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 变一变好了
    

    

正文 第三百零九章 变一变好了



    

    


    


    


    


    在伦敦东郊有一幢非常富有古希腊风格的建筑,这就是所罗门宝藏投资集团的总部大楼,和其他投资公司都拼命要挨着金融城的情况所不同,所罗门宝藏投资集团依靠庞大的资金和人脉建立了完备的信息渠道,更重要的是他们有能力自己投资铺设一条到交易所的通讯线路。

    正是这样,他们才并不需要像其他基金公司一样非要拥挤在金融城那一亩三分地里,可以在郊区自己盖一所投资大厦出来。

    和其他基金公司一样,所罗门宝藏投资集团平时也都是非常忙碌的,只是他们在路过执行主席办公室的时候却都很奇怪,因为往常坐在这里的米霍克先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位年轻人。从并没有被拉上的百叶窗看过去,就见他静静坐在曾经属于米霍克的老板椅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年轻人就是亲自上阵的卢森堡大公储奥波德,自从在欧莱克餐厅和米霍克谈过了以后,投资主席米霍克就很主动的把自己的办公室让给了奥波德,奥波德对此有过推辞,但最后还是坐进来了。毕竟作为一位王子,他需要有这种坐镇中枢操控一切的感觉。

    突然办公室的大门被敲开,米霍克兴冲冲的跑了进来到奥波德的面前。

    不过不等他开口,奥波德却先说道:“让我猜猜,肯定是好消息对吗?”

    米霍克忙不迭的点头:“是非常好的消息,就在刚才,bbc已经播报了我们需要的利好消息,然后其他金融媒体纷纷转载,河谷矿产公司的股价在我们投资的带动下马上就稳住了局势开始上涨了,我观察了半个小时,截止到刚才河谷矿产公司的股价已经上涨了快一个百分点了!”

    奥波德也有些惊讶,或许一个百分点听起来只是那样,但结合起河谷矿产公司数十亿的资产规模就很恐怖了,并且还要知道这只是半个小时的结果,这是非常可怕的。

    奥波德脸上带着微笑说:“原本按照我们的投资模型推断最多只能上涨06到07的样子,看来整体形势要比我们预想的好很多了。”

    “这都是奥波德殿下您智慧的结果,从见到您我就知道!”

    米霍克对他说,米霍克这并不是在恭维,因为首先办法虽然是自己想的,但却和奥波德的支持和修正密不可分,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奥波德面对现在的形势,他并没有得意忘形,这也是很了不起的能力。

    对于奥波德这种贵族公子,米霍克最怕的就是两点,一是骄傲自大目空一切,另一点就是稍有成就就沾沾自喜得意忘形,因为这都会让事情功亏一篑,不过现在看来都并没有发生。这也让米霍克感到十分敬佩,他不仅是一位合格的继承人,更是一位优秀的继承人!

    “可以预见,您的对手一定会被这突然出现的情况感到措手不及,他们一定会继续拼命想要再带回节奏,但很可惜现在整个市场的节奏都已经到了奥波德殿下您的手里,他们不管如何动作,都一定不会是您的对手!”米霍克显得非常有信心,“那么现在我们可以去考虑其他事情了。”

    当稳住了河谷矿产集团的形势以后,奥波德就准备要对周铭或者哈鲁斯堡的产业出手了,好好教训那个胆大包天的家伙。

    可米霍克的话才说完,办公室的大门却突然被敲响,打断了他们的对话,让他们感到惊讶和意外。

    来人是他的秘书,站在门外显得十分犹豫,奥波德神色一动招她进来了,随后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是我刚才接到我一个朋友的电话,他告诉了我一条投资资讯。”那秘书小心翼翼的说。

    这个答案让奥波德和米霍克都有些哭笑不得,要知道这里可是所罗门宝藏投资集团,是全世界顶尖的投资机构,还有什么投资消息比这里更重要呢?

    从两位老板的表情,那秘书小姐知道他们很不满意,于是她忙不迭的接着说道:“投资消息是关于河谷矿产公司的,我的朋友告诉我在一个小时前,有人在柴思咖啡馆里下了很多买进河谷矿产公司的单子;现在那边的投资人和经纪人们都在聊这个事情,还有很多人也跟着在下单,我知道这和公司目前的项目有关,所以我才进来汇报。”

    秘书小姐的汇报就像是一颗重磅炸弹,当时就把奥波德和米霍克给炸懵了,他们怎么都想不到会有这样的消息。

    这个柴思咖啡馆是很熟悉的,他们知道那里是许多小投资人和经纪人聚集的地方,也知道上一次周铭他们就是通过这种地方下的单子,怎么现在又来?而且方向和他们所带的节奏还一模一样,这是怎么回事?

    “是谁告诉你这个消息的?那么在柴思咖啡馆操纵这一切的又是谁?”米霍克急急问道。

    “是一位叫乔纳森的基金投资人,他好像就是萨拉戈基金公司的操盘手!”秘书小姐回答。

    这个答案破碎了他们最后的希望,也让他们变得无比尴尬起来。

    他们刚刚才提到的河谷矿产公司的消息,刚刚才说到自己把节奏从周铭手中给找回来了,现在就出了这样的事,一个小时前,那不就是自己的消息即将在bbc播出的时间吗?那个时候的河谷矿产公司的股票不是还在暴跌之中吗?怎么他们就会开始下买进的单子,这太离谱了!

    这样的想法让米霍克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是哪个叛徒出卖了我们的信息吗?所以周铭他们才会有所防备,故意在我们的消息曝光前抢先动手,我知道那个萨拉戈基金就是和那个华夏人周铭合作的胡安的公司!”

    相比米霍克的急切,奥波德却仍然保持冷静:“先别着急,我想未必是真的出现了什么叛徒,你可知道那华夏人周铭毕竟还是一个眼光独到的投资人,所以他会进行逆向思维得出一些结论也并不奇怪。”

    面对奥波德的话,这一次米霍克也冷静下来了,他仔细想了想也的确如此。

    “殿下您真是太厉害了,这个时候还能想到这些,也就只有您了,我相信您肯定能狠狠教训那个家伙!”米霍克说。

    他这并不是在拍马屁,他是真的对奥波德服气了,毕竟面对那突如其来的消息,就连他都有些乱了阵脚,但奥波德却仍然能保持冷静,并且第一时间想到关键,看来贵族就是贵族,他们所接触的信息,对局势的把握是一般人远不能及的,哪怕是自己。现在那个华夏人能暂时威风一次,但笑到最后的,肯定会是奥波德的!

    开玩笑,奥波德作为卢森堡大公储,他所掌握的资源和人脉是一个外来华夏人拍马也赶不上的,比如现在他之前所使用的bbc舆论就没办法再用了,这就是奥波德的能力,周铭凭什么和他作对。

    “那么殿下您打算怎么办?”米霍克小心翼翼的问。

    “很简单,他们不是自以为抓住了我们的动作吗?那我们就变一变好了。”奥波德说,他脸上带着无比自信的笑容,“原本我以为这只是一场无聊的较量,但是现在周铭你的努力让我觉得事情稍微有那么一点意思了呢!”

    ……

    股市的消息也在第一时间传到了萨拉戈基金公司,阿方索也第一时间把消息告诉了周铭。

    “周铭先生您真是上帝之手呀!这太不可思议了,随着前不久bbc的那些新闻,河谷矿产的股票果然暴涨,现在已经上涨超过百分之一啦!也就是说仅仅才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就赚了上百万英镑!”

    阿方索兴冲冲的对周铭说,“我想现在奥波德那个家伙现在肯定要把鼻子都给气歪了,他以为他像我们一样利用利好消息带节奏就能成功吗?却不知道我们就等着他了,我应该向上帝祈祷,他能继续再多投资下去一些,这样我们就能赚的更多了。”

    阿方索见周铭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兴,他不由好奇问道:“是还有什么问题吗?为什么周铭先生您看上去并不高兴呢?难道是我们哪里出问题了吗?”

    周铭摇摇头表示并不说这些,他问阿方索:“如果是你,接下去你打算怎么办?”

    “当然是继续买进河谷矿产的股票了,反正是奥波德殿下送给我们的一份大礼,我们为什么不收下呢?”阿方索毫不犹豫回答。

    周铭很奇怪的看着阿方索:“你了解奥波德吗?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你觉得他能察觉到这次事情当中的古怪吗?或者说如果是你,你能知道吗?”

    这番话提醒了他,阿方索恍然想到了什么说:“周铭先生您说的太对了,如果是我的话,我肯定之前会列一个投资模型,对于反涨之后的情况有一个概念,现在这种涨幅显然是已经超标了,只要心再稍微细那么一些,就一定能发现其中的问题。”

    阿方索又不确定道:“但是或许他未必会去仔细调查……”

    周铭摇头打断了他的猜测:“不能把决定建立在对手的疏忽上。”

    “那么我们接下来究竟该怎么办?”阿方索紧张的问。

    周铭想了想回答:“我们或许可以再变一变了。”