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 市场会变化
    ,更新快,,免费读!

    (鞠躬感谢“丧物玩志”的月票支持!)

    乔纳森是萨拉戈基金公司的一名普通操盘手,这一天他来到了柴思咖啡馆,这是在伦敦交易所附近一家非常古老的咖啡馆,乔纳森在这里约见了自己的一位朋友。??火然文.?r?a?n??e?n?`

    由于伦敦证交所采取的是经纪人制度,简单来说,就是不管任何想要在伦敦交易所内所进行的交易,都必须由在交易所内拥有交易席位,就算是各大基金公司,想要参与证券交易,也仍然需要遵从这个规矩,包括萨拉戈基金公司,因此每当乔纳森有重要的投资任务,他就会约自己的经纪人出来面谈了。

    和乔纳森拥有相同想法的人并不在少数,因此柴思咖啡馆每个交易日都是处在一个爆满的状态。

    不过每位股票经纪人都会有需要会见客户的情况,因此很多经纪人都会选择在咖啡馆买下一个固定的位置,而乔纳森的经纪人德瑞克就是如此,所以当乔纳森走进咖啡馆,马上就见到了他在向自己招手。

    乔纳森走过去坐下,他的经纪人德瑞克就叫来了服务员为他点了一杯咖啡。

    “著名基金公司的操盘手,让我猜一猜,你肯定又有非常厉害的投资计划了对吗?”德瑞克向乔纳森打招呼。

    “这一次的投资计划厉害与否我并不知道,不过出人意料却是肯定的。”乔纳森告诉他,“因为我现在需要马上抛售河谷矿产公司的股票。”

    “或许是我没有听明白,又或者我误会了什么,你刚才说的是河谷矿产吗?”德瑞克愣愣的问,他第一时间都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但事实证明并没有,乔纳森耸肩回答:“你没有听错,就是那支二十年前重组在交易所上市的巴西矿业巨头,我现在不仅要抛售现在所持有的河谷矿产的全部股份,我还要多追加一千手的买进,但这些买进我并不持有,只要拿到马上再进行抛售。”

    德瑞克愣了好一会才说:“乔纳森你的确应该约我出来面谈的,否则我一定不会相信的。”

    “这太离谱了,我不明白究竟是乔纳森你疯了还是你们的老板疯了?居然要抛售河谷矿产的股票,你可知道现在这支股票的势头有多好吗?据我所知河谷矿产他们刚刚拿到了超过一亿英镑的战略融资,正准备继续加大卡拉加斯矿坑的开采力度,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德瑞克解答:“这意味着河谷矿产正处于一个蓬勃的增长期,这个时候就应该加大持有的力度,抛售?拜托那是小学生才会干的蠢事好吗?”

    乔纳森也有些犹豫了,因为的确要是按照正常逻辑来说,河谷矿产是一个非常值得投资的对象,不仅是他本身的底蕴雄厚,更加上他拿到了更多的投资,怎么看都是一副蒸蒸日上的架势。

    在公司发展好的时候应该买进股票,在公司不好的时候应该抛售,这是连家庭主妇都明白的浅显道理,乔纳森这位职业投资人没道理不懂。

    如果能自己做主,乔纳森会毫不犹豫的买进河谷矿产的股票,可在经历了两天前的事情以后,他却又不确定了。

    两天前就是那位突然来到公司的华夏人,就是他的一句天气预报,帮助公司挽回了一个错误的投资。

    那是非常神奇的,虽然乔纳森也明白很多看似不相关的事情,在很多交互作用下也一样能引起市场的变化,但真正能想意识到这些问题,能在全世界那么多信息中准确的抓到一点,并能联想到后面给予市场上所能带来的变化,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

    也正是这个人说服投资经理做出了抛售河谷矿产公司股票的决定。

    “我的朋友,投资河谷矿产真的很蠢,你作为投资人必须要有自己的想法,无论多么聪明的人都会犯错的。”德瑞克见乔纳森在发呆他又说道,这也让乔纳森更犹豫了。

    这时有几位经纪人过来和德瑞克打招呼,德瑞克也告诉了他们乔纳森想要抛售河谷矿产公司股票的事情,那几位经纪人当场哈哈大笑起来。

    “我没有听错吧,居然有人要抛售河谷矿产的股票,我猜他一定是哪个无知的女人,或者是学校里刚刚接触了一点金融皮毛的蠢笨学生,因为这样的决定实在让人感到可笑,就像是那些所谓的巫师使用无聊的占卜术所得出来的结果一样,没有任何道理。”

    “我能猜想你的老板肯定是一位非常富有浪漫主义色彩的勇士,他比堂吉诃德更勇猛,敢于挑战任何镇子上的风车,而河谷矿产就是这么一个游戏。”

    面对这些人的嘲讽,原本还有些犹豫的乔纳森狠狠的一挥手臂:“都给我闭嘴吧,我们的投资理念可不是你们这些白痴可以理解的,我就是要抛售河谷矿产的股票!”

    乔纳森的话让他们笑的更开心了。

    “是吗?原来还有抛售发展好公司股票的投资理念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样的理念请给我来一沓,我很喜欢你们这样舍己为人的精神,不过你们这样更适合去做慈善,而不是来投资。”

    “这算是恼羞成怒吗?这也应该是恼羞成怒了,居然还和我们谈起了理念,我有时候真是非常佩服你们这些人,一个个都只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闭门造车,居然还敢说什么理念,要说理念也肯定是我们这些天天在交易所里,天天看着各种交易总结出来的经验,而不是你们的纸上谈兵!”

    “好吧你们也别这么嘲笑他了,他可是我们非常重要的客户,那么这位先生您是现在需要抛售多少河谷矿产的股票,我想我可以通知我的客户这一个好消息!”

    德瑞克这时又说:“好了你们这些家伙,这样嘲笑这位天才是不对的,你们并不知道他其实是我的同学,当我们在剑桥大学念书的时候,他可是让所有经济学教授都称赞的天才投资人!”

    德瑞克的解释不仅没有帮乔纳森解围,甚至还让他们更变本加厉起来,不过或许德瑞克嘴角的冷笑或许也并没有任何解围的意思。

    “天呐!什么时候天才也变成了贬义词吗?这可真是太糟糕了,幸好我没有被称为天才,否则我也该进行一次注定会失败的投资了!”

    “哦天才,那可是我们绝对不能侮辱的,那么这位天才,我很希望你能把你所要抛售的股票通通都交给我,那么今天你在这里的全部消费就都由我承担了,甚至我还可以再给你加一杯奶昔。”

    “嘿!你也太大方了,你难道就不怕判断错误了吗?抛售河谷矿产可是一位天才做出的决定!”

    “我也很希望自己会错,但是上帝告诉我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听着对面那一句接一句的嘲讽,乔纳森突然感到有些茫然了,他第一次开始怀疑周铭,怀疑自己继续坚持抛售是不是正确的选择了。

    或许那位周铭先生只是在立圣食品公司的事情上蒙对了一次,那只是运气,并不是根据事件联系的分析结果,所以在这一次事情上,他就会犯错,况且市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或许他基于之前信息的判断已经不适用于新信息出现的情况,自己是不是应该再等等看呢?如果最后事实证明他错了,自己就是挽救了损失的英雄!

    当乔纳森这么想的时候,对面德瑞克却并没有停下他的话。

    “我的朋友,你好像有些犹豫了,是不是也认为我们的想法是对的呢?你可千万不能这样,要坚持你自己抛售的决定,我们可都还等着从你这里买进呢!”德瑞克说。

    乔纳森愤怒的正准备开口,就听旁边传来一阵欢呼。

    “这真是太厉害了,没想到立圣食品公司的股票真的发生了暴跌,之前我听你说巴西的咖啡豆发生了减产,我还不相信,没想到现在居然就成真了,不可思议!”

    “其实这并没什么不可思议的,毕竟这样的消息并不是什么秘密,如果真有一些厉害的分析师,他们甚至都能从巴西的气候上分析出咖啡豆减产,继而影响市场的判断,你能成功的关键在于你的信任和坚持,如果你不相信我,你不坚持抛售,那么今天你就不会成功。”

    信任和坚持?

    乔纳森正要做出决定,他突然听到了那边的话,眼神变得坚定了,他说:“那么你们就请买吧,我要抛售,现在就要,德瑞克我的朋友,如果你再干扰我的投资行为,我一定会投诉你的。”

    “如果有人坚持要跳河,我想即便是最伟大的神父也无能为力。”

    德瑞克叹口气很唏嘘的说,随后他打电话去让在交易所里的同事立即帮自己下单。

    做完这一切,德瑞克笑着对乔纳森说:“我相信不久之后你就一定会后悔自己现在所做出的决定了。”

    其他人也跟着起哄:“那真是太糟糕的决定了,我想我要马上通知我的客户,这里有一位好心的金融慈善家在做活动了!”

    说着他们就都打电话去了,可以想象他们都很想要乔纳森抛售出去的这些股票。

    乔纳森就坐在那里,冷冷的看着他们的表演,不过他心里也很没底的,只能在默默祈祷,希望那位周铭先生不要出错。

    似乎是上帝真的听到了他的祈祷,又或是别的什么原因,突然咖啡厅里的电视上,突然切出了一条插播新闻。

    “就在刚才,一位知名金融评论员参加bbc的金融评论时称卡拉加斯矿坑发生了大面积塌方事故,河谷矿产公司向全世界隐瞒了这一消息,截止到记者发稿前,这则消息已经影响到了河谷矿产的股价。”

    随着这则新闻出来,对面德瑞克和他的朋友们顿时目瞪口呆。

    乔纳森压抑着满心恨不能狂吼出来的狂喜微笑道:“看来好像你们被打脸了。”

    德瑞克他们这时都无法反驳,只是大喊一声,每个人就赶紧再去打电话了:“该死,快点抛售河谷矿产的股票,你们这些白痴,河谷矿产要完了,这个时候再买进就是最愚蠢的行为,你们难道不会有点判断力吗?我让你买你就买,这个损失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真是小丑一样的可笑表演啊!”乔纳森不屑道,“就凭你们也敢质疑周铭先生的判断,市场是会变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