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优秀继承人
    (鞠躬感谢“岁月814907”的月票支持!)



    洛克咖啡馆是位于伦敦市心的一家高档咖啡馆,他正对着bbc的总部大楼。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午,bbc的总裁汤姆森来到了洛克咖啡馆,他选了一个正对着门的位置坐下,他在这里只等了一会,卢森堡大公储奥波德推门进来了。



    “非常抱歉让bbc的总裁先生在这里等我,不过刚才的确有些事情离不开。”



    奥波德嘴向汤姆森道着歉,但实际他脸却并没有任何歉意的表情,不过汤姆森也没空和他计较这些,他只是笑笑,随意说了一句:“无论各国的王子殿下都一定是很忙的,如果不是必要我也非常不愿意耽误你的时间,起这点我更想知道殿下找我有什么事。”



    “我一直认为bbc的总裁先生一定充满了睿智,但是恕我直言,汤姆森先生的这个问题有些让我失望。”奥波德说,“在我看来这个问题是很明显,是关于一位华夏人周铭昨天在bbc发表的那番言论。”



    汤姆森做出一副惊讶的表情:“原来殿下是为了这个事情来吗?可如果我没有记错,那应该是针对巴西一家矿产公司才对,难道你也参与其了吗?”



    “是河谷矿产公司,那是卢森堡钢铁集团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奥波德提醒道。



    “原来还有这样的关系吗?我事先并不知道,况且很多节目都并不会经过我的审核,等我知道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不过如果殿下需要的话,我可以保证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新闻发生了。”汤姆斯说。



    汤姆森的语气真诚,不过奥波德却面带冷笑显然完全不信,他觉得作为bbc的总裁,他不可能会不知道下面的节目,更不可能不了解河谷矿产公司和自己的关系,他现在分明是一副在自己面前演戏的做派。



    奥波德知道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于是他挥挥手表示:“真正的王者并不会对已经过去的事情而懊恼,因为那毫无意义,我这次找汤姆森先生也并非是为了那个新闻,而是希望汤姆森先生能安排一个新的新闻,是关于河谷矿产公司和卢森堡钢铁集团合作的。”



    听到这个要求,汤姆森立即明白了奥波德的想法,事实他曾经还是主编的时候听到过很多这样的要求,无非是市公司的老板希望借助制造利好消息来推高股价,现在奥波德是这个打算。



    “既然殿下如此直接,我也可以告诉你,要求并没有问题,只是我并不认为这会是一个好办法。”汤姆森说。



    奥波德却说:“那并不是你所操心的,你只需要回答我行或者不行。”



    汤姆森的答案理所当然的没问题,毕竟卢森堡大公家族的这个面子,他一个小小的bbc总裁还是要给的。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奥波德满意的站起身来,最后告诉他:“我相信bbc制作的新闻一定是一个充满了希望的新闻,我会等在电视机前面观看的。”



    奥波德留下这句话离开了咖啡馆,随后他又进入金融城来到了欧莱克餐厅。



    这是金融城内一家豪华餐厅,和之前乔纳森所在的柴思咖啡馆大致相同,欧莱克餐厅是专门为那些投资大客户所设立的,只是和那边所不同的是,柴思咖啡馆的消费稍低,那边的顾客大都是普通的经纪人和操盘手,但在欧莱克餐厅不同了,能来这里的都是柴思咖啡馆那边人的老板。



    在餐厅服务员的带领下,奥波德来到了一个包厢内,一位年近四十的男人正坐在这里,见奥波德进门他马起身过来问好。



    奥波德摆手表示无所谓,来到他面前坐下悠悠说道:“米霍克,所罗门宝藏投资集团的执行主席,旗下拥有巴亚来等十支优秀基金,是剑桥商学院的名誉教授,曾经创造了安氏迹,被泰晤士报等多家媒体誉为是大不列颠的投资大师,不过却在五年前退居了幕后,育有四个孩子。”



    奥波德的语气似乎是在聊家常一般,但对面年男人的脸色却越来越凝重了。



    见他这样,奥波德却反而轻松一笑说:“不要那么紧张,我说这些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证明一下自己的身份。”



    年男人也很直接:“奥波德殿下您好,不知您有何吩咐?”



    “吩咐可并不敢说,米霍克你才是投资大师,剑桥大学的名誉教授,在投资这方面我总是要征求你的意见。”奥波德说。



    年男人并不接话,尽管他表面的头衔很风光,但实际他不过只是卢森堡大公家族在英国的财富管家罢了,他所有基金公司的投资,不管明面是来自什么公司,但背后都是卢森堡。米霍克和他们合作五年了,自然也知道他们尤其是这位王子殿下的秉性,他所谓的征求意见,不过是说说而已,你要当真肯定会后悔的。



    正是了解,年男人才没有接话,只是等着奥波德的下。



    奥波德也并没有卖关子,他接着说道:“我想你也肯定知道了最近股市发生的事情了吧,河谷矿产公司遭到大量抛售,一天之内暴跌十三个百分点,这是个很不详的数字,所以我的父亲需要我们稳住局势,在保住河谷矿产公司的同时,狠狠教训那个敢于挑战我们的混蛋。”



    奥波德看向年男人:“但是对方既然敢这么做,证明他肯定是有备而来,并且懂得如何操纵市场,单凭我自己未必是对手,所以我需要米霍克你和整个所罗门宝藏投资集团的支持!”



    米霍克注意到了奥波德话语的重点:“奥波德殿下,您是说您的父亲奥斯兰大公他让您独自来稳住局势和报复对手吗?”



    奥波德一脸理所当然的看着他:“这有什么不对吗?我注定是要继承君主位,要独当一面的,现在遇到一个不错的对手,自然要狠狠踩在脚下了,不像普通人那么简单,这才能让我有成感和得到锻炼让我成长。”



    米霍克吐出一口浊气,默默的点头:“我明白了,我会尽我所能的。”



    奥波德轻轻拍拍米霍克的肩膀:“我说过了,不要那么紧张,我可不是你知道的那些骄傲自大的公子哥,我也明白对手是个厉害的家伙,更重要的,这也是我第一次独当一面,我也很需要打败对手证明自己,所以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绝对不会胡乱做出决定的!”



    米霍克稍稍能松了口气,毕竟他最怕的是奥波德骄傲自大胡乱操作,结果把事情弄的一团糟,他拍拍屁股走人,自己要面对奥斯兰大公的怒火了。



    不过现在看来,或许这位王子殿下并没有自己预想的那么糟,至少他能说出这些话来证明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看来你已经明白了我的决心,那么对于现在的局势,你有什么想法?”奥波德问,他最后又加了一句,“可不要告诉我你并没有了解。”



    米霍克回答:“王子殿下是开玩笑了,原本我是做投资的,河谷矿产这么大的波动我不可能无动于衷,尤其河谷矿产还是卢森堡钢铁集团的重要合作伙伴,如果我要是仍然不去了解,那我恐怕根本没资格坐在这里,成为所罗门宝藏投资集团的主席了。”



    “现在对方是通过制造利空消息,结合自己主动抛售来带动整个市场节奏的。那么现在我们首先要做的,是反其道而行之,先把利好消息发布出去,然后大量买进股票,在稳住了河谷矿产的局势以后,我们再主动出击。”



    米霍克接着说:“据我所知那华夏人周铭是通过胡安公爵的萨拉戈基金公司在操纵这一切,那么我们可以从这里下手,在他们最近做空立圣食公司的项目,狠狠教训他们。”



    奥波德高兴拍手道:“不愧是投资大师,这些对策像是吃饭睡觉一样在你脑。”



    米霍克谦虚的笑笑,他随后说:“那么王子殿下,市场的情况瞬息万变,这些事情我认为还是要尽早进行会好一些。”



    奥波德点头:“放心吧我的投资大师,我在来之前先见过了bbc的总裁汤姆森,他已经答应我会马准备关于河谷矿产公司的节目了,并且他还向我保证那个华夏人不可能再利用到bbc的资源了。”



    “至于河谷矿产公司的股票。”奥波德又说,“我认为我们不需要太过多的买进,我们只需要配合bbc的节目播出进行操作好了,因为现在河谷矿产公司尽管损失很大,但我认为现在的局面并没有太多的投资集团参与,只是市场被那个华夏人带起了节奏而已。”



    “也是说现在在抛售的是市场本身,是那些小投资者的跟风行为,如果这也要我们全力应对太丢人了。”奥波德说完又问了一句,“米霍克先生你觉得呢?”



    米霍克当即竖起了大拇指:“的确如此,这样的安排绝妙至极!”



    米霍克的称赞是发自内心的,原本心里仅剩的最后一点担忧也都烟消云散了。



    对于市场节奏和小投资者的跟风行为这个漏洞,是米霍克故意露给奥波德的,目的是想看看这位王子殿下的眼光和能力。



    最终的结果不仅没让他失望,反而让他无惊喜,因为奥波德不是那种盲目自大,也没有妄自菲薄的把事情全丢给自己当甩手掌柜,他认可自己正确的提议,也能看到自己提议当的问题并提出来加以修正。



    奥波德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继承人!



    米霍克这么想着。



    本来自  http:///html/book/21/21408/index.html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