你的一些心里话而已。”

    “我知道不管是蒙那古侯爵你还是王室基金甚至是伊丽莎贝女王本人,都是很想利用这一次机会坑奥斯兰一次,咬他一块财富下来的,但是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动静呢?就是你们不敢,你们都被他吓住了而已。”

    周铭接着说:“你们这些懦夫,都害怕奥斯兰的报复,所以都想着让其他人先上你们押后,这样的想法原本无可厚非,但当每个人都很聪明都这么想了以后,那这样的事情就再不可能发生了。就连现在,我已经站出来了,表示可以帮你们开这一个头,蒙那古侯爵你也仍然不敢跟上吗?”

    周铭的话接连狠砸在蒙那古的心上,让他十分愤怒。

    不过蒙那古并没有失去冷静:“你的胆子很大,那么我问你,你如何能知道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呢?”

    “我就是知道,因为我有巴西那边的消息,能证明这一次的卡拉加斯矿坑塌方事故非常严重,甚至矿坑本身的生产都陷入停滞,现在运出去的,都是矿坑积累下来的矿石!”周铭说,“或许奥斯兰他们把消息都压的非常到位,但实际上却是摇摇欲坠的,只要我们随便出点力,就能让他们马上崩塌了。”

    周铭很有信心,这是他前世的记忆,他曾在网上看到过一篇报道,就是关于卡拉加斯矿坑被掩埋的事故,其中今年的这次塌方事故是最为严重的一次。

    当然如此仅凭自己的记忆,周铭自然不会有那么足的信心,他还记得自己上次在奥斯兰面前说出河谷矿产公司他就落荒而逃的样子,才真让周铭确定下来,因为要是事故没那么严重,他也不至于那么担心。

    “说的倒是很不错,只是你认为我们会相信你吗?”蒙那古饶有意味的问。

    周铭皱起了眉,的确,如果不管自己说什么他们要是都不相信的话,那么自己还真没什么好办法了,看来自己只能自己单干了吗?

    就当周铭这么想的时候,突然有人站起来说:“我相信这位周铭先生,因为我在泰晤士报社也听到过这么一个有趣的故事,知道卡拉加斯矿坑事故的巨大。”

    随着突然有人站了出来,立即推动了整个局面,让所有人都倒向了周铭这边。

    “我们可以选择相信你,但是你的投资行为却只是你自己的,绝对不能和我们有任何关系!”

    面对他们的要求,周铭很自信道:“放心吧,我就是个拆家的,奥斯兰他们总觉得没人能奈何得了他们,我就要证明给他们看,我能奈何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